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二章:二世为人(书号:13651

第二章:二世为人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夜沉似水,窗外的虫鸣蚁叫之声清晰可闻,偶尔的夜茑鸣叫之声显得格外清脆,月光姣洁,淡淡的光辉透过窗棂,轻柔地抚摸着高远的脸庞.高远已经醒了很久,但却不愿意睁开眼睛,他的脑里,仍然在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切.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啦?做梦吗?抬抬手,在大腿上狠狠地揪了一把,钻心的疼,是真的疼,看来这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床前有鼾声传来,转过头来,借着月光,清晰地看到一个年轻的汉就铺着一床草垫躺在地上,年纪不大,绝不会超过二十,让高远惊骇的胆战心惊的是那个汉身上的衣着,还有,白天清醒的那一刻,看到的那几个人的衣饰,自己就像是在一个古装电视剧的场景之,而自己,则成了这些人演出的道具.

    这绝不是自己应该所处的年代.就算自己被救下了,也应该呆在医院的病房之,雪白的墙壁,柔和的灯光,漂亮的制服护士,而绝不是现在这个样.

    自己在哪儿?高远头痛欲裂,伸手摸到自己的脑袋,上面缠着厚厚的绷带,伸手在绷带之外按了几下,心立刻清楚了伤势所在,手指按动之,是一个开放形的不规则的伤口,倒似自己被一块板砖给砸了.

    胸腹之间不适感极强,手向下移,不出意料之外,胸腹之间也缠着绷带,拉开盖在身上的薄被,两手撑着床板,高远慢慢地挪了起来,斜靠在床头,一点一点解开了紧紧缠着的绷带,一股浓重的药味传到了鼻间,伸手轻轻抹去伤口之上的药糊,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他的眼前,看着伤口,高远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自己受的是枪伤,而且不止一枪,但现在呈现在自己眼前的却是一个明显的刀伤,自己身数枪,而此时,自己看到的只有一个伤口.

    饶是高远的心志在这些年的生死格斗台上已经锤炼得如钢似铁,但在这一瞬间,他仍是被吓到了,手无力地垂了下来,砰的一声,砸在床沿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睡在地上的年轻汉极为警醒,响声刚起,他已是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了起来,看到半坐在床上,眼神有些呆滞的高远,不由惊呼出声,”天,我的天爷,少爷,你在干什么?你怎么将绷带解开了?”他迅速地扑到床前,伸手去捡散落在床上的绷带.

    高远呆呆地看着这张陌生的面孔,任由他将绷带小心地替自己缠上.半晌,他才问了一句.

    “你是谁?”

    年轻汉一愕,抬头看着高远,”少爷,你怎么啦?怎么连小人也认不得了?”

    “你是谁?”高远重复道.

    “少爷,我是张一啊,我是路大人的亲随.”张一也有些迷糊了,因为他从高远的眼神之看出,少爷似乎当真是不认得自己了.

    “路大人,路大人是谁?”高远楞楞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切都乱了.

    “少爷,你连路大人也记不得了.”张一停下了手里的活计,不敢置信地看着高远.

    高远摇摇头,抬手摸了摸脑袋,喃喃地道:”记不得了,什么也记不得了.”

    看着高远头上缠着的绷带,张一有些紧张地道:”少爷,只怕是你脑受了伤,这才忘记了,您好好歇歇,兴许过两天就好了.”

    高远摇摇头,他知道不是这个原因.

    “你叫张一?”

    “是,少爷.”

    “路大人是谁?我这是在哪儿?我是谁?”高远盯着张一,问道.

    “少爷!”张一知道问题严重了,好像少爷得了失忆症,”你叫高远,这里是扶风城啊,路大人是扶风县的县尉,也是你的叔父啊,路大人与少爷家可是通家之好啊!”

    “我是高远?”

    “是啊,您叫高远,是扶风人,今年刚好十八岁了,您从小一直便在扶风城长大啊!”

    高远眨巴着眼睛,几乎要昏倒,自己都快要三十了,转眼之是,就又退回到了十八?

    “我家就只有我一个人?”他继续问道.

    张一此时确认眼前的少爷的确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心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明天一大早,自己就得去告诉路大人.

    “是啊,少爷,您父母双亲早就过世了,这些年一直是路大人在照顾着您啊!”张一道.

    我已经不是我了!高远终于得出了结论.两手紧紧地握着,指甲深深地嵌入到肉里,手微微颤抖着,如果不是这些年生死格斗台上锤练出来的强大心志,他早就要失心疯了.

