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十九章:历史的大幕缓缓开启(书号:13651

第八十九章:历史的大幕缓缓开启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直到两人坐到桌前,开始吃早饭的时候,神情总算是恢复了正常,没有那么尴尬了.边喝着伙房里新煮的小米粥,一边问道:”贺兰兄让你这么急过来,是跟胡图族有关系么?”

    贺兰燕连连点头,稀里哗拉将一碗小米粥喝得精光,毫不客气地将碗往高远面前一放,示意再添一碗,”不错,哥哥说,胡图族这几天异动频频,只怕就在这几天就要动手了,哥哥已经在调集人手,准备作战,所以没空过来,其它人也是这样,就我没事,所以便主动请樱来给你送信.”从高远手接过热气腾腾的小米粥,贺兰燕道.

    “这么早就要动手了?”高远吃了一惊,原本估计着要到四月底,现在才四月初,足足提前了近一个月,”不会有错?”

    “不会,族里已经作动员了,我们贺兰部这一次可是倾尽全力出战,凑了二百五十骑,族里不少长老反对,认为要是输了,贺兰部可就没有翻身之日了,主张还是稳所稳扎,但哥哥说,他相信你,这一仗赢定了,只要赢了,我们贺兰部便可以至少扩大一倍,这样的险,值得冒!”贺兰燕看着高远,”真不知道哥哥为什么对你这个色狼这么有信心!”

    高远心头猛跳,”强调一下,我不是色狼,今天只是意外!”

    贺兰燕哼了一声,低下头自去喝她的小米粥.

    “提前就提前吧,既然他们要早点来送死,我便成全他们,燕姑娘,吃完饭你就回去,告诉你哥哥,我这边一切妥当,就按先前我们所计划来行事,胡图部,就让他们消失吧!”高远咬了一口白面馒头,狠狠地道.

    贺兰燕抬头看了一眼高远,不紧不慢地撕着白面馒头,”谁说我要回去了?我不回去,我就在这里跟着你打这一仗,回去后,哥哥必然将我关在部落里,不准我出去打仗,那岂不闷煞人了.”

    高远笑道:”你哥哥心疼你不肯让你上战场,到了我这里,岂不是一样,我们燕人历来就没有让女人让战场的习俗,战争,让女人走开.”

    “就知道你和哥哥一个德性!”贺兰燕一拍桌,怒道:”反正我是不回去的,你要真逼我走,我回去就告诉哥哥,说你欺负我!”

    “我哪里欺负你了,你这么说贺兰兄弟就会相信么?定然认为你骗人!”高远笑道.

    “你把我都看光了,什么都看见了,还说没有欺负我!”贺兰燕红着脸,狠狠地道:”你说,如果我把这事告诉我哥哥,他会不会生气?我从小就没有爹娘了,是哥哥将我带大的,哥哥最疼我了,最见不得我受欺负.”

    高远顿时觉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这小丫头,太刁蛮了,当真逼她回去,她发起性来,一通乱说惹怒了贺兰雄,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燕姑娘,不是我不肯留你,你想打仗,跟着你哥哥更安全一些,我这里人少,而且出城作战的只能有一百多人,到时候面对的可是至少有两百骑兵,这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跟着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哥哥交待?”高远苦口婆心地相劝着.

    “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你我是打不过啦,不过你让你的部下随便来一个,与我较量较量?”贺兰燕哧的笑道:”我可不需要人照顾,要是回去我可就错过这一仗了,哥哥发起火来我可不敢与他硬顶!”

    “那你就敢赖上我?”高远虎起了脸,”我也不许你去,吃完饭便乖乖地回去.”

    “你凶什么凶!”贺兰燕顿时尖叫起来,”我就赖上你了,谁让你欺负我,你要让我回去,我就告诉哥哥你欺负我!”

    高远痛苦地双手捂头,撑在桌上瞪着贺兰燕看了半饷,”好吧,你要呆在这里便呆在这里吧,你想打仗,我便带你去,不过得说清楚,这一仗打完,今儿这事谁也不许再提!”

    贺兰燕大喜,”太好呀,你当我喜欢提这事么?哼,羞也羞死了,便宜你这条大色狼了!”说完,喜滋滋地捧着碗,极其香甜地喝起第二碗小米粥,剩下高远捂着额头,看着这位刁蛮的小姐,无法可施.

    等刁蛮的大小姐吃完早饭,高远立即便将曹天成,孙晓,颜海波,步兵四人召了进来.

    “要动手了!”看着四人,高远神情严肃地道,”这是我们第一队重建之后的第一战,也是关系到我们扶风安危的一战,所以,只能赢,不能输.输了,我们就什么也不剩下了.”

    “愿跟随兵曹左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四人同时握左拳猛击右胸,大声回应着高远.

