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十六章:杀威(书号:13651

第六十六章:杀威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颜乞紧了紧腰带,大步向着高远走过来.

    高远回过头,看向张君宝,”大公,要活得,还是死的?”

    “有把握?这个颜乞是东胡有名的武士.”张君宝低声问道.

    “没有把握也要上啊,这个时候,总不能当缩头乌龟!”高远耸了耸肩,晒笑道.

    看到高远如此轻松,张君宝突然没来由的对高远充满了信心,看他刚刚收拾第一个东胡护卫的时候,极其轻松写意,行有余力.

    “最好别杀了他,此人是东胡王帐前爱将,如果死了,难免会有些麻烦!”张君宝道.

    “哪有这么多讲究!”一边的张叔宝却不满地道:”高手较量,一边竭尽全力,一边却是束手缚脚,这架可不好打,既然是公平较技,谁死了都没话说!”

    “一边儿去,这没你说话的份!”张君宝瞪了一眼张叔宝,张叔宝看起来却是有些怕这位年长了十余岁的哥哥,吐了吐舌头,赶紧向旁跨了一步,却冲着高远做了一个手势,嘴巴不停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高远却是看清了,是做了他三个字.

    “我明白了!”高远冲张君宝点点头.

    “小心些,高远,如果不敌,就认输.”路鸿担忧地道.

    “放心吧,叔,没事的!”高远转过身来,颜乞却已是站在了身前三步之地.

    “在留遗言么?”颜乞冷笑道.

    “不,我们在讨论是杀了你呢,还是废了你!”高远两手一摊,”你命真好,咱们大公不许我杀你.所以恭喜,你今天输了也不会死,所以,用全力吧!”

    “狂妄!”颜乞气得两眼发黑:”颜某人沙场之上来去无数回,死在某手上的人不计其数,一个黄口小儿,居然敢在我面前夸海口,当真不知死字怎么写?”

    “我自然知道死字怎么写!”高远煞有介事,伸出手指在空定了一个死字,”不知你这化外蛮夷,会不会写这个死字?”

    高远身后,传来阵阵狂笑之声,却是张叔宝与黄得胜等一干武将看着高远调戏颜乞,个个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

    “颜乞,冷静!”狂怒的颜乞身后传来图鲁的声音,颜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唰地一声,抽出腰间的弯刀,左右虚劈两刀,”狂妄的小,拔刀,受死吧!”

    “高远,要不要我错你一把刀?”张叔宝在身后大声道,”我的刀好!”

    “多谢二公,不过高远自己有趁手的兵刃!”高远高声叫道,伸手撩起衣襟,将衣服下摆掖在腰间,他的大腿边上,绑着一个牛皮刀套,手握着护柄,缓缓地拔出三棱军刺,三面开锋的军刺在灯光的照耀之下,闪着幽幽的蓝光.

    颜乞不认得这是什么兵器,但看着对手握住武器,拔出武器,随着那柄奇怪武器微微向上翘起,以及对手清澈的眼神,心里不禁微微一缩,这是一个劲敌,颜乞与很多人对过阵,这些人要么畏惧,要么狂热,要么仇恨,但他却从来没有碰到过眼前这个如此冷静的眼神,似乎自己在他面前并不存在,犹如空气.

    “请!”高远伸出了左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国.

    颜乞双脚在地上一蹬,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弹向高远,手的弯刀在空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自右向左,斩向高远.灯光照在刀锋之上,明亮之极,庭院之如同亮起了一道闪电.

    颜乞一刀出手,先前还叫嚣不休的张叔宝立即闭上了嘴巴,身后黄得胜等一众武将都是大吃一惊,这个颜乞口气极大,但从这出手一刀来看,当真是名不虚传,一众人等,心不由为高远担忧起来.

    哧的一声脆响,庭院之传来犹如利箭破空之声,一道暗诲的光在空一闪而过,叮的一声,三棱军刺迎上了弯刀,发出清脆的声响.

    颜乞果然是一个难得的对手,交手数招,高远便得出了结论,不过与以前在生死格斗台上的对手相比,他还差了一点必死的气概,上了生死格斗台上的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还能活着走下台去,存着必死之心,方有必胜之理.

    庭院之电光纵横,一道闪电的弧光围着高远缠绕,似乎随时会收拢进去,将高远切成无数段,而那道诲涩的光芒在闪亮的电光之间,时隐时现,叮叮的清脆声响,时间密如雨打银盘,时而却半晌听不到一声,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回廊之上,所有人都看得张大了嘴巴,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大概就是这个情形了.

