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十五章:祝寿(书号:13651

第四十五章:祝寿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贺兰雄姐妹俩消失在风雪之,但却留给了高远一个让他担心的信息,贺兰雄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郑重起事的告诉自己,只怕这事儿便十有八是真的,看来自己得和路叔叔好好谈谈.只是谈了又怎么样呢?以扶风县现在这三瓜两枣,如何能挡得住东胡人的铁骑,哪怕这些东胡人现在已没落了,但也不是扶风县的这几百兵挡得住的,自己这百把人还好说一点,好歹有点起色了,但一想起他们以前的模样,高远就对另外两支队伍不抱一点儿信心了.虽然说叔叔在自己一次的劝说之后,已经给郑晓阳那一队发下了军饷,但是郑晓阳不是自己.

    得抓紧时间给路叔叔说说,最好是从郡里能派下一支部队来.看来自己今天又得回去一趟了.

    吃饭的时候,高远心还在想着这事儿.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吃过饭,高远正准备回去,不想城里却先来人了,来得是吴县令吴家的大管家,手里拿着大红的喜贴,却是吴县令要过五十大寿,专门派自己的管家送来请贴,自己倒还真有面.

    接过喜贴,承诺自己一定会接时去,正好自己要找叔叔,这个场合想必叔叔是一定要去的,这件事,也不仅仅是县尉的事情,县令更是首当其冲,到时候正好与他们一齐谈谈这件事情.

    吴管家走后,高远反倒不急于走了,喜宴是晚上,昨晚没有睡好,此时正好补一个觉.

    高远不急,倒把孙晓给急着了.

    “兵曹,您怎么还睡了?”进门看见高远躺在床上,已经两眼无神的时候,孙晓不由急道.

    “孙晓,有什么事么?”昨晚一夜没睡,此刻吃过饭,睡意便难以遏止地袭了过来,高远眯着眼睛问道.

    “兵曹,吴县令专门派他的大管家来给您送贴,您可真有面.”

    “嗯嗯,孙晓,有事说事!”

    “兵曹,吴县令五十大寿,您得去吃喜宴吧?”

    “是啊,孙晓,你是不是也想去?”

    “不不不!”孙晓连连摆手,”我是狗肉上不得桌面,去不了.我是想说,兵曹,您总不能空着手去吧,好歹也得准备一点礼物不是?不然可就有些失礼了.要是吴县令不开心了,给我们穿穿小鞋也是很容易的.”

    “带礼物?”高远想了想,好像吴县令什么也不缺,他比自己可有钱多了,自己到现在还欠他一千贯呢.”算了,拿什么吴县令也不见得看得上,而且到时候送礼的人肯定多了去了,咱一穷大兵,如何比得过那些人,反而不如什么也不拿,倒显得与众不同!”

    “这样的与众不同?”孙晓苦口婆心地道:”兵曹,看不看得上是他的事情,但是送不送可是我们的事情,这不是礼物轻重的问题,而是一个态度问题,对县令大人的一个尊重问题啊!”

    高元嗬了一声坐了起来,”孙晓,没发现你以前还这么通晓人情世故嘛!”

    “兵曹,我是怕县令大人与我们为难,实在不成,等天成回来,您让他从公帐之上支点钱出来,多少也是个礼性是不是?”孙晓摊摊手.

    “哪个不成!”高远道:”哪些钱都是有去处的,天成前几天跟我盘算过了,我们没有送礼这个预算.”

    “这就算我们全队一齐送的,大家凑凑,前不久发了饷,大家也没机会出去花钱,应当都还攥在手里,一个出一分儿,也就不少了!”孙晓出主意道.

    高远一下就恼了,斜着眼睛看着孙晓,”孙晓,我发现你还挺精神的,对了,你现在还有没有力气?”

    孙晓一挺胸脯,”兵曹以前说了,力气是奴才,用了又再来,孙晓有得是力气.”

    “好得很,你不是有力气吗?你不是要给吴县令送礼么?我决定了,给吴县令送.”

    “太好了!”孙晓笑道:”兵曹要送什么,我这就去准备.”

    高远冷笑道:”前些天我们在爬南山的时候,我在山上看到有一片寒梅林,那时候就已经含苞欲放了,现在想必正是怒放时候,你从现在开始,给我到南山去,捡最好的梅花给我采束回来,我就送梅花他了.”

    啊!孙晓呆若木鸡.

    “快去,这是军令!”高远拍着炕沿,大声道.

    “是,小人遵令!”孙晓一挺身,左手握拳在右胸砸了一下,一个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送束梅花,也不错!”高远年幸存孙晓远去的身影,翻了一个身,呼呼大睡起来.

    曹天成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走进高远的房门,看到高远拿着一束梅花,正准备出门,不由格外惊讶,”兵曹,这是要去哪里?”

    高远扬了扬手里的梅花,”哦,吴县令五十大寿,请我过去喝酒.对了,贺兰雄那边的事情都办完了?”

    曹天成指了指身后,十几个士兵赶着几百头羊,正浩浩荡荡地一路行来.

    “兵曹,去赴寿宴,你拿几枝梅花做什么?”

    “这是我给吴县令的寿礼.”一语即毕,也不管惊得目瞪口呆地曹天成,自顾自地去马棚里牵了马,翻身骑上,得得而去.

    “孙晓,孙晓!”曹天成气急败坏地冲进了兵营,”兵曹拿几枝梅花当寿礼,这是不要前程的举动,就算有路县尉做后台,但得罪了县令,以后也有的小鞋穿,你怎么不劝阻?”

