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七十一章:扩军(书号:13651

第七十一章:扩军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怀拥佳人,踏雪寻梅,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身体的战栗,那一刻的感觉,无论是高远的前生还是今世,都不曾体会过.在那一时刻,他是真得体会到了什么叫只羡鸳鸯不羡仙,如果这一世,能天天如此,时时如是,夫复何求!

    唯一美不足的是,他们忘情于那一个静谧的二人世界,浑然忘了时间的流逝,等到回到城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时节,带来的后果便是枫被氏痛打一顿屁股,以致于枫哭号着寻到高远的时候,高远只能是一番好哄,又许下了一大堆的承诺,这才算是让这个委屈的小破涕为笑,好在的是,两个当事者居然没有受到氏的什么责罚,算是不幸之的万幸.

    带着满足的回味与喜悦,高远在第三天兴冲冲地回到了军营,刚刚看到军营的那一霎那,高远便惊呆了,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没有走错,的确是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军营,只不过,围着军营外面那一圈的草棚是什么时出现的?那些衣衫破烂,面黄肌瘦,浑身找不出几两肉的一大群起码有一两百人的或坐或躺的汉是从哪里跳出来的?

    “高兵曹回来啦!”守在辕门口的两个持矛哨兵在高远瞪大眼睛莫名其妙的时候,已是看见了他,两人不约而同地张开大嘴,同时喊了出来.

    随着这一声喊,不仅仅是从各个宿舍里涌出来的士兵,军营外面,那些衣衫褴褛的汉也忽啦一下站了起来,随着士兵们一齐涌向高远.

    其阵势之大,将高远吓了一跳,险些便拨马转身逃走.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高远还是明白的,手刚刚一紧,突地反映过来,不对呀,这是自己的军营,前面那些人有自己的士兵,自己为什么要逃?跑在最前面的是曹天成与孙晓,曹天成连蹦带跳的,看来这几十天的时间,曹天成不仅是身上的伤好了,心里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当然,也许是将这条伤疤藏得更深了.

    看士兵与那些汉的模样,倒似乎是相处得很容洽的模样.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翻身下马,牵着马迎向众人.

    “兵曹!”曹天成与孙晓两人跑到高远面前,激动的满脸通红,同时左手握拳,在右胸上用力一碰.”想死我们了.”

    高远哈哈一笑,”我也想你们啊!怎么样,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没有偷懒吧?”

    “怎么敢便懒?”孙晓笑道:”被军曹操练了几个月,现在要是每天不练他几回,浑身都痒痒.”

    “军曹长途跋涉,一路辛苦,却还不忘了给我们带新年礼物,多谢军曹了!”曹天成感激地道.

    “既然是兄弟,那不管走到那里,自然都得想着大家嘛,一点小意思,无非是一个心意而已,对了天成,这是怎么一回事!”高远的目光看向士兵外围的那些一脸企盼之色的汉.

    随着高远的目光看过来,超过两百个汉呼拉一声全都跪了下来,叩头如捣蒜,高远猝不及防,看到这个阵势,一下便跳了起来,猛不丁地被几百个汉跪着围在间,这滋味好像并不怎么好受.

    “高兵曹,收下我们!”

    “高兵曹,我们要跟着你当兵!”

    “高兵曹,我们要杀东胡人!”

    “高兵曹,我们要报仇!”

    “高兵曹,带着我们去报仇啊!”

    外头雷鸣般的吼叫声将高远轰炸得七荤八素,看着这些神情或亢奋激动,或悲伤欲绝的汉,他不由得傻了眼,站在那里作声不得.

    “高兵曹,先回军营,我们慢慢说!”眼见情势不对,曹天成赶紧跟孙晓使了一个眼色,孙晓当即与步兵两人分开人群,颜海波过来牵过战马,引着高远一路走进辕门.曹天成却留了下来,在那里安抚那群汉.

    走进辕门,一眼便看到屋檐下似笑非笑的郑晓阳抱着膀站在那里,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郑兄!”高远抱拳客气地叫了一声.

    “高兄一路辛苦,这一次随着路县尉去了辽西城,想必大开了眼界!”郑晓阳还了一个礼,却还是有些阴阳怪气地道.

    “不敢,的确是大开了眼界,辽西城不愧是郡城,不是我们扶风能比的,到了那里,才知道我们这里真是穷乡僻壤啊,阳西城便是如此,不知蓟城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上一看.”

