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继往开来(46)(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继往开来(46)

作者:枪手1号
    十二月的蓟城早已是银装素裹,整个城市都披上了一件素白的外衣,正是滴水成冰的季节,但蓟城却似乎没有感受到寒冷的逼迫,整个城市依然陷入在一片亢奋之中。数百年来,前燕国一直在致力加高加固的城墙,现在已经被扒得七零八落,一堆堆的砖石老料,被一批批的商人买走,又重新投入到新城的建设中去,无数的马车来来往往,新落下的雪花还来不及沉积,已经被无数只大脚,无数只车轮,碾作了一汪泥水。

    城内的商铺在往年的这个时候,是生意最为清淡的时节,一直要持续到腊月才会好转,但今年却与往年大不相同,大规模的新城建设上马之后,带动了整个城市,平素习惯于猫冬的人们,早就一个个走出了家门,现在可是挣钱的好时节啊,无论是去拆旧城墙,还是去城外的工地上打工,那都是一天一结的现银交银,有钱可挣,谁还会猫在家里熬冬呢?

    挣了钱,手里活泛了,自然也就大方了许多,城里茶坊酒肆,生意都不是一般的好,每到饭点的时候,成群结队的人涌进饭馆,让一个个老板们是喜上眉梢。

    这年景不是一般的好啊!

    吃饭的人们,谈论的都是最近那里又新开了一家工地,那一家的老板开的工钱更高,互通有无,以便能得到更新的讯息,找到更好的,收入更多的工作。汉**队在彭城打了败仗,这也是最近大家热议的新闻焦点之一,不过对于战事,大家伙都并不怎么担心,一场小败仗嘛。算不了什么,楚国人惹怒了大王,大军开将过去,那些狂妄的楚国人,只怕转瞬之间就会灰飞烟灭。肯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然蓟城里的那些大人物们,还能一个个稳坐钓鱼台。根本就没有什么惊慌举动。该干嘛还是在干嘛吗!

    与普通老百姓感受不一样的是军人,马银便是其中的一个,他是青年近卫军团的一名排长,青年近卫军团中有一支专门的卫戊部队,其日常任务就是护卫蓟城各衙门的安全护卫以及蓟城内的安全。

    青年近卫军团四个军,近十万人,大部队都驻扎在蓟城周边。只有他们这支卫戊部队是在城中驻扎,马银这个排平素责责的就是兵部衙门的安全。作为卫戊部队,马银每天都身着簇新的军服,站在整个大汉权力最为显赫的要害部门的门口,在外人看来,是十分威风的,不知羡煞了多少人,不过马银却是十分苦恼,在他看来,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花瓶。一个衣服架子,每天任事没有,就在这里当门神,与他同时进入青年近卫军团的同乡们,有的现在已经是营长了,自己还在小小的排长位子上晃悠,谁让自己不是在战斗部队中呢。在战斗部队当中,有着大把的立功提升的机会,而在这里,想要立功的机会,那就太少了,想要一步一步地往上爬,除了熬资历,基本上没有什么别的路子。

    但马银很清楚地感受到这一段时间兵部里气氛的凝重,平素那些进进出出的兵部官员,都是满脸的轻松,但自从新一军出事之后,每一个人的脸皮都紧绷着,似乎是谁欠了他们钱一般,热闹的兵部衙门也变得死一般沉寂,只有进进出出的脚步声提醒着这里面还有着上百名兵部官员,书吏。

    这一段时间,连王上都来了两次,很显然,新一军的兵败,对于兵部和朝廷的震动是相当大的,在马银的记忆之中,王上平素是极少踏足兵部衙门的,除了这一个月。

    气氛的变化让马银也提高了警惕,不时提醒着自己的部下注意自己的仪容仪表以及站立的军姿,这里进进出出的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随便拎一个出来,级别都要高上自己一大截,要是让他们抓住了什么痛脚,那可不是玩儿的。

