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十四章:消息(书号:13651

第四十四章:消息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燕,不要乱说!”贺兰雄站了起来,向高远抱拳深深一揖,”高兄,只是如此的话,叫贺兰雄如何敢当呢?”

    “没有什么敢不敢当的!”高远笑道:”说起来,我还要你帮我养这么久了,这大冬天的,草料不易,都是要钱的.不过贺兄,我可给你说好了啊,这要是死了一头,到时候你可是要赔给我的.”

    “保证不会少你一头牛!”贺兰雄拍拍胸脯道,”只是这粮食?”

    “放心吧!”高远走到门边,拉开门,”天成,天成!”

    “来了!”

    曹天成应声出现,”高兵曹.”

    “这个贺兰兄弟带了几百只羊和几十头牛来,你跟贺兰兄弟算算帐,该多少钱,我就都买了!”高远道.

    曹天成看着高远:”兵曹,羊也便罢了,反正我们每天都要杀一只羊,贺兰兄弟那里的肯定还要便宜一些,只是这牛,不好办啊!杀又杀不得,他们那的牛又不会耕田犁地,弄来怎么办?”

    “我让贺兄弟替我们先养着,过年后给我直接送居里关,过了年我们不是要去哪驻扎嘛,那时候弟兄便都有牛奶喝了.你跟贺兰兄弟算帐,然后带着他,去买粮食,送他们出城,顺便把羊给我弄回来.”

    “好嘞!”曹天成转身出门,再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小算盘,这些时日,他每天都和银钱打交道,公帐之上虽然还有钱,但钱再多也有用完的时候,特别是像高远这种花法.

    曹天成和贺兰雄在那里盘算着羊值多少钱,牛值多少钱,可以换多少粮食,再得除去运费等等,高远也不着急,坐在哪里笑咪咪地喝着茶,不时看上一眼贺兰燕,美色当前,虽然没什么色心,但看看饱饱眼福也是可以的,秀色可餐嘛.

    贺兰燕性活泼,却耐不得坐在这里无事可做,想找点话头跟高远说,但看着高远贼兮兮地不时上下打量她一番,心头不禁有气,便懒得答理他,转头透过窗户看着外头,外面呼喝之声不绝,不时发出一声惨叫,那是士兵们仍然在保持训练,这是一批叠被所绑腿都过了关的人,呆在宿舍里无所事事,还不如在外面出出汗.

    看着看着,贺兰燕突然格格地笑了起来,”喂,我说你的兵可真够傻的.”

    “怎么啦?”高远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他们哪里傻了?”

    “这个汉,就我看得这会儿,他已经被沙包撞翻两三回了,还傻不拉叽地在哪里忙活,这是谁想出来的缺德玩意儿,这人要是在里面这么玩,迟早都得被撞翻.”贺兰燕笑道.

    “不好意思,是我想出的这缺德玩意儿!”高远摸了摸鼻,道.

    “就知道是你这笑面虎,你这是阴死人不赔命.”贺兰燕哧的一声,”也就是你手下这些傻不拉叽的家伙才玩得这么开心.”

    “只要你身后够敏捷,反应足够快,当然就能躲过,实在躲不过也能挡住!”高远笑道.

    “我不信!”贺兰燕摇头道,”你能在里面这么玩儿不被撞.”

    高远笑着拉开窗户,扯着嗓喊道:”孙晓,孙晓.”

    “兵曹,我在这儿呢!”孙晓从另一间兵舍里嗖地一声钻了出来.

    “贺兰燕姑娘说有人在里头一定会被撞,要不你耍几把?”高远笑道:”让这位贺兰姑娘见识见识?”

    孙晓看了一眼趴在窗户上的贺兰燕,虎声虎气地道:”好嘞!”活动了一下手脚,对里面又被砸趴下的一个士兵道:”你出来.”

    等那名士兵出来,孙晓走了进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挥动了拳头,一只沙包高高荡起.

    随着孙晓出拳出腿,一只只沙包飞了起来,片刻之间,贺兰燕已是看不见孙晓的影了,眼前尽是飞舞来去的沙包,只是偶尔能从沙包飞舞的间隙当看到孙晓的身影,她的眼睛不由越瞪越大,人也立了起来,不再像先前那样趴在那里,而是两手撑在窗台上,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相信了吧?有人能玩吧?”高远笑道.

    “他能玩,你不见得玩!”贺兰燕却是不服输.

