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十三章:异类的长官(书号:13651

第二十三章:异类的长官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军营前安静极了,众人都呆呆地看着高远,这么异类的长官,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就连被关在屋里,正凑在窗户边看着这边的贺兰雄也是瞪大眼睛,觉得无话可说.

    “打输给我们怎么啦?我大哥可是匈奴的英雄好汉,输给他不丢人!”场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咱们匈奴人是最厉害的.”

    众人一齐转过了头,说话的人是贺兰燕.

    高远哈哈大笑,伸手指了指窗口贺兰雄三个人的脸,”你眼里的英雄好汉在哪里关着呢?他是最厉害的,我看差劲得很.”

    贺兰燕一下涨红了脸,”输给你,是因为,是因为……你变态!”她无话可说,憋了半晌,终于高声喊了一句.

    高远看着她的模样,不禁芫儿,正想再抢白她几句,打打她的傲气,耳边却突然响起骂声一片,却是几十个大兵一齐张开了嘴巴.

    刚刚才拿了兵曹的钱,此时兵曹被骂变态,众人自然要出来表表忠心,一时之间,各种污言秽语杂七杂八问候人家十八代祖宗的脏话喷涌而出,这些人都是些粗鲁汉,骂起人来却是五花八门,贺兰燕想要还嘴,但刚一张口,便被几十张大嘴给堵了回来,想骂,骂不过,想冲过去打,也打不过,顿时又气又急,眼泪顿时在眼眶里打着转,眼见着便要哭起来了.

    “住嘴!”高远一声断喝,耳边立刻便安静了下来.

    “几十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那门英雄好汉,我看你们都是欠揍!”高远气得直哼哼.

    众人面面相觑,本来想拍拍马蹄,却不想拍在了马蹄上.

    “孙晓,这次想清楚了没有?”高远也不理会那边眼泪汪汪的贺兰燕,转过头来问孙晓.

    “清楚了,清楚了!”这一回,孙晓是彻底服气了,原来不是因为去打架,而是因为打输了.

    “清楚什么了?”

    “要么不打,要么打赢.”

    “大声点,我没听清楚!”高远厉声道.

    “要么不打,要么打赢!”孙晓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声吼道.

    高远满意地点点头,转过身,眼神扫过所有人,”你们都清楚了没有?”

    “要么不打,要么打赢!”几十个人齐声大吼,这时候如果还不清楚新上任的兵曹的意思,那就是脑袋被门夹了,兵曹不怕人打架,但是要打赢,打赢了可能没事,但打输了铁定有事.众人将高远的这一嗜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高远自然不知道,他初入军队立威的一番话,让他的手下从此多了一群亡命之徒,不管是打仗还是打架,非得干赢不可.惹了他们,就等于捅了马蜂窝.

    高远点点头,一挥手,绷的一声,捆着孙晓的绳应声而断,将孙晓吓了一跳,这麻绳可结实着呢,高兵曹竟然一伸手就扯断了,这力气也未免太大了一些,看着高远的眼里,已是又敬又畏了.其实他哪里知道,刚刚高远一伸手,在手掌的遮掩下,那柄薄如蝉翼的小刀已经弹了出来,先划了一刀,一根已经断了七七八八的绳,自然是一拉就断.

    “好了,没事了,曹都头,准备开饭!”闹腾了这么一阵,一边几个忙着做饭的大头兵已经将一锅锅的刀切面下到了汤锅里,杀剥好的羊在另一口锅里已经煮得香气四溢.

    这就算完了?孙晓看了一眼高远,这就放过自己了?曹天成赶紧拉着孙晓到了桌前,”孙都头,赶紧来领你的饷钱!”

    一群大头兵忙着准备开饭,高远却从车上提下了一个铺盖卷.”曹天成!”他喊道.

    曹天成立即跑到了他的面前,”我的房间在哪儿?”

    曹天成一呆,”兵曹,你要住在这里?”

    “我是你们的兵曹,自然是你们住在哪,我就住在哪儿,有什么好奇怪的?”高远不耐烦地道.曹天成呆了一呆,”以前的兵曹,都不住在这儿的.”

    “以前是以前!”高远哼了一声,”我住哪儿?”

    “兵曹,您真要住这儿的话,我马上给您腾一间房出来,就我和孙晓住的那一间,您看成不成?曹天成指着那个被章邯一脚踹出一个大洞的房间.

    “行,那我就住哪里!”

    “我这就去给您腾房间!”曹天成拔腿便走.

    “我住了你们的房间,你们两个住哪?”高远问道.

    “兵曹大人都住这儿来了,我和孙晓自然就去和他们住在一起!”曹天成道.

    高远想一想,”也好,先就这样吧!张一,你去搭把手.”

    “少爷,您真要住在这里啊,我看这里不和猪圈没什么两样?”张一低声道,”家里反正离儿也不远,您还是住家里得了.”

    高远扫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

    一直以来,张一都觉得高远没什么少爷的架,但今天看了高远收拾这些兵**的手段,心里已有些打鼓了,再被高远一瞪,立即就缩了缩脖,”是,少爷,我这就去收拾房.”

    屋里也没什么可收拾的,片刻之间,曹天成和孙晓已是一人提了一个铺盖卷出来,随手扔进了旁边的一间屋里,张一却还在里面忙活着,在曹天成看来已经很干净的屋,在张一的眼,却是脏乱不堪.

    外间已经开饭了,这些大头兵看起来倒真是很长时间没有吃过饱饭了,一个个端着碗,蹲在哪里狼吞虎咽,整个军营间一片稀里哗拉的声音.

    他们这里吃得正欢,另一头的贺兰燕也觉得肚里咕咕地响了起来,看看日头,早就过了饷午,也难怪饿了,看着高远,贺兰燕突然叫了起来,”喂,这位大人.”

    高远正蹲在那里吃着刀削面,听到贺兰燕的叫声,抬起了头,”你在叫我?”

    “不是叫你叫谁?”

    “干什么?”高远问道.

    “你只管你们吃么?就算我们是犯人,也得有牢犯不是,我们也饿了.”贺兰燕气哼哼地道.

    高远看着她的模样,气啉啉的倒像是一只母老虎,不由一乐,挥挥手,”给他们也盛几碗过去.”

    几个大头兵端着几个装满了刀削面的大海碗走了过去,面的浮面舀了一勺的羊肉汤,羊肉自然是不想的,一只羊,自己人还分不够呢.抢在最前面的一个将手里的面递给了贺兰燕,”番婆,也就是大人好心,换了我,饿不死你.”一句话将贺兰燕气得一个倒栽,接过面来,看着污迹斑斑的碗沿,顿时一阵反胃,那里还有胃口,倒是被关在屋里的贺兰雄几人,被松开绑绳后,端起碗就大吃起来.

    高远也不怕他们逃跑,从先前抓住他们的时候来看,这个领头得很识时务,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情,当然,如果他们想搞出点什么来,自己也不介意再揍他们一顿.

    贺兰燕哪里吃得下去,端着碗走到高远面前,此时她也看出来了,这伙人里,也就是高远还好说话一些,虽然手段恶毒了些.

    “喂!”她叫道.

    “我叫高远,是这里的兵曹,不叫喂!”高远抬起头来,一本正经地说道.

    高远的样让贺兰燕不由卟哧一声笑了出来,浑然忘了眼下自己还是眼前这个家伙的犯人.

    “好吧,高兵曹,你不会把我们一直关在这里吧?今天的事情,可不是我们惹起来的,你不是说你是个讲道理的人吗?如果讲道理,就不该抓我们.”

    “好得很!”高远站了起来,”吃饱喝足,正好来与你们讲讲道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