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十八章:遇险(书号:13651

第七十八章:遇险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步兵回头看着愈来愈近的东胡骑兵,只觉得嘴里发苦,从背上取下长弓,”兵曹,对方的马比我们的快,我来掩护,您快走.”

    高远恼火地猛地鞭打着战马,”走不了啦,你看他们已经分出了好几骑出来,那是去堵我们的去路了,他们认出了我们.”

    “怎么办,兵曹?”步兵紧张不已,此时他也看到,几骑东胡哨骑绕了一个圈,几乎快与他们并行了.

    “跑,还能怎么办?”高远转了一个方向,”回头见了贺兰雄,我定不与他甘休,还说送我的是最好的马,连几个东胡小兵都跑不过.”

    两人换了一个方向,却是离居里关越来越远了.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枯黄的草地之上,数十骑人马赶着数百只牛羊,正哉游哉地向着居里关方向前进着,为首一人,正是此刻被高远咒骂的贺兰雄,在他的身边,却是明眸皓齿的贺兰燕,轻甩着马鞭,此刻正引吭高歌,大群的匈奴人齐声应和,在去年冬天,贺兰部从扶风获得了大量的粮食,因而吸引了不少小部落来投,一个冬天过去,只有百来骑的贺兰部却是已经澎涨到了上千帐百姓,可以轻易地组织起三百骑战士了,虽然比起匈奴大部或者东胡大部来说,仍然不值一提,但对于贺兰部来说,却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因为这一件事,年轻的贺兰雄在贺兰部的地位却是更加稳固了.

    过年之后,贺兰雄便想起了高远应该已经到了居里关,他寄在贺兰部由自己代养的数十头奶牛却也是到了该送给他的时候了.

    去年冬天,有了足够的粮食,贺兰部的牛羊倒没有因为白灾而有所减少,反而多了许多,贺兰雄倒也大方,除了这数十头奶牛,又送来了一些羊羔,他也想着要见一见高远了,本来不想带着贺兰燕过来,但贺兰燕却死缠乱打,非得跟了来.

    对于这个唯一的妹妹,贺兰雄却是无法可施.

    天高云淡,艳阳高照,贺兰雄的心情也与这天气一般无二的好.在自己的手,贺兰部已经澎胀了近一辈,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许在过上一些年,在这片土地之上,自己也会成为一个说话算话的人,一个跺跺脚,这片土地便会抖上三抖的人物.

    高远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物,贺兰雄这些人也见过不少大燕,大赵的人物,但高远却给他一种别样的感觉,此人绝非池之物,假以时日,必成大器,现在他羽翼未丰,却是正好与他结交,他日如果高远能成大器,必能给自己以更多的帮助.

    “族长,族长!”一匹哨骑自前方如飞而来,”发现了东胡骑兵!”虽然隔着很远,但哨骑仍然声嘶力竭地大声呼喊着.

    东胡人是匈奴人在这片土地之上的大敌,现在东胡人势大,匈奴人弱小,一向便是东胡人压着匈奴人打,贺兰部所居之地离东胡人近,屡遭欺压,两族一向是水火不容,听到哨骑的呼喊,数十名匈奴骑兵忽啦一声,全都拔出了腰弯刀.

    “有多少东胡人?”贺兰雄有些紧张,这一次出来只带了数十骑人马.

    “族长,大概有十数骑近二十骑,好像是在追赶什么人!”哨骑气喘吁吁地道:”也不知后面有没有大队人马?”

    “一二十骑人马,他们在追谁?”贺兰雄皱了一下眉头,”贺兰昌,你带几骑在这里留守,我去看看.”

    “我也去!”贺兰燕大声叫道.

    两人策马便行,几十骑随从立即跟了上去.

    远处,跑在前面的两骑已经被围上了,东胡骑兵呼喝着纵马上前,与这两个人格斗起来.

    “看他们的服色,倒像是扶风的县兵?”贺兰雄有些惊疑不定.

    “哥,其一个,好像是笑面虎!”贺兰燕瞪大了眼睛,大声叫了起来.

    “你能确定?”贺兰雄怀疑地道:”高远不呆在居里关,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当真看起来有些象呢!”

    “哎呀,哥,你管他像不像呢,就算这其没有笑面虎,但看他们服色,必然是扶风县的兵无疑,此时出现在这里,也肯定是笑面虎的手下,咱们不是正要去居里关嘛,哈哈,正好让笑面虎欠我们一个人情!”

    “如此一来,可就与东胡人起了正面冲突了!”贺兰雄吸了一口凉气.

    “哥,你前怕狼后怕虎,正不像我贺兰部的大好男儿,难道我们一心忍让,东胡人就会对我们慈悲为怀么?”贺兰燕急得跳脚.

