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十九章:我想动一动(书号:13651

第七十九章:我想动一动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早上好好地出去,晚上回来时却一身是伤,高远与步兵二人的归来,在居里关顿时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步兵,身上到处都是伤,能捡回一条命来当真是造化大,在孙晓和曹天成一迭声的问候和责难之,高远却是恍若无事儿人一般,笑嘻嘻的吩咐曹天成将贺兰雄等人送来的奶牛收好.

    “老曹啊,咱们是当兵的,身上拉几道口算什么呀,这这么唠唠叼叼的也不嫌烦,来来来,这些奶牛你可得给我伺候好了,以后咱们这里所有人,每天一杯奶,强壮一代人,哈哈哈!”高远乐得嘴得都合不拢.

    “兵曹啊,你也太冒险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咱这些人可怎么活哦?”曹天成虎着脸,”以前军曹还教训我,想要报仇,便得留下这有用的身体,现在仇人就在我的面前,我都能忍住,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只是看一看而已,哪晓得他们如此不依不饶的!”高远挥挥手,”不过我运气好,这不碰上了贺兰兄弟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这一次是运气好,下一次还能有这般的运气么?”曹天成拦在高远面前,”兵曹,你可得答应我,以后绝不能再作这样冒险的事情了,探寻敌情,那是哨骑的事情,你身为一队长官,怎么能冒这种险.”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面对着曹天成不依不饶的唠叼,高远终于举手投降,”绝不会有第二次了,反正他们的情况我都摸清楚了,老曹,当着贺兰兄弟的面,你就不能给我留几份面,好歹我也是你的长官不是!”

    听到高远这么说,曹天成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身,一溜烟儿去接收这偌大的一笔财物了,这贺兰雄上道,不但送回了几十头奶牛,还搭上了上百头羊,这一下,新来的兄弟营养是有保证了.

    “这家伙老了,就是话多,贺兰兄弟别在意!”转身看着贺兰雄,高远解释道.

    “笑面虎,你这是不知好歹,这位大叔明明是关心你嘛,你去探别人的老营,还怪别人不依不饶,哼哼,要是有人去窥探我们的老营,我们肯定也是不杀之不心甘的.”贺兰燕毫不客气地在一边道.

    高远摸了摸鼻,圣人曰,唯女与小人难养也,当真说得不错.他决定不搭腔,否则这贺兰燕定然打蛇随棍上,有一大萝筐的话等着自己,这位匈奴女当真泼辣,日后有谁娶了她,肯定是上辈作了孽,这辈现世报.

    心不无恶意地揣泽着,眼睛便不由自主地扫瞄了一下贺兰燕.

    “你看什么,大色狼!”贺兰燕却极其敏感,高远的眼光一瞄过来,她立即便捕捉到了,双手叉腰,挺胸怒斥.却不想这么一个架式,却是将她本来就很突出的胸部在高远面前凸现得更加显眼.

    高远立即转过目光,再看下去,真成色狼了,不过心里却仍不由自主地想着,这贺兰燕的胸当真大,不愧是吃肉喝奶长大的,菁儿与她比起来,当真不是一个档次啊,想到这里,身上不禁一下发起热来.

    “燕,别胡闹了!”贺兰雄喝止了准备趁胜追击的贺兰燕,站在新建的校场之上,打量着面貌一新的居里关,”高兄,我发觉你每到一处,都能让那里焕然一新啊,说实话,这居里关这几年我每年都会经过几次,但只有这一回,他才当真有了一个要塞的模样了,以前的居里关,不是东胡人打不破,而是他们懒得动手,但现在,他们想要打破,只怕也不可能了.”

    “也不是这么说!”高远笑道:”这天下,就没有攻不破的城池,主要就看这攻城的和守城的人怎么样?关键是人而不在城!”

    “高兄这话说得大有道理!”贺兰雄连连点头,”一群猛虎守着一道篱芭,饿狼也不敢前来挑衅,反言之,如果是一群绵羊守着一道坚城,饿狼可就会毫不客气了.”

    “贺兰兄过奖了,来,来,屋里坐,屋里坐!”高远大笑着,”孙晓,叫伙房整几个菜来,我要与贺兰兄好好喝几杯!”

    本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片刻之间,伙房便端来了四五个菜,”高兵曹,今天我们逮了好几只野兔,正好与你下酒!”孙晓笑嘻嘻地道.

    “去去,不要惦着我这坛好酒,总共就只有这么一坛了,还不够我和贺兰兄弟喝的.你去招呼着贺兰兄弟的那些族人.”高远毫不客气地将他赶了出去.

    “来来,贺兰兄弟,贺兰姑娘,坐.你的那些兄弟由孙晓去照管着,不必担心.”高远笑嘻嘻的从床下摸出一坛酒,”贺兰兄弟,你虽然两次到过扶风,但却还没有尝过我们扶风的好酒,今天,但让你饱饱口福.”

