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六十一章:利动人心(书号:13651

第六十一章:利动人心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黄得胜一出去,张守约便拿起了那份礼单,在手扬了扬,对路鸿道:”路鸿啊,你也是我身边的老人啊,这一次的事情虽然让我有些恼火,准备动动一些人,但你哪儿还是有所不同的,你这是干什么,倾家荡产了吧?如果我张某人真想要动你,是你能拿钱就能打动的?”啪的一声,将礼单拍在桌上.

    “太守,扶风的情况您也清楚,卑职一年能有多少出息您更清楚,卑职今年还是往年差不多,更多的是给太守大人准备了我们当地的一些土特产,这五千贯钱里,其实只有一千贯是卑职孝敬您老的.”路鸿陪笑道.

    “剩下的钱是怎么一回事?”张守约脸色更是严峻了几分.

    “剩下的一千贯是扶风县吴大人孝敬您老的.”路鸿道.

    “吴凯啊,这倒是稀奇,他是亲民官,又是本土人,在当地颇受拥戴,往年可不见他有这么大手笔.”张守约笑了笑,”另外这三千贯呢?”

    “大人请恕罪,卑职才敢说!”路鸿往前走了一步,压低了声音.

    “你给我送钱,这钱自然是来路清楚,有什么罪不罪的?说!”张守约声音不高,但却自有一股压力.

    “这钱本来就是大人您的啊!”路鸿道.

    张守约一听之下愕然,”本来就是我的,这是什么意思?”

    路鸿从怀里掏出几份契约,摊开来一一摆在张守约面前,”卑职还要请大人恕罪,没有得到大人的允许,便替大人作了一回主,卑职也是知道大人手头一向不宽裕,看到一个能替大人找到一些出息的地方,便自作主张了.”

    张守约迷惑地拿起这几份契约,反复看了看,放下契约,看着路鸿道:”终是我身边出去的人,知道体恤老长官,不错,可是我想知道,吴凯这门酒生意有这么大的出息?三个月时间,一成的股份,便有三千贯,分到每个月,便是一千贯,一年下来,岂不是有上万贯的收入,我可知道,吴凯的酒只能在扶风县卖,出不得县的.”

    “的确便有这么大的出息!”路鸿肯定地道.”因为这酒与其它的酒不大一样,这一次卑职给大人也带了十几坛来,大人一尝便知.”

    张守约身重重往后一靠,看着路鸿,笑道:”你在其也有股份?”

    “不敢有瞒大人,卑职在其有半成的股份.这三个月也分了一千五百贯.”路鸿陪笑着道.

    张守约哈哈大笑,”路鸿,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一个带兵的料,什么时候也掺合着做起生意来了?”

    “这不也是替大人着急吗?”路鸿道:”大人,蓟城那边欺人太甚,大人替大燕镇守边疆,功高盖世,但蓟城何其吝啬也,就是不肯将辽西郡封给大人,说到底,还是大人的实力不能够让他们害怕,如果大人手不是三千精锐,而是千甚至上万能披甲上阵的精锐,蓟城那些人还敢这样为难大人?但卑职也知道,这养兵要钱啊,所以卑职就一直留意着这事,大人,吴凯的酒生意在扶风一县一年便会有上万贯的分红,如果能在辽西全境铺开,那一年便是十几万贯的收入,再加上辽西郡城的话,一年便有小二十万贯,有了这笔钱,大人再养三千兵便绰绰有余.”

    提起这事,张守约便是一肚的火,这件事现在已经成了他的心病,路鸿可是当真说到了他的心坎里,”到底是我身边的老人啊,肯为我着想,你说得不错啊,不过路鸿,你也有半成股份,倒也可以跟着发财了,这拉我进来的主意,吴凯是想借着我的力量在全辽西郡铺开吧,这样一来,其它各地的人可都有了大意见了,我很为难啊?”

    “跟着老长官沾点光,原也是卑职的一点小,这哪里瞒得过大人您呢!”路鸿笑道:”辽西其它各郡县各有各的地盘,但他们赚钱,可没有想着老长官您的大事,也不想想,如果老大人您不能得封辽西郡的话,以后他们的利益又如何保证,老大人,对于这些根本就不替您着想的人,您对他们客气什么?”

    张守约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路鸿说得对,他们不替自己着想,自己还替他们考虑什么,就算自己剥了他们的利益又怎样?还敢造反不成,老手里的刀已多年不曾举起,恐怕很多人已将自己当成病猫了.

