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继往开来(47)(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继往开来(47)

作者:枪手1号
    崔呈秀三人哪里注意到兵部衙门口的一个小小的排长没有向他们行礼这样的一件小事,三人此刻正一脑门子的官司.新一军自彭城一路退到了睢阳之后,三人便接到了蓟城的命令,要求他们一起回京述职,虽然对于这一刻,新一军早有准备,以崔呈秀为首的三人也为此做了不少功课,完完整整地将战事复盘,总结得失,但没有想到是三人一齐回京,他们可以想象得到,这一次回京之后,必然要面对的质询.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失败是有许多预兆的,如果新一军的警觉性高一些,更重视敌人一些,就不会出现后面的状况,如果只陷进去一个师的话,以新一军的兵力和战斗力,其实是大有机会挽回的,但当全军都陷进了泗溪这个特殊的地形区域之后,新一军根本就无法展开,添油战术,只会让士兵一批一批地去送死,无奈地采取守势的新一军,最终被敌人死死地困住.

    但他们没有想到,回到蓟城之后,看到的竟然是整个大汉王国的高级将领居然齐聚蓟城,这让他们的压力更加大了,比起其他各军那些赫赫有名的将领,战功着著的名将,他们三人无论是在资历,战功之上都逊色太多,其中有很多人还做过他们的老师.

    像叶真就给他们讲过大军团作战的指挥与兵咱协作,贺兰雄给他们讲过骑兵战术,白羽程给他们讲过特种作战在军事对抗之中的运用,当这些将领已经名震天下的时候,崔呈秀和高成栋还是屁也不懂的学员,而董壮那个时候,还在燕国的新兵营中厮混,为了吃几顿饱饭而努力呢!

    兵部的会议室完全是按照高远的意思布置的,一圈圆桌绕着整个会议室一圈,在桌子中间的空处,是一个巨大的沙盘,崔呈秀进来的时候只是瞄了一 眼,便认出那是彭城的地形模型.此时圆桌之上,先来的将领们已经围坐在了桌旁,正对着沙盘指指点点,显然亦在讨论着刚刚结束的彭城之战.

    见此情景,崔呈秀的脑袋垂得更低,不去第一排落坐,却在角落里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高成栋和董壮亦是同样办理,不过董壮的身材太过壮硕,屋子就这么大,不管他坐在哪里,都是极其显眼.

    三人低着头坐在哪里,但耳边仍然传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北方集团军的司令员许原.三人站了起来,许原的眼光淡淡地扫过三人,最终落到了董壮的身上.

    “司令官!”董壮向前踏出了一步,叫道.

    董壮曾经是北野的一员战将,从一介士兵一步一步地升到了营长之职之后,许原将他送到了蓟城综合大学高级指挥官培训班,但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刚刚扩编的新一军急需军官,张鸿宇撬了许原的墙角,以师长的职位把董壮诱拐到了新一军,为此张鸿宇还去走了叶重的门路,这件事让许原曾经非常生气,一状告到了高远哪里,但最终也不了了之.

    因为许原很清楚,在战将如去的北方野战军集团,董壮毕业回去之后,最高能做到团长职位,现在既然能让董壮更上一个台阶,他也不愿意过多追究,他只是生气张鸿宇的这种不择手段撬人的行为.

    “司令官,我给北野丢人了.”董壮低下了头,”也让司令官失望了.”

    许原盯着这个大个子,摇了摇头,”董壮,失败并不可怕,怕得是失去了锐气,你们三个,现在代表的是新一军,但看看你们的样子,活脱脱就像一只被打趴下的狗熊,觉得没脸见人么?在座的那位将军没有或大或小吃过败仗,如果打上一场败仗就像你们现在这个样子,那还有当年的扶军军,征东军,还能有现在辉煌的大汉王朝吗?张鸿宇如果知道你们三个是现在这个模样,他一定很后悔捅了自己一刀.”

    许原的话说得很重,董壮不敢多说什么,但崔呈秀和高成栋作为张鸿宇的嫡系下属,却有些受不了这个话,霍地抬起头,盯着许原.

    “怎么,听着不舒服了?”许原冷笑一声,”是汉子的,就给我将脊梁骨挺直了,这一仗打输了,脑子里应当想着下一次怎样捞回来而不是变成一只软脚蟹.”

    狠狠地瞅了三人一眼,许原冷笑一声,转身便走了回去.

    崔呈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大步走向第一排的椅子,挺胸坐了下来,高成栋与董壮两人也接着走了过去.

