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十九:初入辽西城(书号:13651

第五十九:初入辽西城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一行人站在辽西城下,声声惊叹之声从他们的喉腔深处发出.

    “哇,好高啊!”

    “好大啊!”

    “好壮观啊!”

    这是以颜海波和步兵为首的高远麾下的那十名充当护卫的士兵,他们这一辈了,这还是第一次走出扶风县,相比起扶风那不到十米的城墙,高达二十余米高的辽西城的确显得极高,极壮观.

    路鸿的几名亲随经常随路鸿往来扶风与辽西城之间,早已见怪不怪,此时正一脸看着乡巴佬进城的促狭看着这十个大头兵.

    高远臊得满脸通红,太不争气了,真是太不争气了.而颜海波与步兵等人还不自觉,兀自张着大嘴,不停地发出惊叹之声.

    对于见惯了钢筋水泥丛林摩天大厦的高远,这辽西城当真算不了什么,他感兴趣的是这座城的那份古仆和苍劲的味道.它矗立在这里已经有上百年,经过百多年的岁月沉淀,他所承载的无数悲欢离合的故事以及无数的生离死别,才更能让人动容.也许城墙上面每一片绿色的青苔都记忆着一个让人动容的故事.

    随着离辽西城越为越近,脚下的路也正变得越来越好,宽可并四马并驰的大道上用碎石压得极平,路上的积雪亦被踩成了黄褐色,但不像前面走过的那样一脚下去便没到了脚脖软软的不受力,这条路上,能清晰地感到踏在实地上的感觉,牛车立时便快了起来.

    此时已近午时,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大都是乡下的百姓挑着担,推着车,带着自家产的东西来城里变卖,以换取些许铜钱.

    天很冷,每个人的脸上都冻得通红,几乎所有人的脸上,手上都可以看到皴裂的口,身上的衣物大都溅着泥点,从他们衣裤之上污泥的多少便可以判断出他们离辽西城的远近,鞋上用茅草绑着,一来防滑,二来也可以尽量地不让雪水渗透到鞋里面去,所有人脸上都又无一例外地带着笑容,马上就要进辽西城了,哪里,是他们的目的地.

    看着这些人,高远很是感慨,这些人是简单的,单纯的,只要一日三餐食无忧,只要自己每日辛苦的劳动能换取一份收益,他们就很高兴了.

    有时候,人的幸福程度当真是由内心的**来决定的.

    高远这一行人一看就是官家的人,不仅车马众多,更有军人护卫,一路之上,前面的人车无一不是让到路边,让他们先行.

    辽西城的大门已经近在眼前了,前面排了很长的队,两队兵丁站在门前,城门口有一口大箱,每一个进城的人,都会向箱内投铜钱,而如果遇到一些让那些士兵感到可疑的人,还会遭到盘问,速度一下就慢了下来.

    “进门还要交钱啊?”颜海波一下张大了嘴,”好像咱们扶风没这个规矩嘛!”

    “这里是郡城,进门要交进城钱,出门要交出城钱,一般农民进城只需交每人一铜钱的人头费,如果是商队,则根据货物的多寡来交费,这个时候可就看城门口的官员高兴与否了,交多交少,完全是他一句话的事情.”路鸿笑道:”不要小看这个城门官,可是一个肥差使,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到的,能当上城门官的人,后头可都是有后台的,轻易不要得罪他们.”

    “这么黑呀!”颜海波咂巴了一下嘴.”路大人是县尉,他总不至于敢刁难您吧?”

    路鸿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颜海波,”小,当真是没出过门,我在扶风县算一号人物,但来到辽西城,算得了什么!你们呀,进城之后,都给我老实一点,犯了事,我可不见得有面能将你们捞出来.”

    众人听了路鸿的话,不由都是紧张起来,连县尉大人都捞不出来,这辽西城的水不免也太深了一些.

    正说着话,前方却有一个军官排开众人,大步走了过来,”老路,是你吗?哈哈哈,先前隔着远了一些,我就看着有些像,专门过来瞧瞧,果然是你,今年来得早了些啊!”

    看见来人,路鸿翻身下马,张开双臂迎了上去,”黄兄,别来无恙,一向可好啊?”

    “好,好!”来人与路鸿狠狠地来了一个熊抱,极是亲热,高远等人看到这人,却是吓了一跳,此人满脸横肉倒也罢了,吓人的是,脸上横七竖八竟然有好几条伤疤,将一张脸破坏得几乎看不见原来的模样.

    “老黄,你怎么亲自到城门口来了,就算是值勤,还不劳你的大驾吧?”路鸿笑着道.

