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十九章:技惊四座(书号:13651

第十九章:技惊四座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高远才懒得理会孙晓怎么想,今日一到队里,就发现孙晓在队里威信挺高,不将他的威风打下去,自己如何立足.

    活动着手腕,高远径走走到了贺兰雄的对面,挑衅地看着他.

    贺兰雄此时却有些犹豫,对方已经挑明了身份,是一个有官身的兵曹,自己揍了他,有可能惹下更大的麻烦.还没有想清楚,他身后的一个伴当已经是恼了,大步走了过来,”少主,我来!”

    高远眉头一挑,敢情这个番还是一个有背景的人,看来是匈奴那个部落的贵族,心里顿时打起了主意.

    “小,我来会会你!”从贺兰雄身后走过来的匈奴汉牛高马大,身板比起孙晓他们可强壮多了,难怪孙晓他们会吃亏,想想自己百多名排骨架似的兵,高远就有些苦笑.到底是喝奶吃肉长大的,身板硬是要得.

    心里想着,手下却没有闲着,轻佻地冲着对方勾勾手指.

    高远不屑一顾地神情顿时惹恼了汉,呀的一声怪叫,一拳便向高远击了过来,拳起之处,风声飒然,这一拳怕不有百多斤的力道.

    看到高远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仍然动也没动,孙晓不由大惊,这一拳要是真打在高远的脸上,这张英俊的脸蛋可就毁了,铁定要砸个满脸开花,心不由大悔.

    高远先前大言凿凿,但此时似乎被对方这一拳的力道可吓着了,什么反应也没有,不但孙晓惊了,连贺兰雄也惊了,他知道自己这个伴当的力道,真要是将这个兵曹给打坏了,今天铁定要出大乱.但此时喝止已来不及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带着风声的拳头砸向高远的脸庞.

    拳头将要着肉的一瞬间,高远动了.

    汉明明看到自己一拳落在对方脸上,但着拳之处,却是空落落的丝毫不受力,心顿时大惊,这一拳到了这个时候,力道已经用老了,自己的身体已是不由自主地被拳头带着向前一冲,脚步一个踉跄,心里糟糕两个字刚刚浮现出来,左边脸蛋已如遭重锤狠狠击,整个人一下便离了地,斜着飞了起来,卟嗵一声砸在地上,头昏眼花,眼前金星乱冒,全力想站起来,但只觉得天旋地转,那里站得起来.

    高远一拳,便将这个牛高马大的番打得在地上蠕动着怎么也爬不起来,孙晓的眼睛立刻就直了,颜海波更是哈的一声叫了出来,霍天良吓得一个哆嗦,身又往家丁后面缩了一下.

    贺兰雄两只拳头不由一下握紧了,刚刚那一瞬间,他也以为高远要败了,但就在同伴的拳头将着未着之时,对方身体微微侧了一下,伴当的这一拳便落了空,而高远的一记勾拳适时挥出,倒象是自己的这个同伴将脸凑上去给他打一样.

    这个家伙好生厉害!一瞬间,贺兰雄便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高手.

    高远看似简单的这一拳,在上一世不知花费了了他多长时间在练习,这一拳,不在力量多大,而在于精神,眼力,判断力和力量的完美结合.他先是挑起对方的怒气,然后再诱使对手将力道用老,格斗之时,最忌的就是力道用老,力道用老便代表着你再无变化,此时如果敌人瞧准了你的空反击,你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多年的格斗生涯,在生死边缘之上的游走,早就让高远心坚似铁,刚刚那一瞬,他只要反应稍慢,对面汉的这一拳便会将他砸个满脸开花.

    贺兰雄还没有出手,他的另一个随从已是冲了出来,一个虎跳,居然腾空一脚踢来,力气倒是不小,高远心底暗笑,双脚都离地了,这是找抽呢,上一世他不知打过多少架,从低档次到高档次,但凡有这样飞在空踢人的,下场都不好.

    侧身,跨步,伸手,先是一拳击在了对手的大腿之上,这地方肉多,挨上一记,疼痛入骨.果然,一拳下去,那家伙便掉落了下来,紧跟着又是一拳,这一下却是落在对方的小腹之上,当即便将他打在蜷缩在了一起,满脸涨得通红,倒活像一只大虾米.

    三拳,打倒了两个先前威风八面的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打,那两个家伙现在还没有爬起来呢,围观人群起先是被吓着了,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爆雷般的喝了一声彩.先前十几个人被四个番揍,众人都觉得没脸,此时高远一上来就打倒了两人,围观的人顿觉面大涨,高声喝声彩来.

    “轮到你了!”高远笑咪咪地看向贺兰雄.

