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十四章:藏身之所(书号:13651

第九十四章:藏身之所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西城被破,城内瞬息之间陷入混乱,喊杀声,惨叫声,火光声,惊醒了整个沉睡的扶风城,氏在扶风城一住便是十年,因为特殊的身分和经历,她对于这样的动乱十分警醒,第一时间便起床出门察看,当她弄清楚残酷的现实的时候,脸色不由十分苍白.

    这一夜,与十年前的那一夜何曾相似,只不过,这一次敌人换成了东胡人.马蹄的隆隆声清晰可离,也许下一刻,东胡人便会出现在家门口,氏转身进门,在她的身后,几个丫头与菁儿枫都是浑身打着哆嗦,正眼睁睁地看着她.

    “你们几个,赶紧逃命去吧!”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几个丫头道:”你们去东城,县尉他们在那边,兴许还能保护你们.”

    “夫人,那您和小姐公呢?”一个丫头问道.

    氏摇摇头,”这是我们的家,我们哪也不去,就在这里,你们赶紧走,要是等那些东胡人到了这边,你们就走不脱了,快走.”氏挥着手,摧促道.

    看到几个丫头仓惶离去的身影,菁儿苍白的脸上透出不解,”娘,为什么我们不过去?呆在家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氏的脸色慢慢沉静下来,摇着头,”菁儿,我们不能过去,那里,现在比我们呆在家里更危险,你们跟我来.”

    氏大步地走向屋后的一处柴房,哪里,一向是堆放杂物的地方,推开一些杂物,氏吃力地推开一个破烂的柜,一个幽暗的地洞出现在三人面前,”快,进去!”氏摧促道.

    “天,我们家里怎么有一个洞?”菁儿掩口呼道.

    “这个藏身的洞是我初来扶风城的时候挖的,从来都没有用过,想不到,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氏叹息道,”也亏得当年我挖了这个洞,不然,今天还真不知道怎么躲过这场大难!”

    三人弯腰走进洞里,洞不大,勉强能容三人藏身,氏最后一个进去,在那个破烂的柜后面,系着一根麻绳,氏吃力地拖着麻绳,一点一点将柜重新移到先前的位置,外面传来哗啦啦的声响,那是堆在柜上的一些杂物跌落下来,将整个柜几乎都埋住了.

    氏紧紧地搂着菁儿,菁儿的怀里抱着枫,三人依偎在一起,洞里漆黑无比,外面的喊杀之声也显得小了许多.

    “娘,您为什么说东城县府那边更危险?”菁儿不解地问道.

    “菁儿,这事儿还不明显么?高远上一次回来时说过,在扶风城外,只有一股四百余骑的东胡部落,四百余骑,正常情况之下,如何攻得破扶风城墙,而东胡人偏偏就进来了,这只能说明城内有内歼,有人帮他们打开了城门.”

    “有内奸?”菁儿失声惊呼道.

    “不错,有内奸,而且身份还不低,否则没有这么容易就能打开城门!”氏冷笑了一下,”这事儿,往深里想一层,内奸是谁便不言而明,这个人的目标就是路鸿与吴凯,甚至是高远,如果当真是此人与东胡人勾结在了一起,那么接下来东胡人的攻击目标肯定便是东城的县府,我们此时去哪里,岂不是自投罗网?”

    “娘,您知道内奸是谁?”菁儿惊问道.

    “除了霍铸,还能是谁?”氏叹道:”你瞧瞧高远前天回来,运回来的那千贯钱,这还只是三个月的红利,你可以想象,吴凯赚了多少?而整件事后的他们的大靠山张守约又赚了多少?张守约赚得多了,受到影响最大的便是令狐一家,因为张守约有了钱,便极有可能禁止令狐家通过辽西郡向东胡走私,这等于断了令狐一家的财路,他们岂能容得?令狐家动不得张守约,但斩了替他敛财的吴凯,路鸿,高远等人,却是容易得很,这些东胡人只是一把刀而已.”

    “这么说来,高大哥岂不是危险得很!”菁儿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相比之下,高远比起路鸿他们安全多了!”氏摇头道:”他在居里关,手下有几百唯他之命是从的兵丁,他本身又武功高强,菁儿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只不过这事儿过后,霍铸定然会嫁娲给高远,一个抗拒外敌不力的罪名,便足以让他万劫不得翻身了.”

    “娘,那,那怎么办?”

    “菁儿,这事涉及到了极高层的争斗,高远不过是池鱼之殃而已,我们帮不了,也无法帮,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能活下来,知道嘛?我为什么将那几个丫头赶走,就因为这个洞只能藏下我们三人,那几个丫头还呆在这里,便无处躲藏,要是东胡人捉住他们,说不定就会供出我们,所以只能赶她们走!”

