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十二章:兵额(书号:13651

第六十二章:兵额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大约在一个时辰之后,路鸿与高远二人才从太守衙门里走出来,高远面色自若,路鸿却是有些不安.

    站在大门前,路鸿看着高远:”你说说,太守这是个什么意思?到底是答应了呢,还是没答应?”

    高远从颜海波手接过战马的缰绳,笑道:”叔叔,不要担心,太守大人自然是答应了.”

    “既然答应了,为什么又不签这份契约?”路鸿不解.

    “太守大人不是说了吗?晚上大公会请我们吃饭.”

    “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太守大人肯定是答应了,但是他却嫌我们给的股份少了.叔叔,您想想,吴大人的酒在扶风一县一成股份每年有一千贯的收入,如果在全郡铺开的话,每年就有十万贯以上的收入,但如果股份再多一成呢?那可就是二十万贯!”高远竖起了两根手指,”二十万贯,对太守大人来说,也是一笔大数目了.”

    “这还嫌少?太守大人可是干股啊?一点心都不操,每年就可入手十万余贯钱,这,这……”

    “太守大人的想法也不无道理,他是干股,但是没有他的支持,我们就别想走出扶风县,便是给他两成甚至更多也可以.我想,吴大人是绝对会同意的.当初我们立这个契约的时候,本也没有想到利润会有这么大,钱少些反倒罢了,太守大人不会在意,但现在既然有这么大的出息,几乎解决了太守大人最难的资金问,太守岂有不一劳永逸的道理?”高远道:”叔叔尽管放心吧,签约是肯定的,就看太守的胃口有多大了.”

    “原来是这样,如果不满意股份太少,太守尽管说出来就是了,何必这么多弯弯绕绕?”路鸿摇摇头,”差点把我绕胡涂了.以为太守不愿意呢!”

    “这就是太守大人的高明之处了,他一郡之长,好意思跟我们这些下属讨价还价?这点脸面他还是要的,大公出面,就代表了他的意思,他进退自如,即便将来有些什么不好的事情,他也可以抽身事外.”高远哈哈一笑,翻身上马,”叔叔,我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住下来吧,鞋袜都湿了,脚泡在水里可真是不舒服,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咱们啊,先住下,然后好好地用热水泡泡脚,去去乏!”

    路鸿点点头,”简单的一件事,非要搞得这么复杂,看来我还真是不适合去做生意,你说得对,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去去乏,这些天,可是累着了.走,去如意客栈!”

    将一双泡得有些泛白的脚放在热水之,高远不由舒适地呻吟了一声,相比之下,路鸿可不好多了,这些天来,每一次陷入到淤泥之,高远都会下去帮忙推车,哪怕脚上穿着结实的牛皮靴,也已经被水浸透了,由此想来仅仅穿着布鞋,只在上面裹了一些茅草的那些士兵,只怕是更惨了.

    “叔,您对大公熟悉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脚浸在热水之,享受着热度带来的舒适,高远问道.

    “太守一共有两个儿,老大叫张君宝,老二叫张叔宝,大公三十一岁了,而二公张叔宝却与你差不多,说来也是奇怪,太守算得上是武兼备,上马能统军作战,威风八面,下马管理民生,却也是井井有条,但这两位公倒是像把太守一分为二了,大公擅谋,现在是太守大人的得力臂助,而二公叔宝却是武力过人,自小便在军厮混.”

    “两位公,您跟喜欢跟那一个打交道?”

    “自然是二公了,二公脾气暴燥,但却是一个典型的武人,一根肠通到底的人物,不喜欢你,那就不会给你好脸,而大公却让人看不透,似乎对每个人都彬彬有礼,但却又不敢让人亲近.”路鸿感概地道,”高远,太守让大公来与我们谈,你可得小心应付才是.”

    “我知道!”高远道.”不过叔叔,你还得与大公多多亲近一些,只怕太守这个位,以后肯定是大公的,早早地打下基础,以后便好说话一些.”

    “我也明白,太守大人打下了这片江山,想要守住,自然得大公这样的人,二公更适合作一个冲锋陷阵的武将.”路鸿点点头,”只是大公这人,实在不易结交.”

    “只要叔叔跟,便一定能够!”高远笑道.”是人便有弱点,或好名,或好权,或好钱,或好色,只要您有心,便一定能抓住他的弱点,对症下约.”

    路鸿看着高远,笑道:”高远,那你的弱点是什么?”

    高远心里打了一个突,看着路鸿,”叔叔,您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什么弱点,您还不是一清二楚的?”

