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八章:边县现状(书号:13651

第八章:边县现状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路鸿家里人丁也不兴旺,除了夫妇两人之外,便只有路超一个息,家宴便也只有四人就坐,高远算是第一次见到了路夫人,倒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妇人,不过与路鸿对自己的格外看顾比起来,路夫人便显得淡然了许多.

    菜并不多,五碗而已,不过厨水平看起来倒还不错,荤素搭配,有色有香,桌上四人,倒是高远最小,既是家宴,高远倒也不客气,没把自己当客人,率先提起了桌上的酒坛,拍开泥封,准备给四人倒酒.

    路鸿捻须微笑,似乎这一切本是理所当然.

    “今儿个高兴,倒须好好喝上几杯,这坛酒可是吴县令早年送给我的珍藏,四五年都没舍得喝,高远,今天你有口福了.”路鸿哈哈笑道.

    “侄儿这一次躺了近一个月,倒是真不知酒是啥滋味了.”高远笑着便替四人碗倒上酒,酒一倒出来,高远便不由一怔,这酒闻着倒挺香,但色泽着实不怎么好,有些昏浊,比起自己前世所喝过的那种清纯如水的酒的品相差了许多,该不是放的时间久了,坏了吧?高远心暗自道,但看路鸿神色,却一无异常,心不由暗自称奇.

    端起酒碗,高远也不坐下,郎声道:”这第一杯酒,侄儿要敬叔父叔母,多谢叔父叔母多年的看顾,高远父母早亡,叔父叔母便是高远的再世父母了.侄儿先干为敬.”

    高远敬路鸿夫妇,路超便也站了起来,笑道:”超作陪!”

    两人一干而尽.

    路夫人端起了酒碗,笑道:”高远以前可没有这么会说话,想不到这一次二世为人,倒真是懂事了许多,这么说来,这一次挨了一刀倒也挨得值.”

    路鸿嗬嗬大笑着,显得极是满意.也是将酒一饮而尽.

    放下酒碗,高远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了一下,刚刚路鸿说这是他珍藏了好几年的老酒,但喝在嘴里,实实寡淡无味,倒类似前世的那种黄酒,说句老实话,实实算不上什么好酒,但看路鸿那珍而重之的模样,便不好说什么.

    “这第二碗,便祝大哥此去游学有成,他日大哥大展鸿途之日,可别忘了提携小弟.”高远笑道.

    路超点点头,”那是自然.”两人砰的一声,又是一饮而尽.

    看着高远连着两碗下肚,眉毛都不眨一下,路鸿倒是有些担心起来,”你伤刚好,少喝酒,多吃菜,要是喝醉了可就不好了,来日方长.”

    高远心暗笑,就这酒,那一坛自己一人全喝了也不见得就醉了,前世之上,五十度的纯粮酒,自己一气儿喝上二斤,照样神情如常.

    一顿饭吃得是其乐融融,高远看得出来,这一家倒还真是将自己当成了家人一般,心不由感动,前世之时,自己不知温暖为何物,每日所面临的,不是冰冷的器械,就是生死的格杀,何曾有过这样的温馨.

    吃过饭,路夫人自去后院招呼,路超亦告辞回房读书,高远却被路鸿留了下来.

    “高远啊,我本意是不想让你再当兵的,当年也曾让你与超儿一齐读书,但你耐不住性,性情跳脱,实在不是读书的料,也怪我,你父母早亡,我便惯了你些儿,不然以你的聪明,如果读书,今儿的成就定然不在你大兄之下!”路鸿唏嘘不已.

    “叔叔,其实侄儿倒更喜欢带兵,爽快!”高远笑道.

    “当兵,便少不得沙场杀伐,你父亲战死沙场,你母亲郁郁而亡,我实是不愿意你再上战场,不过你不愿读书,这条路便堵死了,也只有去当兵搏个前途,这一次我给你谋了兵曹这个差事,叔叔手下有两个位,你愿意去哪里,自己挑挑.”路鸿道.

    高远心道有个当官的叔叔倒也真不错,工作倒可以尽着自己挑.

    “叔叔是县尉,麾下有三百正兵的编制,共有四个兵曹的位置,现在空出了两个,一个是跟在叔叔身边辅助做些杂事,另外一个便是去带兵,你选那个?”路鸿问道.

    “侄儿去带兵.”高远毫不犹豫地道,”在县衙里做些案牍事,侄儿实在耐不得这个烦.”

    “倒也符合你的性,不过军营之,可与其它地方不一般,叔叔可以安排你去,但你能不能站住脚又是另外一回事,军营之,力强者胜,你就算有叔叔这个后台,下头也不见得服你.”路鸿笑道,”你想去带兵也行,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压不住,就回来,那个位我给你留三月,如何?”

    “不必叔叔,我既然选了去带兵,定然不会回头,你就瞧好吧.”高远大声道.

