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十章:新酒(书号:13651

第十章:新酒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说起酿酒,高远倒是不陌生,在前一生的时候,他所在的那家村几乎家家都有一个小作坊,土法酿酒,酿出来的酒再卖给一个大厂家,那个大厂再分装,贴上牌,成本价不过几元钱的酒,就能卖出几百上千元的天价,村里几乎户户都懂制曲酿酒,高远也曾在这些作坊里打工,直到十岁走出这家村,才算与其告别,其它的事情高远不是太懂,但制曲酿酒,他可是太熟悉了.这个时代的酒未免太难喝了,高远相信,如果自己真做酒生意,保管用不了几年,就能打垮吴家,独霸酒市场,不过这当然也是想想而已,断人财路,不谛于挖人家祖坟,别人是要拼命的,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才好,不然二世为人,还没有大展鸿图,先给人弄死了就太不划算了,也糟塌了老天爷对自己的眷顾.

    自己弄点酒出来,权当满足自己的口舌之欲好了.

    张一手脚麻利,第二天一大早,便找来了好几个泥瓦匠,在一间偏房里便忙活开了,而高远,则自顾自地开始做起酒曲,听了张一的话,他倒是长了一个心眼,酿酒,酒曲是关键,还是自己亲手来做的好,不然这技术流出去让别人知道了,不免会得罪吴家.

    选料,制模,踩曲,起霉,晾霉,起潮火,大火,后火期,最后就是养曲了.这其间最难掌控的就是温度,现在又没有温度计,高远只能靠自身的感觉了,以前在村里帮工的时候,那些老人们便完全是靠感觉来做这些事儿,不过高远没这个技术,便只能三成靠技术,七分靠运气了.

    高远要来酿酒的蒸甑并不大,泥瓦匠们一天便干完了活儿,但高远这酒曲最少也需要十好几天才能见成效,高远将自己关在制曲的房屋内,只是吩咐张一准备好炭炉随时候用.

    这期间,氏一家三口还是照常每天过来帮忙,只不过高远神神秘秘的,倒是让菁儿和枫两人非常好奇,枫还不懂事,高远也不瞒菁儿,只说自己想酿点自己喝的酒,听得菁儿失笑不已,与高远做邻居也不少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高远会酿酒,左右不过是这家伙以前的纨绔气息又发作了而已.

    高远也不与她理论,事实胜于雄辩,等到自己将酒酿出来的一天,再来好好看看她的笑话,菁儿现在是一天一个样,好饭好菜好营养,这个以前柴禾一般瘦弱的女现在已是迅速地丰满起来,用张一的话来说,眼看着便是要胸有胸,有屁股有屁股的女人了,关键是,翠儿有胸有屁股,但整个人也未免长得太宽了一些,如果劈成两个看还算苗条,合成一个就不那么好看了,菁儿却不一样,用高远的话来讲,现在的菁儿就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用来形容现在的菁儿来还真是差不多.

    制好了酒曲,便开始了正式的酿酒,这个阶段,张一便也加入了进来.

    选料,粉碎,浸泡,配料,蒸煮糊化,摊凉加曲,下缸糖化,入窖发酵,接下来便是蒸馏出酒了.这一忙活,一个月眼见着便过去了.这一段时间,县里开始收税收租,每年这个时候,也是路鸿最忙的时候,偌大一个县,总有一些人抗租抗税,甚至打伤税吏的事也时有发生,路鸿每天坐镇县衙,发号施令,以便随时发兵镇压,总之也忙得没功夫来管高远的事情.他答应了高远让他完全康复好了之后,再去上任,高远即然没有动静,他便也不催,反正也不指望着高远能做出什么事儿来,现在驻在城里的这队兵,没有高远,也安安静静没生出什么事来,也是,在他眼皮底下,这些大兵还没胆生事.

    路鸿忙得脚不沾地,这头高远家里也终于等来了关键的一天,这些日,每天吃睡都在酒房里,高远也着实瘦了一大圈,主要是要守在这里控制火候,他可不想前功尽弃,菁儿看他如此认真,倒也是动了些好奇之心,除了每天做些家务,空闲的时候,便也跑来酒房里陪着高远,她倒想看看,高远倒底能不能做出酒来.

