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十四章:股份(书号:13651

第六十四章:股份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不知大公觉得几成股份才能让您满意并为这桩生意保驾护航?”对方开门见山,高远便也不在藏着掖着,直截了当地问道.

    张君宝哈哈一笑,没有直接回答高远的话,却端起了酒杯,”路叔,高世兄,我们边喝边谈,这里的酒菜虽然贵,但却也贵得有道理,至少比外头的吃起来味道要好多了.”

    “我敬大公!”高远也不着急.

    两人轻啜了一口,这酒是闲云楼最好的酒,虽然醇,但却更烈,喝得快了,极易醉倒.

    “高世兄,今日让你们空等了一下午,可不是我张君宝托大,而是实在有要事不能分身,东胡那边来人了,这一次我辽西郡数个边县都遭到东胡人劫掠,父亲震怒,东胡王特地派了人过来解释此事,说明此事只是下头部落的个人行为,与东胡王庭没有任何关系.虽然是撇清关系,但却仍是摆明了看不起我们啊,这是想着反正我们没有反击之力呢,说是道歉,但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赔偿损失,惩治挑事者更是提也没提,我心窝火,便与他纠缠了一个下午.”

    路鸿看了一眼高远,眼满是笑意,”不敢,大公的事情更重要,我们等大公也是应该的.”

    “不,你们这儿更重要,但正如路叔所说,我们是一家人嘛,稍微慢待一些,想必路叔与高世兄也不会怪罪!”张君宝摇了摇头,”他们是外人,虽然心恼火,却不能失了礼数.”

    “既是一家人,大公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路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高远微笑着喝下杯酒,张君宝话里的意思可是很清楚了,他与路鸿,然后扩展到自己,那都是自家人,但吴凯可就是外人了,既然是自家人,当然得联起手来,一起对付外人了.

    但高远可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吴凯更像是自己人,比起张君宝,吴凯可好打交道多了,吴凯更多的时候是一个商人,更注重的是商业上的利润,但张君宝却是一个典型的政客.

    放下酒杯,高远举起了两根手指,”大公,最多两成.包括酒和这闲云楼,都是两成!”

    张君宝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心微微有些恼怒,对面的高远显然是看穿了他的意图,直接便开价了.

    “我的底限是三成!”张君宝一字一顿地道:”高世兄,你肯定知道,没有我们的支持,吴氏的酒便只能蜗居在扶风县,不可能走出来,至于这闲云楼,恐怕连多一天也难得撑下去,三成,并不过份.”

    “大公,如果现在辽西郡是太守的封地,三成倒也不过份,但可惜不是啊!”高远挟了一口菜,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

    路鸿顿时一惊,打人莫打脸,高远这是血淋淋的揭别人伤疤了,张君宝不翻脸才怪.

    张君宝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敛去,原本生动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变得僵硬了起来,”高世兄,这是怎么说话来着?当真以为我张家好欺负不成,如果一拍两散的话,只怕吴家在扶风的生意也保不住吧,路叔,你说说,我能不能做到?”

    “大公自然能做到!”高远肯定地道,”但是这样一来,大公还能得到什么呢?大公如此聪明之人,自然是绝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的.”

    张君宝盯着高远,半晌,才道:”两成半,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了.”

    “大公,我们只能给出两成.”高远语气坚定.

    张君宝丝丝地抽着凉气,感觉到腮帮都有些疼起来,”我已经做了让步,你是不是也应当做出些让步?”

    “大公!”高远道:”这闲云楼开张了近一月,对他的一些用处,我想大公也应当心有个计较了,他可不仅仅是赚钱这么简单是吧?”

    张君宝点点头,”不错,这其的奥妙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到的.”

    高远拍拍手,”这就对了,不论是闲云楼也好,还是酒生意也好,他不仅能替我们赚钱,还能作为我们的敲门砖,大公想必也明白,我们在扶风一地一年一成股便有一万贯的收益,那么,在辽西全郡的话,一成便是十万贯,但如果放之大燕全境呢?会是多少贯?大公可否算过?”

    张君宝神色一凝,”你们竟然还想在大燕全境去卖?”

