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十三章:赚钱的买卖(书号:13651

第十三章:赚钱的买卖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说来也巧,高远抵达路府门口的时候,正巧碰见路鸿在几个家丁的护卫之下下衙回来,高远紧走几步,迎了上去.

    “叔叔,下衙了!”

    “是高远啊!”路鸿点点头,”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总算是告一段落,粮草入库,可以好生休息一段时间了.”

    “知道叔叔这一段时间累坏了,侄儿特意弄了两壶酒过来给您解解乏!”高远亮了亮手里的酒坛,笑道.

    “来便来,买什么酒,街上又能买到什么好酒,你不是知道,咱们府里的酒都是吴县令送的,比街上卖的好得多了,你要是馋酒喝了就尽管过来,不用找什么借口,你大兄走了,我正闷得慌,也好陪我说说话.”路鸿敲敲高远的脑袋.

    “叔父,我这酒可与街上卖得不一样!”高远凑到路鸿身边,笑道.

    “哦,不一样?”他感兴趣地盯着高远,”有什么不一样?咱们扶风县卖的酒就只有一家,别无分号,难不成你还会变出酒来?”

    两人说笑着便见了门,高远压低了声音,”侄儿变是变不出来的,不过侄儿会酿酒.”

    路鸿一下停下了脚步,”难不成你还比吴家酿的酒好?”

    “叔叔一试便知.”高远笑眯眯地道.

    “好,我倒是要尝尝!”路鸿道:”要是不好,我可是要打你屁股的.”

    “任凭叔叔处置.”

    泥封一开,屋里顿时飘起一股浓郁的酒香,正在脱去官袍的路鸿一下停了下来,霍地转身,”好香!”他脱口而出.

    高远得意地笑着,抱起坛,随着酒哗哗地从坛里倾泄到碗,看到那清咧的犹如清泉一般的汁液,路鸿的眼睛越瞪越大,比起吴家那有些昏浊的酒液,高远这酒的卖相可就好得太多了.

    “叔叔,尝一尝!”高远端起酒碗,双手送给路鸿.他可不担心路鸿学菁儿那般牛饮,但凡老酒虫,自有他喝酒的一套心得.

    果然,路鸿接过酒碗,先是凑到鼻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轻轻地喝了一小口,闭上眼睛,酒在嘴里打了好几个转这才随着喉头的上下慢慢地一丝丝的流下去,随着一股热流自小腹升起,全身顿时暖和起来.

    再轻啜一口,这一回吞咽的速度明显快了一些,整个过程,路鸿的眼睛一直就没有睁开过.高远好整以遐地坐在一边,也不做声,只是看着路鸿.

    半晌,路鸿这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酒,好酒,喝此酒一碗,当真快活似神仙.”眼睛蓦地睁开,”高远,这酒,当真是你自酿的.”

    “是,叔叔,上次在叔叔这里喝了一顿酒,觉得寡淡无味,回去便琢磨着弄点真正的好酒给叔叔喝,在屋里鼓捣了一个月,终于得了这些酒.”高远笑道.

    “好酒,好酒,有心了!”路鸿大笑起来,”可惜,如果不是这扶风县的酒被老吴把持着,凭着这门手艺,你便可以发大财.”

    “发不发财没什么关系,本来这酒我也就是鼓捣出来咱爷儿俩喝就可以了.”

    “可惜,可惜!”路鸿连连摇头,”明珠暗藏,可惜了.”眼珠转了几转,突地一拍桌,大声道:”有了,高远,你不能卖酒,但是可以将这酿酒的方卖给老吴,咱们好好敲他一笔,不信他不大出血.”

    高远看着路鸿,”叔叔,吴县令肯买?”

    “当然肯买!”路鸿哈哈笑道:”他们家就是做这门生意的,眼见着有了这等好酒,他不费尽心机弄到手里才怪,他还担心你将这方卖给别人呢,扶风县没人敢买,其它县难道没有,郡里难道没有,当真有了这等好酒,他吴家以前酿的那些烂泥汤谁还肯喝?”有了高远的这酒,先前路鸿赞不绝口的吴家好酒立马变成了烂泥汤.

