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十五章:冲突(书号:13651

第六十五章:冲突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他们位于闲云楼的最心区域,这儿一共便只有四个包房,如果说闲云楼来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的话,那这个院里的四个包房接待的客人,绝对便会是辽西郡里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这一点张君宝不是不明白,但再明白此时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气,在辽西郡谁最大,当然是他张家,除了他老,他怎么也得算是第二,刚刚跨下海口,便被人迎着脸狠狠一巴掌,不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哪才怪呢!

    “谁?”看着推门而入的高松涛,张君宝的脸如同外头的天气,寒冷得似乎要结出冰来.

    “大公,是那几个东胡人!”高松涛似乎脸上永远都带着那种谄媚的笑容.

    “东胡人?”高远与路鸿一齐叫了出来,他们二人对东胡人可有着天然的厌恶感,一听是东胡人,顿时就变了脸色.

    “那几个番今天才到的辽西郡,他们怎么知道闲云楼?闲云楼又怎么会接待他们,谁带他们来的?”张君宝厉声问道.

    “是令狐耽大人!”高松涛道.

    “令狐耽,果然是他!”张君宝嘿嘿地笑了起来,”也难怪,他们令狐家一直与东胡人勾勾搭搭,这些东胡人来到辽西郡,的确会去找他.高松涛,去告诉他们,本公在这里喝酒,让他们安静一点,不要扰了本公的雅兴.”

    话音未落,轰隆一声,却是出云轩的大门破了,一个人扎手扎脚地闯破大门,飞了进来,高远眉头一拧,踏上一步,伸手一伸一拨一拉,卸去飞过来的人那人的力道,仔细看时,却是闲云楼的伙计打扮.此时双目紧闭,嘴角沽沽地往外冒着血,显然受伤不轻,这几个东胡人下手极重.

    门都砸破了,这酒自然是喝不成了,张君宝满脸怒色,一拂袖,便走出了出云轩,站在了门前的回廊之上,双眼冒火地看着他的对面,隔着一个十数米宽的小院,对面的回廊之上也站着几个人,一个便是辽西郡的刺史令狐耽,另外几人赫然便是今日下午正与自己打过嘴巴仗的东胡特使和他的护卫,院当,一个东胡人正将又一个闲云楼伙计抓了起来,高高举起,看这样,是准备将他再扔出来.

    “住手!”张君宝怒喝道.

    令狐耽猛然看到张君宝出现在对面,不由一惊,虽然令狐家与东胡人之间的关系在张守约张君宝面前并不是什么秘密,但让张君宝亲眼看到自己招待东胡特使图鲁,怎么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那个东胡特使图鲁也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张君宝.

    院的那个东胡人显然是不认识张君宝的,看到他向着自己怒喝,不由大怒,双臂一振,腰腹后仰,看他样,竟是要将举在手里的那个伙计向张君宝砸来.

    高远一蹲身,手在回廊栏杆之上一按,人已是飞越而过,一个箭步便来到了那东胡人的面前,手一伸,在对手的肘关节麻筋上重重一捏,东胡人嘿的一人,手臂顿时酸软,手里的伙计立时向下坠来,伸手揪住伙计的衣领,高远将他从东胡人手时夺了下来,后退几步,将他放在栏杆之下.自己则挺身拦在东胡人与伙计之间,冷眼看着对手.

    东胡人猝不及防,吃了一个大亏,被人轻轻巧巧地被人将手里的伙计夺了去,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红紫色,看着高远,双拳紧握,卡卡作响.

    图鲁看着院的高远,再看看对面怒目圆睁的张君宝,张张嘴,正想喝止护卫,令狐耽却不动声色地轻轻地拉了他一把,图鲁顿时会意,今是下午,自己与这个张君宝会面,对方夹枪夹棒地一顿抢白,让自己好生没面,现在自己假装来不及喝止,让自己的护卫把他的护卫痛打一顿,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自己这个护卫是东胡人之有名的勇士,看块头就比院的那个辽西人大了三分之一,还收拾不了他?

    他把高远当成了张君宝的护卫.

    院当的东胡人呀的一声暴叫便冲向了高远,两拳紧握,暴风骤风一般地打向高远,高远站在原地,一只脚为圆心,另一只脚左闪右挪,手臂挥舞,将对手的拳脚一一化解.

    “大公,高远这样不还手,只招架会吃亏的!”路鸿看得有些担心.

    高远也是有些担心,这东胡人身份不同,自己要是痛打对方一顿,不知会不会引起外交纠纷,要是为这事惹恼了张守约,可就不划算了,到时候事发,张守约自然是不会找他儿的麻烦,铁定找自己顶包.

    张君宝虽然不谙武事,但只看对手围着高远打着圈圈地进攻,高远原地不动,但却显得游刃有余,当然知道高远的身手远高于对手.

