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十七章:斗殴与惩罚(书号:13651

第五十七章:斗殴与惩罚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高远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吴大人,叔叔,霍铸这个人,还是得想些法,不然以后老是这样的话,哪怕就算是恶心咱们,也很心烦来是?”

    吴凯与路鸿对视了一眼,笑了笑,”你想得很周到,在你来之前,我和路兄已经商议过这个问题了.的确要给霍铸一点教训,不要以为有国相站在他身后,就可以为所欲为,国相官再大,那也离我们这里路途遥远.”

    “吴大人想出了什么法?”高远好奇地问道.

    路鸿笑道:”年前,他肯定还有一大批货要出去,我会通知居里关,将他这批货暂时扣下来.”

    “现在我们和东胡人打起来了,他还敢出货?不怕外面的东胡人吞了?”高远疑惑地问道.

    “不会,这一次来袭击我们的东胡人只不过能出动三百骑人马,可见不是一个什么强大的部落,而与霍铸交易的可是东胡人有名的大部,这支小部落不敢招惹的,否则就会惹来灭顶之灾.”路鸿解释道,”也正因为如此,如果我们扣了这批货,不但霍铸会跳脚,便是他身后的人,也会心急如焚的.”

    “这一其一条手段!”吴凯也站了起来,脸上露出阴狠的神色,”霍天良还有好几个案押在我这里,任意一个拿出来,都能让他丢半条命,我马上就会派人去将他拘押到案.”

    高远不由哈哈大笑起来,霍天良就是一个惹祸的胚,以前霍铸与吴凯路鸿相安无事,甚至还有合作,大家自然就装聋作哑,但现在霍铸居然想撕破脸皮,自然就要拾掇他了.

    “如果霍天良拒捕的话,高远愿意效劳!”高远大笑着拱手,正欲出门,外间突然响起了急骤的马蹄之声,紧接着便传来了步兵焦急的喊声,”高兵曹,高兵曹!”

    高远大步走出县衙大门,”什么事,步兵?”

    “高兵曹,您赶紧回去吧,打起来了.”

    “什么打起来了?”高远莫名其妙.

    “我们的人和郑晓阳郑兵曹的人打起来了.”

    “什么?”高远吃了一惊,”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快走.”

    听到麾下两支军队冲突起来了,路鸿也一下急了起来,现在可是只能吃补药,再也吃不得泄药的,”我也去”

    两人上了马,步兵带路,三人一路狂奔回了南城的军营,三人赶到之时,军营之的冲突已经宣告结束,让高远傻眼的是,郑晓阳和他的四十余个士兵被用绑腿带一个个绑得结结实实,校场之上的单杠,双杠,天梯之上,到处都或吊或捆着这些人.

    看到这一切,路鸿也是满脸怒色.

    “孙晓,孙晓!”高远怒声喝道,他不在的时候,军营里都以孙晓为首,如果孙晓不允准的话,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孙晓连蹦带跳地窜了出来,脸上好大一块乌青,眼睛都肿成了一条缝.

    “你疯了么?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连郑兵曹也绑上了?”高远怒喝道,但却没有下令松开郑晓阳,他不说话,士兵们也都默默地站在哪里,不少人都是鼻青脸肿,还好,没有动刀,这事可大可小.

    “兵曹,这些人太不象话了,简直就是一群土匪,小偷,是一帮混帐王八蛋!”孙晓破口大骂.

    “闭嘴!”高远怒斥道:”我是在问你什么情况?”一边喝斥着孙晓,一边拿眼瞄着路鸿.

    孙晓一下明白了高远的意思,”兵曹,郑兵曹一伙人来我们这兵营,我们可是好吃好喝地供着,说没有衣服,我们便给衣服,说没被,我们便给被,兵曹还吩咐我们杀两只羊款待他们,我们也都照做了,谁能想到,这伙人居然当小偷.”

    “胡说什么,我们这里有什么可偷的?”高远问道.

