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十九章:新气象(书号:13651

第二十九章:新气象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高远的确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来到这个时代已经很久了,对于这里的一切,他显在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不过扶风县远在边锤,离枢太远,他能接触到的人和事,都属于比较低层次的,在这个信息非常闭塞的时代,能获得的有用的信息实在太少,但好在路鸿是县尉,所知所晓比一般人要多上不少.

    这是一个类似于国古代春秋战国时的时代,诸强并立,简单点说,还是一个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的地方.至于国与国之间如何打交道,高远现在一丝儿也不想理会,那离自己太过于遥远了,现在他只想管好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先将手里的这支百人的军队打造成一支强师,将自己的拳头练得更硬一些才是硬道理.

    高远自己就是一个恐怖的战士,对于如何培养一名合格的士兵,高远心里是门儿清,但问题是,自己现在这些麾下基本上还是一张白纸,自己要从头来操练他们,好记性不如一个烂笔头,高远想着先弄一个基本的大纲出来,然后再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提高这些大兵们的素质.

    手里有了一支力量,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扶风县毕竟是边县,这些年虽然还算太平,但东胡人说不定什么时就又来了,高远才不想到了那个时候才来临阵磨枪.

    这事儿想起来容易,真要做起来可就难了.

    张一带着人赶着好几辆牛车来到兵营的时候,高远还有房苦思冥想.

    “少爷,您要的东西我都给您拖来了!”张一推开房门,对高远道.

    “哦,是张一啊!”高远站了起来,”昨天贺兰雄他们的事情还顺利?”高远站了起来,问道.

    “挺顺利的,小人帮着他们买了粮食,又雇了车马行的脚力,昨日下午就出城了,临走之时,那个贺兰雄还说一定会再来看望少爷的.”张一道.

    高远笑了笑,贺兰雄只是他一时起意结纳下来的,将来如果和东胡人有了冲突,有这么一个匈奴朋友,说不定便能帮到大忙.他站起来往外走去,”走,去看看你弄来的东西.”

    走出房门,张一带来的人已经在场地边上忙活了起来,”少爷,这些您说的什么双杠,单杠,天梯每一样我都弄了三副过来.不过您说的杠铃,石匠说需要不少时间.”

    “不急,不急,让他好好打磨,一定要做到两边重量差不多才行!”高远点头道.

    “少爷,您什么时候回家去啊?”张一看着军营里正在忙碌的大头兵,”这里,条件实在太差了一些.”

    “没事,我很可能要在这里住很长时间.”高远摆摆手,又压低了声音,”你回去后让翠儿跟菁儿姑娘说,等我这里上了正轨,我就回去看她.”

    张一嗬嗬地笑了起来,”我知道,昨日晚上,翠儿还跟我说,菁儿姑娘一直在念叼着少爷您呢,菁儿说这些大头兵别提有多粗鲁呢,也不知道您习不习惯,有没有受这些人欺负和刁难,看样很有些为您着急呢?”

    “他们刁难我?”高远哈哈一笑,”我不刁难他们就算他们运气好了.行了,张一,你告诉菁儿姑娘,只有我欺负人,没有人敢欺负我.让她放心.”

    张一带来的东西安装起来极容易,片刻之间,张一带来的工匠便安装完毕,大兵们好奇地围了上来,看着这些新鲜玩意儿.

    “你回去吧,家里一摊事情,你操心些,我不在家,屋里头就你一个男人了,你得像个男人的样!”高远笑道.

    “是,少爷!”张一有些激动,连连点头.

    “高兵曹,这是什么玩意儿?”曹天成走了过来,看着正伸出一只手,拉着单杠横杆的高远,好奇地问道.

    “这东西啊,叫单杠!”高远笑道,”哪两上并列的矮一些的,叫双杠,那个横放着的梯,叫天梯!”高远介绍道.

    “这是做什么用的啊?”

    “练力气!”高远不想说太多,简单地道.

    “这玩意儿怎么练力气啊?”曹天成问道.

    “想看看?”高远笑着道.

    曹天成连连点头.

    高远往手掌心里吐了一口唾沫,轻轻一跳,两手抓住单杠,身体已是直直地挂在单杠之上,然后在曹天成的目光之,开始做起了引体向上.

