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十六章:告黑状(书号:13651

第五十六章:告黑状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孙晓在高远面前狠狠地告了一状,唾沫星几乎喷到了高远的脸上,郑晓阳是兵曹,自己奈何不了他,但他知道,高远可也是个暴脾气,如果高远恼将起来,今天将郑晓阳一伙人扫地出门也是有可能的,你们不是说明年这个地归你们吗?那这还没有到明年呢,赶出去又能怎样,路县尉可是高兵曹的叔叔,难不成还能为你郑晓阳出头不成,滚出去睡大街吧!孙晓不无恶意地想着.这话里话外,可就很是添了些料.

    不过大出孙晓意外,听了他的话,高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说得不错啊,这地方明年是该轮到他们了.”

    “可这是我们修的!花的是兵曹您的钱!”

    高远笑道:”怎么,我的孙都头,你是打算明年走的时候,将这房扛走呢,还是将你修的东西拆下来给他还原呢?”

    孙晓讪讪地道:”哪里,我就是气不过他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贱样儿.”

    高远撇撇嘴,”孙晓,大气一点儿,不要这么斤斤计较,太小气的人做不成大事的.再说了,你修这房也没有吃亏是不是,一来,你们练了力气,二来,你们也舒适了两个月不是?什么事情往好的一方面去想嘛,等到咱们到了居里关,马上动手修房,这一回去,咱们可是要住上一年哟!”

    “兵曹,杀羊就算了呗!”颜海波:”有白面馒头给他们吃,就不错了.”

    “是啊是啊!”孙晓连连点头,”反正弟兄们天天吃,不馋!”

    “话都说出去了,又收回来,不好吧?以后怎么办我不管,但今天是第一次,咱们总得有点主人的客套吧!”高远挥挥手道.”就这样了,我看你们两个人就是闲得,没事就瞎琢磨这些,有这个时间,你们两个人还不如去认两个字呢?”

    “老曹都躺下了,没人教我们.”孙晓笑道.

    “我没事,我能教你们!”高远身后的炕上,曹天成支起了半个身.

    听了曹天成说话,高远向两人悄悄做了一个手势,也许让曹天成有些事做,可以免得他老是沉缅在悲伤之,对他身体的好转大有帮助.

    孙晓与颜海波会过意来,同时点点头,两个向着曹天成走去,”老曹,那可就辛苦你了.”

    看着颜海波与孙晓两人坐到了炕沿上,高远笑了笑,推开门走了出去,冷风一吹,打了一个寒战,想起这次出城看到的惨状,心里又一下燃起腾腾怒火,他闭上了眼睛,眼前一幕一幕闪过,尽皆是那些惨绝人寰的画面.终究还是自己的力量太弱了,如果自己手里有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这一次自己不可以带着他们杀出城去,将那些强盗一个个地砍杀在当地.

    他摇了摇头,这不是短时间能改变的,只能一步一步的来,眼下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起步了.

    营房边上的宿舍里传来了嬉笑哄闹之声,高远不由皱起了眉头,反观自己手下的宿舍,一片安静,也难怪孙晓与颜海波看不上郑晓阳那一伙人,与自己的兵比起来,他们的确有着很大的差距,自己两个月的努力,使这些原本与郑晓阳一般的**兵已经有了兵的模样,相比之下,郑晓阳这些人的确有些不堪入目了.

    正准备去看看自己的兵,这一次遭遇突发事件,他们的表现堪称完美,总算没有辜负这两个月自己在他们身上花费的心血和付出的金钱.

    手已经放到了门上,风雪之,却有急促的马蹄之声传来.高远回过头来,看着辕门,又出什么事啦?飞马来到军营的是路鸿的亲兵,高远迎了上去.

    “高兵曹,吴县令与路县尉请您马上去县衙议事.”来人翻身下马,向高远鞠躬行了一礼,这一次高远浑身浴血,拖着十几个东胡人的尸体回来,在扶风城的名头已是盖过了县令与县尉大人了,众人谈起这位年轻的兵曹,无一不是翘起大拇指,赞一声”好汉”.有这样一个人在扶风县城之坐镇,众人都觉得安心不少.

    “什么事?”高远皱了皱眉头.

    “小人不知道,不过看起来,两位大人都很着急的样.”来人道.

    “行,我知道了,我安排一下,这就随你去.”高远道.