    黄得胜的眼珠瞪得如同一格鸡蛋,半晌,摇摇头,过了一会儿,又摇摇头,”老不是这小对手!还切磋个屁啊,找打啊!”

    张君宝却是看得有惊又喜,先前他见识的是高远的深谋远虑与沉静,但现在见着的却是一个腾龙虎跃的骁将,这样的人才,如果拢在张氏手,必然能使张氏如虎添翼,不过他的对手颜乞也是一个好手,行了,事情到此为止,如果一个不小心,高远受到伤害,对张氏而言可就是一大损失了.

    想到这里,他抬眼看向对面的图鲁.

    此时的图鲁也有了悔意,场两人相斗,颜乞纵然刀势百折千回,声势惊人,但对手却丝毫不落下风,颜乞是大王爱将,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回头自己也无法交待,而且这种公平较技如果输了,掉落的可是东胡人的面.

    两人心意相通,都是点了点头,几乎同时抬起手来,住手两字刚要出口的瞬间,场间叮叮的碰击之声突然连绵不绝的响起,随着一声裂帛般的脆响,两人霍地分开,高远身上一幅衣襟随飞飘起,缓缓落在分开的两人间.

    隔着数米远,两人凝目对望,图鲁大喜,没想到颜乞竟然赢了,张君宝的脸色却一下了沉了下来.

    半晌,场发出当的一声响,颜气手里的弯刀坠落在地上,整个人微微颤抖着,此时,众人才发现异样,颜乞垂下的右手手指上,一点点的鲜血正滴落在雪地之上.

    高远缓缓地将三棱军刺插回刀鞘,看着颜乞,”大公说,留你一条命,我便留你一条命,如果你以后能将左手刀练得跟右手刀一样出色的话,我还会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

    颜乞死死地盯着高远,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半晌,卟嗵一声,他单膝跪下,左手伸出,吃力地将掉在地上的弯刀捡了起来,拄着刀,他站了起来,”我会将左手练得与右手一样好的,不,我会练得比右手更好,因为练得跟右手一样好,还是会输给你.”

    竟然是高远赢了,场寂静片刻,张叔宝等人突然振臂欢呼起来,图鲁脸色铁青,狠狠地一跺脚,转身就走,颜乞却颇为硬气,将刀插回腰间,一手拖起地上仍然昏迷不醒的那个护卫,一弯腰将他拱到了背上,大步跟着图鲁而去.

    令狐耽看着对面欢呼的众人,神色之间可就有些尴尬了.半晌,向张君宝拱了拱手,转身欲走.

    “令狐大人,请等一等!”张君宝大声道.

    “大公还想说什么?”令狐耽脸色不豫,今日已经大败亏输了,莫非还想痛打落水狗?我呸,他暗骂一声,将自己比作什么了.

    “令狐大人,闲云楼让你蒙受了很大损失,我很抱歉,但是,我不喜欢在闲云楼再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因为,闲云楼是我的.”张君宝一字一顿地道.

    令狐耽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得胜将军!”张君宝突然大声叫道.

    “末将在!”黄得胜跨前一步,抱拳应道.

    “以后如果有人敢来闲云楼捣乱,不管是什么人,你不必回报,给我逮起来,随你处置!”

    “得令!”黄得胜兴奋得脸上的几声刀疤突突地跳动.

    令狐耽盯着张君宝看了半晌,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漂亮!”张叔宝一下跳到了高远的面前,”高远,厉害,这个颜乞是东胡有名的高手,想不到竟然折在你的手里,还将左手刀练得比右手还好,哈,笑死我了,这家伙废了,我们辽西郡去一大敌,东胡人还没得话说,这可是公平较技,输赢各安天命.”

    “恶客既然走了,大家就再去喝几杯吧!既然都来了,难得一聚,便好好聚聚!”张君宝转身走向出云轩.

    “大哥,你刚刚说闲云楼是你的产业?那是不是我以后来这里喝酒吃饭招待朋友都不用付钱了?”张叔宝凑向了张君宝.

    “你敢!”张君宝转头看着张叔宝,”闲云楼只是有我的股份而已,便是我自己来这儿吃,那也得记帐,年底分红时扣除,你要敢在这里大吃大喝,我会一分不少地从你的薪饷之扣除的.”

    “小气!”张叔宝不满地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