    正在忙碌着的士兵们的眼神立刻被吸引了过来,开始还不以为意,但当高远越做越快,一口气连着做了上百个的时候,所有人的眼已经开始露出震惊的神色.

    连着做了百来个引体向上,高远也觉得手臂有些酸软,这副身体比起以前的那具,终究还是弱了不少,虽然自己这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努力恢复,但想要恢复到最佳状态,只怕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我来试试!”孙晓也赶了过来,看到高远下来,兴致勃勃地便一跃而上.

    孙晓是这些人比较厉害的了,体力臂力都不差,但当他信心满满地跃了上去,只做了不到四十个,便挂在上面扭来扭去像是一条蚯蚓了,再勉力做了十来个,终于支撑不住,掉了下来.孙晓过后,又有些自持臂力不错的士兵上来一试身手,但大都只做了三四十个,便无法再支撑,最差的一个只做了不到二十个.

    “兵曹,你真厉害!”孙晓揉着手臂,佩服地道.

    “这只是最基本的!”高远不以为意,”等你们臂力,还有其它一些力量都起来了,我再教你们玩新花样.”

    边说边走到双杠前,”这东西叫双杠,我来给你们做个示范.”两手挂在双杠之上,高远略一用力,已是撑了上去,这一次高远决定不显示力气了,他决定玩几个花活儿,让这些士兵开开眼界,也可以让他们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光是力量练习,必竟是很枯懆的.如果这些人也想玩出这些花活儿,那对不起,你就非得先练力量不可.

    高远在双杠之上,玩了一套最简单的体操入门动作,什么支撑前摆分腿后切成倒立,挂臂分腿切成后倒立,挂臂后摆分腿前空翻呈支撑,到最后来了一个后屈两周下,将一干大兵看得目瞪口呆,现场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不过这一次,便连孙晓也不敢上去试了.这要是掉下来,下场可就不大妙了,要是掉在旁边还好一点,要是掉进了两个杠之间,非得断胳膊折腿不可.

    扶风县城走过这个小小军营的人都开始注意到,这个原本破破烂烂的军营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便是房便被修萁一新,以前那些有如乞丐一般的大兵都换上了崭新的军装,每天绕着军营,天不亮就开始跑步,喊号,现在住在南城的人已经不用担心会睡过头了,因为鸡叫第一遍的时候,那百多个大兵都会准时开始集合,跑步,风雨不断.

    原本孙晓以为高远一定会大动干戈,因为高远说过,他要让这些大兵们脱一层皮,但是将房屋修整好之后,高远却没了什么大动静,每天都是站军姿,跑步,最让人担心的就是半夜里经常会紧急集合.除了这些,十来天来,高远根本没有别的任何意思,还好吃好喝地供着这些大兵,吃饱喝足的这些大兵无事可做,又不许出军营的情况之下,场地上的单杠,双杠,天梯便成了他们唯一的乐趣,每天空闲时间,这些地方便成了最热闹的地方,士兵们互相较劲,比赛赌输赢.

    高远看着这一切,感到很是欣慰,虽然还只过了十来天,但这些兵总算是有些兵模样了,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高远很清楚,只有潜移默化,在不动声色之间让这些原本的烂兵变成一支像样的军队,十天来的将养,这些人的脸上终于可以看到一点肉肉了.强壮的身板很难在短时间内练出来,但练出一身力气却不需要太长的时间,除了这些,高远这些天又教了他们仰卧起坐,肩背起,收腹举腿,蛙跳等一系列煅练身体各个不同部位的练习动作,张一请石匠打制的杠铃片终于也送了过来,石头切成几寸厚的薄片,间开一个洞,将杠插进去,便成了一个简易的杠铃,铁片是甭想了,这东西是管制物资,不可能让他弄来打这个玩意儿.杠铃一出现在军营,便刮起了一阵旋风,因为还有什么比将这个东西举起来更能彰显男人的力量呢?一片片的杠铃片加上去,举起来的人洋洋得意,失败的人怅然所失,然后偷偷地给自己加练,一定要将丢掉的面找回来.

    用不了多久,这些家伙们的体能就能达到自己需要的最基本的素质了.那时候,自己就要真正地开始操练这些大兵了.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高远的麻烦来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