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五十章:警钟(书号:13651

第五十章:警钟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将自己裹得臃肿无比的高远如同一个滚动的球,鬼头鬼脑了出现在菁儿的窗下,伸出一只手,在窗上轻轻地笃笃敲了两下,窗户马上打开了,露出了菁儿那些娇俏的脸庞,不过这个时候,这张脸庞却显得有些惊慌.

    “高大哥,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娘才刚刚睡下呢!”菁儿尽量地将脑袋凑近高远,这样可以让声音更小一些.

    “我是瞄着你娘房里灯熄了才过来的.”高远一说话,腾腾白气便阵阵卷出.

    “你一着床就睡着了啊?”菁儿白了他一眼,”要是让娘听见了,我要挨骂的.”

    “不怕,你娘亲口许了我的,说等过了年,你满了十岁,就让我们成婚.迟早都是我们高家屋里的人,现在隔着窗户说说话怕什么,说不定你娘看我冻得够呛,怕她未来的乘龙快婿冻坏了,让我进来也说不定呢.”高远咪咪地笑着,将手伸进了窗户,”菁儿,给暖暖,都快冻僵了.”

    听到高远说成婚,菁儿便有些羞红了脸,啐了一口,”美的你!我娘最重礼节,真要让我娘看到你,或许在你面前不会说什么,过后肯定要重重地责骂我.”话虽然说着,但仍是伸出一双小手,将高远的手握住,轻轻地揉搓着.

    “天这么冷,你来这么勤干什么?当真冻坏了可怎么办?”菁儿边替高远揉着冰冷的手,边细声道.

    “不怕,身体冷,心里火热着呢,菁儿,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以前还觉得这个家伙胡说八道,现在才发觉他说得如木三分,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一般,我现在啊,一天不看到你,便心慌慌的,做什么都不得劲儿.”

    “就你口花花的!”菁儿扁着嘴,但眼角眉梢却尽是笑意.”以前也经常见着你,不见你这般殷勤!”

    “那是以前,我这人开窍晚,不解风情.”高远道.

    “还不解风情呢,你知道什么是风情啊?”菁儿嫣然一笑,高远顿时觉得眼前百花齐放尽是春,眼睛都看得有些直了.

    “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菁儿在高远掌心里狠狠一掐.

    她这点力气,高远只道是搔痒,但脸上表情却仍是作出一副吃痛的样,明知高远是假装,菁儿仍是低低地笑了出来.

    从那双小柔夷之抽出一只手来,高远从窗下摸出那束梅花,递给菁儿,”给你,我今天亲自从南山之上采摘下来的,可新鲜了.”

    菁儿接过梅花,放在鼻间嗅着,”什么新鲜不新鲜的,又不是大白菜,什么事儿让你一说,立即便俗了,你送吴县令一束梅花,送我也是一束梅花,倒是便当.”

    “你怎么知道我送了吴县令一束梅花?”高远瞪大了眼睛.

    “高兵曹一束梅花为吴县令过寿做寿礼,如今扶风城里那个不晓,梅有五福,又具四德,这位吴县令想不到也是一个雅人!”菁儿笑道.

    “我送你的梅花可不一样.”高远立即道:”他那事我就是让手下的大头兵随手在路上折了几枝,你这一束,可是我亲自爬到南山顶上,一小枝一小枝采摘的最好的,你瞧瞧,你瞧瞧,我可都是将他们摆出了造型的,现在南山多滑啊,险些没让我掉下去,腿都跌肿了一大块,你要不要看一看?”

    “我才不看呢!”菁儿羞道:”好了,我知道你的一片心意,不过你拿这花儿拿我却放在哪里呢,明天娘起来看到这束花,问我从哪里来的,我怎么说?”

    高远吐吐舌头,这倒是一个问题,”要不我呆会又带走?回去摆在我屋里,白天你如果过去,就可以看到了.”

    “嗯!”菁儿点点头.

    外头的寒风欲发的大了,那怕裹得厚厚的,又揣着手炉,高远仍是冻得瑟瑟发抖,看着高远的可怜劲,菁儿低下头,小声道:”要不,你进来坐一会儿吧?”

    “好呀,好呀!”喜从天降,高远顿时乐开了花.

    “就只是坐一会儿啊!”菁儿强调道.

    “当然就坐一会儿,我好老实的!”高远连连点头,双手一撑,已是上了窗台,一只脚跨了进去,不成想大大的斗蓬下摆不知勾在什么上面了,下一个动作刚刚作出来就又被带了回去.

    转头一手拉着斗蓬,正想将斗蓬扯将出来,高远的动作却瞬时之间凝住了.

    扶风县城之,突然响起了一声接着一声的急促的警钟之声.那钟楼高远见过,就在县衙前,修得高高的,站在上面,可以俯览全城,钟声敲响,只能代表一件事情,那就是有敌来袭.

    东胡人!

    没有想到贺兰雄的警告还没有过去几天,那些该死的东胡人就来了.骑坐在窗台之上,高远恼羞成怒,连隔壁氏起来的动静也没有听见.

    氏在扶风年了,每年警钟都会响,一听到这个钟声,她就会带着菁儿姐弟俩藏起来,哪怕明知道东胡人不可能打到东胡城来,她也仍是会这样做,好像受过什么刺激一般.

    “菁儿,快点,快点起来!”砰的一声,菁儿的门被推开了,幽幽的烛光之下,菁儿小鹿一般地站在窗台前,而一个肥胖的,壮壮的家伙正骑坐在窗台之上.

    氏发出一声尖厉到让高远几乎耳膜都震破的尖叫之声,动作之快,让高远都叹为观止,扑到了窗台跟前,随手操起窗台上的一块砚台,砰的一声便凿在高远的脑袋之上.

    高远没有想到氏一言不发便动手,但就算反应了过来,也不敢还手,就氏这身板,只怕自己一伸手就将她掀翻了,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自己现在正骑在人家大姑娘的窗台之上,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好人,理亏啊!

    挨了这一家伙,呼的一下,高远便一个倒栽跌了下去.菁儿发出一声尖叫,一手拖住母老虎般的氏,”娘,娘,那是高远!”

    高远从地上爬了起来,掀掉斗蓬,脑袋之上青紫了一大块,亏得氏手劲不大,要是力量再大一些,非将他开了瓢不可.

    “高远!”氏的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你,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你们……”

    菁儿低下头,高远也觉得无言以对,总不能告诉人家自己在与你家姑娘偷偷相会吧?正自尴尬,警钟声再一次敲响,高远咬了咬牙,”伯母,这事儿我回头再跟你解释,现在我得去县衙了.”一个转身,飞快地奔到了隔壁,旋即,隔壁响起了高远洪亮的声音:”张一,你马上去南城兵营,让孙晓集合队伍,全副武装到县衙门集,翠儿,你去隔壁,照料菁姑娘一家.”

    随后又听到砰的大门掀开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声旋即离去,显然,高远已经离开了.

    氏看着菁儿,菁儿不安地低下头,却不料氏只是叹了一口气,就转身离开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