    “你们那儿的酒有什么好喝的,远不如我们的马奶酒!”贺兰燕当即呛声道.

    “真得吗?”高远坏笑着给三人面前的碗里倒满,”要不,喝喝再说!”

    盯着碗里清冽如甘泉的烈酒,闻着浓郁的酒香,贺兰燕眼里充满了疑惑,”是有些不一样呢!”

    高远端起酒碗,”贺兰兄弟,咱们兄弟感情深,一口闷,咋样,贺兰姑娘,你是女,我就不强求了,喝一小口就好!”

    “凭什么我只能喝一小口!”贺兰燕不服气地道:”在家里,我与哥哥一样,都是大碗喝酒,大碗吃肉,来,你刚刚说什么,感情深,一口闷!”

    “好,一口闷!”高远心花怒放,小样儿,马上就要你知道厉害.

    三只酒碗砰的一声碰在一起,贺兰雄也不虞有它,在族里,贺兰燕倒也是有酒量的.

    酒一入口,尚不觉得异样,顺着喉咙下去的极为顺畅,但一入腹,差异立刻便显了出来,贺兰雄只觉得一团火焰在腹腾腾燃起,瞬间这股热量便伟遍四肢,而另一边,贺兰燕喝下一大半之后,却是卟的一声,将嘴里的一口酒全喷了出来,将对面的高远喷得满头满脸都是.

    “燕,你干什么!”贺兰雄一惊,正想责骂贺兰燕,却又呆呆地住了嘴,才喝了大半碗下去,贺兰燕已是脸上通红,”这是什么酒,这么大的劲!”嘴里说着,身也摇摇晃晃起来.

    高远伸手抹去一脸的酒水,尴尬地看着贺兰燕,本想暗算一下之个牙尖嘴厉的泼辣姑娘,却不想作茧自缚,将自己个变成了落汤鸡.

    “这酒劲大,不比以往,贺兰姑娘,不要勉强!”看着贺兰雄的眼光,高远只能出言相劝了.

    “我,我能喝完!”贺兰燕却是不肯服输,虽然腹此时便如同揣了一个火盆,却仍是咬着牙,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这份豪爽,倒是让高远佩服.

    “来来,吃菜,吃菜,这酒烈,可不能空腹喝,不然醉得可快了!”高远拿起筷,连连相请.

    那边贺兰燕虽然提起了筷,伸到碗上,想要挟起一块兔肉来,但筷左摇右晃,怎么也无法瞄准目标,”咦,这是什么破碗,笑面虎,你不许动碗,不许让碗跑来跑去.”

    转眼之间,贺兰燕已是醉眼朦胧了,这一大碗酒,怕不有小一斤之多,贺兰燕毕竟是一个女儿家,此时酒劲发作,竟然已是醉了.

    手臂晃来晃去半晌,在两个大男人的面面相觑之,贺兰燕手的筷叮当坠在桌上,人也是伏了下去,片刻之间便发出细微的鼾声,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高兄这酒,果然不同寻常!”贺兰雄连连摇头,”燕酒量不差,竟然一碗下去就醉了,当真是好酒.”

    贺兰雄大度,高远可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这可是存心使坏,贺兰雄不会看不出来.

    “贺兰姑娘睡着了,咱哥儿俩好了喝几杯!”干笑几声,高远再一次举起了酒碗.

    “高兄,你手下本来只有百来人,但这次我看你手下多出了好几倍的人手,怎么啦,大燕准备对东胡人有所动作了?”贺兰雄挟了一块兔肉,放在嘴里咀嚼着.

    “不是大燕对他们要有所动作,而是我高远想有所动作!”高远冷笑一声,”去年那一场袭击,我扶风可吃了大亏,我高远不是一个打落了牙往肚里咽的人,这口恶气我非得出出来才爽快.”

    “高兄,恕我直言,单凭你这点人马,只怕不够看.”贺兰雄摇头道:”去年我不是给你透了信么,怎么还损失如此之大?”

    “你说的话,我信了,但上头不信啊,说是辽西郡太守张守约与东胡王有约定,那成想便吃了这样一个大亏,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便他们信了,也只不过是减少些人员伤亡而已,打还是打不过的.”高远摇头道.

    “这支东胡部落叫胡图族,我后来打听清楚了,他们本来有上万帐族人,能拉出两千骑兵,不过他们与另一支东胡大部争夺草场和土地,两方大打一场,胡图族大败,族里勇士几乎损失殆尽,大部分族人都被掳走了,如今只剩下这几千帐人,勉强能凑出四五百骑人马,被赶出家园的他们,只能来这里落脚.”贺兰雄道:”即便如此,你现在也打不过他们啊!”

    “硬碰硬是打不过,不过不是没有办法可想的!”高远一双眼睛在贺兰雄脸上瞄来瞄去,微笑着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