    “和你爹倒是一个性.嗯,那我给你介绍一下扶风县的情况,咱们扶风县一共有三百正兵,其一百人驻扎在扶风县城,另一百人驻扎在远离扶风城五十余里的居里关,还有一百人平时散布在全县各乡里维持治安,这是三个兵曹,平素一年一轮换,你这一次带的这一百人,正好在城里驻扎.不过过了年,可就得去居里关了.”路鸿道.”那可不是一个好去处.”

    “侄儿能吃得起苦!”高远认真地道.

    “不是能不能吃苦的问题,而是我们辽西郡是边郡,而我们扶风县又是辽西郡最接近敌人的地方,居里关首当其冲.东胡蛮夷年年骚扰抢掠,居里关每年总要折损些人手.”

    这段日里,高远与张一无事闲谈,张一在路鸿身边做事,对边地之事倒也了解不少,高远也知道,辽西郡最大的敌人便是东胡人,东胡势大,辽西郡基本上处于守势,说白了,也就是被动挨打的模样.想要对付东胡人,除非大燕全国动员,才有胜算.

    “叔叔,我有一事不解,咱们扶风县是正面东胡的第一边县,怎么才有三百正兵啊!”高远心有些疑惑不解,”这点人手,打起仗来,能济得什么事?”

    路鸿大笑,”一听你这话,就知你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高远,咱们扶风县有三百正兵,已经不少了,辽西郡十几个县,扶风县的正兵是其它各县的三倍,养一个兵要花多少钱你没有算过吧?光是一个月一贯钱的饷钱,一年下来,便是三千余贯,其它服装,兵器,粮食,每个兵一年又花上十贯,也就是说,这三百正兵,一年下来,我们要拿千余贯钱,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扶风县情况特殊,每年太守大人拨给成的预算,也就是三千百贯,我再从县里挖两成过来,这是一千二百贯,还有一千二百贯的缺口,得自筹.”

    “自筹?”高远倒吸了一口凉气.

    路鸿点点头,”对,自筹,高远,实话给你说吧,我这手下三百兵,人数是齐的,但每年我发饱,也只有去居里关的那一百人是全饷,毕竟在那里驻扎说不定要丢命的,其它两部驻扎在县城和去各乡村维持治安的,每年发一半的饷钱就不错了.”

    高远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心里默算一下,路鸿每年从郡里和县里拿来四千八百贯钱,居里关一百人花去二千贯,这是不能少的,其它两队如果半晌的话,也只有二千贯,这便余下了八百贯钱,如果再在其它地方比如说粮食兵器之上克扣一下的话,数目绝对要超过一千贯,这笔钱去了那里,自然是心知肚明,搞了半天,自己心形象高大的叔叔也是一个喝兵血的.

    “你是一个聪明人,自然也知道这剩下的钱去了哪里,我也为难啊,不但要养家糊口,还得供你大哥读书,请先生可是一笔不小的花费,再者,每年的上下打点这也是一大笔钱,如果仅靠这点钱,当真连打底儿都不够,所幸还有其它一些收入,叔叔勉强才做到一个收支平衡.”

    “可是叔叔,我有一些不明白,既然咱们扶风县是边县,如果东胡人打来了,那该怎么办?就凭这连饷银都发不齐的三百兵?”高远有些无奈,谁叫路鸿是他叔叔呢.

    路鸿嗬嗬一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其实东胡人每年都要来打秋风,不过规模都不大,他来了,咱们据城而守,除了三百兵,还可以临时征发青壮,东胡人不会攻城,抢抢没关系,但真想打县城,那仇就结大发了,朝廷和郡里不会坐视不理,那就是大仗了,真要大打起来,东胡人心里也没底,前些年太守就集结了上万人马,去和东胡人打了一大仗,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一下,他们也便老实多了,真正能打的兵都在郡里,咱们这些地方,也就是摆摆样罢了.东胡内部也不平稳,他们是部落联盟,心思也不齐,这下,你明白了吧?”

    高远点点头,总算是搞明白了,东胡人来抢,只不过是抢些城外的村,只要不攻城掠地,大燕也就懒得理会,只是这样一来,城外的村就倒了血霉了.

    “不发饷,士兵不闹啊?”高远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就要看带兵的兵曹的手段了!”路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高远,”下头来钱的路多了去了,就看你会不会弄.”

    “我明白了!”高远点点头.

    “想要带兵,首先得要兵服你,而要想服你,不但要勇力过人,还得让大家都有饭吃.”路鸿道:”你这次要去的队已经欠了大半年饷钱了,我给你准备了一百贯,也就是一个月的饷钱,我也就能拿出这么多,这也就是你,换了别人,就没这么便宜的事情了.”

    高远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向路鸿行了一礼,他心明白,这一百贯其实是路鸿特别给自己的,换个兵曹,肯定是想都别想.”多谢叔叔.”

    “嗯,你明白就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