    “兵曹,他们偷羊.晚上我们已经杀了两只羊给他们吃了,他们居然还去偷,偷也就罢了,被我们的哨兵发现之后,居然还一涌而上,将我们的士兵给揍了一顿,然后捆起来堵嘴巴塞在羊圈里,要不是我们查岗时发现哨兵不见了,这个兄弟这样的大冷天被塞在羊圈里,还不冻死了,小二,你过来!”

    一个小个士兵低头着走了过来,鼻青脸肿地看着高远,”兵曹,是他们先动手的.”

    高远眯起眼睛瞪着他,半晌,突然大出意料地道:”没用的东西,身为哨兵,发现情况,处理不当,竟然为人所生擒,如果在战场之上,你还有命么?你,给我绕着军营跑三十圈.”

    小二抬起头,眼泪唰地一下便掉了下来,”还哭,挺委屈么?再加十圈!”

    “是,兵曹!”小二抬手抹开了眼泪,转身便开始沿着军营跑了起来.

    “兵曹!”孙晓一下急了.

    “全体集合!”高远看也不看他,大声喝道.

    忽啦一声,高远的口令刚一下达,四击的第一队士兵已是以极快的速度跑了过来,在伙长们的大声命令之下,瞬息之间,十个十人队便已经整整齐齐地站在了高远的面前.

    看到第一队集合的速度和队形,路鸿不由吃了一惊,此时还被捆在一边的郑晓阳更是露出骇然之色.

    “参与斗殴之人,出列!”高远大喝道.

    大约二十人啪的一声,向前踏出一步,然后转身,跑出队列,在高远面前站成一列,孙晓,颜海波二人赫然在列.

    “就这几人?”高远冷笑道.

    “报告兵曹,他们太不经打了,其它的兄弟还没有来得及加入,他们便被我们干翻了!”颜海波昂着头,居然还得意洋洋.

    “好,真是好样的,真是能耐.”高远冷笑,”只可惜,打得是友军,凡是参于殴斗的,每人五十圈!”

    “是!”二十余人齐声应命,孙晓打头,颜海波押尾,二十余人喊着号开始跑了起来.

    “其它人等,不知劝解,不加阻止,每人三十圈.”

    高远站在队列之前,大声发号施令,片刻之间,全队除了屋里的三个伤兵,便连去报信的步兵也被罚去跑步了.

    路鸿一直没有做声,一直到高远发落完毕,这才慢吞吞地走到了郑晓阳面前,郑晓阳眼巴巴地看着路鸿,刚刚高远势如雷教过的发落将他也吓着了,更让他震惊的是,下头的士兵居然没有一个敢提出异议,毫不反抗的便去跑圈了.

    “郑兵曹,我可是欠了你们的薪?”路鸿和颜悦色问道.

    郑晓阳连连摇头,以前是欠薪,但今年,路鸿却的确给他们发齐了.

    路鸿骤然变脸,甩用便给了他两个巴掌,直将郑晓阳打得头昏眼花,”我都替你们丢脸.”路鸿怒吼道.

    高远跑了过来,伸手解开郑晓阳身上的绳,满脸陪笑,”郑兵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你看看我这帮熊兵,把你打成这样,郑兵曹别生气,我给你出气.”

    郑晓阳看着满脸堆笑的高远,那双眼睛里可没有一丝笑意,反而丝丝寒气逼人,不由打了一个寒战.

    路鸿冷冷地道:”郑晓阳,高远已经发落了他的士兵,你准备怎么办?”

    “罚,一样罚!”郑晓阳垂头丧气地道.

    没多大功夫,四十余个大兵也开始围着军营跑步,路鸿看着两支精神面貌截然想反的军队,脸上神色越来越是冷峻,高兵的这一队先跑,此时已经跑了约二十圈了,但仍是队伍不乱,整整齐齐,口号喊得气十足,反观郑晓阳的队伍,没跑上十圈,便已是气喘吁吁,队伍已经是七零八落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