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九十章:尴尬之极(书号:13651

第九十章:尴尬之极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傍晚时分,一百五十人的队伍在高远的带领之下,悄无声息地从居里关一路奔向预定的潜伏地点,贺兰燕便如同一支尾巴一般,吊在高远的身后,高远无计可施,只能任由她跟着一起出发了.

    选定的潜伏地刚好位于居里关与胡图族之间的点之上,距离胡图族大营约有二十余里,位置略略偏向左方,这是一道高约数十米的丘岭,长满了杨树,四月初的时候,杨树已然发出了新枝,挂上了绿,但却不甚茂密,好在地上的去年的枯草长得很高,又有不少的新草长了起来,黄绿交夹,便成了天然的保护色.

    二十余里的距离,高远等人走了近三个时辰,时近宵,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天空无月,廖廖几颗星星挂在天空之,虽然说不上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却也极低,沉默地抵达目的地之后,一百余人便静静地卧在草从之,不言不动,这里距胡图族驻地只不过二十余里地,完全已经在对手的哨骑侦测范围之内,一旦被对手发现,数百骑兵冲过来,当真是跑都没有地方可跑,只有死路一条.

    贺兰燕这一路跟随而来,对这支军队又有新的认识,数十里的距离,近三个时辰的赶路,整支队伍便如同鬼魅一般,没有人讲话,没有人摧促,只是一个接着一个地沉默地向前突进,行进在他们之间,除了沙沙的脚步声,便再无其它声音.

    高远与所有士兵一样,趴在草从之,贺兰燕卧在他的身侧,两人紧紧地挨在一起,贺兰燕将手枕在草上,侧着脸找量着高远,发现他居然闭着双眼,好像是睡着了.探过脑袋,让自己距离高远的脸庞更近了一些,从对方的呼吸节奏来看,他的确是睡着了.贺兰燕吐吐舌头,这家伙可真是镇静,这个时候,居然能好整以遐地睡觉,像自己就不行,此时只觉得无比兴奋.

    侧着脸,睁大眼睛看着高远棱角分明的脸庞,这家伙长得还真是英俊,没来由的,贺兰燕心里突然冒起一个念头,比起自己部落里那些人都俊多了,贺兰燕突然觉得脸庞一阵火烫,想想今天早上那一幕,更是臊得伸手捂住了脸庞.对于贺兰燕来说,高远对她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高远勇武倒是不必说了,这种人贺兰燕见得多了,吸引他的是,高远似乎很欣赏她的美丽,但却又仅仅止于欣赏,看着自己的眼睛虽然肆无忌惮,却又清明无邪,与另外一些男人看自己的眼神大不相同,曾经有很多自称英雄的男人每每遇到贺兰燕,便如同孔雀开屏一般,要在她的面前展示一翻那美丽的羽毛,而高远却绝非如此.这也是贺兰燕对他好奇的原因所在,这一次来给高远通报情报,却是她竭力要求而来的.此时这个让她好奇的男人正躺在他的身侧,呼吸均匀,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就在身侧有一个美艳如仙的女.

    真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家伙!贺兰燕在心暗道,她就这样侧着脸,看着高远,听着他的呼吸,不知不觉之睡了过去.

    等她蓦然惊醒的时候,天色已是大亮,丘岭树从之,隐隐有人知动的迹象,而身边的高远却已不见了踪影.伸手揉了揉脸庞,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半坐起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在她周围,仍有不少士兵俯卧在地上,而在身后的密林之,有少许人正在活动.

    “你醒了!”身后突然传来高远的声音,将贺兰燕吓了一跳,霍地转过头,却看见高远半蹲在草从之,正含笑看着她.

    “你怎么跟个猫似的,一点声响也没有?”贺兰燕嗔道,”吓我一跳!”

    这已经是第二个女人说自己跟个猫似的,高远摸了摸鼻,伸手递给她一张饼,一筒水,”吃一点吧,吃完后可以稍稍活动一下,但一定要时刻注意哨兵的信号,对手的哨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在左近.”

    接过饼,咬了一口,居里关的厨师水平不错,虽然饼冷了,硬了,但味道却仍是不错,”你吃了么?”边嚼着饼,边问道.

    “早吃了,我醒了好一会儿了,本来想叫醒你,不过看你睡得香甜,便不忍叫醒,好让你多睡一会儿,还行吧?这里可比不你的帐蓬舒适.”高远笑道.

    想着这个家伙蹲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的睡姿,贺兰燕便忍不住有些脸红,张口想骂一声大色狼,但一看高远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这三个字到了喉咙口,又咽了回去.

    “现在我们正分组稍微活动一下,舒缓一下筋血,但动作千万不能大,一切小心为上,你哥哥说就在这两天他们会动作,说不定我们在这里潜伏上好几天也说不定,你可是受不了,便趁着这个空当回居里关去.”高远笑道.

    “谁说我受不了,你怎么这么瞧不起人!”贺兰燕一下又恼了,”不就是在这里趴上几天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打猎的时候,有时候为了猎一些猛兽,在他们出没的地方一趴就是半天功夫.”