    一男一女相处久了,彼此之间更熟络,倒让两人之间当真生出了些别样的感觉,菁儿本来就对高远有好感,这一次高远为了她险些送了命,好感之余更是多了感激,而随着菁儿一天比一天像一个女人,曾经沧海的高远的心也活络了起来,与前世那些露水姻缘相比,纯净得如同一张白纸的菁儿,在悄无声息之间便拨动了他内心深处的那一根情弦.

    逗女泡妞对于高远来说,只不过是小菜小碟,稍稍显露手段,便让菁儿每日高兴万分,来酒房的时间越来越多,氏娘看在眼里,却也不加阻止,眼看着就快十年了,还没有一点消息,她也逐渐死了心,高远人不坏,家境在扶风城来说,也算不错,菁儿嫁给他,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归宿,就凭高远敢为了菁儿玩命,菁儿嫁给他,以后也不会吃亏.

    氏娘默许,菁儿来酒房的时间便更多了一些.

    酒房里飘荡着诱人的酒香,菁儿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高远,好像还真给他做成了,光这酒香,便足够让人充满了期待.

    高远心更是兴奋,凭着以前的经验,光闻这酒香,他便知道成了.

    “各位看官.”高远拉长了腔调,团团菁儿,枫,张一,翠儿抱拳一揖,”可要看好了!”他学着戏台上的腔板,顿时让四人都笑了起来.

    张一搬来一个木桶,放在蒸甑的下方,那里,有一个出酒口,高远伸出手来,轻轻一扳蒸甑下方的一个木栓,稍倾,一股清冽的甘泉便喷涌而出,浓洌的酒香在酒房里飘荡.

    菁儿瞪大了眼睛,掩口轻呼出声.张一更是张口便来了一句,”我的娘呢,当真弄成了.”除了高远,屋里几人都是惊诧莫名.

    张一以前在路府,可是见过很多所谓的好酒的,但高远所酿的酒,虽然还没有入口,但单凭这酒香和颜色,已是将他们都比了下去.

    高远笑眯眯地拿起一个瓢,眼见着头酒已经放得差不多了,这才伸手过去接了一些,递给菁儿,”菁儿姑娘,尝尝我的手艺.”

    从高远手接过瓢,菁儿想也没想,一仰脖便喝了下去.

    “慢一点!”高远一惊,这可不是外头的那些醪糟酒,喝多少也不容易醉,高远估摸着这酒至少也有五十度,菁儿又不常喝酒,像以前那种喝法,非出问题不可.

    果不其然,不知底细的菁儿一大口酒下去,腹内顿时如同燃起了一团火焰,大惊之下,顿时呛咳不已,丢了瓢,不停地咳漱起来,脸蛋一下变得血红.

    高远想也没想,赶紧伸出手去,轻轻拍着菁儿的后背,”这酒可不能这么喝,会醉的.”边拍边道.好不容易菁儿停下了咳漱,但刚刚那一口,只怕有小二两酒,菁儿脸红如血,身也摇摇晃晃,还好人倒清醒,”这,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辣?”

    “这是刚刚出锅的酒,当然会很辣,放上一段时间,便会好多了,不过这酒可不能多喝.”高远看着有些摇晃的菁儿,也没多想,伸手便扶住了她.

    刚刚扶好了菁儿,那头枫又出了问题,这小家伙闻着酒香,居然将嘴伸到了出酒口,咕咚咕咚也不知喝了几大口,等到高远发觉,他已是在地上转起了圈,边转边傻笑,转了几圈,晕头涨脑地便载倒在地,居然呼呼大睡起来.

    “少爷,好酒啊!”张一就小心得多了,轻灌了一小口,细细一品,眼睛顿时亮了.

    高远此时却没有心思再来品尝喜悦了,手里扶着一个,地上栽倒一个,得,还得送回去.

    “张一,你将酒都放出来装好,用泥封好,这酒,再放上几天,去了这辛辣之气才最佳,这事儿你和翠儿不要对任何人说,咱们也就是自己图一个乐字,说出去,不免要多生事端,明白了么?”高远道.

    张一毕竟是县尉府里出来的,知道轻重,”我晓得,少爷.”

    “你和翠儿收拾吧,我送这两个回去!”高远摇摇头,身边的菁儿也已经醉眼惺忪,整个人都软了.

    一弯腰将枫从地上提了起来,扛在肩上,另一手扶着摇摇晃晃的菁儿,”我将菁儿姑娘送回去.”

    张一笑着点头,”少爷去忙你的,这里交给我和翠儿就好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