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三十三章:月夜叩窗(书号:13651

第三十三章:月夜叩窗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从路府出来,已经快要宵了,这一顿酒,喝了好几个时辰,高远能为路超想得这么远,让路鸿很是动情,说了很多掏心窝的话,酒虽然喝得慢,但却喝了很多,这酒不比以前的那种低度酒,,最终路鸿终于醉倒了.

    张一在路府厨房随便吃了一点,便在门房楼里一直等着高远,高远出来时,他斜坐在板凳上,靠着墙壁,已是睡得极香,直到高远敲了敲他的脑袋,这才将他惊醒.

    “对不起,少爷,您瞧瞧我,都睡着了!”张一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有些惶恐地道.

    “没关系,让你等得久了!”高远不以为意地道:”走吧,回家,回去好好睡!”

    出了路府,张一牵来马匹.

    “走走吧,今天喝得有点多了,走走正好醒醒酒.”高远笑道,从路府到高家也并不远.

    背着双手,高远慢慢地走着,冷风一吹,酒意也迅速地开始消散,脑也慢慢地清析了起来,高远知道,今天自己算是过了第一关,在扶风县,如果路鸿不支持自己,自己就什么也做不成了,路鸿甚至不要做别的,只消将他从兵曹这个位上拿下来就可以了.

    世界上,有能力的人很多,但如果没有一个给他们发光发亮的舞台,他们最终也会被被现实的风沙掩埋,最终碌碌无为地度过一生,不会为人所知,更不会为历史所铭记,扶风虽小,兵曹虽小,但却是自己的第一个舞台.

    没有小的舞台,就不会有大的.

    路超是路鸿的软胁,自己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让路鸿鼎力支持自己,而且成功地激起了路鸿的雄心.接下来自己必须要开始第二阶段的计划了,在明年开年之后,自己便要开赴居里关,到时候希望自己带去的是一支已经颇具战斗力的军队,而居里关,将是自己的又一个舞台.

    想得出神,高远低着头一路疾走,竟然直接走过了自己的家门,直到张一叫了一声,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十来天没有回家了,一抬头看见自家的门楣,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

    “少爷!”一进屋,竟然发现翠儿也没有睡,看到高远进来,翠儿赶紧迎了上来,”张一说少爷今天会回来,翠儿便烧了热水,炉膛里一直有着火,翠儿这便给少爷端来,少爷好好烫烫脚,舒服舒服,兵营里一帮大老粗,哪会伺候人,少爷可是受苦了.”

    翠儿唠唠叼叼地说着,转身便去给高远端热水,高远不由哑然失笑,在兵营里,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力更生,可没有让任何人伺候,回到家里,果然是不一样的感觉.

    看着翠儿的背影,高远突然想起一件事,”翠儿!”他喊道.

    “少爷还有什么事,可是饿了,翠儿去端水,少爷先烫着脚,我去给少爷做宵夜.”

    “不必了!今儿个已经吃喝得够多了,我是说你跟菁儿说过我今天要回来的消息没有?”高远问道.

    “原来是问这个啊,说过了,当然是说过了!”翠儿连连点头,看着高远,突然恍然大悟地道:”少爷,可是现在这么晚了,菁儿姑娘只怕早已睡了,明天一早再去吧!”她笑嘻嘻地道.

    听着翠儿的话,张一也在一边贼兮兮地笑着,一脸的促狭表情.

    高远挥挥手,道:”你们两个先去睡吧,别管我了,我今晚上喝了太多的酒,现在头还昏昏的,我去院里转转,醒醒酒,别管我了,别管我了!”一边说着,一边径直向外走去,张一和翠儿先是一阵愕然,随即便偷笑起来.

    “当家的,你说菁儿姑娘还在等着少爷没有?”

    “肯定没有,你都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我说菁儿姑娘肯定还在等着少爷.”

    “肯定没有!”

    “要不打个赌!”

    “打赌就打赌,赌什么?”

    “要是你输了,你就倒一个月尿壶!”

    “行,你若输了就归你倒,就这么说定了,走,咱们悄悄地跟着少爷去看看!”张一兴致勃勃地道.走了两步,忽地站住,看着翠儿,”不对啊,本来就是你倒的,你输了还归你倒,等于你什么也没有输啊!”

    翠儿格格地笑着,”你真笨!”提着裙,已是小跑着溜了.

    “好你个翠儿,敢戏弄你男人,看我呆会儿怎么收拾你!”张一笑着赶了上去.

    外面月亮很圆,很亮,慢条斯理地从屋里走到院里,高远慢慢地走向通向隔壁的耳门,脚步却是越来越快,门紧紧地关着,高远伸出手去,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果然没有闩上,一跨过耳门,高远立即便躬下了腰,提着脚,犹如一只猫一般地向前走去,转眼之间,便走到了菁儿闺房的窗户边.

    张一和翠儿两人走到耳门边,扶着门帮,将脑袋探了出来,看着站在窗下犹豫着的高远.几次伸手欲敲窗,但又放了下来.

    高远是担心菁儿当真睡着了,自己一敲窗,将她吓着了,可就糟糕了.要是她胆儿小,叫了出来,惊动了氏,那可就太尴尬了,自己除了落荒而逃,就无路可走.

    手举起,落下,再举起,又落下,高远犹豫再三,不过十几天没看到菁儿,明儿一大早自己又得离开,心着实有些想念,又有些不甘,心打定主意,要是敲窗惊了菁儿,自己马上抬腿便跑,过后死不承认就得了,总之不能让氏给发现罗.

    他抬起手,曲起指,正准备落下之际,紧闭的窗户却突然被拉开了,清凉的月光之下,露出菁儿那张宜笑宜嗔的脸庞,正紧紧地抿着嘴,看着愕然举起手却落在空处的高远.

    远处耳门边,翠儿得意地笑了起来,”当家的,你输了,从明天起,屋里的尿壶归你倒!”

    “倒便倒,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也只有一个月!”张一虽然输了,但却笑得极高兴,”走吧走吧,咱们别戳在这里了,回去睡觉.”

    “你来了!”菁儿只抬头看了一眼高远,便又紧张地低下头,月夜窗台会情郎,这在氏严厉的家训之,是绝对不允许的,不过十几天没有看到高远,心里也是想得慌,翠儿说今天高远会回来,到时过来看她,自己便一直竖着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但夜越来越深,高远仍然没有回来,显然是有什么事羁绊住了他.菁儿相信高远既然说了要来看她,就一定会来,如果高远来了,自己就睡着了,那就又见不着了,现在高远不像以前是个自由身,他当了军官了,军营里的事情很多,张一去了几次军营,回来说了很多高远的事,说高远忙得都脚不点地,既然这么忙,如果今夜见不到他,说不定他明天一早就又走了,所以虽然困得慌,但仍然强打着精神,坐在窗边等着.

    不敢点灯,怕让母亲发现了.

    高远回来时的动静,一直关注着隔壁的菁儿也听到了,精神不由一振,果然,不大会儿,高远就来了,隔着窗户,看着高远试了几下,终于没有敲窗,不由有些着急,知道是高远怕打扰了他休息,生怕他就这样放弃了,终于自动拉开窗户,恰巧高远也同一时间举起手来.

    菁儿的脸顿时红了,说了一句你来了,就低下了头,心道自己真是的,要再等等不就得了,自己这样一直等着他,说不定他还看轻了自己.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