    “张一,今年是哪一年啊?”他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少爷,今年是大燕昭平年啊!”张一心道少爷这一回受伤果然是糊涂了,路大人要是知道了,不知道该有多么伤心呢.

    大燕昭平年!高远在心里呻吟了一声,这他妈的是一个什么时候,就算自己了头彩,因为某个不知名的原因回到了某个年代,但好像历史上也从来没有过什么大燕昭平年号啊!他翻了翻眼皮,干脆利落地又昏了过去.

    “少爷,少爷!”看着高远再一次昏倒,张一顿时慌了神.

    当高远再一次从昏迷之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外面阳光灿烂,但高远心却是充满了阴霾,昨晚上出现的那个路大人正坐在床沿之上,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而那个裘大夫垂首站在他的身旁.

    “高远,你醒了?今天一大早,张一去找了我来,嗯,裘大夫,你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高远怎么会什么都记不得了呢?”年人转头看着裘大夫,问道.

    “大人,高远这样的病例虽然罕见,其实也不是没有,医术上记载……”

    “够了,不要给我讲这些,我只想知道原因,还有,能不能恢复过来?”路大人毫不客气地截断了大夫准备引经据典的企图.

    “是,是,大人.高少爷这个样,应当是脑部受到重创之后,脑受到了损伤,因为忘掉了一些东西,但一般是忘记了一部分东西,像高少爷这样忘记得干干净净,倒的确是少见.”

    “那,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这个,这个,恢复也是有的,不过需要很长的时间.也许,也许……”

    听到裘大夫支支吾吾的话语,路大人一颗心慢慢地沉了下去,裘得宝是扶风城最好的大夫,便是在整个辽西郡,也是有名望的人物,连他也不敢拿定,只怕高远这病麻烦了.

    站起身来,在屋里来回踱了几个圈,又看了几眼高远,”大夫,看高远这个样,只是忘记了一些往事,智力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呀.”

    “是啊,大人,这也正是小老儿不解的地方.”裘得宝连连点头.

    “也好,忘了也好!”路大人忽然一笑,走到床边,看着高远,”高远,往事忘了不要紧,嗯,张一会告诉你的,现在你只要记住,我叫路鸿,是你父亲的生死兄弟,你父母去世得早,我就是你最亲的人就好了.”

    高远点点头,这一次昏迷醒来,他似乎已经想通了很多东西,也认命了,眼前这个自称为自己伯父的路鸿路大人,是扶风县的县尉,是一县之不小的官了,不是二把手,就是三把手,看来自己这一次二世为人,倒是有了一个不错的后台.

    “是,路叔叔,我记住了,您是我最亲的人.”

    “很好!”路鸿满意地拍拍高远的肩膀,”好好养病,你也十八岁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满世界晃荡,等你伤好了,我给你安排个事情做,你也该做些事情了,你父亲英雄一世,你可别坠了他的面.”

    “多谢叔父看顾!”高远赶紧道.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路鸿摆摆手,”衙里头还有事儿,你既然没有大碍,我也就回去了,有什么事就问张一,他一直跟着我,你,还有你们家的事情,他都清楚.”

    “是,伯父.”

    看到高远的气色不错,路鸿满意的点点头,转身看着裘得宝,”裘大夫妙手回春,果然不同凡响,回头我摆酒向你道谢.”

    “不敢,不敢,小老儿不敢居功!”裘得宝弯腰道,心里头却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昨天晚上,路大人可还在威胁着自己,要将自己赶出扶风城,一天功夫,便大变脸了.幸好这个高远命硬,也不知怎么搞的,这么重的伤,居然硬生生地让他挺了过来,看他气色,这条命是绝对没问题保住了.

    “张小哥!”路鸿既去,裘得宝这才站直了身,”我已经给高少爷又开了几副药,这两张是内服的,一副药熬三水,每天喝三次,这两张是外敷的,拿回药后,捣碎,以温水调和成糊状就行了.”

    张一接过药方,”多谢裘老先生.”

    “不谢不谢,但愿高家少爷早点好起来,不然路大人定然不会饶过小老儿!”裘得宝连连摆头,”张小哥,外敷的药一天一换,你可记得了.”

    “当然记得了!”张一笑到,”这怎么敢忘.”

    裘得宝点点头,提起药箱准备离去,跨出房门的时候,门外却进来了两人”裘先生好!”为首一人却是昨天晚上出现在高远床前的那位叫菁儿的年轻少女,后面跟着她十余岁的弟弟,一路蹦蹦跳跳,与菁儿眉宇含愁相比,他倒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