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十四章:讲道理(书号:13651

第二十四章:讲道理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贺兰雄三个被从房间里带了出来,吃过了饭,他们就没有再被捆上,贺兰雄也绝了逃跑的心思,现在马都在对方手里,又有一个高远矗在哪里,逃跑,只能是自取其辱罢了,现在,他只是想着如何能让对方放了自己,至于其它的事情,却是不敢奢望了.

    高远倒也客气,在自己的对面放了一条板凳,让贺兰雄坐了下来.

    “你先前说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其实我不太讲道理,但你既然给我戴了高帽,我倒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来讲讲道理.”高远笑道.

    贺兰雄盯着高远那张笑咪咪的脸,刚刚被关在屋内,但屋外的情况,他却是看了个一清二楚,看着高远三下两下,便将一群兵痞制得服服帖帖,心里不由感慨万千,听到高远的话,他摆了摆手,”不用讲道理了,你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哦,我什么时候和你讲过道理了?”高远奇怪地道.

    “你用你的拳头已经跟我讲过了,在我们匈奴部族里,谁的拳头大,拳头硬,谁说得话就是道理.我输了,自然是你的道理对,马你拿去,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只要让我们离开就行.”贺兰雄坦然道:”我也不瞒你,我是匈奴贺兰部的贵族,我叫贺兰雄,这是我妹妹贺兰燕,这是我的两个侍卫,贺兰部虽然是一个小部落,但还是付得起赎金的.”

    高远干咳了几声,贺兰雄说得很光棍,他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再说了,他将贺兰雄抓回来,其实是怀着别的心思,燕国面临着东胡的巨大威胁,而扶风县就在前线之上,此时的匈奴还很弱小,也是东胡欺负的对象,如果能与匈奴那边拉上关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得上.这个贺兰雄身手不错,而且还是匈奴部的一个小贵族,那就更好了,部落虽小,总还有有一点实力的,再不济,也比自己这个一百人的兵曹要强些.

    “话不能这么说!”高远义正言辞地道:”那是你们匈奴人的道理,所以说你们是番,我们大燕人乃是礼仪之邦,而且我高远是正人君,所以一般是先讲用嘴讲道理,嘴讲不通,才用拳头讲道理.”

    贺兰雄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时不知怎么答话,一边的贺兰燕哼了一声,”好一个礼仪之邦,先前我看你敲诈那个什么霍大少爷时,可感觉不到你是什么正人君.虚伪!”

    高远嘿嘿笑道:”你怎么不知道我没有跟这个人讲过道理?实许告诉你,这个人就是一砣牛屎,我曾经用嘴跟他讲过道理了,所以现在一般是用拳头跟他讲道理.”

    贺兰燕想了想,”也对,那个什么霍大少爷就不是什么好人,老是色迷迷地看着我.”

    高远一拍巴掌,”看,你也说了,他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我敲他,那就是见义勇为行大道的行为是不是,你们是不是好人我还不知道,自然可以先用嘴巴讲讲道理.所以,你说我虚伪是错的,对不对!”

    “对!”贺兰燕不自觉地顺着高远的话随口应了一声,话一出口,便察觉不对,但话说出去可就收不回来了,顿时满面通红,”你这个坏蛋!”

    高远哈哈一笑,看着贺兰雄,摊摊手,表示无奈.

    “高兵曹,你说吧,想要我们怎么办?”贺天雄道.

    “你打了我的手下,是不是?”

    “是,但是是他们先惹我的,我可没有惹他们.”贺天雄道.

    “先不管这个,我这个人护短,谁打了我的人,我先打回来再说,打赢了再来讲道理,现在我打赢了,所以可以与你讲道理了,你服不服气?”高远笑道.

    “服气,当然服气!”贺天雄除了说服气,还能说什么.

    “好了,我的手下无缘无故地去打你,是他们不对,作为他们的长官,我向你道歉.”高远话头一转,却让贺天雄吃了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高远已经站了起来,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不敢当!”贺天雄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连连摆手.

    “我道过歉了,你打了我的手下,我又打还了回来,那么现在已经扯平了,是不是?”高远笑道.

    “扯平了,扯平了!”

    “但是!”高远话头一转,”你的手下现在活蹦乱跳,没伤没痛,我的手下可是鼻青脸肿,你也看到了,我们穷得很,这要给他们治伤,又得花上一大笔钱.”

    “这钱我出!”贺兰雄截口道,高远但是一出口,他就知道这家伙又要出妖蛾了.

    “看你们也不象有钱的样.”高远笑道,”我十几个兄弟受了伤,只怕药钱要十几贯钱,我瞧你身上,也不象带了十几贯钱的模样.”

