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十七章:阴毒(书号:13651

第六十七章:阴毒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轰隆一声,书案倒在地上,上面摆放的笔墨纸砚滚满地,令狐耽须发皆张,”高远,我要让你不得好死!”他咆哮着,困兽一般地在屋里转着圈,在屋角,一个富态的年人垂着双手,一言不发,却是扶风县的督邮霍铸.

    在令狐耽面前,霍铸就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狗,垂着头,任凭令狐耽发泄着,此时,他只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终于,令狐耽累了,喘着粗气坐了下来.霍铸马上端来一杯湿热的茶水,”大人,消消火,消消火,一个小小的兵曹,那里值得您生这么大的气?”

    令狐耽偏转头,看着眼前的这张胖脸,冷冷地道:”你真是这么认为的?”

    “大人!”霍铸打了一个寒战.低头道:”他的确是不好对付.”

    令狐耽喝了一口茶,随手将茶盅放在桌上,”此人在扶风,是路鸿与吴凯的连接点,正是因为有他的存在,这才将路鸿与吴凯两人绑在了一起,结成了盟友,你在扶风自然就孤掌难鸣,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扶风偏居一隅,影响不了大局,但现在,他居然将手伸到了辽西郡城,嘿,闲云楼,闲云楼一出手,便让我的醉仙楼门可罗雀,开一天,亏一天,这时节在往年,本来是日入斗金的日,现在,居然要关门了.”

    “此人的确该杀,我这一次来,也是想找大人讨个主意.”霍铸连连点头.

    “这还不是重点.醉仙楼垮了就垮了,我也损失不了多少,但问题是,他现在只怕将张守约也绑到了他们这一条船上.”

    “这怎么可能,他一个小小的兵曹?”

    “你知道什么,只要利益足够,张守约这个贱民出身的家伙会在乎什么?酒,你从扶风来,难道不知道吴凯的酒么?”

    “我知道一点,听说这酒方就是这个高远鼓捣出来的.”霍铸道.

    “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一定与张守约商议好了,你瞧着吧,很快,扶风的酒就将会成为辽西郡唯的酒,张守约会严禁其它人酿酒,而只允许消售扶风的酒,借此来获得足够大的利益.”令狐耽叹息道.

    “这怎么可能?辽西郡十几个县,每个县都有各自的酿酒商,都有各自的利益划分,吴凯伸手过界,不怕手被人斩断?”

    “以前怕,现在有了张守约支持,他还怕什么?谁敢反对,刀便会架到头上,这辽西郡,本来就是张守约的天下,再说了,扶风的酒的确是好,不只是好了一点,而是好了太多,只要允许扶风的酒进入各县,就算是正常竟争,其它酒商也必然会败下阵来,他们将借此获得巨大的利益.”令狐耽站了起来,在屋里来回踱着圈.

    “大人,我们令狐家也不经营酒生意,这对我们影响不大吧?”

    “你知道个屁!”令狐耽怒道:”我们令狐家为什么能在辽西与张守约一拍即合,合作愉快,那是因为张守约缺钱,而我们与东胡人的生意,他能从获取一些收益,为了能从辽西出货,每年我们要支付给张守约十万贯的买路钱,你以为我们做得什么生意张守约不知道吗?盐,铁,这些东西是什么,是战略物资,是可以助长东胡人战力的战略物资,东胡人得到这些东西,谁受的危害最大,除了辽东,就是辽西,就是他张守约本人,张守约为什么容忍我们这么做,就是因为他缺钱,他需要钱来养他的军队,他需要钱去蓟城打点那些权贵,以便朝廷能将辽西封给他作为封地,如果张守约从扶风的酒生意获利巨大,他很有可能就不再需要我们这十万贯了,这意味着什么,你明白么?”

    霍铸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大人,他一定不会再允许我们从辽西郡出货!”

    “你总算聪明了一回,他明知我们这杯酒里有慢性毒药,却不得不喝,因为他没得选择,而现在,他有了选择,一旦明年他有了足够的稳定的收益,就是我们的末日,霍铸,如果辽西这条线断了,国相大人会要了我们的命的.”令狐耽冷冷地道.

