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十五章:兵出居里关(书号:13651

第七十五章:兵出居里关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快乐幸福的日总是过起来飞快,在你不经意之间已经溜得无影无踪,转眼之间,便已经是高远出发前往居里关换防的日了,三百余士兵身着簇新的军装,打着绑腿,背上背着背包与高远刚刚给他们配发的大刀,手里提着长矛,步兵等十个弓箭手则是没有长矛,只有弓箭与大刀.

    前来送行的不仅有县令吴凯和县尉路鸿,连最近不怎么露面的督邮霍铸也出现了,而更多的则是闻讯而来的扶风百姓或许是年前高远大发神威,拖回来了十几个东胡人的尸体,使得扶风人对这支部队的映象有了极大的改观,那十几具尸体在城墙上一直挂到快过年才取下来,草草地挖了一个坑埋了下去,在风飘飘荡荡了一二十天的尸体级了扶风人极强的视觉刺激,这好像是这些年来,扶风人唯一一次在与东胡人的作战之有所缴获.

    .由县令吴凯主持了一个简单的仪式之后,三百人排成二路纵队,在都头们响亮的口号声,踏着整齐的步伐,离开了军营.

    高远牵着他的战马,向着扶风的几位主官抱拳深施一礼,转身昂然便行,目光扫过人群,却没有看到菁儿等人,不由有些失望.不过想想便也释然,此时别离,必然伤情,相见争如不见,见了徒增伤感.

    一行人在扶风人的夹道欢送之,行向南城门,一出城门,高远跨上了战马,恰在此时,孙晓却勒住了他的马缰,低声道:”兵曹,你看城头之上.”

    高远转头向高城楼之上,在那里,裹着大氂的菁儿正立于城楼之上,在他身边,枫,张一,和翠儿三人正向他拼命地挥着手.

    高远微笑着挥手示意,眼睛里却只有菁儿那娇俏的身影.

    张一与翠儿马上也要走了,张一要去郡城的闲云楼当二掌柜,翠儿与他夫妻一体,自然也得跟着去,自家与菁儿的两家之间的围墙,高远已经嘱咐张一在走之间将其拆掉,两家合一家,以后便都交给氏来掌管了,张一夫妇走后,屋里头便没有了使唤的人手,高远又特地跑到路鸿那里,打他要了几个丫头小,放在家里使唤,也免得什么事都得氏一家亲历亲为,对于这样的安排,氏还是颇为满意的.

    马蹄得得,菁儿的身影渐渐在视野之模糊,高远却仍是频频回头.

    “兵曹,扶风城离居里关也不远,想念菁儿姑娘了,快马也就一天的功夫,兵曹随时都可以回来的.”曹天成在队伍之年纪最大的,便也得到了优待,可以骑马,而孙晓和颜海波等人,便只能与普通士兵一般步行了.

    “谁说我是想念她了,我只是舍不得离开扶风城而已!”高远昂起了头,却是嘴硬,惹得四周的人都笑了起来,刚刚在城门之时,两个人那你侬我侬依依难舍的样却是都落在了众人的眼.

    队伍一路疾行,对于高远手下的那群老兵而言,这点距离根本算不得什么,他们每隔一天便得进行一次全副武将的越野练习,使得他们将这种行军完全当成了家常便饭,轻松便当,今天的天气极好,虽然有风,但却是艳阳高照,比起他们在风雪之的训练,这简直就是在踏春了,但对于刚刚加入军队的另两百余人而言,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初时的兴致勃勃在经过了几个时辰的行走之后,便已经变得痛苦不堪,高远不得不放慢了速度,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些人加入军队还没有几天,不能指望他们与那些老兵相比.

    队伍终于还是赶在太阳落山之前抵达了居里关.

    “兵曹,这就是居里关了二年前,我们就在这里驻防!”曹天成指着几百米外耸立着的一片建筑物,道.

    看着居里关,高远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与其说他是关,倒不如说他是一段残破的城墙还差不多,长最多有百来米,横亘在眼前.城楼之上,飘扬着一面破破烂烂的大燕旗帜,就像这关一般,死样活气,看不到一丝儿的活力.