    贺兰雄心道不好了,对方举重若轻,看似简单的两击,便将自己两个武功高强的伴当打得爬不起来,便是自己,也做不到,但此时此地,却又如何能退缩,特别是看到一边霍天良那双色迷迷的一直落在妹妹身上的眼睛,更是愤恨难平.

    他重重地踏前一步,”请!”

    贺兰雄往那里一站,气沉渊停,倒是一副高手气派,同伴被打倒在地上呻吟,他却仍是不急不躁,单是这份沉重,便让高远刮目相看.倒也不敢如先前那般摆谱了.

    两只拳头提了起来,一前一后,右手在前,左手在后,斜斜向上护住面门,腰背微躬,两腿亦是前后而立,双膝微曲,标准的散打格斗起手式.

    贺兰雄虽然不懂什么叫散打格斗,但对手摆出来的这个姿式,无论是拳和腿,都随时可以发力,自然也知道厉害,两人对峙片刻,终是贺兰雄先沉不住气,低吼一声,跨步向前,一拳便向前高远击来.

    高远伸臂格挡,一架之下,对手突然化拳为掌,一下抓着了自己的手臂,紧跟着先前较慢的动作瞬间便提速,另一只伸出来,一下抓住了自己的另一只胳膊,同时跨步侧身,抢进了自己怀里.

    高远恍然大悟,这家伙倒是聪明,先前自己轻而易举地击倒了他两个同伴,他便知道自己格斗厉害,竟然采用了摔角的方式来对付自己,不与自己拉开距离格斗,自己要是反应稍慢,便会被他一个过肩摔给摔下去.

    不过这么简单便想对付自己,未免也太一厢情愿了,高远全身的力道一下沉到腰部以下,贺兰雄抢进高远怀里,大喝一声,双臂发力,腰背后拱,想将高远掀离地面,不想一掀之下,对手纹丝不动.对手的两只手却反拧过来,拿住了自己的肘关节.心里不由一惊,又是一声大喝,满脸涨得通红,这一下贺兰雄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要是掀不动对方,他自己可就要遭殃了.

    高远哪里容他还有第二次机会,握住对手肘关节,大拇指顶在对手的麻筋之上,一发力,贺兰雄一声闷哼,两手顿时全麻了,满身的力道消失的干干净净,不等他反应过来,高远已是一声大喝,将他提了起来,两臂一掀,将他从头顶上直接摔了过去,重重地脸朝下跌在地上.生理解剖学,是生死格斗场上的选手必学的科目,对于人的身体的构造,高远相信,在这个时代,绝对没有人还比自己更清楚.

    就在贺兰雄跌倒的一霎那,一直在一边观战的贺兰燕呛的一声便从马背之上抽出了腰刀,扬刀便冲了上来.

    高远霍地回头,手在腰上一抹,三棱军刺已是出现在手,军刺向下,顶在了贺兰雄的后颈之上,笑看着持刀的贺兰燕,”这位姑娘,你信不信我一下刺下去?”

    贺兰燕猛地刹车,停在原地,刀扬在空,却是再也落不下来,看着高远,”无耻!”她怒声喝道.

    高远冷笑,”我哪里无耻了?倒是姑娘一言不发,拔刀便砍,当真无耻得紧!”

    贺兰燕面红耳赤,无话可说,眼前这个人是正大光明地击败了贺兰雄与两个同伴,说他无耻,还当真说不上.

    贺兰雄翻了一个身,看见面前闪着寒光的三棱军刺,大叫道:”燕,把刀丢了.”

    贺兰燕犹豫了一下,狠狠地将刀扔在地上.

    “我认输了!”贺兰雄举起双手,”马你拿去.我不要钱了.”

    但此时高远心里正打着别的主意,哪有这么轻松就放过他去的道理,”当街行凶,殴打士兵,随身携带管制武器,哪有这么轻松的道理,来人,给我将他们捆了.带回兵营去.”

    一众先前被四个人打惨的兵丁立刻兴高采烈地涌了上来,七手八脚将两个还在地上呻吟的汉捆了起来,没有绳,抽了裤腰带便捆上.

    贺兰雄被军刺逼着,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晓冲了上来,将自己双手捆了一个结实,”燕,别反抗,这位兵曹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大声叫道.

    高远哈哈大笑着收起军刺,”不错,这个时候还想着给我戴高帽,不过我很喜欢,我还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这位姑娘,你是自己跟我们走呢,还是让他们把你也捆起来?”他戏谑地看着贺兰燕.

    看着两个士兵一手提着裤,一手拿着裤腰带,贺兰燕不由一阵恶寒,”不要捆我,我自己走.”

    “那就好,不过不要捣乱,你一捣乱,他们可就要吃亏了!”高远伸手拍拍已经被从地上拖起来的贺兰雄,笑咪咪地道.

    “笑面虎!”贺兰燕低下头,低声骂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