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继往开来(42)(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继往开来(42)

作者:枪手1号
    屈完盯着那面中军将旗开了半晌,终于反映过来,张鸿宇死了。这让他怅然若失,先前那本来高涨的情绪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张鸿宇死了,自己向谁去炫耀自己的胜利?他忽然觉得自己站在这里,就像一个小丑一般。

    因为他也是一个军人。

    张鸿宇怎么死的,他隐隐约约有点明白了,宁死不辱!这就是汉国的军人么?他意兴索然地看着那面将旗离自己愈来愈近,突然之间转身,走到自己的战马跟前,翻身上马,竟然向着远处的那面将旗驰去。

    身后的毕轩大惊失色,一面翻身上马,一边对柳安道:“你马上回去整顿军队,一旦有事,迅速前来接应。”

    “明白!”柳安有些不解地看着屈完与毕轩一前一后向着远处的汉军队伍奔去。

    道路之上,前进中的队伍停了下来,因为大道之上,两名楚军将领勒马而立,在他们的身后,是几十名脸色略显紧张的楚军士兵。

    “是屈完!”董壮的手握上了刀柄,眼中闪着愤怒的火焰,“他想来做什么,嘲笑我们么?”

    “董师长,住手,不管对方来做什么,都不许动手。”吴起喝道,“你就在这里给我好好呆着,哪都不许去。”

    吴起策马向前,前方的汉军队伍潮水一般向两边分开,给吴起让出一条道来。

    “屈将军。”吴起拱了拱手,“屈将军突然拦路,不知是何意?”

    屈完只带了几十个卫兵,自然不是来挑事的。这一点吴起心中明白,或者对方只是想来炫耀一下自己的胜利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屈完倒也是一个浅薄的家伙,不值得太过于重视他。

    屈完的视线越过吴起,落在中军将旗之下,“张鸿宇张将军。不在了吗?”

    吴起怔了怔,终于点点头:“张将军日夜劳累,忧思过重,旧疾突发。已经不治而去了。”

    屈完点点头,这自然是对方的掩饰之词,对方自然不会把张鸿宇真正的死因告诉他,不过他猜也能猜出来。

    “吴议政,我可以去祭奠张将军么?”屈完道。

    吴起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祭奠张将军?”他反问道。

    屈完点点头,“我与张将军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两年来,我一直便在与他纠缠,两人互有胜负,先前他将我打得狼狈逃窜,失地千里,这一次我却也扳回一阵,他是我敬佩的一个家伙,既然他走了。我想祭奠他一番,不知议政可允否?”

    吴起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屈完将军,请!”

    屈完翻身下马,大步向前,自两边汉军将士夹道形成的通道之中向前,丝毫不在意这些士兵眼中的怒火。身后,毕轩小心翼翼的亦步亦趋。

    张鸿宇的棺木很简陋,是临时由后勤人员赶做出来的,站在这具单薄的棺椁之前。屈完双手抱拳,深深的一揖到地。

    “战场胜负,你们算是打了一个平手,本来还期待着与你的再一次交锋。想不到你却这样走了!”屈完直起身子,看着棺椁,摇头叹息道。“可惜,可叹。”

    “姓屈的,张军长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评判!”耳边传来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屈完抬头,看到一张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那是董壮,新一军三师的师长。

    屈完淡然一笑,没有理会董壮,再一次向张鸿宇的棺椁行了一礼,转头昂然离去,身后毕轩上前一步,向棺椁亦行了一礼之后,抬起身来,看着董壮,“期待与董将军的再次交锋。”丢下这句话,毕轩亦转身,亦步亦趋地跟着屈完离去。

    吴起淡淡地看着两人的背影,大声喝道:“还礼!”他率先躬身,棺椁周围的士兵,都随着吴起向着远去的两个背影躬身为礼,即便是愤怒的董壮,此时也不得不弯了弯腰,不管是不是敌人,别人来祭奠,自家礼数总是不能缺的。

    蓟城,政事堂内,吴起与楚人谈判的纪要,正摊在蒋家权的案头之上,大巴山一侧方圆上千里的土地尽皆放弃,三川至土城这一百里的土地之上,双方都不得驻军, 去年齐鲁军团与新一军大胜的果实损失殆尽,而他的收获只是将新一军剩下的三万人体面地带了回来.

    “如果这份谈判纪要出现在大议会之上,只怕议员们要闹翻天,吴起一个卖国贼的大帽子是跑不了的.”蒋家权苦笑着看着屋子一角,正弯着腰在欣赏那里盆景的高远.

