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十一章:落难的胡图族(书号:13651

第八十一章:落难的胡图族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时光转瞬即逝,转眼之间,便已是进入了三月,太阳终于有了些精神,稍稍显示出了一些热情,在阳光的照射下,覆盖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积雪化为淙淙流水,开始滋润着大地万物,残雪虽然还未化尽,已是从下面钻出一些嫩嫩的绿芽,在风摇曳着柔弱的身姿,向所有人展示着盎然的春意.

    拉托贝牵自己战马,绕着营地转着,一两个时辰的功夫,他便已经几乎转完了所有的大帐,看完了他仅存的民,而就在大半年之前,即便是一天的功夫,他也不可能将他的老营转完,超过十万人的大部,能在三声号角之间聚积起两千精锐铁骑的胡图部,现在已经成了丧家之犬,只剩下了不到两千帐,拼尽全力也只能组建起一支四百余人的骑兵了.

    一场争夺草场和地盘的东胡部落之间的内斗,胡图部惨败,大部分民已经成了别人的奴隶,大部分的战士将他们的鲜血洒在了那片他们丢失的肥沃的土地之上.他们只能一路逃到了大燕人的眼皮底下苟颜残喘,如果不是最后东胡王发了话,只怕自己的对头会将自己赶尽杀绝.即便是现在得到了暂时的安全,但拉托贝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自己的对头不会这样轻易放过自己,东胡王的话在明面上管用,但在暗地里,谁也保不准自己的对头会不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杀过来,将自己和自己这些了民杀个一干二净,然后死不认帐,难不成东胡王还会为了一个已经不在存在的部落却得罪另一个实力雄厚的大部么?顶头也就是责骂几句罢了.

    说到底,还是要实力说话,自己想要胡图部能够生存下去,便只能尽快地增长实力,尽快地将血淋淋的伤口舔食好.

    去年冬天对大燕的一场劫掠虽然冒了一定的风险,但收获得巨大的,不仅仅是大批的粮食,无数的金银财帛,更重要的是大量的人口,以往部族对大燕人发起劫掠,抢掠的目标只是精壮的男人,女人和孩,但上一次,只要是人,胡图族便来者不拒,胡图族现在需要大量的奴隶,以便能更快地聚集起财富和人口.如果敌人来袭,至不济这些奴隶还可以为部族抵挡一些兵锋.

    精壮的男奴隶可以在敌人来袭之时拿上简陋的武器抵抗,女奴隶可以为部落带来更多的人口,而那些孩,在不久的将来,便可以成为成年的奴隶.

    在拉托贝的心,敌人是来自东胡内部的仇敌,至于大燕人,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就凭那些人,即便自己眼下元气大伤,他们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除非是辽西郡的张守约亲身来犯,但如果那样一来,东胡王就绝不会坐视不管,那将是一场东胡人与大燕人的大战,张守约没有这个胆.

    情况在一天天好起来,刚刚在营地里转了一圈,牛羊马匹产下了不少的小崽,熬过了上一次大战的痛苦,部落终于恢复了一些元气,重新有了一些欣欣向荣的气息,眼看着春草已经钻出了土地,用不了多久,这里便将变成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场,胡图部将在这里重新展开翅膀翱翔在天空之.

    君报仇,十年不晚.拉托贝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伸手将被风吹乱的满头白发拢到脑后,将束发的丝绦系得更紧了一些,半年之间,那还是一头青丝,可现在,就如同冬日白雪一般了.

    耳边传来了急骤的马蹄之声,拉托贝抬起头来,一匹青色的战马自营门外如飞而来,奔行到他的面前,战马还未停稳,马上骑士已是利落地翻身下马,”族长!”年轻的骑士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了?着急忙慌的,纳福,你现在已经是百夫长了!”拉托贝皱起了眉头,不满地道,纳福是这一次大战之后新近提起来的百夫长,有经验的老战士为了掩护部落撤退,几乎已经损失殆尽了.

    “族长,今天我在外巡逻,发现了一个大车队,随行有百多人,我尾随观察了一段时间,这些护卫算不上什么精锐,如果动手的话,完全可以稳稳地一口吃下去.”纳福很有些兴奋,他也知道,现在正是部族急于扩大实力的时间.

    拉托贝眉毛一挑,去年冬天自己刚刚大干了一场,这个时候那个商队有这么大的胆居然敢再次踏上这一片土地呢?

    “看清楚他们的车队运送得是什么了吗?”拉托贝用马鞭轻轻地敲着手掌,问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要么是有恃无恐,要么便是一个陷阱.没有谁会是傻来送死.

    “族长,我都打探清楚了.”纳福道:”一半是盐和茶,还有一半是铁,毛胚铁,族长,这可都是我们急需的东西啊,而且这么点人护送,完全可以轻易拿下,有了这些铁,我们完全可以打制更多的弯刀,更多的箭头,然后去抢更多的东西,族长,这一段时间我打探过了,在我们的左近,还有不少的匈奴小部,咱们只要武器足够,完全可以将他们吞下来,壮大我们的部落.”

