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十七章:探路(书号:13651

第七十七章:探路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自从高远入主第一队之后,曹天成的主要功作便变成了统筹整个队伍的后勤,数个月的磨练,他倒是已经熟门熟路,小半夜的功夫,在孙晓震天的鼾声之,他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安排.每个都每个伙每个时间段具体要作什么,一张大大的表格上,标注得清清楚楚.这几个月来几乎每天都提着笔,在组织能力得到极大提高的情况之下,一笔字倒也是大有长进,不再像以前那般如同狗爬一般了.

    抖了抖墨迹未干的表格,曹天成满意地笑了起来.

    第二天凌晨,居里关在一声声嘹亮的牛角号蓦然惊醒,天还没有亮,但所有的士兵已经习惯了这个时间起床,伴随着密集的鼓点之声,一名名士兵全副武装地出现在高远的面前,例行的早课没有因为他们刚到居里关就有所改变.

    高远领头,三百人除去值勤的士兵之外,剩下的都开始随着高远绕着居里关跑圈,曹天成照例带着一些人去准备士兵们的早餐,伴随着伙房里袅袅炊烟和四溢的香气,士兵们渐渐地汗透重衣,比起扶风城里的军营,绕着居里关路一圈的路程可就远多了.一圈下来差不多便是四百米左右,三十圈下来,便超过了万米,而且还得提着枪,背着刀.

    高远跑在最前头,跑到一半的时候,队伍之便已经开始出现了掉队的现象,能够跟上高远的基本上都是以前的老底,新近加入的士兵,只有数十人能勉强跟上.

    颜海波与孙晓,步兵三人跑在这些人的身侧,不停地大声喝斥着,甚至用手里的枪杆抽打着这些人的屁股,强逼着他们一步步向前挪动,遇到完全跑不动的,他们便伸出手去,拖着他们向前奔跑.

    当高远站在高低不平的那片地面上时,站在他面前的士兵每个人几乎都变成了水猫,脸上汗水涔涔而下,而此时,绕着居里关仍然在艰难奔跑的还有差不多一半人.

    没有理会这些仍此奔跑的士兵,高远站在最前方,开始带领着士兵们练习一套简单的擒拿格斗手,这套擒拿格斗手的确很简单,但简单的,有时候却是最实用的,这套擒拿法对准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人身上的各处半节,筋络.这些地方也是人身上最为柔弱的所在.

    将这套擒拿格斗练习了数遍,那些新兵蛋终于气喘吁吁地完成了跑圈的任力,看着他们煞白的脸孔,高远终于发了一次善心,”这些人,就不必参加剩下的训练了,让他们先回口气吧,今天还有别的重活要做,别搞到最后天成来找我的麻烦.”

    “还是太差了一些!”孙晓摇头道:”总得有个把月的练习,才能将他们练过来.”有了自己度过那一段炼狱般的经历,孙晓现在已经很有经验了.

    擒拿格斗练完,便又开始了器械习,先是长枪,简单地几个动作,上步,刺杀,架枪,横扫,上步,再刺杀,翻来覆去的都是这几个动作.

    练习了近百遍之后,又换上大刀,长长的刀柄使得士兵们可以轻松地双手握刀,动作依然简单之极,上步劈杀,侧跨反撩,退步斜斩,因为是双手握刀,因此每一刀下来,都是显得力道十足.每一次劈杀,都伴随着士兵们霹雳般的一声大吼.

    瘫倒在一侧的新兵蛋们羡慕地看着这些老兵们威武的模样.

    高远相信,用不了自己多作动员,这些老兵便是最好的榜样,在这样一个集体之,即便你想偷懒,也根本没有机会.

    “准备开饭啦!”伙房之,传来曹天成的吆喝声,随着曹天成的声音,解散的铜锣也是咣当一声响起,士兵们一声欢呼,一天的早训到此便算是完全结束了.

    吃完早饭,是例行的一个时辰的整理内务时间,士兵们趁此时间将自己汗透的衣物洗涤干净,重新换上干爽的衣物,等到束扎停当,差不多便又到了集结的时间.

    曹天成站在队伍之前,大声地宣布着每一都每一伙今天具体的事务,听到这些任务的老兵们脸上都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与在扶风城军营一般无二,高兵曹每到一天,最先干的就是将士兵们的窝给弄好罗.