    “我们在错误的时间,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受到惩罚是理所应当的.”高远直起腰来,随手指了指这盒盆景:”这株盆景不错,蒋先生,回头我将他带回去,你不会舍不得吧?”

    看着高远的反应,蒋家权有些愕然:”王上,那可是方圆上千里的土地.”

    “比起土地,我更可惜的是新一军二万将士的伤亡!”高远摆摆手,”这一战,首要的责任在我,我们没有看透这场事故的来龙去脉,没有料到一场绑架之后所蕴藏的阴谋,人家早就挖好了圈套在等着我们跳呢.我们自己却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这怨不得别人.”

    走到蒋家权跟前,高远信手拈起笔来,就准备在之分纪要之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蒋家权手一拖,将卷宗拖开,”王上,这个字不能由你来签.”

    高远拈着笔,”首要责任在我,当然应当由我来签,然后昭告天下.”

    “如果说责任,第一只怕仍然要由张鸿宇来负,他身为前线总指挥,却不能审时度势,料敌不明,骄傲轻敌,这才是真正的败因,这些天来,兵部的参谋们一直在分析这场战事,总结这场战事的得失,我也去听了几场,那些参谋们分析得很有道理,战争中,张鸿宇是有着数次机会止损的.”蒋家权道:”第二个要负责任的是兵部,是叶重,张鸿宇的作战计划是他们批准的,第三个要负责的是我们政事堂,唯独不需要对此负责的是王上您.”

    “你这算是什么?怕我因此失却了威信?”高远摇头道:”大汉国民不会因为一场战事的失利就认为我不行吧,就不再相信我吧?”

    “不,大汉需要一个不败战神,需要一个百战百胜的君王.”蒋家权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高远:”秦楚联盟之势已成,从总体力量上来讲,我们是处于下风的,因此我们更需要一面旗帜来让军民们保持昂扬的斗志.”

    蒋家权提起笔来,在谈判纪要之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严圣浩默不作声的走了过来,从蒋家权手中接过笔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吴凯,李灿亦是如此.

    “这是政事堂的决定,与王上无涉.明天我们会将这份纪要呈给王上,然后再通报议会和各衙门.”蒋家权道.

    高远沉默片刻,终于是点了点头,”可是如此一来,张鸿宇只怕就要被追责了.”

    “这是他本来就应当要负的责任.”蒋家权严肃地道.”这一次的大败,归根结底,还是四个字,骄傲轻敌.”

    高远苦笑,”说到骄傲轻敌,又怎么只是张鸿宇,上至我这个大王,下到军队的一个普通士兵,如今哪一个不是自信满满.”

    “所以王上,军队需要动一动了.”蒋家权趋近到高远的身边.”这些年来,我们打了太多的胜仗,从小小的扶风军开始,一路成长到现在,特别是在去年击败秦国李信之后,所有将领的自信暴涨,大有老子天下第一之势,这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事.”

    顿了一顿,又接着道:”而且现在四个方面军,加上新一军,齐鲁军团,每个军团都带着各自军团长鲜明的个人色彩,这于大汉的长治久安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高远沉吟片刻:”先生所说的事情,我也一直在考虑之中,现在也是时候重新整编军队了,这一次的失败,正好是一个现成的机会,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正在逐步完善之中,等新一军撤回来之后,我就准备开始做这件事情.”

    “王上所虑极是,眼下是一个难得的空窗期,短时间内,汉,楚,秦不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事,此时整顿军队,好为来日的大战积蓄力量.”

    “这件事情,我还要与叶重好好聊聊,听听他的意见.”高远点点头,”好了,这件事情,既然你们要替我背黑锅,我也就受了,张鸿宇回来后,先让他受一阵子委屈吧.先生好好地替他考虑一个去处,新一军,他是不能带了.”

    “先让他回积石城军事大学担任副校长吧,等过了这个坎儿,王上再考虑怎么用他,他还是极有能力的一个将领,是我们汉军之中为数不多的儒将啊!”蒋家权道.

    “也好,张鸿宇本来就是从积石城军事大学出来的,先让他回哪里避避风头.”高远道:”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叶重已经将这一次的作战得失呈了上来,我准备审阅一下之后下发到各军去,我们的将领必须要从这一战之中总结得失.前世不忘,后世之师,以后绝不能重蹈这样的覆辙.”(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