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十七章:瞠目结舌(书号:13651

第十七章:瞠目结舌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在高远面前的,是一排土坯房,斑驳的墙壁上,到处都是深一个浅一个的大洞,让高远很怀疑,随便来一个人一脚上去,便能将这土墙踢出一个大洞来,窗户上不但没有粘上窗纸,连窗棂木条都断得七七八八,屋顶上盖着的是稻草,也是厚得厚,浅得浅,乱糟糟的让人一看还以为是一团团杂草长在屋顶之上.太阳都快照到屁股上了,五间土坯房还有三间的大门紧闭,其两间的正居然破出了一个大洞,龇牙露齿地黑洞洞似乎是一张张开的大嘴,正在无声地嘲笑着高远与章邯二人.

    说是军营,丝毫看不出军营的气象,不但看不见值勤的士兵,连人影也没有看到一个,唯一尚有一点生气的就是屋前还树着一个旗杆,上面挂着的大燕旗帜随着清晨的微风舒卷伸张,不过这旗也太脏了一些,油迹斑斑,旗角被撕开了,与整体已经分了家.

    高远将怀疑的眼光投向章邯,”章副尉,这是我们的军营?”

    章邯脸也显得有些红了,”困难了一些,没钱,也就将就着过呗.走吧,这些混帐,日头都照到屁股上了,还在挺尸.”

    他大步走向这排土坯房,亮开了嗓,”孙晓,孙晓,你个狗日的,还在挺尸啊,昨天不就跟你说了,今天新兵曹就要来上任么?”他径直走到正间那紧闭的房门前,飞起一脚,咣当一声,这间还算完整的大门顿时多出一个大洞,章邯也没有想到这门恁地不经踢,一个不小心,竟然将脚卡在里头了.一脚在里,一脚在外,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章邯大怒欲狂,在高远面前,将人丢大发了,两手抬起,猛捶房门,”孙晓,你个狗日的,给我滚出来.”

    随着他的拳头擂在大门上,大门应声而倒,倒下的大门险些将章邯带翻,倒是将他吓了一跳,抽身向后跳了一大步,孙晓的房内空空如也,那里有人.

    “都给我滚出来!”章邯扯着嗓狂喊,其实刚刚这一闹腾,其它几个房间里的人已被惊动,窗边门后已经多出了一些眼睛,高远甚至听到了哧哧的笑声.

    随着孙晓的大门被擂翻,其它几个房间里的人明显也被吓到了,呼啦一下从房间里涌了出来,看着涌出来的这一群人,高远用力地将自己的眼睛睁大,使劲眨巴了几下,这是兵吗,一群叫花还差不多,倒有一大半人穿着藏青色军服,只不过多半已经看不出颜色了,没有几件是完整的,破洞里露出黝黑的皮肤,都已经十月了,脚上居然还穿着草鞋,另外十余个人,身上穿的那不叫衣服,叫布条更合适一些,站在那里,正随风起舞,还有两个打着赤膊,只穿了一个坎肩.

    “列队!”章邯恼怒成怒地吼道.

    看到他神色不善,几十个人不情不愿地开始整队,挤挤攘攘好一会,终于在章邯面前排成了四列横队,弯弯曲曲,犹如一条条蚯蚓.

    “章副尉,是来给我们发饷的么?”第一队打头一个大兵歪着脑袋,看着章邯,不怀好意地问道,”弟兄们可都有半年没发饷了,就要喝西北风了.”

    “曹天成,不要以为你在队里是老人,老就要卖你面.再没有规矩,老就要行军法了!”章邯感到头都大了几分,怒喝道:”怎么只有十五个人,其它人呢,孙晓呢?”

    曹天成挺了挺胸脯,似乎是想让自己显得挺拔些,但在高远看来,只穿了一个坎肩的他,这一挺胸倒是让他的排骨显得更醒目了一些.

    “回副尉的话,已经半年没发晌了,有三十个兄弟被孙都头打发出去挣钱了.”

    “又是给人去看门护院送货物,咱们县尉的脸都快要被你们丢光了!”章邯怒气冲冲地道.

    “我们倒不想丢县尉大人的脸,但不发饷,弟兄们总要吃饭吧.”曹天成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怕章邯,一梗脖就顶了回来,”这也就是孙都头还有能耐,能让兄弟们不至于饿死.”

    高远听出来了一点意思,看来这孙晓孙都头在队里还挺有威信.军队都成了这副模样没散架,看来倒是有这孙都头一份功劳.

    章邯似乎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毕竟欠饷是的的确确的,”孙晓呢,他不会也去了吧?还嫌不够丢人是吗?”

    提到孙晓,曹天成一下抿起了嘴,不作声了.

    “我问你们,孙晓去哪里了?”看到众人不作声,章邯火冒三丈.

    几十个人齐唰唰地低下了脑袋,不看章邯的眼睛.

    “曹天成!”章邯逼视着对方.

    曹天成咳嗽了一声,支支吾吾地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好像孙都头一大早就出去了.”

