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十七章:更进一步(书号:13651

第四十七章:更进一步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主意的确是绝佳,我是说,还不够完美.”高远笑了笑,接着道:”吴大人既然有心要开一家最好的酒楼,那依我看来,里面所有的一切就要是最好的,而不仅仅是酒.”

    “所有都是最好的,这是怎么说?”吴凯摇头道:”高贤侄,这个可不好界定,我认为,我们有最好的酒,就足以打响招牌了.”

    “吴大人,你别忘了,以后我们的酒是要畅开来卖的,那时候,郡里所有的酒楼都开始卖我们的酒,那我们的酒楼岂不是就没有优势可言了么?”

    “我的目的本来也就是卖酒,目的达到了,酒楼赚不赚钱也就不在乎了.”

    “不,既然做,自然就要做最好,而且吴大人,这可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操作的好的话,利润将远超卖酒.”高远抛出了诱饵.

    果然,一听到利润远超其它卖酒这个对于吴凯来说已经是暴利的行业,一下便勾起了他的兴趣.

    “如何才能让他获得这么大的利润呢?”

    “无他,贵耳!”高远哈哈一笑.

    吴凯和路鸿两人面面相觑.

    “仅仅如此?”

    “当然不,贵,自然也要有贵的道理!”高远道:”首先咱们酒楼的装修,一定要考究,千万不要搞得跟暴发户一般金壁辉煌,要知道,郡里不比我们这里,一定要有特色,要人来一次之后,就记住我们这里的与众不同.”

    “这个好说!”吴凯道.

    “其次,既然要最贵,里面的东西自然就要是最好的,要最好的大师傅,最好的跑堂,最好的歌伎,最好的舞者,最好的琴师.”

    “等等,等等!”吴凯不解地道:”我们是酒楼,要这些人做什么?而且还要最好的?”

    “吴大人,可不能将他仅仅当做一个酒楼来做!”高远笑道:”我们的目标人群是谁,是那些有钱人,是那些权贵者,这些人家里什么没有,他们来外头吃饭喝酒,仅仅是吃饭喝酒吗?不,如果是这样,他们还情愿在自己家里,怎么也比在外头吃得好是不是?我们要将他做成一个会友的地方,一个交易的地方,一个摆谱显面的地方,只要客人能想到,我们就能给他做到.”

    “这个可有些难处!”吴凯倒吸了一口凉气.

    “所以,要最好的.”高远肯定地道:”前期投入肯定是大,但一旦开始运行,我敢保证,财源必然滚滚而来.”

    “贤侄如此肯定?”

    “当然!”高远自信满满,”要让客人感到有面,哪自然都要是最好的,也就是最贵的.要别人有的我们都有而且更好,别人没有的我们却有.打好了这个基础,我们就可以将费用收得高高的.到时候,你要进咱家酒楼的门,行,你得先交进门费.咱们这儿没有大厅,只有包房,包房有包房费,每个包房里都有专门的伺者,这得要收服务费,当然,如果你想要舞者琴师歌伎,行啊,只要肯给钱,都有.”

    吴凯吸了一口凉气,”这,这还有人来吗?”

    “当然有人来,这个世上,有很多人要得就是这味,要的就是一个面,别人来不起,他来这里一掷千金,那该是多有面的一件事情是不是?到了咱们这酒楼,就是一碗普通不过的红烧猪蹄,咱也得收他千儿八百的.”高远大笑道.

    “贤侄说笑了!”吴凯与路鸿都笑了起来.

    “吴大人,叔叔,这有什么可笑的,咱给这红烧猪蹄重新取个名,就叫红酥手,有了这名,是不是意境就格外不一样了?”高远嘿嘿笑道.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吴凯大笑,”这么有意境的一首诗,居然被你用来作了猪蹄的名字,想想也觉得煞风景.”

    “煞风景不要紧,只要有人肯出钱就行!”高远笑咪咪地道.”青椒炒红椒,咱叫他绝代双骄,红烧肥肠,那就叫百转千回,就算是一碗漱口的清汤,咱将上面放一段香葱,也可以叫他猛龙过江,反正名字怎么雅怎么来,怎么让别人看不懂怎么来,最后,就是贵.做这门生意,咱们就图贵,不图对,你要是嫌贵,你就别来!”

    “再比如说咱们酒楼里的歌伎,舞者,琴师乐手,先说清了卖艺不卖身,出多少钱也不卖,谁要是敢动强,拖了扔出去,吴大人,这么一来,你说咱们这酒楼的档次是不是忽拉一下就上去了?”

    吴凯咽了一口唾沫,看着高远,着实有些意动.

    “可是如此贵法,要是没有客人上门怎么办?”

    “先就说了,这段时间,咱们不是有好酒当噱头么?你要想喝到好酒,你就必须到我们这儿来,慢慢地,大家就会发现这里头的好处了.”

