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继往开来(45)(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继往开来(45)

作者:枪手1号
    叶重居然跑在几位议政的前面跨进门来,看到神色有些惶急的叶重,高远的心不由往下一沉,叶重是非常注意这些细节的,跟随自己的那位老丈人十好几年功夫,对于这些礼节方面的事情,叶重比起自己麾下的所有将领都要清楚,几位议政论起位子,名份,都在叶重之前,但现在,他居然是第一个进门来的,这只有说明叶重乱了分寸.

    “出了什么事?”高远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平静.

    “张鸿宇死了!”叶重吞了一口唾沫,道,声音很大,但他自己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高远的身子晃了晃,脑子中嗡嗡只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激荡的心情平复下来,”新一军的情况如何?”

    张鸿宇突然死了,高远很是担心新一军在冲动之下会做出一些什么,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与吴起合伙演的这一场大戏所取得的成果便将化为泡影,更可能引发汉国与楚国的大规模的冲突与战争.

    “新一军在按计划返回之中,军中快马发来急报,吴议政那里也是八百里加急给政事堂送了信.”叶重道.

    高远一颗吊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视线落在叶重身上,”张鸿宇是怎么死的?上一份回来的情报,他不还是好好的吗?”

    张鸿宇是新一军军长,而新一军军长的位子与其它几个野战集团军的司令官是平级的,张鸿宇的死,是比那霸,冯发勇战死更让汉朝不能接受的损失.

    叶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从喉咙深处一个字一个字地迸出一句话来,”他,是自杀的.”

    “你说什么?”高远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张军长是自杀的,在他死之前,他安排好了一切撤退的事宜,命令崔呈秀代理了新一军的军长职务,将最容易生事的第三师师长董壮给拘在了军部,他还给王上写了一份遗折,在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他用王上赐予他的那柄短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叶重低下了头.

    一边的蒋家权默默地走上前去,将一柄连鞘短剑和一封奏折双手呈给了高远.

    短剑之上刻着张鸿宇的名字,这是从积石城大学走出来的优秀毕来生才会拥有的荣誉,而张鸿宇作为当年积石城军事大学的副校长,也被高远赐予了一把,现在却以这种形式回到了高远的手中.

    高远步履有些沉重地走到一边的椅子上,重重地坐了下来,打开了奏折,折子写得很长,厚厚的一叠,显然张鸿宇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很早就在计划着这一切.折子的绝大部分都是在总结着这彭城之战的得失,还有他驻扎睢阳期间对楚国所了解的一些民生民风,其中提到楚国与齐,魏等国不同,楚怀王无为而治,首辅王歇为不世出之人才,百姓生活尚可,对于汉国的入侵,抱着极大的仇恨,豪绅地主组织地方武装,战斗力并不容轻侮,而张鸿宇提到的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这一战失败的最主要的根由,便是新一军的轻敌,上至他自己,下至普通的军官,对于楚军都有着发自内心的轻视,但事实证明,楚军的战斗力并不差,特别是在楚国方面打出保家卫国的口号之后,彭城一战,即便是与地方卫军作战,汉军虽然战而胜之,也颇为吃力,张鸿宇特别提到了土城与绿柳庄的两场战事.

    在折子的末尾,黑色的字迹却转成了红色,高远的鼻子嗅到一股淡淡的腥气,显然,那是张鸿宇用血写就的.

    “臣宁死不辱,即便是以这种方式离开,臣以无法接受,臣受王上器重,委以重任,却丧师辱国,无颜再回大汉,无颜面对新一军战死弟兄的孤儿寡母,臣只能以死谢罪,恳请王上保留新一军的番号,在将来与楚国的战事之中,仍以新一军为先锋,经此一败,新一军必将脱胎换骨,将来的战事之中,定能为王上摧城拔寨,立下功勋,以雪今日之耻,臣顿首百拜!”

    砰的一声,高远将折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浓眉倒竖,脸上肌肉抽搐,显然此时心中十分愤怒.

    “愚蠢!”他恼怒地道.

    “王上,张将军气节可嘉!”蒋家权踏上一步,”张将军既然以死谢罪,那身后之事,朝廷便应许以哀荣,以免新一军将士寒心.”

