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十八章:越野训练(书号:13651

第三十八章:越野训练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高远的目光一个个地掠过所有的士兵,所有的士兵在高远的目光之下,都是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巴.

    没有说任何话,高远转身,向外跑去.

    “还楞着干什么,跟着兵曹跑!”孙晓跺了跺脚,紧追着高远的脚步追出去.颜海波一咬牙,也跑了出去.

    士兵们沉默地一个接着一个,跑出了军营,随在高远几人的身后,向着远处那刚刚露出朦胧轮廓的南山跑去.

    十月的晨风已经有了一些冰冷的味道,高远撒开双腿,快活在奔跑着,好长时间没有这样痛快过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上,他也没有进行过如此长距离大运量的奔跑,不过他对自己有信心,相比起前世自己一个人在冰冷的城市里,宽阔的街道之上一人孤独的奔跑,今天,他感到特别的舒服,温暖,因为在他的身后,有近百条汉在追随着他的脚步.

    路在脚下延伸,细碎的石在脚下快活地翻滚着,飞泥溅起,地上留下他深深的脚印,高远觉得自己的鲜血在沸腾,在燃烧,他很想仰天长啸,用呐喊来喧嚣自己的豪情.前一世,他像一个幽灵一般生活在钢筋水泥的都市之,像一个幽灵一样游荡在人群当,对手的鲜血是唯一能让他兴奋的原点.他孤独地活在那个世间上,始终是一个人在战斗.但这一世,他的身后,跟着百来条汉,他们将和他一起,来开创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

    是的,他们的时代,他的时代.

    高远觉得身体很轻,他越跑越快.

    孙晓拼命地想要追上高远的步伐,起初还勉力跟上,但渐渐地,他感到肺部如同一团一般在燃烧,胸口一阵阵的发闷,喉咙里干涩得如同吞下了一把沙进去,想要咽上一口唾沫,但嘴里却什么也没有,肚也一阵阵的疼了起来.

    他抬头看着前面的高远的背影,高兵曹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仍然在不疾不徐地向前奔跑,和出营门时想比,速度似乎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孙晓拼命地张开嘴,像是一条不小心被扔到实地上的鱼儿,尽量地想要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进去,两只手再也无力摆动,只能叉在腰间,脚似乎有千斤重一般,每向前一步,都要费极大的力气.

    身后传来脚步声,他勉力回头,是颜海波,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不行,自己绝不能让这个小家伙比下去,否则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当这个都头,在高兵曹没来之前,自己可一直是这里的老大,是所有人都佩服的老头,现在高兵曹来了,便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孙晓也服气,但当不了老大了,老二这个位置自己一定要坐得稳稳的.

    他鼓起余勇,继续向前.

    其实颜海波也到了极限了,本来追上孙晓是他的目标,但看着已经步履蹒跚的孙晓突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加快了脚步,与自己的距离越拉越远,不由泄了气,这股心气儿一去,顿时距离孙晓越来越远.

    南山已经近在眼前了,但高兵曹已经没有了影,孙晓大口地喘着气,说来也怪,当他撑过了最艰难地那一段时间之后,反倒是越跑越轻松了,虽然还是累,但却撑得住,不像间有一段时间,自己都几乎以为自己随时可能倒下去.

    但看着眼前郁郁葱葱的南山,看着那蛇一般蜿蜒曲折的小道,孙晓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碰到新的困难.

    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一咬牙,低着头便向山上冲去,冲上去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在他眼帘之出现的仍然只有颜海波一人.

    这小也还真是一个人物,难怪高兵曹瞧上他了,孙晓心暗赞一声,果然能吃苦,敢吃苦.

    当孙晓开始爬山的时候,高远已经站在了南山之巅,站在这里,整个扶风县城一览无余,站在这里,也能看清楚他的部队正拖成一条长长的队伍,向着这里奔来,距离自己最远的,大概还只跑了一半的路程.高远不由摇摇头.

    任重而道远.

    随手脱下已经湿透的衣服,挂在树枝上,初升的朝阳已经升起,照在赤着胳膊的高远身上,一块块的肌肉棱角分明,从腰间抽出三棱军刺,高远呀呔一声大叫,跨步向前,猛地刺出.

    上步,刺.上步,再刺.三棱军刺在阳光的反射之下,闪着幽幽的蓝光,高远的动作正如他所说的那般,非常简单,刺,削,砸,翻来覆去,就是这三个动作,最大的特点一是快,二是力道迅猛,每一次刺出,都会在空带出尖锐的啸叫之声.

    连续挥出上百次,高远也不由喘息起来,简单的动作,练习起来,枯燥无比,无趣之极,正因为太过于枯燥,无趣,所以很少有人能坚持着数年如一日坚持下来.这也正是前世高远在生死格斗台上无往不利的最大秘密武器,他从来不去花时间练习那些让人眼花燎乱的动作套路,那是表演给人看的,而自己,是要杀人的.

    一击毙命,只消我比你力大,比你快上一分,比你反应快上一点,那就足够了.

    反手将三棱军刺插进皮套之,回过头来,终于看见孙晓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兵曹,我是真服气了!”孙晓哀叹一声,就地摔倒,四丫八叉地躺在山顶之上,连一根手指头也懒得动弹了.在孙晓的身后,颜海波也摇摇晃晃地爬了上来,上来之后,一句话也没有说,便也如同孙晓一般无二地躺在了地上.

    看着他们的模样,高远摇摇头,还是太差了呀!懒得理会他们,就让他们在这里躺一会儿吧,从树枝上取下衣服,穿戴好,坐在了山顶上,盯着山脚之下,正在艰难地向上攀爬的他的士兵.

    曹天成得到了高远的特许,不用参加这样的越野练习,便在家充当了伙夫,算着时间,应当该回来了,他将热乎乎的菜汤舀在了桶里,提到了场地央,又将窝窝头装进筐里,端到了菜桶旁,再将上面个碗盘一一准备好,当他做好这一切的时候,营门前的道路上,已是传来脚步声,高远脚步轻快地跑了回来,但其它人呢?

    在高兵曹的身后,一个人也没有.

    “兵曹,他们人呢?”曹天成讶然问道.

    “后面!”简单地吐出两个字,高远便走到了曹天成准备好的饭菜前,拿了一个窝窝头,舀了一碗菜汤,端着走到了营门口,边吃喝边看着营门前的道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曹天成心的惊讶越来越盛,高兵曹已经吃完了饭,闲在在场地上转着圈消食,而孙晓他们,还没有看到影.

    整整过了小半个时辰,冒着腾腾热气的菜汤已经凉了,曹天成终于看到孙晓出现在眼眸之,在孙晓的身后,是颜海波,而在他们身后更远的地方,才又出现了一个士兵.

    孙晓跑进了营门,牛一般地喘着粗气,颜海波也好不了多少.

    “孙晓,吃饭啦!”曹天成一句话刚刚说完,便看到孙晓一头栽了下去,将自己放平在院里,一句话也说不出,只看到胸脯一起一伏.

    “老孙,吃饭啦!”曹天成舀了一碗菜汤,却看见孙晓躺在地上,无力地向他摇头手.

    越来越多的士兵跑了回来,与孙晓一样,他们都是一进营门,便一头栽倒在地,更有的人,瘫在地上,不停地呕吐着.

    曹天成看着躺满了一场地的士兵,瞪大了眼睛,整个营门前,除了自己和高远,就没有一个站着的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