    “全凭叔叔作主!”高远眼珠了转了几下,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叔叔,既然吴县令肯下大血本买的话,我们可就不能卖了.”

    “这是为何?”路鸿大惑不解,”我敢肯定地说,就是让老吴拿一千贯来,他也会买.”

    “叔叔,听你这一说,我这酿酒的方倒还是一独门绝技了,如果一千贯便卖了,那岂不是一锤买卖,以后看着吴家发财,咱爷儿两干瞪眼儿看着?”

    “咱们又不能酿酒,高远,不要贪多,你要是真想酿酒,那在扶风县肯定是呆不下去了,我也护不住你的.你这是断了人财路,别人不跟你拼命才怪.”

    “我不酿酒,但是叔叔,咱们可以与他合股啊!咱就拿这方给与他合股,以后坐地分成,岂不是年年有钱来,岁岁有节余?”

    “只怕老吴不肯.”

    “侄儿自有法让他答应.”高远自信满满地道.

    半信半疑地看了高远一眼,”那好,我这就让人请吴县令过来.管家,管家!”路鸿大声叫道.

    路斌一路跑了过来,”老爷,有什么吩咐?”

    “你马上去吴县令府上一趟,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他相商,请他务必过府一趟,”

    “是,老爷!”

    路鸿端起酒碗,一口将酒碗里的酒喝干,”真是好酒,这半辈的酒算是白喝了!”一边砸巴着嘴,一边摇头,意犹未尽.

    高远笑着走过去,服侍着路鸿脱下官袍,一边道:”以后叔叔想喝,侄儿便给你弄来,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了叔叔,还有一事侄儿要与你禀报.”

    “嗯,什么事?”

    “氏许了我与菁儿的婚事了,说等明年菁儿满了十,便让我们成婚.”

    路鸿怔了一怔,”我以前跟你说过的事,你没有考虑一下?”

    高远迟疑了一下,道:”想过了,氏也与我说过这件事了.”

    路鸿一惊,”他果然与年前那件事有关.高远,我看还是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非得这女不可?弄不好便是一身麻烦.”

    “可是叔叔,我就喜欢菁儿姑娘了,再说了,那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也没几人还记得,就算有什么麻烦,这不是还有叔叔,叔叔背后还有太守么?就算他们不给叔叔面,总得给太守几分面吧?”

    路鸿叹了一口气,”话是这样说,但你也知道,我只是太守的一个亲兵,真有什么大事,太守也不见得担风险为我兜!”

    “叔叔也不用太担心,他们既然躲了这年了,为什么不能再躲十年,咱们扶风县天高皇帝远,也没什么可怕的.”

    “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能瞒过去最好.”路鸿摇摇头.”算了,这事我也不管你,也正如你所说的,既然年来都相安无事,再躲十年也不是什么问题.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上任?”

    “这几天就准备去了,今天过来也是和叔叔说一声.”

    “嗯,你什么时候去,我派亲兵送你去上任,给那些兵油们敲敲警钟,免得他们看你年轻欺负你.”

    “有叔叔作主,谁敢欺负我?”高远轻松地道.

    “那可说不定,明着是不敢,暗地里给你下绊,让你有苦说不出,干上一段时间,自己就撒丫跑路,这事儿,你叔叔我年轻时也不是没干过?”路鸿大笑道.

    “叔叔尽管放心,不管怎么着我是不会撒丫跑路的,那不是给叔丢脸么?”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镇住那帮兵油!”路鸿笑道:”年青人果然有朝气,不过你吃了亏,可不许来叔叔这里哭鼻,军里的事情,有时候我也是不好出面强压的.”

    “侄儿明白!”

    “走吧,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去迎迎吴县令,今儿个咱们要虎口拔牙,前面不免便要恭敬些,这叫先礼后兵,对不对?”路鸿笑道.”如果真能敲出一大笔钱来,高远,你可得先借我用用,这马上要过年了,我还得给太守备年礼呢!”

    “我的就是叔叔的,说什么借不借,叔叔尽管拿去用.”

    “你这小,嘴倒是真甜,说来也奇怪,你这一回受伤过后,性与以前相比变了许多,我倒是有些不认识你了.”

    “在阎王殿里转了一回,自然要成熟一些不是!”高远笑着掩饰过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