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十四章:锋芒(书号:13651

第五十四章:锋芒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雪亮的军刺已经紧紧地握在手,高远怒喝声,弯腰,挥臂,一名半只脚正挂在马蹬上的东胡人的脑袋突然歪向一边,软搭搭地吊在脖上,锋利的军刺三棱开锋,这一下高远挟愤而出,几乎斩掉了半个脑袋,战马受惊,向外奔开,将这名已经死透了的东胡人尸体拖在地上向远处奔开.

    猛勒战马,胯下马人长嘶一声,人立而起,旋了半圈,高远在马上扭过了身,把军刺当作棍,当头砸向边上的那个东胡人,此人已经举着手里的弯刀,正向着高远的战马劈下,不料这马忽然停了下来,转了半个圈,却是刚好躲开了这一刀,高远的军刺没头没脑地砸将下来,卟哧一声,血水和着脑浆一下高高地喷了出来,哼也没哼一声,这个东胡人仰天便倒.

    高远离鞍跳了起来,落在离他半米远处的一名已经骑上战马,正欲打马而逃的东胡人马股之上,左手一伸,已是勒住了对方的脖,右手的军刺无声无息地自胁下刺了进去,再拔出来时,怀里的敌人已经软倒在马上.

    片刻之间,高远连杀三人,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之处,颜海波和步兵也赶了过来,步兵稍稍落后十数步,手弓箭再次鸣响,将一个已经逃出十数步的东胡人射翻在地,颜海波一声虎吼,翻身下马,两手紧握大刀,迎头一刀,将一名已经被高远吓得三魂离体而去的东胡人砍翻在地.

    而此时,曹天成三人也从水磨坊里那高达数米的片之上跳了下来,加入了搏杀的行列,高远此时也下了马,冲进了仅剩下的数名东胡人之,势若疯虎,左劈右刺,又连杀两人.

    十一名滞留在这里的东胡人,一念之差,俘虏没有抓住,却是枉自送掉了性命.颜海波,步兵以及另两个士兵看着手持军刺,横眉怒目,满身染血的高远卓立在东胡人的尸体之间的模样,都是凛然,虽然知道高兵曹武功高强,但像这样杀人如宰鸡一般的高兵曹他们却还是第一次看见,敬佩之余,心也是害怕之极,特别的颜海波,到底是年轻,先前借着一股气势,一刀劈死了一名东胡人,这却是他第一次杀人,一刀砍完,再寻对手之时,却已是被高远和步兵收拾得干干净净,茫然若失之际,突然看见溅在自己身上的那点点红色的血迹,白色的脑浆,顿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腿一软,蹲在了地上,嘴一张,哇的一声呕吐了起来.步兵就老成多了,看这模样,以前铁定是见过血,杀过人的,他走上一步,轻轻地拍着颜海波的后波,”没事了,第一回都这样,也后就习惯了.”

    “老曹,你没事吧!”高远看着一瘸一拐地曹天成,关心地问道,另外两个士兵也都浑身上伤,特别有一个,左臂之上被一支箭给贯穿了,即便没有伤着骨头,这一下也够呛.

    “高兵曹,没了,都没了!家没了,媳妇没了,女儿没了,儿没了!”当的一声,曹天成手里的刀掉落在地上,他大声地哭喊出来,一句还没有喊完,嘴一张,一口鲜血已是喷了出来,眼前一黑,便向地上倒去.

    高远一惊,一步奔了过去,将他扶在臂膀里,再看时,曹天成已是昏死过去了.叹了一口气,高远将曹天成驾到一匹马上,他伤心过度,眼下让他睡一觉对他是最好的.

    “步兵,将这些战马都给我收拢了带回去.”高远喝道.

    “是,兵曹,这十一个东胡人的尸体怎么办?”步兵问道.

    “怎么办?”高远哼了一声,”给我系在马尾巴后面,拖回去,挂在扶风县城楼之上,东胡人抢了我们的人,抢了我们粮食,抢了我们的钱,这便是他们的下场,这只是第一波,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给我十倍地还回来.”