    “我把马赔给你抵药费行不行?”贺兰雄道.

    “好,贺兄就是爽快,不过你这有匹马,我想有一匹顶帐就够了.孙晓,你是受害者,你去选一匹马,这是贺兄赔给你的.”高远挥挥手.

    “好嘞!”孙晓兴高采烈的奔了过去,围着几匹马转了一圈,挑了一匹最好的,牵了便走.孙晓眼光好,挑走的恰恰是贺兰雄的那匹,看得贺兰雄心滴血,却无法可施.

    “好了,这回真是两清了.”高远拍拍手,”我说贺兄啊,你好歹也是一个贵族,你贺兰部再小,也不至于要你亲自出来卖马吧?”

    贺兰雄不知对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与眼前这个家伙说话,最好还是想一想再回答.思索了片刻,道:’那倒也是,不过一来呢,我没有来过大燕,便想来见识见识,二来,不瞒高兵曹,冬天就要来了,我们族里粮食不够,所以我先来打个前站,看能不能从扶风买一些粮食回去,如果可以,就多来几趟.倒是想不到,一来便让我大开了眼界.”贺兰雄苦笑道.

    高远呵呵笑了起来,”怎么粮食就不够了呢?”

    “本来是够的,不过今年咱们匈奴几个大部联合进攻赵国,吃了一个大败仗,他们吃了败仗,在赵国没有抢到东西,便只有来勒索我们这些小部落了,我们的粮食被他们强行征走了一部分,我们贺兰部又与东胡交接,还得给他们上贡,这样一来,族里粮食就不够吃了,如果不在冬天来临之前买到粮食,今年族里铁定是要饿死人了.”说到这里,他不由长吁短叹起来.

    看来这个贺兰部也是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不过正合我意,高远暗自高兴,”原来是这样,那现在贺兄还准备买粮食么?”

    “今儿这样闹了一出,谁还敢卖粮食给我?”贺兰雄摇头道.”不说别人,只是那个什么霍大少爷,就绝不会让我好过的.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人也不是普通人吧?”贺兰雄心道,你敲了那家伙一百贯,他奈何不了你,肯定将帐记在我的头上.

    高远大笑道:”那家伙是我们扶风县督邮的儿,不必将他放在心上,贺兄,你要买粮食,可以找我嘛,你将马卖给我,就有了钱,然后我出面,替你买粮食,怎么样?”

    “那太好了!”贺兰雄大喜,一下站了出来,脱口而出.但马上又冷静下来,”你这么帮我,想要我付出什么?”

    “别一开口就好像我非得占你便宜不可!”高远笑嘻嘻地道:”我是看贺兄是个英雄,想和你做个朋友.”

    贺兰雄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心里着实有些不信.

    “不过!”高远果然又开始转折了.”贺兄,你也看到我这里的模样了,穷得很,你把马卖给我,打个折如何?”

    贺兰雄心道,这家伙完全是满嘴胡话,瞄了一眼桌上还剩下那么多的铜钱,你哪里穷了.不过只要他肯买就好,本来已经打算赔光了,能收回一些本钱也算不错,如果还能弄到粮食回去,就算是收获了.

    “不知高兵曹愿出多少价买马?”贺兰雄试探着问道.

    “那自然是卖家开价,买家坐地还钱.”高远笑道,此时却又换成了一别商人嘴脸了.

    “笑面虎!”贺兰燕躲在哥哥声后,小声地嘟嘟了一句.

    贺兰雄又怔了半晌,才道:”高兵曹想来也是识货的人,这几匹马都是上好的战马,我说个实在价,每匹不能少于二十贯.”

    “二十贯,还有五匹,也就是一百贯.不错,价格公道,实在,成交,曹天成,拿钱来!”高远一拍手,大声喝道.

    看到高远如此爽快,贺兰雄一下呆住了,本来他还准备着高远砍上一刀,他也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不想对方想也没想,就认帐了.一时之间倒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高远又道:”我们扶风粮食是五钱一斤,一贯一千,就是两百斤粮食,一百贯就是两万斤粮食,这么多粮食,贺兄怎么运回去呢?”

    贺兰雄眨巴了一下眼睛,这次本来就是来探探路,倒还真没准备运这么粮食的工具,一听之下,顿时有些傻了.

    “看来你是真没想到,真是不经事的贵族少爷!”高远笑道:”我好人做到底,张一,你带着贺兄几个去买粮食,免得他们被不良奸商给坑了,然后替他们雇些车马,替他们送过去.告诉商家,就说是我的朋友,敢不尽心,我就让他在扶风城呆不下去.”

    “好嘞!”张一乐颠颠地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