    马蹄声也惊动了郑晓阳,他推门而出,看着来人道:”县尉大人没有叫我么?”

    来使向郑晓阳也行了一礼,”郑兵曹,吴大人和路大人只让我通知高兵曹马上去县衙议事,是不是另外有人来通知郑兵曹,小人不知.”

    这人说话也是委婉,路鸿明知郑晓阳便住在高远这里,如果叫郑晓阳的话,怎么会另外安排人呢,这么说,只不过是让郑晓阳面上好看一些罢了.

    郑晓阳脸色很难看,他与高远一样,都是兵曹,但县令与县尉议事,叫上高远,却不叫自己,这是明显地看不起自己嘛,他哼了一声,拂袖而去,”高兵曹是路县尉的侄,我们这些大老粗自然比不上.”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地关上.

    看着紧紧关上的大门,来使轻笑了一声,”如果郑兵曹与高兵曹一样,也能单枪匹马带回十几个东胡人的尸体回来,二位大人肯定也得叫上他嘛!高兵曹,您快点吧,两位大人很着急.”

    高远点头笑笑,对于来使明显得讨好,并没有表现出特别高兴的意思,转身进房,交待了孙晓颜海波一声,便跨马与来使疾速离去.

    县衙之内,只有吴凯与路鸿二人在,自己高远搞出了酒方,将三人紧紧地绑在一起之后,吴凯与路鸿的关系是越发的好了起来,两人在扶风已经结成了一个紧密的联盟,将霍铸排除在了这个小圈之外.

    “吴大人,叔叔,出了什么事?这么急?”高远一边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一边问道.

    “来,过来坐,先暖和一下,喝杯热茶.”比起路鸿,吴凯显得更要亲热一些,拍着自己身边的另一张椅,连声道,在他与路鸿之前,一个炭盆烧得正旺.

    高远笑着坐了下来,”多谢吴大人.”

    等高远坐定,路鸿开口道:”今天霍铸派人到郡里去了,他是督邮,有督责地方并上报郡里刺史,太守当地情况的权利.”

    高远点了点头,”霍铸与二位大人虽然也有合作,但这一次只怕不会说什么好话.”

    “你说得不错,因为他与我们之间的某些利害关系,往次他上报之前都会给我们一个通报,有时候甚至将上报的内容给我们看,但这一次,他连说都没有说一声,便派人去郡里了.”吴凯有些恼怒,”这个霍铸,自以为有后台,太不象话了,真惹恼了我,我让他在这里一天也呆不下去.”

    “要不要我派人去将他的人截下来?”高远伸出手在火盆上方取暖,随口说道.

    “这可不行!”路鸿连连摇头,”你就算杀了他的信使又能怎样,他还能派第二波去,你还能个个都杀了,而具截杀督邮信使,这是重罪,高远,你不要胡来.我们找你来,就是要与你商议一下,霍铸肯定是恶人先告状,问题是这一次扶风的确出了大问题,我和吴大人商量过了,我准备提前去郡里,向太守解释!”

    “二位大人说得是!”高远点点头.

    “你这次弄回来的十几匹马我们得全部带走?”

    “全部带走?”高远顿时有些肉疼.

    “对,全部带走,不仅是马,还有那些挂在县城门楼上的那十几个东胡人的脑袋.”路鸿道,”霍铸要告黑状,我们就得拿出东西反驳他.”

    “这还是其次,霍铸就算告黑状,也就是恶心恶心我们,顶多一顿申斥,最重要的还是将我们的事与太守大人勾连起来,高远,我在郡里的酒楼已经快要开张了,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正是酒楼的旺季,还可以捞上一把,如果太守大人能去哪里露上一面,那可就极妙了.”吴凯笑道.

    “这一次,我把你也带去,生意上的有些事情,我说不清,还有你是这一次击杀东胡人的大功臣,把你带上,一些细节也更能说得明白些,张太守是大行家,如果在这上面说谎话,很容易就会被戳穿,反而增了太守的恶感,那就不美了!”

    “我知道了,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吴县令已经将太守大人今年的分红提前算出来了,这一次我们都带上.”

    “不止是分红,还有我孝敬给太守大人的一份年礼.”吴凯笑道.

    “这么急?那我今晚得回去好好安排一下军营里还有家里的事情.”

    “行!”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