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十三章:扶风劫难(书号:13651

第九十三章:扶风劫难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霍铸带着他的部属站在西城城楼之上,他的身边,是满面笑容的拉托贝,拉托贝当然高兴,一直要想进而无法进来的扶风城在他的面前敞开了大门,接下来,就是自己的予取予求了.

    “霍大人真是信人!行动力果决!”拉托贝毫不吝啬地将溢美之辞送于这个帮了自己大忙的家伙,纳福已经带着他的骑兵冲进了西城,西城守兵要么倒在了城墙之上,要么正在四处溃散逃亡,满街道都可以看见狼奔鼠窜的青壮.

    “希望拉托贝族长在出城的时候,能将路鸿与吴凯的脑袋提到我的面前来!”霍铸笑道,对于拉托贝,他并不太放在心上,相对于自己结识的那些东胡大人物,现在的拉托贝充其量便只能算是他手的一把刀.

    “霍大人能告诉我,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么?”既然进了城,拿下这几个人的脑袋在拉托贝看来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此时他们应当在东城的县衙之!”霍铸的手指向东面.

    “好,必不负霍大人所托,那大人,我这就告辞了!”拉托贝笑咪咪地向着霍铸一拱手,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亲自收获累累果实了.

    “族长请便!”霍铸摆摆手,道.

    铁蹄踏破夜的宁静,一直以来平静的扶风城顷刻之间便陷入到了水深火热当,一间间民房被破门而入,无数的百姓被驱赶到街道之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当被如狼似虎的东胡人抢走,稍有反抗,弯刀立即呼啸而下,飞溅而起的鲜血片刻之间便染红了青石板.

    站在西城城墙之上,混乱的,流血的西城一览无余,霍天良亦是一身劲装打扮,站在霍铸身后,看着一个个人头飞起,一声声惨叫传来,间还夹杂着女人的惊叫,孩的哭喊,脸色不由有些难看.”爹,这么做当真行吗?那些蛮真不是人啊,连孩都不放过.”

    霍铸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宝贝儿,脸色铁青,”闭嘴,看你平时倒也凶狠似个人物,是不是被高远那个混帐给打怕了,真是没用,想要做大事,就得心硬如铁,死几个人算什么,只要别误了相爷的大事,你没听过天一怒,流血飘杵么,这才死了几个人,你就心软了,我怎么能指望你将来做一番事业!”

    霍天良挨了一顿怒斥,顿时闭上了嘴巴.

    路鸿与吴凯的确是在县府之,当西城城破的消息传来,两人顿时呆若木鸡,两人实在想不通,胡图部的几百骑兵,到底是如何攻破高大的城墙的,抢出门去,西城那头已经混乱不堪,人喊马嘶,火光冲天.

    “那霸这个王八蛋,我要扒了他的皮!”路鸿嘶声吼道.

    话音风落,那霸已是一头闯了进来,身后,跟着数十来个士兵,”县尉,西城破了,东胡骑兵已经进城,其它几个城门必然也无法守住了,我集合了我所有的兵力,前来保护二位大人退出扶风城.”

    路鸿看到那霸,顿时火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扑上去一把揪住那霸,劈脸就是两个耳括,”那霸,亏我如此信任你,西城到底是怎么丢的?”

    那霸挨了两个巴掌,不由懵了一下,吴鸿是他的老上司,以前也没有少挨过他的揍,挨了这两下,倒也无以为忤,更何况,西城莫名其妙的突然便失守了,事先一点征兆也没有,肯定是出了大妣露,那霸也觉理亏,两边脸上各顶着五个指印,叫道:”县尉,我也不知道,现在说这些晚了,还是先出城逃命吧!”

    “逃你妈个头,出了城去,任你这点人手,人家只要来个数十骑,便能将我们砍瓜切菜的全剁了,,县府围墙高,还有箭楼,你马上给我招集人手,就地防御.”路鸿此时也冷静下来,扶风城虽然破了,但县府建得却是坚固,四角之上还有几个箭楼,只要人手充足,还是能坚持一下的.

    “是,县尉!”那霸此时也是没有了主意,听到路鸿的吩咐,立即又转身冲出门去.

    “你们这些人,马上去武库里,那里还有两台床弩,搬出来,搬出来!”路鸿挥舞着手,跳着脚喝道.

    县府大院里顿时忙碌起来,不仅是那霸带回来的士兵,连那些呆在县府里的吏员也忙碌起来.正忙着的时候,郑晓阳带着他的一百人也冲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两百人青壮,看到这些人,路鸿的心里终于是稍稍放下了一些.直到此时,他才想起了家人.”晓阳,晓阳,你马上派人去,将夫人接到县府来.”他连连吩咐道,”还有,吴县令的家人,都接到县府来!”看着西城的火光,路鸿在心祈祷着,但愿时间还来得及.

