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四十一章:天冷,心热(书号:13651

第四十一章:天冷,心热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时光流逝,转瞬之间已是到了十一月,天气已是冷了下来,军营里的士兵们也脱下了单衣,换上了冬装.几乎每一天的天气都是阴沉沉的,风也一日冷似一日,随时都有可能降下今年的第一场雪来.与日渐变冷的天气相比,位于南城的军营里却仍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士兵们训练的热情并没有因为天气的原因而稍有疏懒,依旧保持着高昂的斗起,高远的一日三餐,尽量给士兵们补充营养,让他们的身板壮起来的计划已经有了切实的收获,现在他手下的一百名大兵人人脸色红润,再也不复当初的那种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的模样,虽然比不得贺兰雄那几个随从的雄壮,却也瘦得结实起来.

    士兵们分常珍惜他们刚刚发下来的新衣,训练的时候,万万是舍不得穿得,情愿打着赤膊,让高远欣慰的是,这些人的胸脯之上,大臂之上,终于看见了一些肌肉.

    这就是力量的体现.

    孙晓和颜海波已经能在沙包阵折腾上半个时辰,其它上也不再是进去便倒,都能在里面支撑上一段时间.

    而步兵和他的个伙伴的箭枝也在稳步提高,高远又给他们设置了新的难题,先是移动标靶,再是奔跑之的射击,第三个科目就是殂射.比起前两个项目,第三个训练项目是让步兵感到最为困难的,因为高远做了一个圆盘装的滚轮,上面插着一个个颜色各异的木板,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人,比如说红色的代表自己的伙伴,黑色的代表东胡人,光是这也就罢了,他还在间加上黄色木板,代表平民百姓,绳一拉,轮盘便呼呼地转动起来,高远要求他能在三十步之内,准确地射代表黑色的东胡人,这在步兵看来,完全是折腾人,像要准确地命目标,完全靠蒙,他已经练了好几天了,但每次练习都会射杀好多不该杀的人.

    他向高远表示出异义,高远根本不为所动,只是告诉他,练习,再练习,用心,用脑,便将他堵了回去,气得步兵无话可说,但高远是兵曹,他只是一个伙长,这个伙长还是高远亲自提的,高远将十个弓箭手调到一齐成了一个新的弓箭队,由步兵任伙长.

    既然高兵曹说行得通,步兵也就咬牙苦心训练,总不成让高远老拿那种轻蔑的眼神瞧着自己,那意思几乎就是在说,你不行,不代表着别人不行.

    这支百人队伍的变化让高远看在眼里,是喜在心里,他可以很骄傲的说,在自己到来之后,这支军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已经可以算是一支真正的军队了,只需要再经历一场战争,让他们见见血,这支军队就可以完美地完成他们的蜕变.

    随着这支队伍的日渐成型,高远回去的时候也渐渐多了起来,当然,每次回去都是晚上,因为也只有晚上,他才有机会找到与菁儿独处的时间.平常氏娘盯得紧着呢.

    只要回去,不管是皓月当空的夜晚,还是冷风瑟瑟的寒夜,他与菁儿两人一个窗内,一个窗外,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一说便是大半个晚上,直到快要天亮,高远才会离去.

    两个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只不过高远感到很可惜的就是到了如今,他与菁儿也只不过是拉拉手而已.

    每次看到菁儿那张吹弹得破的粉脸的时候,高远就有上去啄一口的冲动,每次这个时候,菁儿就显得很惊慌,很害怕,那小鹿一般受惊的眼神让高远大加怜惜,总是在最后时刻拿捏住自己,不能不说,氏娘的教导当真很成功,这让高远很是无奈.

    昨天晚上按捺不住对菁儿的思念,高远作军营跑了回来,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又溜到了菁儿的窗下,隔着窗户,两人喁喁私语,说不完的私房小话儿.

    天儿已经很冷了,高远脑袋探在窗内,手握着菁儿的一双小手,但屁股以下却挂在窗外,哪怕临过来时,翠儿特意给他披上了刚刚给高远置力的一件厚厚的头蓬,但架不住时间长,两条腿仍然冻得麻木了,又不敢跺脚,生怕让氏娘给听见了,哪就大事不妙.

    不过此时情浓似火的高远却硬是生生地给忍住了,实在太冷的时候,便将两条腿悬空了,在空踢腾一阵.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之间,隔壁高远自家的大公鸡便传来了一声响亮的鸡啼,接着似乎是得了传染病,城内的大公鸡们接力般的一个接着一个地打起鸣来.

    菁儿悚然一惊,”高大哥,鸡叫头遍了,你得走了.”

    高远却是有些舍不得,紧紧地握着菁儿的手,狠狠地道:”该死的大公鸡,今儿回去后就让张一把它宰了炖汤喝,看它还敢不敢乱叫!”

    菁儿卟哧一声笑了出来,”高大哥,是该鸡打鸣的时间了,你就算炖了你家这只,别人家的还是会叫的.”

    “那就全宰了!”高远咬牙切齿.

    菁儿脸红红的,”高大哥,来日方长呢,快走吧,鸡一叫头遍,我娘就该起来了.”

    “不走!”高远坚定地摇摇头.

    “大哥!”菁儿央告道:”快走吧,不然我娘会骂我的.”

    看着菁儿红扑扑的脸,高远不禁春心荡漾,”你亲我一口我才走.”

    听了高远脱口而出的话,菁儿顿时大羞,低下头,紧决地摇头,”才不要!”

    “你不亲我就不走!”高远耍起了无赖:”我才不怕你娘骂.”

    “你真坏.”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我才不喜欢坏人!”

    “我不是坏人吗?”

    “你才不是,你是好人!”

    “我不管,你要是不亲我一口,我就不走!”高远赖在外面,笑嘻嘻地道.

    菁儿无法可施,看着高远贼笑忒忒的表情,轻轻地顿着足,几次欲语还休,耳边又传来了第二声鸡啼,另一间房里,已经传来了氏起床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由大急,”你闭上眼睛!”她又羞又嗔地道.

    高远依眼闭上了眼睛,脸上传来啪哒一声,菁儿蜻蜓点水般的在他脸上啄了一口,又闪电般地缩了回去,低下头,连耳朵根都红了,只觉得脸烧得厉害.

    高远嘿嘿笑着,松开了手,”菁儿,我走了,过几天再来找你!”两脚一着地,却是一阵酸麻,险些便跌倒了,看得菁儿大惊失色,险些喊了出来,但旋即意识到问题,两只手紧紧地捂住嘴巴,只是拿眼看着高远,眼满是关切之色.

    “没事儿,就是冻木了!”高远低声道,伸手揉了几下,猫着腰,迅速地离开了菁儿的家.

    走出高府大门的时候,高远只觉得浑身是劲,仰首朝天,却感到脸上落下了一片冰凉,定晴一看,却是下雪了.

    “好老天爷,对我还真是不薄!”高远大笑道,也不知是在感谢这老天爷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还是在感谢这雪此时候才下,要是下得早了,昨天晚上他铁定支撑不了那么长时间,也就不可能得到菁儿的香唇一吻了.

    摸了摸脸庞,高远极满足地笑了,出门得时候,拒绝了翠儿端来的热腾腾的洗脸水,怎么着也得让他保留几天不是,这可是他几天的念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