    拉托贝的神色却是冷了下来,马鞭轻轻地敲了敲了纳福的肩膀,”纳福,你能为部落想这么多,很不错,好好干,你会大有前途的,这事儿,就这样吧.”转身牵着马,便欲离开.

    “族长,族长!”纳福看了拉托贝的意思竟然是要放弃,不由大急,”我只要一百骑,便可以不损失一人便将这支车队拿下.”

    拉托贝笑着转身,”纳福,有很多事你不知道,能将这么多铁,盐,茶运出大燕国界,送到这里来的人,能是简单的人吗?这些东西我们抢不得,如果我们抢了的话,胡图部就真得要走上绝路了,就当没看见吧!”

    “为什么?”纳福奇怪地问道.

    “因为这批货是卖给东胡王的.”拉托贝决定点拨一下这个年青人,”纳福,我们这一次能逃出生天,保存这一点血脉,不是因为我们胡图部的运气好,而是因为东胡王要为我们的对头留下我们这样一个敌人来作为他们的牵制,但是,我们如果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转眼之间,胡图部就会在这片土地之上消失的,一个人也不会留下来,你明白了么?”

    纳福点点头,”族长,这我就明白了,这些人是与我们的王作交易的,是来头很大的人,我们惹不起.”

    “是的,我们惹不起!”拉托贝叹了一口气,翻身上马,向着自己的大帐奔去,去年那一战,他连自己的王帐都丢了.

    拔毛的凤凰不如鸡,下山的猛虎被犬欺,换作以前,自己在东胡王面前也是说得上话的,但现在,只怕自己连东胡王的大营自己也没有资格进去了.

    一路嗟叹着回到自己大帐的拉托贝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的傍晚,他不敢去动的那支车队,居然派了人找到了他的大营,盯着面前这个富富态态的年人,拉托贝眉头紧锁,一时之间,实在是想不出这个叫霍铸的人,为什么毫没来由的要送给自己这么多的礼物.

    “霍先生,我们从来没有交情,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们东胡人不喜欢绕圈,开门见山,你到底想做什么吧?如果能做,这些礼物我便收下,如果不能做,那就很抱歉了.”拉托贝缓缓地道.

    霍铸看着眼前这个虎落平阳的老胡人,心下倒是有些诧异,胡图部的底细他已经从辽西郡令狐耽那里摸得清清楚楚,这个部落眼下内外交困,自己送给他的东西可以说都是他们所急需的,送上门来的好东西,此人居然还能忍得下性,倒也不可小觑.

    喝了一口有些很不习惯的奶茶,霍铸笑了笑,”拉托贝族长说得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想必族长也知道我是与谁做交易的,想来也能信得过吧?”

    “当然,你们是我们东胡王的客人,到了我这里,那自然也是客人.”

    “说得好!”霍铸微笑道:”我来此,是想请拉托贝族长去杀几个人,破一座城!”

    拉托贝的眼皮一跳,”杀几个人,破一座城?”

    “不错,今天我拿来的不过是定金的一部分,如果事居,破城所得归族长你,而那几个人头,将会为您带来数倍于眼前礼物的奖赏.”霍铸地道.

    “破那座城?要那几个人的人头?”拉图贝砰然心动.

    “破扶风城,拿到居里关镇守兵曹高远,扶风县令吴凯,扶风县尉路鸿这三人的人头.”霍铸轻松地道.

    “你是想要我破居里关?”拉图贝讶然道:”还有扶风城?”他连连摇头,”霍先生,你既然是东胡王的客人,那么我现在的情况想必也是清楚的,别说是扶风城,便是居里关,我也打不下来,你所说的这个高远现在正是在居里关镇守吧,对于居里关,我还是有不少情报的,这个高远不是一般人,居里关现在已经大变样了,凭我手里的这点人马,就算打下居里关,也必然损失惨重,得不偿失.”

    “族长何必去强攻居里关,只消拿下扶风城,以高远的性,必然会率军回援,他们出了关,难不成您还怕了他们吗?”

    “居里关我都打不下,如何打得下更坚固的扶风城?”拉托贝连连摇头.

    “因为有我在,您自然会不费吹灰之力的便拿下扶网城!”霍铸微笑道.

    “你,到底是谁?”

    “我叫霍铸,正是眼下扶风城的督邮!”

    拉托贝霍然而惊,”既然你是扶风城的督邮,为何要怂恿我去拿下扶风城?”

    “这没有什么好瞒的,因为我所说的这几人得罪了我们大燕的一位大贵人,这人要他们的命,至于其它的详细情况,族长就不必知道了吧?”霍铸看着拉托贝,举起了手的奶茶:”族长,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我到了东胡王那里,想必也可以请得动其它的部族,那可就没有族长什么事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