    谁让他们现在不开心,气闷呢!马银听说大王在兵部衙门内里头是发了脾气的。

    今天的情况就更不一般了,一大早的,马银刚刚过来检查换岗的情况,居然就看到了中央集团军的司令官叶真出现在兵部衙门前,跟随在他身后的,是在整个大汉军队之中都赫赫有名的铁脚将军步兵,还有孔方,以及杨富贵,中央集团军的四大巨头同时到齐,这让马银感到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不过让他震惊的事情才刚刚是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马银又赫然看到了北方集团军的司令官许原,与叶真的温润不同,许原人往那里一矗,似乎便有一股杀气漫开来,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许原的身后,严鹏,罗尉然,公孙义等人也如同他们的司令官一样,便如同一把刀子,从内向外都散发着迫人的气势,这让马银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胸膛,许原的北方集团军可是大汉朝廷之中打仗最多,战功最大的部队。

    在兵部衙门站岗站久了之后,还是有一大好处,就是认识的大官儿多,而且无一不是声名显赫的大将军,当然,马银认得他们,他们可认不得马银。

    许原走后不久,马蹄声响,一彪骑兵出现在马银的视野之中,清一色的高头大马,从马上跃下来的一人让马银打了一个哆嗦,如果说许原是战功最为着著的将军,那这一位,可就是地位最高的将领了,因为他的妹子,是大王的王妃。

    贺兰雄,东方集团军司令官,在他身后,并排走来三人,颜海波,丁渭,古丽,特别是古丽这位匈奴**骑兵师师长,脸上带着一个狰狞的精钢面具,要多显眼有多显眼,她虽然出道晚,但论起名气来,可比颜海波军长和丁渭军长还要大得多。

    马银已经有些麻木了,今天这是怎么啦,大汉朝廷驻扎各方的重将们,一批接着一批的返回到了蓟城,已经到了三个集团军了,只怕剩下的几个也不远了。

    果然,贺兰雄进去之后不久,又有一波人抵达了兵部衙门,南方野战集团军司令官孟冲以及麾下两位军长郑晓阳,铁泫,走在孟冲身边与他谈笑风生的则是齐鲁军团的司令官白羽程,以及他身后的横刀,虎头以及魏志文。

    这一波人还没有进去,身后又是马蹄声响,又是一批人快马驰进,一看这些人的长相,马银就立即分辩出这是东胡**骑兵师的三位首脑,阿固怀恩,木骨闾,高车。

    除了新一军的大人物,其它各部各军竟然在今天齐聚兵部衙门。

    果然是出大事了,马银心中兴奋地想到,是不是大王决定要对楚用兵了,所以才将这些大将一一招回来布署大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己下岗之后,一定要去找自己的上司,申请调到野战部队去,在这里站岗,他已经十分腻歪了,那有野战部队那样爽利。心中暗自打着小算盘,自己这两年存下了近一百两银子,再去找同僚凑凑,好好的请自己的上司吃一顿好的,再将吴氏最好的酒买上两瓶,一定要让上司答应自己调走。

    心中正自盘算着,一抬头却是吓了一跳,迎面走来的的数位军人,可是他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来的是青年近卫军团的司令官上官宏,以及下属四位军长,杨大傻,郭老蔫,关波,曲振。

    马银一下子便挺直了胸膛,先前那些人来时,他还敢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这些声名显赫将领的模样,但这几位一来,他可是一双眼睛只敢盯着前方一个地方看了,眼睛都不敢转动一下。

    “军姿还不错!”依稀他听到其中有一人似乎在称赞他们。

    “军姿不错顶个屁用,关键是要能打!”这个声音很大,一听便是杨大傻那个粗嗓门,“这些卫戊军占着咱青年近卫军的番号,人员编制,却整天被当作仪仗队用,太不划算,司令官,您也跟王上说说,将他们干脆踢出青年近卫军去。”

    听到这里,马银心里一紧,竖起耳朵再想听一鼻子时,对方却早已经进了门走远了。

    “不午了,得赶紧调走,不然就没有机会了,真要像杨军长说得那样被踢出了青年近卫军,以后想调到作战部队去,哪可是难上加难了。”马银哆嗦了一下,自己可不想一辈子在这里站军姿。

    想着心事的马银,殊然没有看到,大门前又来了三个军人,不过与先前的将领们一个个昂首挺胸,不可一世比起来,这三位可就有些萎靡不振,一个个脸色发青,眼圈发黑,他们是新一军的三位师长,为首一人,是代理军长兼一师师长崔呈秀,以及二师高成栋,三师董壮,他们的军长张鸿宇却已经不在了。直到三人跨进门去,马银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神游天外,竟然没有向他们行礼,天啊,他们不会注意到这一点吧。(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