    “行,只要你挺得住,自然没有问题!”高远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慢点吃,别噎着了.”

    贺兰燕哼了一声,偏转头,自顾自地吃着大饼,不时喝一口竹筒之的凉水,却是不再理会高远了,高远不由轻声笑了出来,别看贺兰燕看起来似个大姑娘了,性却仍如同小姑娘一般,完全是月天,说变就变,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怒气勃发,率真得很.

    抬头打量着自己的士兵,心里很是满意,整个丘岭之上虽然藏着一百五十余人,此时,正分成一小组一小组的活动,长期这样趴着不活动的话,真想要动起来的时候,只怕两条腿都麻得不能动了.

    那一头贺兰燕吃完了饼,似乎仍然怒气未消,偏着头,打量着远方不断移动的厚厚的云层,就是不看高远.她不理会高远,高远便也懒得去理她,躺在地上,仰面朝天,眼睛似乎看着天上厚厚的云层,但眼内却没有焦距,此时,他却是在反复着思量着这一次战役的一个个细节,正如贺兰部的那些长老们所担忧的一样,自己与贺兰部都是输不起的,任何一个细微的错误都有可能让整场战事毁于一旦.

    这是自己的第一步,只能赢,不能输,眼前的敌人只是一个四百余骑的东胡部落,也许以后,自己会面临强大无数倍,凶残无数倍的对手,如果连眼前的这股弱小的敌人都不能战而胜之,自己又如何能强大起来.

    反复地回想了无数遍细节,确认不会有任何问题,剩下的就纯粹是作战问题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如果还不能战而胜之的话,那自己真可以打棵树吊死算了.

    身边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回过头去,却看见贺兰燕正表情奇怪地趴在那里,不安地扭来扭去,脸色通红,不禁吃了一惊,”燕姑娘,你怎么啦?”

    贺兰燕看了她一眼,满脸通红,却是不说话.不过身体的扭动却更加剧烈起来.

    “怎么啦,你肚疼么?是不是喝了那凉水搞的?”看到贺兰燕一只手捂着小腹,高远赶紧问道.

    “不是肚疼!”贺兰燕蚊般的低声道.

    “那,那你到底是怎么啦?”高远不由有些急了,贺兰燕可出不得问题,不然贺兰雄非跟自己翻脸不可.

    “我,我……”我了半晌,贺兰燕终于一咬牙,看着高远,”我要方便.我忍不住了.”

    一听对方只不过是想尿尿,高远不由松了一口气,”人有五急,你扭个啥嘛,那边林那么密,你自去那边解决!”高远挥了挥手.

    “我不干!”贺兰燕咬着牙道:”你的兵在里面窜来窜去,还有啊,那树上还趴着几个哨兵,我在哪里他们都看得见,要是我正……正那啥的时候,你的那些兵窜过来,我还要不要活了?”

    高远啼笑皆非,”我的大小姐,你现在总算知道,一个女人非要跟着一群大老爷们出来打仗的不方便了吧?那你说怎么办,要不我下令所有士兵们都闭上眼睛?”

    “你……”贺兰燕气得脸都变形了,”你还嫌我不够丢人是吧?非得要每个人都知道?”

    高远双手一摊,”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拉在裤里吧?”

    正说着,贺兰燕的肚居然咕咕地响了起来,紧跟着便看到她紧紧地绞着腿,接着啪的一声,居然放了一个臭屁.高远张大了嘴巴,贺兰燕瞪着高远,脸由红变紫,再变白,两个眼里突然变得泪汪汪的.

    “高远,你去给我放哨!”她鼓起勇气,小声道.

    “我?”高远指着自己的鼻,惊讶地道.

    “对,就是你!”贺兰燕似乎下了极大的勇气,”反正今天早上我身都给你看过了,再让你给我放哨也算不得什么.”

    高远只觉得冤从天降,这一冤屈,自己只怕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看着贺兰燕憋得有些发紫的脸,还真怕将她憋出一个好歹来.

    “行,我去给你放哨.”他点点头.

    两人猫着腰,走到一片密林之,高远解下身上的披风,将几株小树一围,转眼之间,便做了一个圈围,自己两手揪住披风的接缝处,努了努嘴,”进去吧!”

    贺兰燕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高远,你闭上眼,堵上耳朵!”

    高远低笑道:”闭眼是没问题,但我只有两只手,要是去堵上耳朵了,怎么给你把这圈围揪住?”

    里面没了声息,随即高远便听到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间或还夹着几个屁声,不禁咧开大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好半晌过去,贺兰燕这才红着脸从里面钻了出来,头几乎低到了胸前,高远居高临下,却是看到她连脖颈都是通红的.

    “我好了!”贺兰燕低声道.

    “我们走吧!”知道此时贺兰燕必定又羞又恼,高远决定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撩拔她,否则必然会发作,一手扯了披风,转身在前面便走.贺兰燕低着头,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