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十二章:来访(书号:13651

第四十二章:来访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人逢喜事精神爽的高远回到军营,所有看到高远的人都大为奇怪,因为高远的眼角眉梢尽皆带着笑意,这与往常高兵曹的表情可有着大不同.都在猜测着兵曹到底是碰到了什么喜事才如此这般欢喜.

    高远的欢喜自然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拖延了许久,扶风城的第一场雪虽然姗姗来迟,但终究还是来了,雪籽打在军营屋顶之上,哗啦啦的一片响声,时有风起,将雪籽吹得一片乱舞,打在人脸上,钻心的疼.

    虽然天气已是极冷,但军营宿舍里却看不到一个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校场之上进行着训练,现在,已经不需要高远摧逼着他们去进行训练了,每日好吃好喝着,士兵们积蓄的旺盛的精力便只有在训练场上来发泄.几乎每一个训练器材之前都是人满为患.

    步兵如同一根钉一般地矗立在风雪之,哪怕风带着雪籽迎面扑来,也不能让他的眼睛眨上一下,嗖嗖的声响之,一支支羽箭破空而出,准确地钉在前面的标靶之上,与以前不一样的是,现在五十步内,每一箭射出,他都能准确地命标靶的要害,如果他前面站的是敌人的话,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高天没有去校场之上凑热闹,回到屋后,便仰面朝天躺在床上,手抚着菁儿吻过的地方,细细地回味着那一瞬间的美妙,不时发出嘿嘿的笑声.

    咣当一声,曹天成推门而入,一眼便看到高远傻乎乎的模样以及傻乎乎的笑声,不由呆在哪里,他是第一次看到高远的这副模样,兵曹这是怎么啦,该不是邪了吧?

    咣当的门声吓了高远一跳,回过神来看到曹天成呆呆地站在门口,不由老羞成怒,”老曹,你进来前就不知道敲门么?”

    曹天成嘴巴一张一合好几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前不就是这个样的么,也不见高远发火,今天这是怎么啦,居然为了这么一丁儿点事大光其火.

    “是,是,不好意思,兵曹,是我的错,不过兵曹,您来客人啦!”曹天成呐呐地道.

    “客人?”高远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曹天成,摸了摸鼻,”谁啊?”

    “贺兰雄,就是上一次被您打趴下的那个匈奴人,还有她的那个漂亮的妹,叫什么……”

    “贺兰燕!”高远一下兴奋起来,大步便向外走,今天还真是一个好日,贺兰雄来是什么事,他大体上已是猜了出来.

    看着高远忙不迭地往外走,曹天成有些疑惑:”不就是几个番么?这有什么好激动的?”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此刻正在辕门外的贺兰雄兄妹,不,是贺兰燕,曹天成脑里泛起了贺兰燕那张黑带红,英武漂亮的脸庞,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我们的高兵曹是想念那个番美女了.

    想想也是,高兵曹英雄年少,身边又没有一个女人,而那个贺兰燕与扶风城里的女人的确大不一样,特别是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那股逼人的青春气息,一举一动之间的带着女人妩媚的别具风味的英武气息,果然是美女配英雄,看业高兵曹一定是看上这个女人了.

    他嘿嘿地干笑着,随着高远走了出去.

    正大步往外去迎接贺兰雄的高远当然不知道这一瞬间,曹天成的脑里却是转着这种念头,如果知道,他定然暴揍这个家伙一顿,他热情接纳贺兰雄,可不是因为贺兰燕,而是因为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匈奴人将极大地牵制东胡人,虽然眼前匈奴人还很弱小,但如果扶助得当,完全有可能成为自己将来对抗东胡人的助力.

    东胡人眼下正是强势之极,虽然整个东胡人部族林立,内部也有许多争斗,但在对外,具体上来说就是针对大燕,他们还是很齐心的,如果东胡人全体总动员的话,全族可以聚集起十余万控弦之士,一想到十余万骑兵那铺天盖地的滚滚骑流,高远从心里一直酥到了外头.

    当然,这十余万也不可能全朝着扶风而来,辽西郡好几个边县呢,另外还有辽东郡呢!具体分到扶风县,也就没多少人了,但就算只来几千骑兵,也不是眼下的扶风县这三瓜两枣能对付的,如果能找到匈奴这个同样以骑兵立足的种族一起来对付东胡人,扶风可就轻松多了.

    眼下的匈奴还是东胡人欺负的又一个对象呢,双方有共同语言,而且贺兰部在匈奴各部族之只能算是一个小不点儿,好拉拢,易满足.如果适当地加以援助,便能成为自己的绝大助力,崦且贺兰雄此人也是一条英雄好汉,颇合高远的胃口.从另一个空间突兀来到这个世上的高远,可不像其它大燕人一样,对这些所谓的蛮邦番夷有着天然的恶感.