    “哪这份什么闲云楼的契约又是什么意思?”举起了另一份契约.

    “大人,这是另一笔生意,我听吴凯说已经在辽西郡开张了,走得是豪华高贵的路,我听人说,这一年下来,一成的出息起码也是一两万贯,虽说比不得这酒生意,但也聊胜于无不是?”路鸿道.

    “闲云楼?好像听令狐刺史提起过,刚开张的一家酒楼,听说贵得吓人是不是?”

    “对,就是贵,这其的道理小人也说不清楚.”路鸿道.

    “既然说不清楚,你还敢自作主张替我拿了这份契约?”张守约不满地道.

    “不敢有瞒大人,卑职说不清楚,但卑职的一个侄儿却说得清楚,说起来这次吴大人新酒的方便是他鼓捣出来的,卑职正是用这酒方与吴大人合作,换了股份,还有这闲云楼的生意,也是他与吴县令两人鼓捣出来的,正如大人所说,路鸿只是一个当大兵的料,哪里想得出这些赚钱的玩意?”

    “你的侄儿?没听说你有兄弟啊?”张守约疑惑地问道.

    “大人,此人的父亲说起来您也认得,就是高达,当年也是您的亲兵,十几年前我们随您一起远征东胡,死在战场之上,从哪以后,他便由一直照顾着.现在都十八了!”路鸿道.

    “高达,还有些映象,很强壮的一个小伙,死得可惜了.一晃他的儿都十八了,听你说来,此人是一个做生意的料,能鼓捣出新的酒方,这可不容易.”

    “不仅能搞出这些,他还勇武过人,这一次我们扶风与东胡人一战,能有所斩获,便全是他的功劳,十几个东胡人,他一人便杀了八个.剩下的是他的部下杀的.他现在在卑职的手下当一个兵曹.”路鸿道.

    “哦!”张守约这一次倒真是有些吃惊了,”杀了八个东胡人?这可是了不起的一件事,没有超人一等的勇气和武力,可还真是办不到.”

    “大人说得是.今天进城的时候,得胜将军暗考量了他一番,吃了一点小亏!得胜将军很不服气,叫嚷着要与他比拳脚呢!”路鸿笑道.

    张守约大笑起来,”能让得胜吃亏的人少,这么说来,他能杀八个东胡人倒还是真得了,叫什么名字?”

    “叫高远,卑职特意带了他来见太守,就是怕太守问起酒啊楼啊这些事情,卑职说不清楚,也好让他来说.”

    “让他进来,哦,顺便将你说的那个酒也带一坛进来,我倒想尝尝,到底是什么酒,能有这么大的出息?”张守约笑道.

    “是,卑职这就去叫他!”

    片刻之后,高远捧着一坛酒随在路鸿的身后走进了大堂.抬眼只是看了一眼张守约,心里就不由一颤,前世之时,高远手下有多条人命,对于生死看得极淡,此诩心志坚硬入铁,但被张守约那双眸一扫,仍是禁不住打了一个颤,这才是杀人盈野所积累出来的那种杀气,即便是他不没有针对任何人,但就是这样随意地一眼,也能让你看到莫大的压力.

    “扶风县兵第一队兵曹高远,见过太守大人!”虽然有压力,但高远倒也不致于失态.将酒坛放在地上,趴下给张守约叩了一个头,便挺直了腰,直视着张守约.

    两人对视片刻,张守约突然笑了起来,转脸看着路鸿:”路鸿,高达的儿还真是不错,有乃父之风,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被我这么一看,往往便是魂不守舍,他却镇定自若的能与我对视,不错,这么一打眼,你说他亲手杀了八个东胡人的事,我是真信了,没有这份心志,如何能做到杀人时不手软?起来吧,你是叫高远吧,把酒端上来,给我倒上一碗.”张守约将面前茶碗里的茶随手泼在地上,咚的一声,将酒碗搁在自己面前.

    “是,太守大人!”高远大声应命,爬起来端着坛,走到张守约面前,拍开泥封,坛一倾,清亮的酒液便倾注而出,张守约盯着高远的手,对手的手腕没有丝毫的颤抖,看来先前的镇定倒还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就这么镇定,是个不错的料.但接下来,他的的注意力便被倒出来的酒给吸引过去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