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十一章:你向左,我向右(书号:13651

第九十一章:你向左,我向右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两人沉默地在草从之伏下,放松的士兵一组一组地又回到了潜伏地点,从外面看上去,这一片丘岭毫无任何异样之处,但实则上,一百五十名杀气腾腾,全副武装的士兵正躲在这里,如同一只盯着猎物的猎豹一般,耐心地等待着属于他们的机会.

    高远微偏头看向贺兰燕,却意外地发现贺兰燕也正在偷偷地看着他,见高远的眼神扫过来,贺兰燕如同被蜂蜇了一口,闪电般地又转过了头.看着对方通红的脸庞,高远心暗笑,这个看起来豪爽大气的女儿其实面皮薄得紧.

    身后一株杨树之上,传来哧溜溜的声时,高远心头一紧,回头看去,趴在树上观察的士兵已是一溜烟地向着他这个方向奔了过来.

    “兵曹,来了,来了!”士兵一个鱼跃,葡伏到高远的身侧,”好多战马,铺天盖地的.”

    贺兰燕一惊,”铺天盖地的,到底有多少?”

    高远冲她摆摆手,自己家的士兵根本就没有见过大规模的骑兵,数百骑兵铺开来,的确所占面积极大,不象步卒,四百人汇集在一起,根本就不起眼.

    “小颜!”他低声喝道.

    枯草两面分开,颜海波猛着腰出现在高远面前.

    “通知所有弟兄们,小心了,不要让对手发现一点异样,这关乎每个人的性命,万万轻忽不得!”

    “省得了,兵曹!”颜海波转身猫腰,消失在草从之.

    透过草从间的缝隙,视线之出现了一条黑线,大地开始微微震颤,随着这道黑线逐渐推进,丘岭之上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无数的骑兵如同滚滚浪潮,正在迅速向着这边方向上推进,正如那名士兵所说,铺天盖地.

    高远瞪大了眼睛,心不免有些震颤,其实只有四百余骑人马,但分散开来,纵马奔驰,给人带来的震憾比起一两千步兵给人的压力更大,难怪大燕与东胡人的战事,总是胜少负多,以步兵为主的大燕面对这样的骠悍之师,只怕绝大多数士兵已是未战先怯.

    高远听到了丘岭之上粗重的喘息之声,自己的士兵们果然紧张起来了.

    “燕姑娘,如果你们与其正面对战,胜算如何?”高远低声问贺兰燕.

    “我们人少,勉强能拿出两百余骑兵,与他们正面对敌的话,必败无疑,高远,你瞧这些东胡兵的马术都是相当出色的,假设我们有与他们差不多的人手,还可斗上一斗,说实话,那也是没有必胜的把握的,五五开吧!”贺兰燕道.

    “所有的东胡士兵都有这个水准?”高远的心情有些沉重起来.

    “差不多吧!”贺兰燕苦笑着道:”东胡王登高一呼,可以聚集起如此精锐多达十万之数,要不然这些年我们匈奴所有部落都被压制得死死的,一直都受他们的欺负?所幸的是,他们自己内部争斗也很激烈,除了东胡王有着很高的威望,其它一些主要的大部之间矛盾不断,争斗不休,要是他们团结一心,我们匈奴部早就被他们灭了.他们对你们的城池无法可施,但对于同样游牧的我们来说,他们就是最大和最危险的敌人了.”

    “只要不是铁板一块,总是有法的!”高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看着那支正在迅速接近的胡图骑兵,这在以前不就是一支数千骑的大部么,现在沦落到如此,否则自己如何会有这个机会.

    看着骑兵的身后,居然还有不少老弱驾着马车紧紧追随而来,高远不由冷笑起来,”果然是去准备发大财的,连拖赃物的大车都准备好了,只不过这一次你们恐怕要失望了,去了,就不用回来了.”

    拉托贝的确是准备去发财的,这一次他不是去劫掠乡村,而是去拿下扶风城,与乡村不同,扶风城聚集了整个扶风县几乎所有的有钱人,与外部乡村经常受到洗劫不同,扶风城一直没有受到过东胡人的骚扰,里面聚集的财富必然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如果不是霍铸承诺作为内应的话,拉托贝不会做这样的白日梦,扶风城作为一个边境县,作为抵抗东胡人的第一线,城池高达十好几米,而且扶风人好斗,随时可以聚集起几千乡勇上城守城,如果没有人打开城门,他是根本无法拿下的.