    只不过东胡人是迫在眉睫的危害,必须先将他们打趴下了再说,只有打趴下了,自己说话才有力道,否则现在的东胡人只怕都不会拿眼角来瞟一眼他这个小小的兵曹.

    “贺兄,贺兄!”从房间里一溜小跑出来,边跑边大声叫喊,那一脸的热情和欢喜可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贺兄,可想死我了!”他双手抱拳,向着贺兰雄叫道.

    贺兰雄兄妹两人被拦在了辕门外,上一次他们来的时候,还没有这圈木制的栅栏和辕门.守在门口的两名卫兵拒绝他们入内,只答应替他们通报,这让贺兰燕很不高兴,上一次高远还说两家都是朋友了呢,想不到翻脸就不认人了,连门都不许朋友进,这要是在贺兰部,好朋友要来,那可得骑着马出去好几十里迎接呢.

    贺兰雄却没有在意妹妹的这点小心眼儿,他的眼光全都放在辕门内校场之上那些在风雪之吆喝着练习的士兵们.心的震骇简直无法以言语来形容,这些大兵们他是见只过的,这其还有上一次被他揍得满地找牙的一些此,这才过了多久啊,他们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先前瘦骨嶙峋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这些人,在大雪天里光着膀,吆喝着在一些器械上面练习,或者在对练,身上已经有了一些肌肉,虽然仍是瘦,但与先前的瘦却截然不同,那是一种充满了力量的瘦.更难以想象的是他们的精神面貌,那种狂热的表情让贺兰雄悚然心惊.

    高远,这个人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便让这些人有了改天换地的改变.

    耳边传来高远热情的欢呼声,贺兰雄回过头来,看见高远已是双手抱拳,满脸堆欢地迎了出来,”贺兄,贺兄,我可是一直盼望着你再来呢,今天早上喜雀喳喳叫,我就知道我要有贵客临门了!”

    听着高远的话,贺兰燕抬头看天,漫天的雪籽飘飘荡荡,连几里外的南山都看不见,这种天气还有喜鹊,那才是见鬼了.

    “满嘴胡话!”贺兰燕扁着嘴,低声道.

    贺兰雄脸上也堆满了笑容,张开双臂迎了上去,啪的一个雄抱,”高远兄弟,我也想你啊!”

    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用力地捶打着彼此的后背,嗵嗵的声音听得跟在高远身后出来的曹天成心惊肉跳,也就是高兵曹这身板,要是换了自己,这个番这几拳还不把自己给擂吐血啊!

    两人着实亲热了一翻这才松开,贺兰雄转身看着身旁的贺兰燕,”贺兰燕,我妹,高兵曹上一次也见过.”

    “见过见过,映象深刻!”高远大笑着,张开双臂,准备也给贺兰燕一个熊抱,贺兰燕哼了一声,身一缩,已是躲到了贺兰雄的身后,”笑面虎!”她嘟起嘴,低低地道.

    高远张开的双手尴尬地停在了空,半晌才收了回来,摸了摸鼻,”贺姑娘好,我叫高远,不叫笑面虎!”

    “你应当叫我贺兰姑娘,而不是贺姑娘,我姓贺兰,不姓贺,你真是没记性,上一次走时我哥哥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没有记住!”贺兰燕手的马鞭一抖一抖的,不屑地道.

    “我也告诉你了,我叫高远,不叫笑面虎,你不是一样没记住,看来我们两人倒是同病相怜,可以搬到一个屋里去住了,是吧贺姑娘,不不不,贺兰姑娘!”

    “谁同你搬到一个屋里去住,我情愿去睡在马棚里,也不和你这个笑面虎住一个屋!”贺兰燕又羞又恼,为高远想占她便宜大光其火.

    高远与贺兰雄相视一眼,都是哈哈大笑,”贺兰姑娘当真可爱!”高远笑着牵起贺兰雄的手,”走走走,外面冷,去屋里暖和暖和!”

    “谁可爱啦,你才可爱!”贺兰燕怒道.

    高远大笑着转过头来,”好,好,贺兰姑娘不可爱,贺兰姑娘好讨厌!”

    贺兰燕楞了一下,顿足追了上来,”笑面虎,我哪里讨厌了,我哪里讨厌了?你得给我说清楚.”

    “行啊,你叫我一声高大哥,我就告诉你你哪里讨厌哪?”高远逗着贺兰燕道.

    “才不!”贺兰燕哼了一声,”我才不上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