    对于这一战事,高远已经计划良久,作出了多项预案,可以说,已将所有的变化计划在其了,倒也不需再多作讨论,只是接计划分派作战任务就了.

    “颜海波,你挑选一百二十人,记住要最好的战士,跟随我出关潜伏,准备去抄胡图部的老窝.”

    “是!”颜海波喜笑颜开.

    “步兵,挑选三十名箭手,当然,也是最好的.”

    “步兵明白!”

    “孙晓,你率剩下的士卒镇守居里关,等到了时候,出关与贺兰雄的骑兵配合,拦截胡图部的骑兵队伍,能多截下一名骑兵,我到时候就会轻松一点.”

    “孙晓一定竭尽所能.”孙晓昂然道.

    “记好了,先等贺兰兄弟的骑兵冲散了对手的骑兵之后,你才能出击,万万不能贸然动手,我们人手太少,挡不住骑兵冲击的.每一个弟兄的性命都是宝贵的,不能莫名地就丢了!”高远小心地叮嘱道,几百骑兵的冲击,不是他那百多个步兵的阵列挡得住的,只要一个冲锋,会就将队列打散,在这种冲击面前,再勇敢也是白搭.

    “是!”孙晓点头道.

    “天成,你马上去准备烙饼,不知道胡图族到底在那一天动手,出击的兄弟每个人准备四个饼,一竹筒水.”转头看向曹天成,”安排之后,你马上飞马回扶风城,找到路县尉,让扶风城那头做好准备!在大战结束之前,你先不用回来,就在扶风城里协助县尉守城.”

    “天成明白!”

    “好了,各自去准备吧,今天傍晚,出击的队伍出关.”高远挥了挥手,道.

    四人转身出门,旋即,外面响起了队伍集结的鼓点之声,高远走到墙边,仰头看着自己亲手绘制的边境地图,眼闪过一丝坚毅的光芒,万里征途,今日开始起步.

    外面传来颜海波大声的点名之声,被点到的人大步走到另一侧站立,没有点到的倒也没有露出多少失望之色,颜海波没有有所偏向,所挑出来的人的确都是整支队伍之最强的,大家在一起都训练了这么长时间了,谁强谁弱,一目了然,虽然不能跟着兵曹一起去作战,但留下来也一样有仗打.

    挑人进行得很快,选人完毕之后,士兵们便各回军营,开始准备作战相关事宜,擦刀,磨枪,有条不紊地做着各自的事情,数百人聚集的居里关,居然静悄悄地听不到多少声音.

    靠在窗户边一直盯着外头的贺兰燕很有些佩服地转头看着高远,”看不出,你的部下还真是不错呢,与我映象之的大燕兵完全是两个样.”

    高远一笑道:”要是他们不是现在这个样,你说我会有胆带他们出去作战吗?要是他们还是以前那种怂样,带他们出去那不是在作战,那是在送死,你觉得我有那么蠢么?”

    “他们都是你一手练出来的吧,怪不得哥哥一直说你练兵有一套,喂,大色狼,什么时候将你这一套练兵法教给我们好不好?”贺兰燕笑着央求道.

    “我这是练步兵,你们匈奴部都是骑兵,这不是鸡同鸭讲么?咳,完全不是一个路数!”高远微笑摇头道.

    “谁说我们只有骑兵了,我告诉你,我们匈奴王麾下不仅有骑兵,还有步兵,我们贺兰部就是太小了,以后发展起来了,肯定也会组织步兵的,大色狼,你不要小气嘛,你帮我们练步兵,我们帮你练骑兵嘛,我就不信你从来没有想过练一支骑兵出来,要不然你上一次老缠着哥哥要买战马作什么?”贺兰燕歪着头道.

    高远心顿时一动,组织一支骑兵一直是他的,但马是一个大问题,这一次灭了胡图部,应当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弄到一批战马应当是稳稳当当的,不过如何练骑兵自己的确是一窍不通,这种交换倒也算是各得其所.而且自己这一战之后便可以开始组建骑兵,而贺兰部想要组建步兵还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呢,这买卖怎么看也是划算的.

    “燕姑娘都这么说了,我怎好拒绝,就这么说定了,我帮你们练步兵,你们帮我练骑兵,咱们互相帮助,互通有无,共同成长!还有燕姑娘,你不要叫我大色狼好不好,我好歹也有几百个兄弟,这让他们听着你天天大色狼大色狼地叫着,什么威信也没有了,还怎么指挥他们作战?再说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大色狼.我是柳下惠好不好?”

    “柳下惠是谁?”贺兰燕好奇地问道.

    “柳下惠坐怀不乱,你懂了么?”高远没好气地道.

    “坐怀不乱?这我懂,你嘛,我可不相信!”贺兰燕连连摇着头,吊在耳朵上的两个硕大的镶着宝石的耳环跟着一阵乱摇.

    高远顿时为之气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