    周围正在热议的将军们,都只是扫了他们一眼,便又转过头去,继续着自己的话题,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三人只是小字辈,在军中,这种资格是与生俱来的.

    将军讨论的正是彭城战事,几位司令官没有发言,热烈讨论的是下面的那些军长,听着众人将新一军在这一次作战之中的一些问题毫不留情地指出来,崔呈秀脸上发热,当时这些问题他们不是没有看出来,只是他们自动忽略了.

    “崔师长,我有一事不解,当你们在土城遭遇敌人阻击的时候,难道没有考虑土城这样的重要的卡口,为什么楚军只派了一支千余人的小部队在这里抵挡么?土城一失,彭城门户大开,楚军将领不会不知道这个问题,既然明知而故犯,这里头有定有问题,为什么你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耳边传来质问声.

    三人抬起头来,发出质询的是中央集团军的孔方.

    董壮站了起来,道:”当时秦楚正在开战,当然,现在我们知道,那只是秦楚设下的一个圈套,所以我们认为楚人并没有料到我们会突然发起攻击,土城兵力不足,只是楚人在当下局势之中一个无可奈何的举动,而拿下土城之后,我们陆续遭遇到敌人的数股阻击,虽然人数在逐渐增多,但仍无法有效地与我军抗衡,所以当时我们认为,这些军队,只是敌人为了拖延我们进攻速度的弃子,目的是为了替彭城守卫战挣取时间.”

    “那三师一团在泗溪碰到的不是预料之中的地方卫军而是楚军正规军,此时你们应当已经知道事情不对了,为什么你还是率领三师余下的部下投入到了泗溪作战中去呢?”郑晓阳看着董壮,问道.

    董壮沉默了片刻,”当时我认为,如果我不去,这个团就完了,所以我一方面命令二团毛阿福加速向彭城进军,牵制敌人兵力,我认为敌人的主力还是在彭城.当时我还认为,只要我们投入足够的兵力,是能够救出一团的.”

    “崔师长,难道当时张军长还没有看出来这是楚人的圈套么?此时敌人的兵力应当已经暴露得差不多了,就算还有掩藏的部队,也不会太多了,包围董师长的三师,已经让他们亮出了大部分的底牌,张军长当时还为什么下达了全军突击泗溪的指令呢?正是这个指令,让整个新一军陷入到了泗溪这片绝地当中!”

    崔呈秀站了起来,”是的,这是我们的失误,当时张军长和我,成栋一至认为虽然敌人兵力上要更多一些,但如果说到军士的战斗力,我们会远胜对手,所以我们有信心将三师救出来,杀出重围甚至于击败对手,重夺战场主动权!”

    话说到这里,在场的所有高级将领们都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白了,就是在这场战事之中,新一军根本就没有将对手放在眼里,哪怕一个师已经陷入包围,但新一军上上下下都认为能轻松地击败敌军,不但要救出友军,还要击败对手,重夺战事的胜利.

    但他们显然大大低估了楚军的战斗力,不但没有救出三师,将自己也陷了进去,楚军屈完在这一场大战之中的调兵遣将,时间拿捏之准,终于让张鸿宇最终无力回天.

    “说到底,还是轻敌所致!”贺兰雄淡淡地道:”料敌不明,又骄傲自大,这一战,还没有打,我们就已经输了一半.”

    “贺司官,理虽然是这个理儿,但新一军的问题,恐怕也是我们所有军队的问题吧,我刚刚自忖,如果我与张鸿宇易地而处,只怕我也会作出与他一样的决定,最后的结果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许原敲了敲桌子,”壮士断脆,我自认为做不到,因为我们大汉军队还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仗.”

    “这一仗张鸿宇指挥的最大问题就在这里!”叶真摇摇头,”如果此时作出决断,不理会陷入重围的董壮的三师,而是指挥新一军主力直扑彭城,只要将彭城打急了,包围三师的楚军只怕会撤军回援彭城,毕竟彭城若丢,他们这一仗就算败了.”

    “彭城城防坚固,当时我们认为如果攻打彭城的话,短时间内只怕无法拿下来,那时我们已经了解到彭城敌军在数量上是远胜于我们的,与其攻打有城池之险的彭城,还不如直接攻打泗溪更有效,当时我们是想寻敌主力决战.”崔呈秀道.

    “始终还是没有将对手瞧在眼里,轻敌大意,这才是致命的问题!”孟冲敲了敲桌子,叹气道.”正如许原所说,这不仅仅是新一军的问题,只怕我们都或多或少地存在这个问题,这一次算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困兽犹斗,更何况是屹立南方数百年,与秦国抗衡了数百年的一个大国.”(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