    但现在,一切就在眼前.都说东胡人内斗厉害,但比起这些大燕人来说,他们更诡诈,东胡人互相争斗,凭借的是手的刀,谁的刀更快一些,谁便有理,而这些大燕人,却是杀人不见血,只怕那个什么吴凯,路鸿,高远死了之后,也还搞不清楚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

    想到这里,拉托贝不由微笑起来,不由付出多大的代价便能有巨大的收获,这样的战争他很是喜欢,因为他现在实是经不起大损失了.

    四百余骑兵和上百辆大车从离高远潜藏的地点不远的地方飞掠而过,拉托贝万万没有想到,高远居然敢远离居里关,选择在这里埋伏,这在东胡人与大燕人对峙的战史之上,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大燕人如果决定与东胡人打一场正规的战争时,总会聚集起比对面的东胡人多少数倍的人马才会行动,而据霍铸的情报,现在居里关仅有三百余人,而整个扶风,也不过五百个正规的士兵,凭这点人手,想与自己正面对抗,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在拉托贝的心,高远必然会缩在居里关,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直奔扶风而去.

    “他们走过了,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看着东胡骑兵消失在视野之,贺兰燕急不可耐地道.

    高远摇摇头,”现在可不行,要等他们过了居里关,深入到扶风境内,无法及时回头之后,我们才能动手,现在,我们仍然只能待在这里,燕姑娘,对手是骑兵,要是让他们得到消息,折返回来,用不了多长时间的.”

    “那还得等多长时间?”

    “过了今天!”高远抬眼看着天色.

    “那岂不是还要在这里呆上一天?”

    “对,胡图族骑兵从这里深入扶风,至少得一天功夫,当他们开始对扶风发起劫掠的时候,就是我们攻击他大营的时候,然后让他得到消息,那就又是一天,他返回来,即便是快马加鞭,不惜马力,也得大半天时间,有了这近两天功会,足以让我们给他设下无数的圈套,让他在回到老营的时候,好好地惊喜一下.”高远晃着脑袋,道.

    胡图骑兵已经去远,但高远和他的部下并没有放松警惕,仍然小心地掩藏着自己的行踪.

    孙晓站在居里关上,看着因为大股骑兵奔腾而卷起的烟尘越来越近,敌人来得好快.

    “燃起狼烟,向扶风城示警!”孙晓吩咐道.

    一股浓浓的黑烟扶摇直上去宵,一百五十余士兵立于居里关上,关墙之上,预备着敌人攻城的各类防御武器都已准备妥当,虽然胡图族进攻居里关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是没有坏处的.

    拉托贝勒住了战马,盯视着居里关,这个把月的时间,居里关竟然又变了一些模样,自从高远上任之后,居里关可以用改天换地来形容也不为过.他没有见过高远,此刻孙晓站在关墙之上,指挥着士兵,使他误认为孙晓便是他要杀的目标.

    “这个人是个人才,但对于燕人来说是人才,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祸害!”拉托贝转头看着身边的纳福,”你瞧瞧,他过上任四个月,居里关就变成了什么模样,去年我们打这里过的时候,这里破败不堪,但现在,完全就是一副险城峻关的模样了,这样的人,越早杀了越好!不然让他得势之后,我们的日就难过了.”

    “他不出关,我们又能怎么办?”纳福看着居里关,牙咬得格格响,”族长,这关我们可打不下来.”

    “希望那个霍铸说得没错,当我们打破扶风城的时候,这个高远会挥兵而出,我们能在野战之将其斩杀!”拉托贝道.

    “如果我们打破了扶风城,他仍然不出来怎么办?”纳福担心地问道.

    拉托贝笑了起来,”第一,我们拿下了扶风城,那我们最大的目标便已经达到了,我们可以收获无数的财货,劫掠无数的人口,至于高远出不出来,于我们而言,倒没有那么紧迫,其二,当我们打破了扶风城,大获全胜之后,一个龟缩不出的居里关守将,兴许用不着我们收拾了,那个霍铸身后是有人的,岂有不借着这个理由将这个高远拿下的道理,一个怯敌畏战便足以将他送上杀场了.”

    “族长高明!”纳福笑道.”霍铸想得极美,却不想您要的只是扶风城的财货和人口,只要破了扶风城,杀不杀得了他要的那三个人,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还敢去我们哪里叫板不成,便是东胡王,也不会理他!”

    拉托贝哈哈大笑起来,”纳福,派几十个人去居里关骚扰一下,显示一下我们的存在,让他们看看东胡儿郎的威风!”他大笑着摧马而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