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十三章:日进斗金(书号:13651

第八十三章:日进斗金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新年一过,随着辽西郡太守张守约的一纸公,辽西郡所有的酒商被尽数禁绝,整个辽西郡仅存了一家酒商,那就是位于扶风的吴家,在太守府的强力压制与刀枪剑戟的威逼之下,几乎一夜之间,吴家的酿酒便布满了整个辽西郡大大小小的酒肆,饭馆,而为了准备如此大量的货物,整个吴家几乎动员了所有的人手,在大年期间也没有休息一天,即便如此,储备的大量的存酒仍在数天之内便被大大小小的牛车运向了四面八方,吴家酒庄扩充了整整数倍,招收了大量的人手,整个扶风城,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在吴家酒庄做事的人.

    与火热的生意相映衬的便是海量的银钱收入,来吴家酒庄进酒,不存在着先销后结帐的问题,因为即便你拿着现钱,也不见得便有酒卖给你,而这样纯粹的卖方市场也让酒的价格扶摇直上,比起预先估计的收入要足足多出了一成.

    高价格的吴家酒在最初的一个月之,在辽西郡亦是怨声载道一遍,但随着时是的推移,喝酒的人都发现,价是高了一点,但价高也有高的道理,吴家酒比起以前喝的那种酒的质量要好得太多,完全是天下地下之分,那清泉一般的酒液顺着咽喉一路流下去,转瞬之间从小腹腾起的那熊熊火苗,当真可以让人在瞬间忘记所有的忧愁和烦恼.

    有钱人家就更不在乎酒价的高低了,他们只在乎酒的好坏,当然,他们出得起钱,买得便也是吴家品质最高的酒,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吴家酒便建立起了良好的口碑,而高远事前为吴凯搭建起来的高低档各类酒亦很好地满足了市场的需要,将民间的反抗之声降到了最低,说穿了,损失最大的只是那些酒商而已.

    吴凯现在当真过上了数钱数得手抽筋的幸福生活,但这样的日只持续了一个月,他便对源源不断涌入自己钱库的银钱完全失去了感觉,当你走进一个只有银钱的库房之,触目之处,只有黄澄澄的铜钱,白花花的银两以及一个个金元宝时,看得日久了,照样会恶心的.

    不过他仍然很高兴,吴家酒商一统辽西郡这一个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高远的策划之下,已经成功完成,现在吴家酒已经开始向辽东,渔阳,开平,蓟城等地扩散,想来用不了多久,吴家酿酒行遍天下将不成任何问题.

    高远跨马驶入扶风城的时候,已是落日时分,让他颇感惊讶的是,刚刚驶入城门,便看到郑晓阳带着一队约百人的士兵正喊着号整齐地从他的面前跑过,青色的军衣,紧紧的绑腿,手提着长矛,乍一看,倒似是自己的部下似的.

    郑晓阳也看到了高远,楞怔了一下,从队列之跑了出来,”高兵曹,别来无恙?”

    高远翻身下马,抱拳回礼:”郑兵曹好!”他手指着逐渐远去的士兵队列,有些疑惑地道:”这是?”

    郑晓阳哈哈一笑,”不仅是我,现在连拿霸也是如此.路县尉给我们发全饷的唯一要求便是我们必须如同高兵曹的部队一般,展开训练,练出一支强军,说起来还得感谢高兵曹啊,以前没有军饷,我们不得不自己讨食,能吃上饭就不错了,那有精力来搞这些,有了高兵曹,路县尉也大方了起来,今年那霸也不用去下面乡镇找吃食了,现在我们两个队都集在县城之内.”

    高远一听之下,不由大感欣慰,连连点头,”军人便得有军人的样,当兵吃饷,天经地义,高某相信郑兵曹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练出一支强军来.”

    郑晓阳大笑,”这还得感谢高兵曹的刺激啊,年前我们两部打了一架,连我自个儿都被高兵曹的部下一索捆了,两支部队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我怎能不奋发图强?高兵曹,这些练兵的法都是在我在里军营里的时候剽窍而来的,你不会怪罪我吧?”

    高远连连摆手,”这是说哪里话来?咱们是友军,是兄弟部队,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我还巴望着郑兵曹,那军曹练出一支比我的部下更强的军队来呢,咱们三部联手,说不定有一天便能杀到东胡人的老巢去,取了那东胡王的脑袋当尿壶.”

    郑晓阳悚然而惊,想不到高远的心这么野,东胡王那是什么人,那可是控弦十万的大国之主,就算自己这边士兵再强,也不过数百人,一以当十以不是人家的对手.呵呵一笑,只当高远讲了一个笑话,”可不敢跟高兵曹比,能有高兵曹的部下一半厉害,郑某便心满意足了.高兵曹这是回来见县尉的么?”