    扶风县城,消息正在一点一点地传回来,东胡人大部人马已经退了回去,对手的确没有准备攻打扶风城,昨天晚上,那一波十几名哨骑也只是前来探一下虚实,如果扶风城没有戒备,他们当然不戒意来城里走一遭,城里的燕人可比外面村里的要富裕得多了,但如果对手已经有了防备,他们也不准备拿头来往城墙上撞.

    随着警报的解除,扶风城里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霍铸第一个支撑不住,自顾自地赶回家睡觉,昨天吴凯带头上了城墙,作为扶风县的督邮,再不满,也得没奈何地跟着上来,心里只将吴凯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既然已经无事,他当然得马上开溜了.

    东胡人是走了,但却留下了一个绝大的烂摊给吴凯,作为县令,善后工作肯定是他的了,虽然伤亡的统计数字短时间内还归不拢来,但这一次损失巨大是铁定免不了的了,善后不仅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同时也还有如何向上头交待的问题.

    这一次东胡人越界了,他们破坏了东胡王与辽西郡太守之间的约定,也许,看在这一点上,太守张守约不至于太过于责备下头的人,但这些事情却是说不准的,如果张守约人脸一取,狗脸一挂,一定要拿几个人来作为替罪羊交代的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些只能先留下以后再讨论,当务之急是准备划拨钱款,来赈济灾民,帮助他们重建家园,先将自家院里的这一亩三分地的问题争决好,不然,老百姓们闹将起来也不是好玩的,吴凯自己就是本地人,日就更不好,他可不象霍铸,实在没法了,脑袋一缩,跑回辽西郡去,有令狐家的人为他撑腰,也不能把他怎么的.

    高远出去了还没有回来,眼看着日头已经偏西,吴凯跟路鸿说了一声便赶回县衙,路鸿却是担心得不得了,与孙晓等人人一起站在城楼之上,眼巴巴地看着远方.

    “回来了,县尉大人!”孙晓突然大叫起来,远处,出现了几个黑点,接着,黑点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了,五个人,却带着十好匹马,马后面用绳还系着一些什么,隔得远了,也看不清楚,看到高远安全返回,城墙之上,第一队的十余名大兵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

    随着高远等人越走越近,众人终于看清楚了十几匹马后拖着的是什么,城墙之上,顿时鸦雀无声,拖着的竟然是一具具尸体,看那着装服色,赫然就是东胡人.

    原来高兵曹出马,不仅救回了曹都头一行三人,竟然还杀了十几个东胡人,城墙之上,啧啧之声一片,看着步兵和颜海波几人都是大为艳羡,这一次他们跟着兵曹出去,可是赚大发了.

    “高远!”看到满身血迹的高远,路鸿吓了一跳,”你没受伤吧?”

    高远摇摇头,”叔叔,我没有受伤,这都是敌人的血.亏得我出去了,再晚去一会儿,天成他们三人可就没命了.”

    “这十几个东胡人?”

    “他们正在围攻天成,被我们杀光了!”高远淡淡地道:”转身吩咐孙晓道:”孙晓,给我将这十几个东胡人的尸体挂在城楼之上,让东胡人看看,敢来我们这里抢劫的土匪,就是这样一个下场.”

    “是,兵曹!”孙晓连声答应道,看着脸色有些煞白的颜海波,低声问道:”你小怎么啦?不会尿裤吧?”

    颜海波翻了一个白眼,但吐得委实有些厉害,却是提不起力气来反驳他.

    “杀了人,吐了!”步兵在一边低声解释道.

    本来以为孙晓一定会嘲笑自己一番,不想孙晓却竖起了大拇指,”小,有种,不错,我第一次杀人之后,也是吐得昏天黑地,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才下地,两腿还软软的,你小行,第一次杀了人,居然还能自己骑马回来.没事,这些东胡人你就别把他当人,当猪,当羊不就得了,你在军营,屠猪杀羊的活儿又不是没少干!没事!”他很友好地拍了拍颜海波的后背.

    “谢谢孙哥!”颜海波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干得好!”另一边,路鸿连连拍着高远,”有了这十几具东胡人的尸体和十几匹战马,我和老吴也好跟太守交待了一些.”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