    城墙之上传来欢呼之志的,紧接着,高远看到,那扇破乱的关门轰然打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领着一群士兵蜂涌而出.

    “打头的那个就是那霸!”孙晓在一边低声道,”看来他们是盼了一整天了,您瞧,他们连行礼都收拾好了!”

    果然,那些随着那霸走出来的士兵,人人的手上都或挽或背了一个包袱皮儿.他们的情况却比当初自己见到孙晓那一帮人时强多了,至少身上的衣服还是齐整的.

    高远与曹天成两人翻身下马,孙晓却已是转身,举起手,大声喝道:”全体集结!”

    三百名成两路纵队的士兵在听到孙晓的口令的霎那,已是以伙为单位,小跑起来,一路路纵队瞬息之间便完成了集结,变为了一个十五成二十的方阵,人人挺矛而立,昂首挺胸,目不斜视.

    “立正!”孙晓扯着嗓大吼.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

    一系列的命令马上得到了一丝不苟的执行,三百名士兵齐唰唰地靠脚的声音与大声呼喊一,二的口令之声显然惊着了正蜂涌奔过来的那霸一群人,他们一下顿住了脚步.瞪大了眼睛,看着在他们面前这一支显然与他们截然不同的军队.

    高远微微一笑,在曹天成的陪伴下,大步迎了上去.

    “那军曹,这便是我们第一队新任的军曹高远.”曹天成小跑了几步,走到五大三粗的那霸面前,替他介绍着.

    “那军曹,幸会!”高远伸出手去,”那军曹镇守居里关一年,辛苦了,高远奉命,特来接防.”

    那霸的目光此时却仍然看着高远身后那矗立如山的三百士兵,半晌,才收回目光,伸出手去与高远一握,”郑晓阳说新任的高兵曹不是一般人,我还当他是说笑,今日一见,才知他所言不虚.”

    “郑兵曹太夸奖了!”高远笑道.

    “他不是夸奖你,他是提醒我小心,说有了你高远,这扶风可能就没有我与他郑晓阳的立足之地了.”那霸哈哈一笑.”扶风只养得起三百正兵,但现在看高兵曹手下,便已超过了三百人,看来郑晓阳所言不虚,我那霸回去之后,便得另谋出路了.”

    高远微笑道:”那军曹多虑了,路县尉将重振扶风兵威,年前一战,不仅路县尉大怒,便连辽西城的张太守也是很不高兴,具体情况,等那军曹回到了扶风,自然就明了了,扶风不单不会裁撤任何兵员,恐怕还得扩军,至于如何养军,这就不是我们来操心的事情了,我们带兵之人,只管将自己麾下的兄弟练成一支百战不馁的精锐便足够了.”

    听着高远的话,那霸脸上神色数次变幻,高远这话里的意思太丰富了,先是开头讥刺了自己一番,去年那一战,自己的确是没有胆出城去接战,面对着东胡铁骑,自己出了关,便等于是送死,其实如果东胡人悍然攻打居里关的话,自己也根本守不住.这让那霸很是恼火,但高远话风一转,却又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听他的意思,回去之后,自己不但不会受到处分,实力还会得到增强,这倒是一个喜事.

    看了看高远身后的兵,又看了看自己身后,乱糟糟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的杂兵鱼儿,那霸便觉得有些脸红了.

    两相对比太过于强烈,那霸却早已无心在这里与高远多说了,拱拱手,道:”这居里关就这模样,比不得扶风城里,高兵曹既然来了,那某这便要告辞了,高兵曹,这段时间以来,东胡人虽然没有大规模地前来骚扰,但隔两天便能看到他们的哨骑来来去去,高兵曹自己当心了.”

    “放心吧那兵曹,我既然到了这居里关,东胡人不来则罢,来了,我就让他们回不去!”高远冷冷一笑,”我们可不是任人欺凌的家伙,我倒想看看,这些东胡人当真是不是生了三头臂,敢如此无视我等.”

    那霸咽了一口唾沫,想说些什么,终是又咽了回去,这高远年轻气盛,年前又杀了十好几个东胡人,只怕眼下正在兴头之上,自己何必枉作恶人,他要与东胡人对着干,那便由得他去好了,等他吃了几次亏,自然就知道厉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