    高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气节可嘉,可行为愚蠢之至.我的一个军长,不是战死在沙场之上,居然是自己将自己杀死了,想来秦楚听到此事,必然会弹冠相庆,喜不自胜,亲者痛,仇者快啊,张鸿宇,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上.”蒋家权再向前一步,看着高远,欲言又止.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高远举起了手在空中晃了晃,”蒋先生,我只是在这里说一说,公开的场合,我知道该说些什么,张鸿宇的家里还有什么人?”

    “回王上,张鸿宇父母早亡,只有一个妻子与一个儿子,他的儿子今年十六岁,正在积石城军事大学读书.”叶重道,”他的妻子也在积石城照料儿子.”

    “你派人,将他们接到蓟城来.”高远叹道:”留下孤儿寡母,张鸿宇也真是狠心.蒋先生,张鸿宇的身后事,便由政事堂来操办吧,隆重一些,身后事要安排好,他的儿子,等毕业之后,就补到我的亲卫中来吧.”

    “是,王上.”

    “张鸿宇一死,新一军必然军心不稳,吴起在信中怎么说?”

    “吴起在信中说,张鸿宇任命的代理军长崔呈秀沉稳有度,在军中威望亦高,虽然张鸿宇之死在新一军中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但在崔呈秀的安抚之下,全军还是接受了这一事实,正在缓缓撤出彭城,应当不会有意外发生了.”

    “崔呈秀,这个人我记得!”高远闭上眼睛,当初视察积石城军事大学的时候,这个崔呈秀便卓而不群,在数百名学生之中一举吸引了自己的注意,临去这时,自己还特意招呼过杨国培,要他多关照一下这个学生,现在看起来,这个人倒还真是一个人才.

    “既然张鸿宇属意于他,便让他先代行军长一职吧,兵部发一个任命下去,免得他名不正言不顺,不好做事.”

    “是,王上.”

    “这一仗虽然败了,但善后的工作一定要做好,牺牲了的人自不必说,按照朝廷律令来,即便是撤退睢阳的部队,也要特意安抚,给王武嫡商量一下,调拨一批银子,给他们发下赏银下去.哪怕不多,但也要表明朝廷的态度,并不因为打了败仗,便会轻视他们,胜仗败仗,都是朝廷的仗,我这个王上都不会怪罪于他们的.”

    “王上,可是给打了败仗的军队发赏银,会不会……”

    “这是张鸿宇用命挣来的.”提起此事,高远仍然有些恼怒.”兵部,政事堂到时候各出一个份量足够的人去慰问一下.一定要让这支部队保持稳定.”

    “明白了!”叶重与蒋家权同时点头.

    “好了,蒋先生,时候不早了,你们几位议政也都年轻已高,不要太累,先回去歇着吧,叶重,你留下来,关于军队整编的事情,我们两个好好聊一聊.”高远挥手道.

    “那,王上保重,我们告辞了!”蒋家权点点头,向高远施了一礼,转身带着几位议政离去.

    “坐吧!”高远起身,回到了大案之后,指了指大案这前的椅子.

    叶重谢过高远,拉了椅子坐到了高远的对面.

    “关于你呈上来的整编军队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很不满意.”高远直截了当的道:”按照你的办法,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并没有实质上的改变,叶重,你跟着我也很久了,应当知道,我想要打造的是一支与历史之上任何军队都不相同的一支军队.”

    叶重一下子站了起来,”臣惶恐,请王上指点.”

    “坐下吧,这不是你的问题!”高远摆了摆手,”事先我应当将我的想法仔细地讲与你听的,叶重,你知道我想打造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吗?”

    “一支强大的,无敌于天下的部队.”叶重大声道.

    “这只是末节.”高远摇头道:”首先,我要打造的是一以忠于国家的军队.”

    “王上,现在我们的军队就是忠于大汉,忠于王上的军队.”叶重赶紧道.

    高远笑了笑,”这我知道,但是叶重,你能保证,我们死后呢,我们活着,这支军队的确不会有人敢于作乱,敢于拥兵自重,但我们如果死了呢?”

    “王上,您……”叶重吃了一惊.

    “人都是要死的,是不是,我是说,将来,很远的将来,所以有些事情,我要从现在便开始做起,叶重,蒙恬不忠于秦国吗?可是秦武烈王为什么至死也对他不放心?齐国的田单更不用说了,齐军只知有他,不知有王,安可知将来我们的军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听着高远和声细雨的娓娓道来,叶重身上却是汗流浃背,在高远的讲述之下,他渐渐明白了高远整顿军队的整个想法.(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