    高远连连点头,”不错,这段时间,居里关外的东胡人有些异动,我有些担心他们会再来一次去年那样的突袭,所以回来向县尉讨个主意!”

    “又要来了啊!”郑晓阳连连摇头,”这帮龟孙,一连两次,倒是次次都不会拉下,高兵曹,那我不耽搁你办公务了,就此告辞.”

    “再会!”高远抱拳相送,看着郑阳阳逐渐跑远的身影,脸上笑得别提有多开心,近朱者赤,近墨者墨,这话当真没有说错,高远不会因为郑晓阳与那霸变得更强而有所担心,相反,在扶风这样的边境县里,有一些强壮的伙伴只会让自己更加强大,因为高远深知,相对于东胡人这头大象来说,自己还真是一只小小的蚂蚁.

    已是华灯初上时分,高远心有事,便驱马直奔路鸿家,准备办完公事之后,再回家去瞧菁儿,反正自己这一趟回来,准备停留上一天,有时间与菁儿好好诉诉这别离之情.自己每日在居里关与一大群老爷儿们厮混,事情一大堆,这相思之情倒也算是好熬,而菁儿的日肯定就难过了一些,每日无所事事,除了思念,还能做些什么呢?

    想想菁儿那冰凉的,柔软的小手,高远的心肝尖儿都有些发颤起来.

    “高远,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高远,路鸿很是有些吃惊,也不提前来个信儿,说来居然就来了.

    “叔,我这一次回来,是有极重要的军机要向你汇报!”高远开门见山.

    听说是军机,而高远现在驻扎在居里关,便只可能与东胡人有关了.路鸿的脸色便郑重起来,去年吃了大亏,自己险些便在太守面前吃了挂落,要不是高远突出奇招,用经济利益将自己与吴凯,张守约绑到了一起,只怕这扶风县尉早就换人了.这一次,无论如何要小心一些了.

    挥手让客家路斌退下,路鸿指了指对面的椅,”坐,好好与我说说,东胡人又是要闹那些花头?”

    “叔叔,您知道,我与匈奴贺兰部是朋友,去了居里关之后,我便一直托他们关注打探去年袭击我们的那支东胡部落,最近发现他们异动频频,再加上东胡人给牲口配种这些大计都已临近结束了,贺兰部的人认为,这支东胡部落在最近极有可能对扶风再一次发动劫掠,以度过春荒.”高远道.

    “这支叫胡图族的东胡人到底有多少兵,你都打探清楚了么?”路鸿问道.

    “打探清楚了,这是一支在东胡内部争斗之失败的部落,如今只有千来帐人口,勉强能凑出四百余骑人马,不是很强大.”高远道.

    路鸿看着高远,失笑道:”不算很强大,高远,你的口气倒大,四百余骑,而且还是骑兵,以我们扶风之力,如何抵挡,看来只有坚壁清野,尽量地减轻损失了.”

    “叔,我倒不这么看,这支东胡人驻扎在我们大燕与东胡人约定的不许驻兵的区域内,已经坏了规矩,这一次,我想将他们灭了,反正是他们先坏了规矩,我们灭了他们,东胡人也找不出什么借口来生事.”高远看着路鸿,认真地道.

    “灭了他们?”路鸿失声惊道:”高远,你疯了么,就凭你手下那三百兵?即便我把郑晓阳和那霸都调去帮你,也不可能歼灭这支四百余骑的骑兵啊,他们来去如风,可以自由地选择战场,而我们面对他们,只能被动迎战,如何歼灭他们?你不要白日做梦,更不许乱来.不然,吃亏的就是我们!”

    路鸿很少这么疾言利色的对高远说话,现在虎起了脸,训斥着高远,显然根本不认可高远的想法.

    “叔,您说得都对,我也反复想过了,东胡人的优势就在于他们来去如风,机动自由,所以只要我们想法让他们不得不在我们选定的战场之上作战,便可以最大程度地抵消他们的优势,再只要策划得当,胜利的天平就要向我们这边倾斜了.这支部族现在就象疯狗一般,不将他们灭了,他们便会一直威胁我们扶风,只有千日做贼,那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灭了他们,我们永远不得安生,他们会一直威胁我们,甚至威胁到吴家酒庄,那可是我们生钱的地方,一旦出事,不但是我们,只怕连张太守也不会干的.”

    路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说得也有道理,那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高远看到路鸿语气松动,不由大为兴奋,”叔,这一次如果胡图族来袭的话,那于我们而言,就是一次绝佳的机会,一劳永逸,解决了这个祸患.”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