    今天主要的任务就是伐木,平整场地.修整营房,以及安装那些训练器材,这些对于这些老兵来说,都是熟门熟路的活计了.

    “孙晓,给我将居里关前那片密林统统砍光,我不要有什么东西挡住我们的视线.”高远站在关头,指着远处的那片林,”树树枝可以弄回来烧火,树竿可以用来修建房屋,关墙,以及重新制造一些训练器材.”

    “明白了,兵曹!”

    “对了!”高远叫住了转身欲行的孙晓,”那些树便贴着地砍,地上要留上两尺高矮,知道吗?”

    “兵曹,这是个什么意思,那两尺可是最为粗壮的.”孙晓讶然道.

    “你不要忘了,我们面前的敌人大都是骑兵,留下两尺来,既不会挡着我们的视线,又可以阻碍降低对手的马速,这些天然的拒马桩,我们为什么要弃之不用呢?”高远笑道.

    孙晓恍然大悟,”我懂了,军曹真是想得深远.”

    “去吧,别顾着拍马屁了.”高远笑着挥挥手,”步兵,步兵,你过来.”

    步兵一路小跑着过来,”军曹有什么吩咐?”

    “你去准备马匹,咱们两人出去探查一番这周围的地势,咱们居里关竟然连周围的地形地貌的地图也没有一张,完全两眼一抹黑,这怎么行?”

    “是,军曹!”

    在居里关的数百士兵开始忙碌的时候,高远与步兵两个却骑着马,一路驶离了居里关,向着关外奔去.

    在居里关一片繁忙之,时间在飞快的流逝,一排排整齐的营舍重新耸立,军营之前,平整好的校场被用一块块的碎石压紧,夯实,士兵们已经开始修整关墙了,墙面之上被清理干净,那些凹陷之处被小心地补齐,城上的墙垛被全部推平,士兵们用两块木板夹住城墙,运来泥土夯实,将城墙加高.

    而在关墙之前,也不似以前那般毫无布置了,一些或高或矮,差次不齐的胸墙横七竖八地分成在城墙之前,这些墙后,有的是深达一两米的壕沟,有的却什么也没有,不走近看,你完全无法知道后面到底是什么.

    而在高远一个人的卧室之,一面墙壁之上,一副居里关外的巨大地图正在一点点被勾勒出来,草地,河流,丘岭,山峰,在高远的笔下,缓缓成形,现在站在这面墙的对面,对于居里关外的地形地貌,基本上可以做到一览无余.

    这些天步兵跟着高远,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如何作图,如何看懂这些地图,这对于他而言,完全是一门崭新的学问,能从兵曹手里学到这些东西,让步兵感到异常欢喜,但在欢喜之余,也让步兵有些担心,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高远的步伐已经愈来愈远离居里关,已经有好几次,他们与东胡人的哨骑险些撞上了.

    “兵曹,真得不能往前走了,这里离居里关已经快三十里了,这片区域完全在东胡人的控制之下,要是让他们发现,我们可就要糟糕了!”步兵牵着高远的马缰,这一次他的神情极为坚定,”兵曹,就算你抽我,我也决不放手.”

    “行了行了,我不会抽你,你瞧,前面有一道梁,咱们就上梁去看一看,看看对面有什么.”高远道:”这没有什么吧?”

    “真得就只上梁?”步兵现在知道自己的这位兵曹当真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人物了.

    “真得只上梁!”高远竖起手掌,向他保证.

    两骑一上山梁,步兵就后悔了,而且是后悔得肠都青了,因为梁的对面,离他们最多只有数里之地,一个庞大的营地赫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栅栏,哨楼,大片的帐蓬,游戈的哨骑,成群的牛羊.

    “快走!”步兵一声怪叫,”这里是那个东胡部落的老营!”

    “原来躲在这里!”高远却是不慌不忙,瞪大了眼睛打量着这个东胡部落,年前,扶风境内的一幕幕惨景在眼前浮现.

    “快走,兵曹,他们的哨骑发现我们了!”步兵大叫起来,策马跑过来,一把拉住高远的缰强,将战马牵转了头,一鞭便击在马股之上.

    两人飞快地向着梁下奔去,而在他们的身后,十数骑东胡哨骑已经追了过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