    “这还不得怪你们!”被称做老黄的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路鸿,压低了声音,”老路哦,这一次东胡人的事情,太守很不高兴啊,又临近过年了,我们都被打发出来检索各个城门,不但是我,大家都得上街值勤.”

    路鸿一下紧张了起来,”老黄,太守大人真生气了?”

    “你说呢?不但是你们扶风,另外还有两上边县都吃了大亏,这几年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太守大人大发雷霆,说各边县疏于防守,荒政怠职,说要好好地整肃一番呢!”拍拍路鸿的肩,”老路哟,这一次,你可得自求多福,老兄弟们可不敢多说一句话,再说了,你们哪的那个督邮对你的评价可很不好啊,令狐刺史话里话外,哪都是要拿下你的意思.”

    “个狗日的!”路鸿老羞成怒,”霍铸这个王八蛋,回去之后,老得好好收拾他,不然他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你还是先过了太守这一关再说吧,咦,老路,你从哪儿弄来这十几匹好马,这可不多见,花了多少钱买的,知道这一次不好过关,特意弄来孝敬太守大人的,你小还真是机警,这马是好东西.”满脸刀疤的老黄走到十几匹马前,手按在马鞍之上,用力一压,战马纹丝不动,”好东西,是上好战马,老路,这一次下了大本钱啊!行,有了这十几匹马,太守大人一高兴,老兄弟们再在旁边帮帮腔,或许就能过了这一关.”

    “这马,没花一分钱!”路鸿终于平下心来,有些得意地道.

    “没花钱?你哄鬼吧,你可别告诉我是你杀了东胡人抢来的.”老黄嘻嘻笑道:”老兄老弟的,用不着蒙人.”

    “黄兄,你还真说了,这还真是杀了东胡人,抢来的.”路鸿得意地道:”我这身后的牛车上,还带着十几个东胡人的脑袋.”

    “老路,当真是这样?”老黄满脸的刀疤抖了几抖,”可别杀良冒功,太守大人跟东胡人打了几十年的交道,是不是东胡人,拿眼一瞄就知道,你可别越描越黑.”

    “我老路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出这种腌攒事儿来,当然是实打实的东胡人脑袋,这十几个东胡人的尸体还在我们扶风城头上挂着呢!还有这十几匹马,都是这一战拿回来的.”路鸿正色道.

    啪的一声,老黄拍手道:”这就得了.据我所知,其它几个县也遭了大灾,但他们一无所获,你弄了十几个首级十几匹马,比他们可就强多了,太守大人就算要拿人立威,肯定也整不到你头上来.不过老路,我还是很疑惑啊,就你手下那几个破兵,能奈何得了东胡人?”

    “我们可不是破兵!”路鸿还没有说话,颜海波站在前头,听得真切,很是不满地低头咕咙了一句.

    老黄的耳朵却是极尖,听了这话,却是哈哈一笑,”小,难不成这十几个东胡人,你还砍死了一个不成?看你那身板,没满十八吧?只怕看见东胡人,腿肚都打颤吧?”

    颜海波一挺胸膛,”回大人,小人的确砍死了一个,他射死了三个,剩下的都是我们兵曹杀的!”他一把拉过步兵,大声道.

    “你还当真砍死了一个?你射死了三个?”老黄看着颜海波和身背长弓的步兵,满脸都是不信之色,”不对啊,这才四人,你们嘴里的兵曹一个人杀了几个?”

    “八个!”颜海波大声道.

    ”你这个兵曹是三头臂吧?哈哈哈!”

    路鸿满脸得色地走了过来,”老黄,你还别说,是真的,当时我们担心东胡人攻击扶风城,军队不敢出城冒险,当时只有高兵曹带着他们两上出城去接应另几个在城外的士兵,这十几个东胡人,就是折在他们手里.来,高远,叫黄叔叔!”路鸿伸手招呼着高远.

    高远大步走了过来,躬身道:”黄叔叔!”

    “高远,现在是我手下的兵曹,这小的老你认得,当年的高达,还记得么?”

    “高达的儿!”刀疤脸眯起了眼睛,”他老我当然记得,一条好汉,他儿都长这么大了.”

    “黄叔叔,小侄今年已满十八了!”高远大声道.

    “我叫黄得胜,老路,我,还有你死了的老高达,当年都是一个锅里搅过马勺的老兄弟,你老死得早,可惜了,你叫我一声叔叔,倒也叫得,刚刚这小说你杀了八个东胡人.”黄得胜仍是一脸不信,伸出手来,”来,和叔叔亲热亲热.”

    高远微微一笑,伸出手去,两人手刚刚一握,黄得胜手上的力道陡然加大,他是存心想考量考量高远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