    “或许将来还可以去齐国,赵国,魏国,楚国等!”高远微笑道.”卖得越多,利润便越多,当然想要卖得多,便得有足够大的地盘允许我们卖!”

    “不说其它国了,单是蓟城,你们如何进去,那里我们张家可没有多少势力可以保护这桩生意!”张君宝皱眉道.

    高远哈哈一笑,”大公,这桩生意是如何让你与太守大人动心的.股份以及巨大的收益.”

    “你是想拿着股份和收益去拉拢蓟城的权贵人物加入进来?”张君宝恍然大悟.

    “不错!”高远道,”想要打开在全国的销售,赚取更多的收益,我们就需要拉拢更多的有影响力,有权势的人物进来,大公,吴氏肯给两成股份给你,已经是尽了最大诚意了,因为他现在需要打开局面,需要第一个效应出来.也许以后,会有比太守更重要的人物加入,但股份却没有太守大人多.”

    张君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酒杯在手慢慢地旋转着,显然在想着高远的说法.

    “而且,这样随之带来的,还有另外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那就是越多的权贵人物加入,太守就会有更多的助力来实现他的愿望,大家都有共同的利益联结着,即便他们不想帮太守大人的忙,但总不至于跟自己的钱过不去吧,所以到时候,只要太守大人再使把劲,将辽西郡变为大守的封地便要容易得多了.”高远轻轻地敲着桌,”大公,着眼长远啊!”

    张君宝站了起来,走到雕花窗前,随手推开窗户,刺骨的寒风随即扑面而来,两手撑在窗台之上,让冷风尽情地清洗着自己的头脑,半晌,张君宝转过头来,”不得不说,高远,你打动我了.”

    “两成!”

    “两成!成交!”张君宝伸出手来.

    两只大手握在一起,两人四目对视,都是仰天大笑起来.

    “来,喝酒,吃菜.”张君宝走回到桌边,举起了酒杯,”路叔,你有一个好侄儿.来,让我们共饮一杯.”

    三只酒杯砰的一声,碰到了一起.

    “吃菜,吃菜,这酒烈,可别空腹喝,不然极易醉的!”路鸿笑着道.

    “高远,扶风太小了,容不下你,愿不愿意到辽西郡城来,你想要什么位置,我便能给你什么位置.我可是听父亲说了,在扶风,你竟然敢率几个大兵便出城去邀战东胡人,竟然还杀了十数人,了不起,不但有谋,更是有勇,如果肯来郡城,必定能大展拳脚,比在扶风可要强多了.”张君宝毫不在意路鸿的意思,当面大挖墙角.

    一听这话,路鸿不由担心地看着高远,偏生又说不出什么.

    “高远多谢大公的好意,大公的称赞高远也愧不敢当啊,郡城太大,高远这小身板委实还不敢到这片海里来闯荡,大公可怜则个,还是让我在扶风这个小河沟里扑腾吧,这样高远活得更滋润啊!”虽然是拒绝,但又不能拂了对方的面,这位张公,利益当头,是典型的属于那种三根头发便能盖住脸的人物,说翻脸就会翻脸的,高远在没有绝对地保障自己利益和小命儿的前提下,才不会贸然一头撞进来.他可不认为到了郡城,自己能玩得过这位大公.

    “你考虑考虑吧,什么时候愿意来郡城,我张君定都是热烈欢迎的.”张君宝似乎也没有抱多大希望.”高远,你来给我讲讲这闲云楼的一些道道,说实话,我是想通了一些东西,但却不太透彻,现在你这个始作甬者在这里,我岂能放过.”

    高远也正有此意,闲云楼以后要大力发展,离不得张君宝这样的实权人物,让他明了这其的道理,对于闲云楼以后的经营可是大有裨益.

    高远娓娓道来,张君宝听得津津有味,高远的话不谛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大门,他本就是一个极聪明的人,基本上是属于那种一点就通,一说就透人的人物.

    正自说到酣处,外头突然传来巨大的喧闹之声,怒吼,哭泣,以及门窗破裂的声音不停地响起,高远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张君宝,这里面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你不是说你今天在这儿,就不会有人来捣乱么?

    张君宝如何不明白高远的意思,脸一下就沉了起来,霍地站了起来,”高松涛!”他大声喝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