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章:梦醒时分(书号:13651

第一章:梦醒时分

作者:枪手1号
    </d></r></ble></d></r></ble>

    “醒了,醒了!”耳边传来了又惊又喜的声音,高远缓缓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重重叠影,一片模糊,他用力地眨巴了几下眼皮,这才看清楚,自己的头顶之上,有好几张人脸,个个脸上都是一幅惊喜的模样.

    自己还活着?怎么可能?刚刚苏醒过来的高远脑虽然显得很迟钝,但他却清楚,身数枪,枪枪命要害的自己绝没有幸存的理由,他精通格斗,精通杀人,对于自己身体所受到的伤害一清二楚.

    眼珠缓缓地转动着,屋内的一切一格一格映入他的眼帘,镂空雕花的宽大的木床,厚厚的幔帐,木制的雕花大窗之内,艳丽的阳光正透过空隙照射进来,站在床前,离自己最近的是一张国形的年人的脸庞,眼含泪,显得分外悲切,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趴在床沿之上,稍远一些的地方,一个年轻的女手拽着帐角,帐幔在不停地抖动,看得出来分外紧张,靠着窗户的地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手提着药箱,似乎正准备转身离去,而靠在门边的,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的年女人.

    他们是谁?怎么自己一个也不认识,自己在哪里?自己为什么没有死?高远脑里一团浆糊,拼命想要搞清楚现在自己所处的状况,但却一无所获.

    “高大哥醒了,高大哥醒了!”十来岁的小孩脸上满是惊喜,双手拍着床沿,大喊大叫着,”高大哥醒了,高大哥,大夫说你死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裘大夫,你快过来,高远醒了!”年人一抹眼的泪水,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睁开眼睛的高远,半晌终于反应过来,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之色,一迭声的呼喊着.

    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手药箱啪的掉在地上,满脸惊愕地跑到了床前,瞪大眼睛看着高远,不停地喃喃地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又活过来了?”

    “裘大夫,你是扶风城里最好的大夫了,你是怎么搞得,你不是说高远已经死了么,这明明还活着,还不赶快过来救治.”年人沉声喝道,语气之,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

    “是,是,路大人,小老儿一定尽力,一定尽力!”老者惊慌地道.

    “不是尽力,而是一定,要是高远再死了,你也别想在扶风城里呆了!”年人冷冷地道.

    “是,是!”老头的脸在高远的眼越来越大.

    他们是谁?高远看着这几张陌生的面孔,脑里翻来覆去拼命地回忆着,但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自己的生活很简单,练武,格斗,赚钱,然后找个地方纵情狂欢放松一下,然后再重复前面的过程.转动着眼珠,他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眼睛越瞪越大,越来越迷茫,终于,脑袋一歪,又昏了过去.

    他的昏迷让屋里再一次陷入了慌乱.

    姓裘的大夫脸色更是紧张,豆大的汗珠啪啪地往下掉,刚刚他说高远已经死得透了,提了药箱准备走人,但马上,这家伙就醒了,这说明自己误诊了,耽误了救治的时间,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问题是,这屋里有一个人可以一句话就让自己在城里再也呆不下去.伸出手去,抓住高远的左手脉搏,眼珠却也是越瞪越大,先前替高远诊脉的时候,明明一点脉象也没有了,但现在,居然越跳越有力.

    “裘大夫,怎么样?怎么样?”年人连声问道,先前的惊喜此时已经换成了满脸的焦色之色.

    “大人放心,只是昏过去了,失血过多,昏过去了,脉象显示,高远绝无性命之虞,真正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那就好,那就好!”年人长出了一口气,”我那老友,可就只留下了这一根独苗,要是这样死了,我死之后,有何脸面去见老友.”

    “大人放心,高远体魄健壮,既然挺过了最危险的时候,就绝不会再有性命之忧了.”裘大夫赶紧道.”小老儿马上开方.”

    听到裘大夫肯定的话,屋里几乎同时响起了如释重负的吐气之声.

    “张一!”年人高声叫道.

    “大人!”门外一个年轻的家仆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垂首立在年人身前.

    “你暂时留在这里照料高远吧!仔细一些!”

    “是,小人明白!”

    屋内脚步轻响,靠在门边的妇人走了过来,站在年人面前,弯腰福了一福.

    “路大人,这一次高远是为了民妇家险些丢掉性命,请大人允准,让民妇略尽绵薄之力,照料高远的事情便让民妇来做吧!”妇人麻衣荆钗,饱经风霜的脸庞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但细看眉眼之间,年轻之时绝对是一个风华绝代之人.

    年人眼闪过一丝厌恶之色,瞪着妇人,”氏,这一次幸得高远无事,否则,我绝饶不了你们.”

    妇人低眉顺眼,”大人,高远伤重,照料病人,还是女人心细一些,还请大人允准.”

    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高远,年人重重地吐了一口气,”也罢,这一次高远是为你们受的伤,便让你尽尽心,氏,我劝你们还是尽早离开扶风城,呆在这儿,你们还是会有麻烦的.”

    “民妇没有做错什么,民妇不会走!”女人抬起头,眼满是倔强之色.

    看着女人,年人突然叹了一口气,”不管你走不走,这一次事后,我绝不会允许高远再和你们有任何瓜葛.在扶风城,也没有人敢护着你们,依我说,你们还是走得越远越好.”

    “多谢大人,扶风城终还是大燕的地方,也还是有王法的地方,民妇不走!”

    听到女人倔强的言语,年人眼掠过一抹怒色,重重哼了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门.”你好自为之吧!”

    说话间的功夫,那头裘大夫已经给床上的高远包扎好了伤口,开了药方,交给张一去抓药,自己也背起药箱,准备离去,走到女人跟前,犹豫了片刻,还是道:”家娘,路大人面冷心热,他让你们走,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孤儿寡母的,呆在这扶风城,谁能保你们,连高远这一次都成了这幅模样,更不用说其它人,你们要是不走,终有一天会吃大亏的.”

    女人低着头,只是不言声,看着女人的模样,裘大夫摇摇头,走了出去.

    “娘!”站在床角的年轻女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妇人身边,虽然身上衣服补丁摞着补丁,但却浆洗得格外干净,眉眼如花,年纪虽然不大,但仍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活脱脱的美人胚,只是显得有些营养不良,身材单薄,似乎一阵风便能将她吹走.她神色之间,显然有些害怕,”娘,我们怎么办,要不,我们远远的离开这儿吧!”

    “菁儿,我们不能离开扶风城.”妇人仰起脸,满脸的坚毅之色,”我们不能离开这儿.”

    “可是娘,我害怕!”少女紧紧地抱着妇人的膀,单薄的身瑟瑟发抖.

    “别怕,有娘!”伸手将少女与更小一些的男孩搂在怀里,妇人满脸悲苦之色又透着无比的坚毅.”菁儿,我相信我们终有拨云见月,苦尽甘来的一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