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十八章:照顾(书号:13651

第四十八章:照顾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一老一少谈得是眉飞色舞,唾沫横飞,浑忘了一边的路鸿已是坚持不住,鼾声四起了,直到一声鸡蹄,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天已经要亮了,路鸿也是霍然醒来,看到两人仍是精神亢奋,不由苦笑不已.

    鸡叫之声也将高远给叫醒了过来,不由暗叹,这一说起赚钱,可就忘了要去趴菁儿的窗台了,不过这一夜还是很有收获,酒楼的前景尚不说,光是吴凯免了这一千贯的旧帐,就足以让他大喜若狂,这可是代表着到了年底,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分红了.

    “吴兄,天亮了,我们也该走了!”路鸿站了起来.

    直到此时,高远才猛地想起一件事,顿时清醒过来,回到现实之,”吴大人,路叔叔,我差点忘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与您二位说.是有关东胡人的.”

    “东胡人怎么啦?”

    “我有一个匈奴的朋友,据他说在居里关外我们与东胡人的五十里缓冲区内,现在有了一支东胡人的部落,而且他还说,这支东胡部落很有可能要在年前对我们动手,来我扶风县抢掠!”高远道,”我们得提前准备.”

    “咳,我还当是什么事呢,你这大惊小怪的!”吴凯摆摆手,”不妨事,这样的事儿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他们要抢,也就是抢抢居里关外的村,不能越过居里关,这是我们大燕与东胡人约定俗成的规矩,没事儿!”

    “那他抢我们关外的村,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抢啊?”

    “都习惯了!”路鸿叹了一口气,”他们都是骑兵,来去如风,我们想与他们打也打不过,好在关外的百姓也都有了准备,一旦他们来了,就先跑人,这些东胡人也只要钱,不要命,抢了财物,自然就走.”

    “那老百姓被抢了,这个冬可怎么过?”

    “每年出了这样的事儿,县里都会补贴一部分,反正不能让人饿死不是?”吴县令道:”东胡人也真是可恶,每年来这么一遭,让我破财不少.”

    “原来是这样!”高远点点头,”钱没了还可以再挣,人没了可就麻烦了.”

    “贤侄说得是正理,这事儿不用太操心,大家都习惯了,你回去之后,可别忘了将方快点给我送来,我在郡里的酒楼已经开始在作前期准备了,准备在年前开张,你可不能误了时辰.”

    “吴大人尽管放心.”高远拍拍胸脯.

    出了吴府的大门,路鸿看着高远,”高远啊,你是回军营呢,还是回家去住上一天?”

    “我还是回军营得了!”高远看了看天色,道:”免得那些兔崽看见我不在,就无法无天.”

    “嗯,高远,你很好,很好!”路鸿缓缓地道:”你的表现让我很是惊讶,这我也就放心了,以后即便我不在了,你与你大兄也可以撑下一片天来.”

    “叔叔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支持大兄大展鸿图,谁敢对大兄不利,我就用刀跟他说话!”高远大义凛然地道.

    “好,好,有了你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路鸿哈哈大笑,”年前我准备去郡里一趟,顺便也带你去开开眼界!”

    “多谢叔叔!”高远大喜,他正想去辽西郡看看,对这个世界多一份了解.

    回到军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让高远很欣慰的是,隔得远远得,便能看到军营里灯火通明,已经形成惯例的早课正在进行,士兵们跑步的号声,清楚可闻.

    马蹄踏地辕门,黑暗之,孙晓与曹天成已是急急地窜了出来,昨天高远一束梅花作礼便窜到了吴县令的五十整寿宴上,又是一夜没有回来,让这两人是大为担心,生怕高远已经被恼羞成怒的吴县令给拿下了,如果再换一个兵曹来,肯定意味着他们的幸福生活将告终结.跟着高远,虽然苦是苦了点,但在物质上面,与他们以前相比,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高远一夜未归,他们两人也几乎一夜未眠,眼下正顶着两个熊猫眼,关切地将高远迎进了屋内.

    高远虽然没有在家,但他房间里的炕仍然烧得火热.脱掉斗蓬,高远四仰八叉地躺在温暖的炕上,”可累死我了!”他嚷道,连着两夜没有睡,也真是难为他了.

    “兵曹,没出什么事吧,吴县令没有为难你吧?”

    “为难我干什么,他很高兴!”高远伸手拉过被窝,将自己连头带脸蒙上,片刻之后又探出头来,”哦,天成,对了,我找吴县令借的那一千贯钱不用还了,吴县令对我送的礼很感兴趣,大方地免了这一千贯的钱,这样的话,年底我们还会有一笔钱到帐,嗯,日可就宽裕多了,我想过了,你去集市上采购一批牛皮,咱们为弟兄们做一知皮甲,可怜见的,咱这百把人,连一身甲也没有,铁甲咱们搞不起,皮甲用不了多少钱,多少还是能起到点保护作用的是不是?你算一下,买牛皮再加上销制以及做成甲得多少钱,只要做一个前胸后背的甲就行了,再给弟兄们一个做一个牛皮的护腕,就这些了,现在我要睡觉.你们不许来烦我!”