    孙晓懒懒地躲在铺上,”我劝了,这才有了一束梅花,原本我们的兵曹还准备空手去的,我多劝了他几句,就恼了,逼着我去南山采的梅花.这大雪天的,可冻死我了,路又滑,摔了好几跤.”

    两人相对苦笑,碰上一个特立独行的上司,当真是哭笑不得,只能暗自在心里担心.

    吴氏作为扶风县本地的代表人物,既是首富,又是连任了多年的县令,他家的府第在扶风自然是头一份,比起路鸿家和另一位重头人物霍铸家都要强上太多,他们一家,几乎占了扶风县城其一条街道的一半,这还只是他们的住宅,另外他家的生意大都都在城外的农庄里,如果将这些都算上,他家所占的地盘就更惊人了.

    因为高远的酒方将他与吴凯,跑鸿绑在了一起,所以路鸿与吴凯的关系现在是好得不得了,吴凯五十大寿,路鸿早早就带着礼品过来庆贺,吴凯刚刚亲自将他迎进去,贺铸又带着十几个仆人抬着五个箱一路踏雪而来,霍铸身为扶风督邮,于情于理,吴凯自然得亲自出门迎接.两人在门口好一阵亲热,客套话还没有说完,街道尽头已经传来得得的马蹄声,一匹高头大马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

    此时在吴府门口,除了两府的家丁之外,还有不少其它的客人,高远一出场,倒是立即赢得了万众瞩目的关注,原因无他,就是因他他胯下的这匹马.扶风人不是没有见过马,但正是因为他们识马懂马,才会更加惊讶,因为高远胯下的这匹马是一匹正儿八板的战马,而且是战马之的佼佼者,在扶风,大燕人很难拥有这样好的战马,好的马不是在匈奴人手,便是在东胡人手,而他们,一般是不可能将好马卖给大燕人的.即便是路鸿,也只有一匹老得快走不动了的马.

    高远送给了路鸿一匹马,不过路鸿可舍不得骑,如此上佳的战马,他准备在去给太守张守约送年礼的时候献上去.高远不知道这一切,大模大样的骑了马过来,光是马也就罢了,特别是他手里还捧着一束正自怒放的梅花,可就是要多扎眼有多扎眼了.

    霍铸一看心里不由乐开了花,吴凯是扶风县头号人物,最是好面的一个人,高远这个样过来,他岂有不气之理,得因了吴凯正好,以后自己可以和吴凯一起联合起来拿捏这个混蛋,这个家伙已经连累自己破了不少财了,前一段时间,他逼着霍天良写了一张欠条,结果孙晓这个兵痦隔三岔五地便在街上堵着贺天良逼债,弄得他这个督邮也是相当的没面.但孙晓就是一块滚刀肉,软硬不吃,他又是路鸿的手下,自己还真是拿他没办法,最后还是破财免灾,给了他钱才算完事,不过为了这事,霍铸可就更加痛恨高远了,孙晓如果没有他撑腰,哪来这么大的胆.

    等着看吴凯驳然大怒的霍铸在接下来就傻了眼,看到高远过来,吴凯居然向他抱拳说了一声告罪,居然亲自迎下了台阶,要知道,即便是霍铸来,吴凯也只不过走出了门,可没有下台阶.

    高远翻身下马,笑容可掬,迎着吴凯深深一礼,”吴大人,祝你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这是卑职亲手去南山采来的梅花一束,以此为吴大人贺!”高远毫不知耻地将孙晓的辛苦劳动据为了己有.

    吴凯倒没有想到这束梅花便是高远的贺礼,心笑骂高远当真小气,不过想着他还欠着自己一千贯,心倒也释然,这家伙就是一个穷鬼,这个天气,亲自去南山上采一束梅,也算是有心了.

    伸手接过梅花,”世侄有心了.来人,马上打一个上好的花瓶,将这束梅花养起来,要放在大厅!”吴凯大声道.

    霍铸在一边冷笑:”高远,吴县令五十大寿,是何等喜庆的日,你不来也就罢了,来了却如此随意,岂不是没有将吴县令放在眼里?”

    高远一楞,还没有来得及答话,吴凯已是笑着道:”霍大人,这你可误解了高贤侄了,贤侄今日送这一束梅,可是大有深意,大有深意啊!”

    没有想到吴凯居然为高远开解,霍铸心一恼,便存了为难的心思,本来话说到这里,各人就势下坡,也就罢了,但他偏偏就打破砂锅问到底,”哦,,这深意如何我还真没有看出来,吴大人可否为我释疑?”他是存心要看高远出丑得了.

    吴凯本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没有想到霍铸居然打蛇随棍上,还跟自己卯上了,心里便有些不喜,但今日自己五十整寿的大好日,翻脸可就不好了,眉头一皱,也亏得他书读得多,转眼之间便想出了说辞.

    “霍大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梅有五瓣,五瓣梅花即代表着梅开五福,为快乐、幸运、长寿、顺利、太平.又有“梅具四德”之说,初生为元,开花为享,结为利,成熟为贞。高贤侄当真是学识渊博,在我五十整寿之日,为我献梅祝寿,老夫心甚喜之,喜之.”

    听了吴凯的话,高远不由汗颜,自己学识不是博,而是薄,也亏得这吴县令,居然信手拈来,不但给自己好好地美化了一些,也狠狠地讥刺了一番霍铸,这意思无外就是说霍铸连这也不知,当真是枉自读书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