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十二章:要么不打,要么打赢(书号:13651

第二十二章:要么不打,要么打赢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来得是高远的管家张一.牵着一辆牛车,张一在近百双眼睛的瞩目之下走到了军营的前方,突然之间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张一不免有些不自在,特别是旗杆之上还捆着一个人,孙晓他是认得的,在扶风城里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但现在居在被自家少爷捆在旗杆之上,想想也是得意.

    “少爷,我来了,您要的东西都运来了.”张一小跑到高远跟前.

    高远点点头,站了起来,大步走到牛车前,一伸手,从牛车之上拎起一个麻袋,随手扔到地面上,清脆的撞击声在一片寂静之显得格外悦耳,一众大兵的眼睛立刻就瞪大了,这是铜钱的声音.这一麻袋铜钱,只怕有上百贯之多,再看看牛车之上,这样的麻袋还有一摞,众人的呼吸立刻就急促起来.如果这上十个麻袋里面都是铜钱的话,岂不是有上千贯,便算是足额发了大家的饷银,也还有富余.

    所有人的目光霎那之间便热切起来,便是被捆在旗杆之上的孙晓也有些激动,不过比起大兵们来,他的心思又多了一些,驻扎县城士兵的饷银历来是不足额发放的,能发个一多半就算不错了,但就是这样,对于这些大兵来说,也够满意的了,看来路县尉为了让这位年青的高兵曹立威,当真是下足了本钱,恩威并施了.恩就是这些钱,威自然就是立在自己身了.孙晓叹了一口气,刚刚西市之上一架打下来,高远已经让自己服气了,何必又再来这一出.

    高远将铜钱仍在地上让众人听了一个响儿,却也没有下了,在众人的目光之,又走了孙晓面前,”你清楚了没有?”

    “想清楚了!”孙晓立刻便回答.

    “好,说来听听!”高远道.

    “卑职不该让队里的士兵去给人看家护院送货物,不该带人上街打架斗殴!”孙晓想来想去,自己好像也就只犯了这两条.

    高远冷冷地看着他,”看来你还是没有想清楚!”举起拳头在孙晓面前晃了晃,又是一拳砸了下去,孙晓一声闷哼,疼得脸上冷汗直流.

    这一回一拳打下去,下面的人都没有丝毫声音,看着高远的眼里,没有了先前的气愤,而只有敬畏了.

    高远很是满意这一点.

    “曹天成!”他重新坐回到了板凳之上,招呼道.

    “卑职在!”曹天成背心里已经湿了一大片,这两拳要是砸在自己身上,只怕便要了半条老命去,也就是孙晓年青,体格好,才顶得住.

    “把士兵的册拿来.点卯发饷!”高远道.

    “是,兵曹,不知发多少?”曹天成试探地问道:”县里可是欠了五个月的饷钱了.”

    “足额发放!”高远想也没想,挥挥手道.

    此话一出,下面立刻热闹了起来,驻扎县城的兵历来不足额发饷,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但今天高兵曹一来,便破了这个规矩,有多的钱拿,大家如何不开心?

    曹天成犹豫了一下,”兵曹,驻县军队从来不足额发晌,这是惯例,我们这破了这规矩,县尉那里?”他想试一下这件事是不是路鸿为了让高远立足而特意安排的.

    “这件事我说了算,当兵吃粮拿饷,天经地义,如果路县尉有什么问题,也自有我去解释,你就不用操心了!点卯,发饷!”

    “是,是!”从高远的话里,曹天成听出了两层意思,其一,发全饷是高兵曹自己的主意,其二,有什么问题,他去顶,他是路县尉的侄儿,自家人自然好说话,想到这里,曹天成突然心里一跳,如果路县尉不知道这件事的话,那发饷的钱是从那里来的?他狐疑地看了一眼高远,但高远眼睛早就看到别处去了.

    甩甩头,也懒得理会这些事情了,有钱来,终归是好事,曹天成吆喝人摆桌,拿来兵册,便开始点名,张一则提了一袋铜钱,哗啦一声倒在了桌上.黄晶晶,亮闪闪的,用麻绳串起来的铜钱亮花了众人的双眼.

    曹天成开始点卯发饷,高远已是哉游哉地又走到了孙晓的面前,连挨了两拳,孙晓已经给高远打得有些怕了,关键是人家这个时候还占着理.你说没发饷,桌上一堆堆的铜钱正堆在哪里呢,那些龟儿有钱领,就忘了老还捆在这里了,孙晓有些气愤地想道.