    “去哪儿了?”

    “这个,我不知道!”曹天成的脑袋立时就摇得像拨浪鼓.不过他摇得太快了,不仅是高远,连章邯都看出了其的意思.

    章邯冷笑两声,”好得很,你不说是吧,扶风城再多大点地方,老还查不出他去了那里?等到查出来,你们就等着看好吧.”

    曹天成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章邯咳嗽了几声,这件事他也不想多说,反正高远马上就要上任了,他一上任,这一摊事就落在他的脑袋上,这几个月,这队兵没有兵曹,县尉大人让自己代管,脑袋都大了好几圈,高兵曹一上任,有路县尉作后台,就看他的本事,不过有孙晓在,够他喝一壶了,章邯不信高远这个毛头小能镇得住场,除非县尉大人拿出真金白银来替他擦屁股.不过历年来除了镇守居里关的一队人发全薪之外,其它两队都是如此,如果县尉大人开了先例,以后的事情就不好办了.

    不管他,反正以后头疼的不是自己.

    清了清嗓,章邯看着高远笑了一下,准备向这些大兵介绍一下这位新鲜出炉的兵曹了,”各位,这位是…..”

    “兄弟们,兄们弟,抄家伙!”章邯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给打断了,”抄家伙,孙都头被人打了.”

    轰的一声,列队的十几个人立时便炸了窝,几乎一半人立刻便散了,乱哄哄地往各房里冲.

    “滚回来!”章邯大怒,唰地一声拔出佩刀,嚓的一声插在地上,”哪个敢乱动,我砍了他的脑袋.”

    乱哄哄的队列瞬间安静了下来,一群大头兵你看我,我看你,半晌,终于还是被章邯镇下了场,不情不愿地回到了队列之.

    “章副尉,孙都头被人打了!”曹天成低声提醒道.

    “老耳朵没聋!”章邯怒道.

    “弟兄们,抄家伙,咦,你们楞着干什么?”从远处,一个年轻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呼呼地喘着气,两手扶着膝盖,”老曹……”

    章邯似笑非笑的转过身来,瞪视着他.

    “章,章副尉!”年轻人瞪大了眼睛,两腿一软,卟嗵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好,好,有出息了!”章邯冷笑道:”你们干什么去了?”

    “张都头被人打了!”年轻人直楞楞地道.

    “张晓为什么被人打了,他一大早出去干什么了,昨天我不是派人跟他说了,今天新兵曹要来吗?”

    “张都头是一大早便候着了,可是后来霍大少派人来找张都头,让张都头带人去帮忙,出五贯钱的工钱,张都头便去了.”

    “霍大少,霍天良?”章邯吃了一惊,看向高远,对于霍天良与高远之间的恩怨,他还是知道的.果然,高远的眼睛眯了起来,一抹不易察觉的寒光一闪而过.

    “是啊,霍大少被人揍了,他的家丁打不过人,便来找张都头帮忙,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张晓也被人揍了?”章邯呵呵笑道:”对头很厉害啊.什么来头儿,在扶风城,不认得孙晓的没几个啊,有几个人打架打得过他?”

    “是几个番!”

    “你说什么?是谁?”

    “是几个番!”年轻人终于喘匀了气儿.

    章邯勃然大怒,”番也敢来扶风城里撒野,曹天成,抄家伙,去灭了他们.”

    高远吃了一惊,倒没有想到章邯也是一个火爆脾气,居然一点就着,看着曹天成兴高采烈的答应着,赶紧上前一步,拉着章邯,”章副尉,慢着.”

    章邯怒气冲冲地道:”高兵曹,孙晓被番打了,如果是扶风城里别人揍了他,也就算了,番算什么东西,敢来这里撒野?高兵曹,我知道你和霍大少有过节,但现在不是霍大少的问题了,是我们和番的问题.”

    “就是,就是!”一边的曹天成添油加柴,”让番将都头在扶风城里揍了,我们的脸面往哪搁?”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高远,昨晚上便听孙晓说要来一个新都头,是县尉大人的亲戚,大家都还愤愤不平,都说应当是孙晓来当这个兵曹.想不到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了,果然是有后台的家伙,居然让章副尉亲自来送.

    “章副尉,使不得,你看这个气都喘不上来的家伙,没有穿军服,没有拿武器,孙晓肯定也是这般模样去帮霍大少打架的,现在你带着这几十号人,拿着兵器上街去,知道的人知道你是带着人去帮孙晓出气,不知道的还以你你章副尉带兵哗变了呢?这要是县尉大人与吴县令他们知道了,章副尉你还讨得了好?”

    被高远一提醒,章邯顿时醒悟过来,打架是小事,但是带着军队上街去,那性质可就变了,一时之间不由汗流满面,”高兵曹说的是.”他看了一眼曹天成,”但现在怎么办?总不成让孙晓被几个番白打一场.”

    “先问清楚再说!”高远看了一眼正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个年轻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