    “哈!”郑晓阳笑了一声,”只怕难得很!”一甩袖,转身便回去了宿舍,他身后的士兵马上也随着他进了房门,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高兵曹莫生气,他就是没有去过辽西城,眼热兵曹去了呢!”孙晓在一边笑道.

    高远却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若有所思地道:”他们看起来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兵曹不在的这些日,我们每日仍然按着兵曹布置下来的任务进行训练,初始这些家伙还在一边看热闹,每日不睡到日上三竿绝不起来,后来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那郑兵曹便也学着我们的样儿,组织他那几十个兵开始训练,还别说,练了这二十来天,这几十个兵倒是显得精神了一些.”

    高远微笑着点点头,”不错,看来这郑兵曹倒也不是完全一个吃干饭的.能练就好,肯练就好,有这份心,这郑兵曹他日也会有一番成就的.”

    推开房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屋里窗明几近,大炕烧得火热.

    看到高远有些疑惑,孙晓连忙解释道:”兵曹不在的这些日,我们每天都会来打扫兵曹的房,颜海波和步兵回军营后,我们不知道兵曹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便天天将大炕烧好,免得兵曹一进门,冷火秋烟的.”

    “有心了!”高远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当真有回家的感觉,坐吧,说说,这外面是怎么一回事?”

    指了指外面,高远问道.

    “高兵曹,这些都是一个月前,东胡人入侵时,外头那些村里幸存下来的人啊,他们年轻,跑得快,侥幸逃脱了,但他们的家人可就……”孙晓摇摇头,”听他们说,回去后,有的找到了亲人的尸体,有的却是什么也没有找到,都成了孤家寡人啦.”

    “那他们聚到我们这里算是怎么一回事?”高远不满地问道.

    孙晓一下兴奋起来,”高兵曹,您还不知道吧,您不在的这些日里,您当初只带了颜海波和步兵两人出城,便杀了十好几个东胡人的事迹如今在扶风县可是老幼皆知了,说书人还编了段,在茶馆里讲呢!每天去听的人可是人山人海,这些汉本来是来县里求县令大人给他们作主的,听了这些故事,便涌到了我们这里,想要当兵,想要跟着兵曹大人学本事,好去杀东胡人报仇呢!”

    “我们这可是军队!”高远哭笑不得,”他们想来就来?而且,这样一群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家伙,真懂什么叫军队,什么叫军纪?”

    “兵曹,您刚来的时候,我们不也是什么也不懂吗?但您瞧瞧我们现在,令行禁止,对不对,就是您说的这词,这些人心充满仇恨,更好,仇恨能让人充满力量,练上几个月,绝对是一把好手.”孙晓兴奋地道.

    高远站了起来,在屋里走了几圈,”你说得也有道理,这些人现在无牵无挂,倒是可以收下来,我们过了年就要去居里关驻扎,现在居里关外有了这样一支不顾规矩的东胡人部落,只怕到时候冲突不会少,我们这百多人的确有点势单力孤.”

    “对啊对啊,当初这些人来的时候,天成就说,高兵曹一定会收下他们的,这些日,天成每天都熬一锅粥给他们度命,如果兵曹答应收下他们,那今天我们就可以按照正式士兵的伙食给他们吃饭了?只是兵曹,我们队只有一百个兵额,他们要是来了,这兵额怎么办?”孙晓兴奋之余,却又有些为难起来.

    “先收下吧,告诉他们,现在我可没有军饷发给他们,只能管饭,到了明年我有钱之后,才能补发军饷.至于兵额的问题,你就不要管了,我去找县尉说.”

    “得嘞,我怎么忘了,县尉大人是您的叔叔呀!”孙晓喜道.

    “你出去告诉他们说,想加入军队,就得严守军纪,你先告诉他们什么是军纪,将军纪一条条背给他们听,受不了的,便请他们离开,这两天,便让他们先给我将军纪背得滚瓜烂熟,两天之后,我会检查,不能背熟的,我就不会收!”高远厉声道.

    “明白!”孙晓一挺身,大声道.

    看着孙晓出去,高远不由微笑起来,当真是正打瞌睡,便有人送枕头过来.

    外头突然传来巨大的欢呼声,显然是孙晓已经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外面这些失却家园的流民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