    “他是我教的!”高远慢地道.

    “吹牛!”贺兰燕哼道.

    沙包阵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哼,却是孙晓一个不小心被砸了出来,看着孙晓狼狈地趴在地上,无数的沙包在头上飞来舞去,贺兰燕开心地大笑起来,”瞧瞧,果然又被砸了出来.”

    高远嘿了一声,探出头去看着狼狈从地上爬出来的孙晓,”孙晓,欲速则不达,你这个玩法超出你的能力了.”

    孙晓狼狈地爬了起来,”本来想给兵曹长长脸,不想去丢了脸,兵曹,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去吧去吧!”高远挥挥手.

    看着孙晓的模样,贺兰燕伸出了舌头,”现在我有点相信你真能坚持下来了,不过这有什么用?纯玩具吗?”

    贺兰雄此时已经算完了帐,站了起来,沉声道:”燕,这是一种很高明的习练反应和力道的方法,练到这种地步,在乱军从,比别人可以多少几倍的活命希望.高兄,真不是平常人,刚刚这位兄弟应当是上次和我打过架的吧,我对他有映象,当时他身手不错,只是身板弱,力道小了一些,不想这只过了一个月多时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现在和他对打,我还真没有把握赢他!”

    “赢肯定还是你赢,不过没有上次那么简单,他想要赢你,起码还得练上三年,这还得你没长进才行!”高远摇头笑道.

    贺兰雄大笑起来,”高兄我是不敢攀比了,但看到高兄的手下都如此进步神速,回去之后,怎么的我也得拼命努力练练,输给高兄没话说,要是连你手下的兵我也输了,岂不是太没面了.”

    贺兰燕不满意了,拉着贺兰雄的手,摇晃着:”哥,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上一次你只是不小心罢了,这个笑面虎肯定打不赢你的,你一定能赢他,只不过现在都是好朋友了,不好动手了是不是?”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地冲着贺兰雄眨眼.

    贺兰雄与高远都大笑起来,贺兰燕这个娇憨劲当真可爱之极.

    “燕,打不过就打不过,高兄英雄,输给他不丢人.哥哥回去之后再努力,争取以后能和高兄多过几招!”贺兰雄道.

    贺兰燕失望地将哥哥的手臂一甩,”气死我了!”

    贺兰雄也懒得理她,向高远一抱拳道:”高兄,事儿都玩了,我也就不打扰了,这便和曹大哥一块去买粮.”

    “快到饭点了,吃了饭再走吧!”高远挽留他.

    “不吃了,不吃了.随身带着干粮,这雪下得越来越大,我得抓紧时间回去,不然就麻烦了.”贺兰雄摆摆手,从炕上捡起大氂,”燕,我们走吧!”

    贺兰燕一把抄起大氂,两手一服,大氂卷云一般舒展开来,贺兰燕利落地系好带,冲着高远挥挥手,”笑面虎,再见.”

    高远苦笑,”再见,贺兰姑娘.”

    “你以后可以和我哥哥一样,叫我燕!”贺兰燕笑着道,一扭身,轻盈地飘了出去.

    “就这么一个妹妹,娇惯了一些,高兄莫见怪!”

    “不见怪,令妹的确很可爱!”高远笑着挥挥手,”真性情也!”

    贺兰雄点点头,”高兄的确是好朋友,明年,咱们居里关见!”

    “居里关见!”

    贺兰雄转身走到门口,突地又回过头来,”高兄,我来之前,听到一个消息,就是居里关外新迁来了一支东胡人部落,他们很有可能对你们动手抢掠,高兄要小心.”

    “新迁来一支部落?居里关外五十里之内,我们与东胡人有协定的,这块区域我们不修堡,不驻兵,怎么会有一支东胡人迁来了?”

    “具本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这支部落在内部争斗之被打败了,输得很惨,被赶得无路可走,便跑到这儿来了.高兄,如果真是这样的一支部落的话,你们得小心,他们如果不抢的话,怎么过这个冬?”贺兰雄道.

    高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多谢你,贺兰兄,这个消息对我们很重要,我有个提议,贺兰兄,明年我到居里关后,你的部落能不能向居里关靠近一些,我们近了,也互相有个照应是不是?”

    贺兰雄愕了一下,”这个,我会考虑的,高兄,部落之还有长老,我得与他们商量.”

    “我也就是说说,不急,不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