    “你先前所说的确很对,但是贤侄啊,郡里不比扶风县,权贵多着呢,要是这些人捣乱怎么办?”

    “所以说,得将太守大人拉进来,这是其一,其二,对于那些能卡咱闪脖的人,咱们自然是要特别对待的,比方说,在咱们的酒楼里给他一个专门的房间,这房间不许别人进来,只给他一个人用,其它的收费可以打打折,这样他是不是倍儿有面?太守大人当时候是股东,这楼也就是他的,他自然有一间属于他的房,而且所有东西是不用收费的.”

    “说得很有道理,值得一试!”吴凯顿时跃跃欲试起来.

    “只要吴大人肯投资,我这里到还有几个酿酒的方.”高远笑道.

    “还有其它酿酒的方?”吴凯顿时又惊又喜.

    “不错,是酿果酒的.”高远不慌不忙地道:”咱酿些这样五颜色的果酒,放在酒楼里,还可以吸引那些权贵们的家眷过来,吴大人,您想想,咱这酒楼是有包房的,有钱人还可以长期包一间房,只要你出钱不是?这样他们的家眷来路们酒楼,又不置于抛头露面,一举两得不是?”

    “等一等,你说这酒五颜色的?”

    “当然了赤橙黄绿青蓝紫,您想弄成什么颜色,就能弄成什么颜色!”高远道.

    吴凯的眉行急速地掀动着,盯着高远,”多少钱?”

    高远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吴凯以为自己又要卖方了,当下笑道:”吴大人见外了,既然这酒楼里有了我和叔叔的股份,那自然就是我们自己的生意,还要什么钱?当然了,您要是能将我先前借的一千贯给免了,那是最好!”

    吴凯哑然失笑,路鸿微笑摇头,看不出高远还如如此惫懒的一面.

    “行,这一千贯我不要了,你这方,岂只一千贯,什么时候给我?”

    “回去之后我就写来给您.”高远大方地道.

    “妙,妙极!”吴凯伸手握住高远的手,大笑.

    “不过吴大人,这白酒嘛,咱们可以走量,但这姹紫艳红的果酒,咱可就不能走量了,一定要着点慢,要经常性的卖得没有了,就算有,我也说没有了.”高远神秘地道.

    “我懂,我懂,物以稀为贵,越是少,便能越是卖得贵嘛!”吴凯深以为然.

    “大人果然是生意行当上的奇才!”高远再拍拍马屁,”但是吴大人,您怎么没有想在白酒之上再多赚一点呢?”

    “现在已经一贯钱一坛了,我都卖得有些心惊肉跳.”

    “以后咱们的酒楼开了,您可去去找陶匠,烧制一匹造型各异的酒壶,然后将酒分装在里面,然后给他们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比方说百日醉啊,玉堂春啊等等,我不大在行,但要一听就雅,就有意境,就像这红烧猪蹄咱叫红酥手一样,起个名字,咱就可以涨价,再说这酒壶啊,越是考究的,便卖得越贵,嗯,最好这盛酒的器具,即便是酒喝完了,还能当一个装饰品,摆在家里欣赏,这样一来,就算是一斤酒,咱也能卖出一坛的钱来不是?”

    一边的路鸿都听傻了,看着高远,”高远啊,这些东西你从哪里学来的,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做生意的天赋的?”

    “没事瞎琢磨!”高远打着马虎眼道:”以前有叔叔照着,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现在手下有了百多号人,吃喝拉撒,可把我愁的,挖空心思都想赚钱呢!”

    路鸿点点头:”辛苦了!”在他心,自然认为高远如此赚钱打造军队,都是为了他的大兄路超啊,他自然得感谢,这话,在吴县令面前可不能明说.

    吴凯看着高远,”贤侄啊,你这心眼,去带兵太屈才了,不如不当这个兵曹了,就来帮我做生意,我不会亏待你,股份一样,每年再开你千贯工钱,如何?”

    路鸿倒是吓了一跳,正想开口,高远已是连连摆手:”吴大人,我这儿只能出出主意,您真让我去做生意,非得赔得裤都没得穿.”

    “有主意就够了啊!一个点值千金,你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咱这酒楼前景无限广阔,先开一家在辽西郡,赚了钱,咱就往渔阳郡开,往蓟城弄,这些地方可比咱辽西郡有钱多了去了,想想也真是兴奋.”

    “岂只是这些地方,吴大人,咱不仅要在大燕遍地开花,赵韩秦魏楚齐,管他哪个国家,都得有咱们这酒楼啊!”高远更是牛皮吹得咚咚响.

    吴凯深以为然.路鸿眨巴着眼睛,看着一老一小两人脑袋扎在一起,深谈着如何去开拓,这他插不上话,只得在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得闷茶,只将一壶茶喝得涓滴不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