    “兵曹,我想清楚了!”这一次,不等高远出声问,张晓已经大声叫了起来,不就是要我向你低头嘛,低头就低头,只要你能弄来饷钱就行,而且高远一身功夫也着实让人佩服,向他低头也不算什么丢人事,没看到跟他叫板的那几个番此刻还被捆着关在房里吗?

    “你想清楚什么了?”高远笑吟吟地问道.

    “今天是高兵曹上任的大喜日,卑职不在兵营里准备着迎接兵曹,反而带人出去了,这是对兵曹极大的不恭,卑职知错了,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跟着兵曹,鞍前马后,赴滔蹈火!”张晓倒也是个人物,这一番话说出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高远哈哈一笑,又提起了拳头,在嘴边吹了一口气,”很肉麻,很动听,但,还是不对,我高远是这么小气的人么?”

    眼看着高远的拳头又提了起来,孙晓一下急了,前两下可真是打疼了,这高兵曹的手真重,瞄了一眼众人正在一心领钱,赶紧压低了声音道:”高兵曹,我服气了,您不就是要立威么,我服气了还不成吗,这威也立得差不多了,我保证……啊!”话还没说完,高远的拳头已是又落了下来,这一回孙晓猝不及防,比前两次有所准备可是疼多了,不免放声惨叫.

    这一声凄厉的惨叫将众人吓了一跳,众人纷纷回首看着孙晓,只见他们平素威风八面的都头此时疼得眼泪鼻涕一大把,不免心惊肉跳,赶紧转回了脑袋.

    “你又说错了,继续想!”高远丢下一句话,又转了回去.孙晓垂头丧气,一时之间再也找不到什么说辞,眼见着高远是铁了心要收拾自己,看来这队里是呆不下去了,回头找章副尉,赶紧将自己调走.

    一会儿功夫,曹天成已是发完了饷钱,提着自己的几贯钱走到高远面前,”兵曹,除去,除去十几个还没有回来的兄弟,都发完了.”

    “嗯!”高远点点头.”派人腿脚快些的兄弟,将还没回来的人统统给我找回来,一个也不许拉下!”

    “是!”曹天成连连点头,”颜海波,颜海波,快去叫还没回来的弟兄都找回来,就说发饷了.”

    “好嘞!”颜海波拿足了今年的饷钱,正自喜笑颜开,当即便飞步离去.

    高远拍拍手,看了看旗杆上垂着头的孙晓,笑盈盈地又走了过去,曹天成也跟了过来,这时候拿了饷钱的士兵终于想起来还有一个捆在旗杆上的孙都头,也都围拢了过来.

    “孙都头,想清楚了没有?”高远笑嘻嘻地问道.

    孙晓此时已经无话可说了,只是拿眼瞄着曹天成,曹天成一阵心惊肉跳,但终归是一个大锅里搅马勺的兄弟,总不能看着孙晓再被打一顿.

    “高兵曹,其实队里的事情,我也有份,大家也是被逼得没法了,孙都头已经知道错了,还请高兵曹大人大量,饶了他这一回.”曹天成低声下气地道.

    “是呀,是呀,兵曹大人,还请饶过都头这一回,我们以后一定跟着兵曹好好干!”一群大兵也七嘴八舌地道.

    高远微微一笑,”孙晓,你人缘不错.

    孙晓心头一跳,横了一眼那群大兵,妈拉个巴的,先会儿不说,这会儿偏来捣乱,这不是给老上眼药么,老人缘越不错,高兵曹就越不满,老就越要挨打,但又不能明说,看着高远那双铁拳,眉毛鼻眼睛都皱到了一处,准备着再挨上一拳.

    “孙晓,还没有想清楚么?”高远问道.

    孙晓垂头丧气地摇摇头,知道自己怎么答都是错,都得重重地挨上一拳.

    “既然还没有想清楚,那我就教教你!”高远冷冷地道,这一次却没有挥拳头,过犹不及,真将孙晓打得狠了,不免让那些大兵兔死狐悲,同仇敌忾,那自己可就弄巧成拙了.

    “你身为都头,私自带兵出去打架也就罢了,居然还打输了,丢死人!”高远提高了声音,指着那十几个跟着孙晓出去的兵说,”十几人打别人四个人,竟然还打输了,我高远简直觉得没脸见人,你要是打赢了,我还饶了你这一遭,但打输了,就得还挨我一顿揍!”

    咣当一声,曹天成手里的几贯钱掉落在地上,互相碰撞得叮当作响,孙晓也张大了嘴巴,他千想万想,就没有想到高远是以这个理由揍他.几十个大兵也是目瞪口呆,这话是怎么说的?

    “老的信条就是,要么不打,要么打赢!”高远郎声道,这一个道理在高远看来理所当然,前一世,如果打输,就意味着连命也没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