    贺兰雄纵身大笑,”燕,不对啊,你怎么对高远这么上心,该不是看上他了吧?”

    贺兰燕顿时臊得满脸通红,”哥,你说什么呢,谁看上那个笑面虎啦!救还是不救,你发个话吧!”

    “救,怎么能不救!”贺兰雄大笑一声,霍地拔出腰间弯刀,一夹马腹,”弟兄们,上啊!”

    几十骑匈奴骑兵齐声呐喊,向着远处搏斗的地方冲了过去.

    此时高远与步兵已经极是危险了,马战,的确不是他们的特长,高远如果单独一人,自保或可不成问题,但身边多了一个步兵,可就麻烦多了,两人被十几个东胡人围在间,走马灯似的围攻,外围还有几名东胡骑兵张弓搭箭,寻找着机会准备一击毙命.

    “兵曹,你自己走吧,不要管我了!”步兵手里的弓已经被弯刀劈断了,此时两手持刀,疯一样的四下砍杀,但在东胡人灵活的控马技术面前,基本上都落在空处.

    “放屁,我高远是弃下兄弟自己逃命的人吗?要逃便一起逃!”高远哈哈一笑,向前猛冲,拼着背上被拉了一刀,牛皮甲顿时破裂,鲜血溅出,手军刺却是掠过了一名东胡人的脖,将他斩于了马下.

    本来抱着调戏一番这两个胆大包天的扶风兵的东胡骑兵一看出现伤亡,顿时恼羞成怒起来,高远和步兵立刻便险象环生起来.

    “这次好像真得麻烦了!”高远心暗暗叫苦.

    远处突然传来阵阵呐喊之声,高远顿感周围压力一松,听到东胡人的惊叫之声,他抬眼看向呐喊之声传来的方向,几十骑人马正滚滚而来,为首一人,却是自己的老熟人贺兰雄.

    高远顿时放声狂笑起来,大难不死,大难不死啊,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碰上贺兰雄一行人.

    那十几个东胡人倒也见机,一看对方的阵势,却也是丝毫没有恋战,抛下高远二人与地上的同伴尸体,打马便逃.

    步兵此时已经累得浑身上下没有了丝毫力气,趴在马背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贺兰雄勒停了马匹,看着高远,”高兄,别来无恙啊!”

    “有恙,有恙得很!”高远哈哈大笑,翻身下马,咧着嘴道:”你再晚来片刻,便只能给我收尸了,对了贺兰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贺兰雄下马急步而来,两人张开双臂,狠狠地来了一个熊抱,”估摸着你已经到了居里关,这不是赶着来给你送牛了么,倒是凑巧撞上了这件事,你怎么惹着东胡人啦?”

    “不过是偷偷地去看了一眼他的老营,奶奶的,就不依不饶,楞是追了我好几十里地.对了,贺兰兄弟,我还得找你的麻烦!”高远突然想起了一事.

    “喂,笑面虎,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今天要不是我们,你就要蹬腿儿了,居然还想找我们的麻烦?”贺兰燕在一边嘟起了嘴巴.

    “哦,高兄,你想找我什么麻烦?”贺兰雄自不会将这些话当真,一边挥手让手下人给步兵包扎伤口,一边问道.

    “你不是说给我的是最好的马吗,怎么我跑不过这些东胡人?我还提前跑了些距离,还是给他们追上了!”高远不满地道:”你以劣充好,会害死人的知道吗?你要是提前告诉我这马不咋的,我就提前跑了,怎么也不致于这么狠狈!”

    “不会啊!”贺兰雄惊讶地道,走到高远的两匹马前,拍拍马的脖,”高兄,这的确是我们族最好的马.”

    “哥,他们自己骑术不佳,却怪我们的马儿,你便是给他找来一匹神驹,以他的这点骑术,照样还是会给东胡人追上!”贺兰燕在一边冷笑道,”笑面虎,你不信?来来,你骑我这匹,我来骑这匹你嘴里的劣马,看看我追不追得上你?”

    高远看了一眼贺兰燕,再看了一看摊着双手一脸苦笑的贺兰雄,不由干咳了两声,心大致已相信了对方的说辞,看来这骑术还真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就的,自己还以为自己骑术不错,哪知在这些马背上长大的人看来,完全不值一提.

    “行了,我信了!”高远当机立断断了这个话题,与贺兰燕比,赢了没有奖励,输了却在大掉面的事情,这样的亏本事情,他是决不会干的.

    “贺兰兄弟,这里离居里关不远了,咱们去哪儿细谈,我也正有事要找你呢!”高远笑道.

    “我看啊,你还是先将背上的伤包一下吧,不然这血滋滋儿的冒着,不等到居里关,你就先因为流血过多而亡了!”贺兰燕嘻嘻地笑着.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