    说完这些,连头带脸全都盖上,片刻之后,便是鼾声四起.余下孙晓与曹天成两个面面相觑.

    “一千贯不用还了?”孙晓看着曹天成,不敢置信地问道,一千贯,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笔天数字,以他现在的军饷而言,不吃不喝,要干上近一百年才能还清.

    “兵曹真乃神人也!”曹天成也是连连摇头,”不管了,反正跟着兵曹就好了,孙晓,兵曹吩咐的事情我得马上去做,不然等他醒来看我没有办难免要生气,你在家里照看着一点,不要烦着兵曹!”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那个敢龇牙,看我不灭了他!”

    两人边说,边退出了房间.

    高远这一觉睡得极是香甜,连午饭也没有起床吃,孙晓也格守着高远的吩咐,任凭他睡了一个自然醒,只到天色渐晚,高远这才满足地伸了一个懒腰,暖哄哄的炕上爬了起来,一看天色,倒是吓了一跳.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这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只可惜,便是这样睡到自然醒的日,于自己而言也是不多,至于数钱数到手抽筋,这个完全还不可想象,即便有钱到手,高远也是左手进,右手出,根本落不下多少.

    完面已经准备开晚饭了,门轻轻地一响,曹天成端着一个托盘,内里装着两个杂面窝窝头,另外一碗羊肉汤,不同的是,曹天成还端了一小碟腌咸菜来.孙晓也跟着走了进来.

    “兵曹,吃饭啦!”曹天成将托盘放到桌上,道.

    “嗯嗯,你们都吃过了没有?”

    “吃过了吃过了!”两人异口同声地道.

    “那坐,我正有事儿要同你们说,咱们连吃边说!”高远指了指凳,道.

    一边啃着杂面窝窝头,一边喝着羊肉汤,一整天没有吃东西,倒也真是饿得慌了.

    “对了,老曹现在事多,带兵少了,我准备新提一个都头起来,也给孙晓分担一下,你们觉得怎么样?”喝了一口汤,高远含混不清地道.

    “全凭兵曹作主.”两人道.

    “那,你们认为谁合适?”放下汤碗,看着两人,高远很认真地问道.

    “我认为颜海波合适!”曹天成立即道,这些日,他也看出来高远对颜海波是另眼相看,颜海波也挣气,虽然还只有十岁,但眼下无论是力量速度等各样军事素质,也就比不上孙晓而已.

    “我也认为他合适!”

    “那就是他了!”高远干脆地道.”孙晓下去之后就跟他说一声,从明天起,就让他干起一个都头该干的事情来,你多教教他.”

    “是,兵曹!”

    “对了,老曹,孙晓是光棍汉一个,一个吃饱全家不饿,上次听孙晓说,你还有老婆娃儿?”

    “是是,住在下洼村呢,一个女儿十岁了,一个儿刚刚十二岁!”曹天成笑道.

    “十岁的女儿,出嫁了吧?”高远随意问道.

    “还没有呢,以前家里穷得要命,我这儿基本上拿不钱来养家,女儿在家得帮着娘,咱家太穷,谁肯娶,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曹天成摇头道:”耽误了,耽误了!”

    “才十岁嘛,不急,老曹啊,我是这样想的,这东胡人连连光顾,下洼村虽然在关内,但距居里关也不越,我觉得有些危险,你干脆将你老婆孩都接到军来住,这样呢,也免得你一心挂两肠.”

    “这,这不合规矩吧!”

    “什么规矩不规矩地道,你老婆来了,可不能光吃不干活,咱们连个伙夫也没有,你老婆来了,先让她干这事儿,我照样发饷,怎么样?这样一来,下头的弟兄们就不用轮着去做饭了,说实话,咱们这弟兄弄出来的东西可真是难吃,瞧这窝窝头,硬得跟石头一样,亏得我牙口好,还有这羊肉汤,好好的羊肉,楞是给糟塌了,这咸菜,是想咸死人啊,盐可贵着呢!把你老婆接来,孙晓是没老婆,不然也接来,咱职权范围内的事,能照顾为啥不照顾,是不是?”高远不经意地道.

    曹天成楞了片刻,孙晓看过去时,竟然发觉他的眼有泪花在闪动.赶紧碰了碰他,”老曹,还不多谢兵曹!”

    曹天成站了起来,向着高远深深一揖到地,”兵曹大恩大德,天成没齿难忘.”

    “把手上的事办完之后就赶紧去,带两个弟兄,骑马去,快去快回,我发现这队里,离了我行,这要离了你,可就要乱套了!”高远笑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