    “高远,不要留手,有什么事我兜着!”张君宝沉声道.

    听到张君宝叫出高远的名字,对面的令狐耽眉头一拧,这才将目光注视到场的高远身上,这个人,他是知道的,扶风的督邮霍铸曾多次提到过这个人,也正是此人将县尉与县令两人牢牢地拧在了一起,使得他在扶风举步维艰.

    场高远听了张君宝的话,顿时精神大振,有了这位大公兜底,自己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一声暴喝,向前踏出一步,开始反击.

    高远不还手则已,一还手便犹如暴风霹雳,刚刚还显得有些绵软的手臂转眼之间便变得如钢似铁,招招下去,都是对手关节所在,高远前世经历过无数场生死格斗,无数次在生死边缘游走,比起他曾碰到过的格斗高手,眼前这位还真是不够看.

    两人交手数合,高远已是瞧准了一个空,卡嚓两声,对面东胡人的两只肩膀便软软地垂了下来,被高远扭得脱了臼,这还算是一点皮外伤,但紧跟着高远扭身侧踢的一脚却是正那东胡人的胸腹,这就是要人命的架势了.

    东胡人便如先前那伙计一般,腾云架雾般地飞了起来,人在空,嘴里却是鲜血狂喷.点点腥红落在院里的白雪之上,看着煞是惊心动魄.

    “好!”张君宝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院左侧的一间包房里居然发出了一声爆喝以及连绵不绝的鼓掌声.

    图鲁身后的另一个护卫踏上一步,一伸手,如同先前高远一般,将飞在空的东胡人截了下来,轻轻地放在身后的回廊之上,看着对手的手段,高远眉头微皱了一下,这人显然是个好手.

    片刻之间,图鲁的护卫便惨败,大出图鲁与令狐耽的意外,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张君宝却已是转头看着刚刚发出声音的那一间房,大喝道:”叔宝,你给我滚出来!”

    呀的一声,左侧房门打开,一个二十出头,长得五大三粗的青年笑嘻嘻的走了出来,”大哥,真巧啊,在这里也碰上了你,你不是说你今儿晚上有重要的事情么,怎么也来这里喝酒了?真巧啊!”在此人身后,跟着三五名一看就是军将领的家伙,其一个还是高远的熟人,满脸刀疤的黄得胜.

    “大公好!”几名将领被张君宝抓了现行,一个个显得狼狈不堪,一边向张君宝行礼,一边准备脚底板抹油开溜了.

    “既然来了,怎么要走?”张君宝冷冷地道,”都给我留下来.叔宝,你不是说你去军练兵去了吧,怎么,练到闲云楼里来了?”

    张叔宝耸耸肩,”大哥,天太冷了,我就带着几位将军们来暖和暖和,小喝几杯,绝不会误事!”

    “回头再找你算帐.”张君宝冷笑一声,转头看着对面”图鲁先生,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下午才别,不想晚间便又遇,只不过图鲁先生跟我打招呼的方式未免有些太特别了,连大门都给我砸烂了,当真是威风之极.这里是辽西城,不是你们东胡圣城.”

    图鲁先前还有息事宁人的打算,但此时自己的护卫被打得生死不知,而张君宝又咄咄逼人,顿时怒从心头起,东胡现在正是强盛之时,自己何曾受过这种气来,当下横眉冷对,”张公,便是辽西城又怎样了,我东胡人照样要来便来,要走便走!”

    “走得了么?”高远站在院里,冷笑着接口,用手点了点对面那个躺在地上的护卫,”赶紧给我们公道歉,否则,你也会变成他那样儿.”

    图鲁仰天长笑,”好大的口气!”他抬头看着张君宝,”张公这是存心要伸量我东胡勇士啦?”

    “你们不来生事那也罢了,敢来生事,自然便得有负责的勇气!”张君宝此时也略有些后悔话说得重了,但箭在弦上,却是不得不发,否则不但在令狐耽面前坠了锐气,而且在众将军将领面前失了面,这些军悍将可都是服软不服硬的人,话说到这个份上,不撑也得撑了.

    “就是,敢在辽西城生事,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一边的张叔宝眉飞色舞,踏步上前,”来来来,我张叔宝先来领教一番.”

    “退下!”张君宝怒喝,图鲁敢叫嚣,自然是有几分把握的,张叔宝跳出来逞强,万一伤了可就不好了,眼下双方都在火头上,下手必不会容情,虽然知道弟弟功夫好,但这种险还是不冒为好.

    “大公说得对,些许跳梁小丑,何劳二公动手,便由高远代劳好了!”高远回头笑道.

    “你就是高远,好,好得很,刚刚得胜将军还说你在扶风一口气亲手宰了八个东胡人,我喜欢!”张叔宝笑嘻嘻地道.

    图鲁眉头一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自己身后那个护卫,”颜乞,杀了他!”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