    “这个时候他们出去,岂不是很危险?”菁儿担心地道.

    “我们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那里还顾得他们!”氏摇头叹息道:”吴凯路鸿高远他们,比起令狐家的狠利心肠,还差得太远,这一回,他们可是要一败涂地了.”

    “娘!”依在氏的怀里,菁儿顿时泪如雨下,”高大哥可怎么办?”

    氏叹道:”也许吉人自有天相,高远这人,机灵得很,如果他没事,我们便随着他再次去逃亡吧,没有了他帮着我们,还呆在这扶风城,那霍天良必然不会放过你的.”

    外面的马蹄声骤然之间清晰起来,东胡人的怪叫吆喝之声清楚地传进地洞之,氏一伸手,捂住了莆儿的嘴巴,菁儿也伸出手去,捂住了枫的嘴巴.

    大门轰然倒塌的声音传来,东胡人破门而入了,黑暗之,三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眼都是闪着惊恐的光芒.

    胡图部落老营,与扶风城一般,此时也是火光熊熊,不过与扶风城还在顽强抵抗不一样的是,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拉托贝过于托大,老营之,居然只留下了不到二十名士兵,当高远发起攻击之后,只是一个波次的攻击,这些连马鞍都还没有装好的护卫们便几乎全都倒下了.

    数千名胡图部老弱妇孺在两个时辰之后,尽数成了高远的俘虏.俘虏太多,而高远的人却太少,所以高远干脆利落地采取了雷教手段,断有人稍有不从,大刀便立即呼啸斩下,在连砍了数十个人头之后,看到只有百来个敌人的东胡人终于安静下来,敌人虽少,却是装备精良的士兵,他们人多,但能作战的人却几乎没有.

    对于高远更有利的是,在这个老营之,东胡人上一次劫掠而来的扶风燕人多达上千人之多,虽然精壮不多,但这些受尽折磨的老人,女人,却也是可以利用起来的.

    看到高远从天而降,将这些凶残的东胡人一鼓成擒,戴着手铐脚镣的这些奴隶们欣喜若狂,在取掉锁住他们的镣铐之后,这些人不分老弱妇孺,立即便拿起了武器协助高远将所有的东胡人驱赶到了一齐.

    一条绳索上串着上百人,这些东胡人被一排排地赶到老营之外,强行命令着跪到了地上.

    “小颜!”走在一排排的俘虏面前,高远心却没有多少欣喜,这只是第一步而已,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到来.

    “兵曹,大胜啊!”颜海波喜笑颜开地跑了过来.

    “我们有多少弟兄伤亡?”高远问道.

    “打这样一些老弱那里会有伤亡?”颜海波喜滋滋地道,”就是有几个弟兄刚刚崴了脚,跌了一个鼻青脸肿,不过问题多不大!”

    “放了人出去没有?”

    “放了放了,战事一开,便有人向外冲,按照兵曹的吩咐,我们故意放了几个人出去报信了.”

    “好,你去安排一下,将这些俘虏交给我们解救出来的扶风人看管,告诉他们,有谁敢乱动,尽管杀了!”高远道.

    “兵曹放心,这些人比我们狠多了,看起来这些日在这里的被欺负得很了,刚刚我就看到一个半大孩毫不犹豫地便砍了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东胡人的脑袋,血都溅到了他的脸上,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颜海波道.

    高远的眉头不由皱了一下,”我们准备下一场战斗吧,如果计划不出漏的话,一天之后,我们将迎来拉托贝的反击!”

    “兵曹,兵曹!”步兵一路小跑着过来,”兵曹,你看看我找到了谁?”

    高远转头看去,却见步兵一手拖着一个衣衫滥缕的女人,一手拖着一个提着血淋淋的弯刀的半大孩,正向着他奔来.

    “曹大哥的女儿与儿,我找着了,这一下,曹大哥可要欢喜死了!”步兵笑得嘴都合不拢来.

    “咦,这不就是那个杀人的小么?啧啧,我就说他有些面熟,想不到是老曹的儿!”颜海波惊呼起来.

    被步兵拉过来的女人大约十五岁,脸上有着清晰的淤痕,几乎是衣不蔽体,而身旁的那个孩,却有着一双狠厉的双眼,手里的弯刀血淋淋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

    “天成是你们的爹?”高远也是开心之极,”我们是你父亲的同僚,太好了,也在你们安全了.”

    孩没有做声,女却弯腰向高远行了一礼,”曹怜儿谢过大人,曹天成是我的爹爹,这是我弟弟曹天赐,我们是上一次被东胡人劫来的.”

    “好,太好了,步兵,好好照顾他们,到时候让天成好好地惊喜一下!”高远连连点头,天成这一儿一女看起来都不简单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