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十二章:兵临城下(书号:13651

第五十二章:兵临城下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有了这样一支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的军队,虽然只有百来人,但却对于扶风人的心气儿是一个极大的提升,不论是吴凯还是普通的百姓,心都觉得有了一些依靠,不管他们的战斗力究竟如何,到底是银样蜡枪头,看不用呢,还是表里如一呢,此时都不是那么重要呢?

    吴凯赞许地看了一眼高远,大手一挥,”跟我上城!”豪迈无比的第一个走了出去,向着扶风城墙大步而去.

    扶风城上,灯火通明,人影幢幢,集合了全县城内的十岁以上丁壮,扶风县也凑起了近三千人的守城队伍.吴凯坐镇在城门楼里,霍铸在一边相陪,而县尉路鸿和副尉章邯此时便成了最为忙碌的人,也只有他们两人打过仗,知道怎样守城.

    一块块的擂石被搬上了城墙,城墙之上,一堆堆的火被点了起来,掺了大粪的油脂正在锅里翻腾着,县里武库不多的武器全都翻了出来,发给了守城的百姓.

    高远的一百人的队伍没有被分配任何任务,路鸿告诉高远,他这一百人是全城的希望所在,如果力量分散,将会丧失他最大的威力,所以他们将被当作机动队伍使用,城头之上不管哪里出现危险,他们就得去哪里.

    高远明白,自己这支队伍就是用来灭火的,那里有被突破的危险,自己就得出现在哪里,这是正确的做法,因为自己的手下是正兵,不管怎么说,他们的战斗力也要比现在站在城头之上斗志昂扬的民众要强上一些.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麾下,绝大部人脸上都露出了狂热的神色,高远撇撇嘴,的确还是一些战场菜鸟,如果是身经百战的话,面临大战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当年在生死格斗台上,但凡看到这样的对手,高远便知道自己赢定了,而如果面对一个面无表情,呼吸动作与平素毫无二致的对手,所造成的压力那是大不相同的.

    愤怒,兴奋有是能给人力量,但却也易出现破绽,狂热的情绪来得容易,去得却也快,一旦初战不顺,这种情绪便会转化为沮丧,如果遭遇逆境,这种情绪转化成崩溃也不过是在弹指之间.

    自己的这支麾下还是缺少打磨,但这已经不是能在训练场上能解决的问题了,除了用战争和鲜血来对他们进行打磨之外,没有任何可以取巧的途径.

    雪仍在下,风扔在吹.远处传来马蹄之声.

    “来了,东胡人来了!”不知是谁嚷了一声,城墙之上,一阵骚动,人群显得有些不安,但更多的却是愤怒,有的人甚至将擂石搬了起来,搁在城垛之上,准备随时都推下去.

    高远微微摇头,听蹄声,来者不过十数骑而已,对手又没有发疯,怎么会拿这点人手来碰高大的城墙.

    他两手扒在城墙上,瞪大眼睛,想看个清楚明白,到了这个世上,他还没有看过东胡人长什么模样呢?

    “别紧张!”路鸿看着高远的模样,安慰道:”他们也是两个肩膀顶一个脑袋,一石头砸在脑袋之上,照样给他砸开花.”

    高远微笑着冲路鸿点点头,知道自己刚刚这个动作让路鸿误会了,他也懒得解释.

    十数骑自风雪之而来,刺破了远处的黑暗,直接奔到了扶风城上那灯火映照的城墙下,果然是东胡人,十多骑,好大的胆!高远看着在城下指指点点,似乎在说着什么的东胡人,气得七窍生烟.

    他妈的,什么东西,耀武扬威.

    “步兵!”他怒喝道.

    “兵曹,小人在!”

    “用你的弓,干他一个立立威!”高远喝道.

    步兵眯起眼睛目测了一下距离,摇头道:”兵曹,这些东胡人很有经验,这个距离之上,或许能射到,但没有什么杀伤力了.”

    高远重重地捶了一下城垛,回望着路鸿,”叔叔,我带几个人下去,割了他们的人头来.”

    “胡闹什么?这是打仗,你以为是过家家玩啊!”路鸿不满地看了一眼高远,”这只不过是他们的哨骑,来打探虚实而已,说不定大部队转瞬即至,小不忍则乱大谋,他们爱在下面指点,就在下面指点好了,只要他们敢来登城,才是你发力的时候.出城,出城作什么?”

    被路鸿喝斥了一顿,高远不由沮丧之极.

    “兵曹,如果我有一张好弓的话,这个距离之上还是能一箭的的,但是我们用的弓太软了,这个距离射过去,哪怕命,也只不过给对手搔搔痒而已?”步兵在高远身边低低地道.

    “好,步兵,只要能射,吓狗日的一大跳也是好的,只要你能射,这事儿过后,我负责给你弄一把合适的好弓来,怎么样?”高远眯着眼睛,眼里满是怒气.

    “兵曹说话算数?”步兵大喜.

    “老说话什么时候没有算过数,你这是在怀疑我吗?”高远怒气冲冲地道.

    “不敢!不敢!”步兵看到高远生气了,连忙陪了一张笑脸,从身后取下背着的弓,搭上羽箭,”兵曹,我试试!”

    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步兵的准头的确很佳,这一箭猝然而去,下面几个探听虚实的东胡人毫无防备,当的一声,这一箭倒是准确地命了最前头一个东胡人的胸脯,但正如步兵所说,这一箭已经丝毫没了什么力道,被对手身上的皮甲一挡,无力地坠下地来.

    饶是如此,那东胡人也是吓了一大跳,身一震,竟然从马上跌了下来,另外几名东胡兵都是大吃一惊,齐齐勒马后退.

    高远看到那人跌下马来的东胡人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跳一跳地向着自己的战马奔去,不由乐得哈哈大笑,虽然没有射死对手,但让这个家伙掉下马来,看这模样,铁定是孬了脚.

    “格老的,就是爽!”高远大笑着拍着步兵的脑袋,”一柄好弓,算我的了,我一定给你找到,再让这些东胡人在你面前嚣张,一箭便毙了他个王八蛋.”

    “多谢兵曹!”步兵大喜,这位兵曹大人说话可是算数的.

    几个东胡人退得更远了一些,聚在一齐不知低声说了一些什么,一声唿哨,转身驱马离去.

    “他们不会是去如唤大部队了吧?”高远低着头,用只有身前步兵听得到的声音不满地道:”就这十来个人,就如临大敌,让我出城去宰了他们,岂不痛快.”

    天色渐渐露出一丝光明,黑夜的幕布终于慢慢拉开,雪也终于下得小了一些,想象的东胡人大股队伍并没有出现,但城外的情况到底如何,却不得而知.

    又过了一个时辰,城内终于有了外面的消息,一直在城外各乡村负责巡防的郑晓阳带着三十个残卒回来了,他们回归,也让扶风城内对于外面的惨状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同时也让高远神色大变.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