    “是,县尉!”郑晓阳脸色青白,东胡骑兵到底是如何进城的,现在的他亦是一头雾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东胡骑兵一旦进城,自己这一方基本上就处于被杀的状态了.

    “对了,还有氏,菁儿他们一家,也都接来!”看着郑晓阳准备出门的时候,路鸿又想起了高远的未婚妻一家.

    郑晓阳一头冲了出去,路鸿又招来了自己的几名亲兵,”你们几个,马上去街头之上,尽量多地招集青壮,然后将县府两头的街道用东西堵起来,不管你们用什么,给我堵起来.”

    路鸿在那里一迭声地下着命令,吴凯却是跌坐在台阶之上,双手不住地发抖,”老路,这一回算是完了,我的酒庄啊,我那数千坛的存酒,这一回全保不住了,对了,还有那些大师傅,全都要完了,怎么办,老路,我们怎么办啊?”

    吴凯不比路鸿军伍出身,比眼前还绝望的情况他都遇到过,看到惊慌失措的吴凯,路鸿沉声道:”老吴,沉住气,你是一县之长,千万慌不得,士兵和青壮们都看着你呢,打起精神来,酒庄没了,还能再建,酒没了,还可以再酿,大师傅没了,高远不是还在么?没关系,只要我们两个人活着,什么都可以重来.”

    “对了,高远,高远,老路,赶快给高远报信,让他回来救我们!”

    “来不及了!”路鸿摇头叹道:”此时的他,只怕已经打破了胡图族的老营,离我们这里太远了,怎么都赶不回来,现在,我们得靠自己了.老吴,不要慌,县府两头的街道一堵,屋顶上设下弓箭手,再加上县府在高墙大院,这些东胡人不见得就能奈何得了我们.坚持住,我相信当拉托贝得到老营被破的消息的时候,一定不会再有心思来攻击我们,他们就会撤退的,但是我们一定要坚持到这一刻.打起精神来,老吴!”

    听了路鸿的一番话,吴凯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强撑着站了起来,路鸿随手递给他一把刀,”拿着吧,壮壮胆也好.”

    两人提着刀,站在县府的台阶之上,那些忙碌着的士兵和青壮看到两位大人挺身而立,倒也的确心安了不少.

    随着时间的推移,西城,北城,南城相继冒起了火光,更多的人逃亡到了东城,在路鸿的指挥之下,县府两头的街道迅速地被用沙袋以及各类杂物堵得严严实实,屋顶之上,为数不多的弓箭手爬了上去,仅有的两台床弩被抬上了哨楼,一次三发的弩箭被绞上了弓弦,对准了街垒以外的道路.

    郑晓阳带着人在一个时辰之后赶了回来,随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路鸿的夫人以及吴凯的家人,”大人,我去了高兵曹家,他家里一个人也找不到啊,氏,菁儿姐弟都没有找到,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惊慌失措之下,随着逃跑的人群一起出了家门了!”

    “这可坏了!”路鸿跌脚道,他知道高远宝贝着菁儿呢,这要是菁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高远回来后可怎么向他交待才好.但此时此刻,他也是顾不上了.

    “晓阳,你和那霸两人一个守卫一个街垒,便是人死光了,也得给我顶住,我居指挥,告诉弟兄们,高远马上就会回来援助我们,让大家一定顶住.”路鸿大喝道.

    “明白,县尉!”

    不得不说,路鸿的运气不错,东胡骑兵进了城之后,不是第一时间直扑东城的县府,而是分散开来,冲入到了百姓家进行抢掠,扶风县城的百姓自然比外面村镇的人富裕多了,这些东胡兵惊喜地发现,他们发了大财,他们疯狂地抢掠着,兵锋每每触及到东城,便会受到有组织的抵抗,他们自然而然地转向了南城和北城,等拉托贝想要组织人手进攻东城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的士兵已经分散开来,一时这间竟然无法组织起足够的人手了.

    不过拉托贝也不着急,城里就这么一点兵,晚一点便晚一点好了,只是传下命令集结士兵,然后便安之若素地等待了.胡图部现在太穷了,特别是士兵们,几乎是一无所有,也难怪他们看到这么多的好东西之后,难以约束了.

    拉托贝的行动迟缓给了路鸿宝贵的布置防守的时间,这也亏得了高远入伍之后,精心练兵,将第一队打造成了一个劲旅,潜移默化之下,郑晓阳和那霸的两支部队也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换作以前,两支拿不到饷银的军队早就跑了,岂肯再为路鸿卖命.

    拉托贝一直等到天亮,纳福才将四散出击的东胡骑兵们聚集到了一起,拉托贝一看自己的士兵,险些气歪了鼻,每个人的马上,都驮着大大小小的包裹,马儿已经不堪重负了,更可气的是,有些士兵的马上,居然还横放着被绑着的女人.

    这样的军队,还能打仗?拉托贝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