    “绝对不能,绝对不能!”霍铸惊慌地道:”大人,有什么法能阻止他们的合作?”

    “正如你所说,第一步,便是要杀了高远.”令狐耽阴森森地道.

    “大人,这小正在郡城,我马上去安排刺客,杀了他!”霍铸狠狠地道.

    “你个猪脑!”令狐耽恼火地道:”这高远武功极为高强,昨天晚上我亲眼见到他在转眼之间,便边伤两名东胡勇士,连东胡著名的武士颜乞也被他废了,找刺客,能奈何他得?再者,他现在与张君宝张叔宝打得火热,连张守约都对他另眼相看,在郡城杀他,你当张守约不知是谁做得吗,这是要当众打他的脸么?这个张守约如果横起来,可是亲不认的,惹恼了他,我们都没有好果吃,便是国相大人,都得退避三舍.”

    “那怎么办?”霍铸失魂落魄地道.

    “你就不会动动你这个猪脑么,我看你在扶风几年,除了长了幅猪身,猪脑袋,什么都没有长!”令狐耽怒道.

    “小人只消听大人吩咐就是了,长不长脑无所谓!”霍铸倒也拉得下来脸,陪笑着道.

    看着霍铸,令狐耽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样的人倒的确好使.

    “扶风三队县兵,轮流去居里关驻守,对不对?”

    “是!”

    “过了年,便轮到高远这一队去了,是不是?”

    “是!”

    “那不就得了!”令狐耽阴冷地笑了起来,”要是东胡人再次打过来,屠了居里关,杀了高远,这可不关我们什么事!高远逞能,重伤了两个东胡勇士,连东胡王最钟爱的武士颜乞也让他废了,东胡人挟愤报复,那也是题应有之意.”

    “只怕东胡王不会为了这么一点事便大举进攻.”霍铸摇头道.

    “破一个居里关,还需要劳动东胡王的大驾?”令狐耽冷笑起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扶风的兵是些什么料?两三百个乡兵,济得什么事?前不久,几百个骑兵不就让辽西边境草木皆兵,鸡飞狗跳么?你回去之后,积极去耿络这个部落,许以重金,告诉他们,只要取了高远的脑袋,洗劫了扶风县城,灭了吴氏满门,令狐家不仅重金相谢,而会在东胡王面前说项,让他们重获以前的荣光.”

    “大人知道这个部落?”

    “以前不知道,不过这一次图鲁过来,我才知道,这个部落叫拉卡部,原本是一个拥有两千余骑的大部,不过与他们的世仇一仗打下来,大败亏输,不仅被撵出了世居之地,两千骑兵也仅剩下了数百骑人马,如今已经沦落为一个小部落了,他们急于翻身,不会不抓住这根救命稻草的.”令狐耽笑道:”否则,他们迟早会被其它东胡部落给吞掉.”

    “可是他们攻打城池并不在行!”

    “霍铸,你不在扶风城么,有你在,他们还需要硬攻城墙?”令狐耽幽幽的眼光上下打量着霍铸.

    “大人是要我作东胡人的内应,替他们打开城门,这,这…..”霍铸大惊.

    “怎么,你是不愿意为国相大人作事了么?”令狐耽的声音一下阴冷下来.

    “不不不!”霍铸连连摆手,看着令狐耽,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小人愿意为了国相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这就对了嘛,这事过后,我会将你调到郡里来帮我,不用呆在扶风了!”令狐耽道.

    “多谢大人.”

    “这事儿也不能急在一时,到明年二三月份,都是大雪天,不可能出兵,化雪之后,东胡人又得忙着给牲口配种,一个冬季过后,战马也得养骠,要想出兵,总也得等到五月份,我们也正好趁此时光查看一下张守约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和什么做法?”令狐耽若有所思地道.

    “明白了!”

    “不过你那里得提前着手,作好所有安排,一旦动手,便得霹雳雷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了结这一切.”

    “小人明白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