    “以前我的确是很清楚,但自从你受伤好了以后,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有时候我还真是怀疑你还是不是以前我认识的那个高远了?”路鸿摇摇头.

    的确不是以前那个高远了!高远心里暗道一声,”叔叔,这次受伤躺在床上那么久不能动,侄儿倒是想了很多,每每想起以往的那些荒唐事,便觉得有些汗颜,叔叔照顾了我这么多年,竭心尽力,我不能帮叔叔的忙倒也罢了,还尽给叔叔添乱,这一次躺在床上,痛定思痛,痛下决心,伤好之后,一定要重新做人,能为叔叔好好地做一些事情,以报叔叔这些年来的照料之恩.叔叔,侄儿长大了!”

    一句侄儿长大了,却让路鸿感慨万千,”达泉下有知你现在这么出色,一定会很欣慰,这几个月来,你做的事不令让我刮目相看,更是让我欣慰,我这些年的心血也没有白费,高远啊,以后你和你大兄一定要相互扶持,闯出一片天地来.”

    “叔叔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大兄的.”高远肯定地道.

    “好,好,这我就放心了!”路鸿高兴地道,”有你相助,你大兄一定能大展鸿图,高远啊,我们在扶风,三百兵的确是少了一些,回去之后,我就准备将抚风的五百兵额招满,有了吴凯那里的出息,我也养得起,你以前说得那些事儿,我仔细想了想,很对,我以前却是守财奴了,只想着替你大兄挣一份家业,却没有想到,替他挣家业不如替他挣事业.”

    “叔叔这么想是对的,大兄有了事业,还怕没有家业么?事业越大,家业越大.太守能从普通一兵奋斗到今天这一地步,那大兄为什么不可以?”高远笑道.

    “想做到太守这一地步我却是不敢想了!”路鸿连连摇头,”太守那是一个异数,又正逢大乱之世,现在,恐怕很难做到了.高远啊,新招的二百兵,我准备将他们都编到你麾下去,你替我好好地训练他们,要跟你现在这一百兵一样训练,放心,这一次我会全额拨饷给你的.”

    高远心高兴,脸上却是露出些迟疑的神色,”这样一来,郑晓阳和那霸不会有意见吧?他们可是叔叔您的老部下了!”

    “不提他们,提起来我就恼火!”路鸿面露不满之色,”两人带兵这么多年了,还不及你初入军伍,看到你练出来的那一百兵,再看看他们手下的,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新招的兵我还怎么放心地放到他们那里去,就让他们将眼下这兵给我练得有你那儿一半好,我就谢天谢地了!”

    “叔叔放心,既然叔叔将两百兵额给我,我就一定给叔叔练出一支精锐来.”高远笃定地道.

    “就这么说定了!”路鸿道:”这一次扶风遭了大难,不少人家破人亡,但却有不少精壮逃出了生天,这些人,无牵无挂,又一心想着要找东胡人报仇,正好招兵,回去之后,趁着过年前的这点空当,我们马上把这件事敲定,等过了年,你就可以带着他们去居里关了.你带着他们去了哪里,远离县城,也就不显得那么瞩目了,郑晓阳与那霸两人回来之后,我给他们发全饷,再给两人另外再给一点,他们也就心满意足了,这两人没什么雄心壮志,混日罢了.”

    “叔叔说得是!虽说他们不堪大用,但毕竟是老兄弟,也不可苛待了,也许他们打仗不行,但用来维持治安,守成却还是不错的."

    两人说着话,水却是有些凉了,高远将脚揩干,汲上鞋走过去,蹲在路鸿面前,又贴心地替路鸿将脚擦干净,路鸿微眯着眼,很是享受高远的服侍.

    门口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高远道.

    颜海**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县尉大人,高兵曹!”

    “什么事?”高远问道.

    “兵曹,大家第一次到郡城来,都想出去逛逛,让我来请示兵曹,可不可以?”颜海波小心翼翼地问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高远挥挥手,”去吧去吧,对了,海波,拿十贯钱让弟兄们去逛,看着有什么满意的,便买下来,难得来一趟,对了,可别忘了家里的弟兄们.”

    “多谢兵曹!”颜海波大喜,”怎么敢忘了家里的兄弟!如果碰到好东西,一定会人人有份.”

    “去吧去吧!”高远挥挥手.

    看着颜海波喜滋滋地走了出去,路鸿道:”你倒是大方,可这十贯钱,我是不会给你出的.”

    “他们能买什么,左右不过是一些小玩意罢了,花点小钱,却能让他们体会到我们对他的关心,这买卖,值啊!”

    “你现在倒是什么都能与买卖联系起来.”路鸿大笑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