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继往开来(41)(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继往开来(41)

作者:枪手1号
    张鸿宇死了!

    面前的三员大将相继跪倒在了地上,吴起的身子摇晃着,如果不是身后的卫兵紧紧地搀扶着他,说不定他真会倒下去。

    张鸿宇穿着崭新的军服,坐在大案之后,面对着大帐门口,脸上没有什么痛苦之色,而是平静之极,一柄短剑正正的插在他的心脏位置之上,鲜血顺着短剑柄嘀嘀哒哒地向下流淌,在大案之下汇成一片红色的溪流,正蜿蜒着如同蛇一般在地上爬行。

    短剑直至没柄,可见张鸿宇刺向自己的这一剑,是何等的决绝,何等的一往无前。

    “混帐!”吴起突然怒吼了起来,“张鸿宇,你混帐。”

    听到吴起的骂声,跪在地上的董壮一跃而起,哭得眼泪鼻涕乱七八糟的董壮怒目瞪视着吴起,拳头捏得卡巴作响,狠不能便一拳挥将过去。

    “张鸿宇,你是一个混帐,你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什么?你连活下去的勇气也没有么,你没有胆量去面对这一次的失败么?你怕面对千夫所指么?你是一个懦夫。”吴起咆哮着,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脚步踏在那蜿蜒的红色溪流之中,踩出一个一个红色的脚印。

    大案之上,放着两叠文稿,一本是写给汉王高远的奏折,另一本却是致新一军全体将士信,封面是朝着大帐门口的,吴起很难想象一个人在决定死之前,还能这样的心细如发。

    双手扶着案桌,吴起凝视着对面的死者,心中当真是酸甜辣混杂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是一个政客。很难理解像张鸿宇这样的军人的心理,在吴起心中,只要人还活着,便有卷土重来的机会,而人死如灯灭。可就什么也没有了。

    崔呈秀无声的哭泣着,现在他终于想起了那天张鸿宇与他的谈话,明白了为什么张鸿宇要向全军团以上军官下发命令,让自己在特殊时期,在没有他的时候,代理新一军军长职务。他早就心存死志了。

    他不愿意有这样一种方式屈辱地离开战场,他也不愿意以这样一种方式回到国内,他用他的肩膀承担起这一次失败的所有责任,而最大限度地保护新一军的军官们。崔呈秀知道张鸿宇担心什么,他在担心新一军还能不能存在?

    崔呈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仍跪在地上的高成栋以及随后进来的军部参谋们,“全体起立!”他喝道。

    土城,包围着新一军的楚军让开了一个约五里左右的缺口,新一军的士兵们将从这里退出彭城地区,一路返回睢阳。在一处高地之上,一面楚军军旗招摇地随风舞动,军旗之下,一把大椅子之上坐着屈完。他要在这里欣赏不可一世的汉军儿狼狈地从自己的脚下退走。

    这里距汉军撤退的路线很近,毕轩曾大力反对屈完这样做,在这里。如果撤退的汉军中有一支发起疯来,发动一场突然袭击,屈完想走也走不了。要知道,新一军可是全副武装的撤退的,哪怕他们饿了这么多天,但有时候。仇恨可以让一个人具有无穷的力量,就像屈完现在一样。

    但屈完执意如此。毕轩无奈之下。只能舍命相陪,带了上百名骑兵护卫左右。一旦有事,骑上马便离开这个险地,对方的战马应当不多了,在长时间的围困当中,他们的战马,都作为粮食进了士兵们的肚子。

    “毕轩,这一战过后,你可就要高升了。”屈完笑吟吟地道。

    “多谢大将军栽培。”毕轩躬身道,心中也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不,不是我的栽培,是你的能力使然,这一次大战,你功不可没啊!”屈完感叹地道:“楚汉之战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双方暂时互相妥协,但双方绝不会就此罢休,现在的汉国便如同以前的秦国一样,野心勃勃,想要一统天下,而我们的大王经过了这两年的冲击,想来也清醒了许多,以楚国的地大物博,人丁众多,他们想做的事情,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做?强大的楚国醒过来了,他必将暴发出令世人恐怖的力量。”

    屈完用力地在空中挥舞着手臂。“大王统筹全局,黄首辅总理朝政,屈太尉主管兵马,一支又一支的劲旅将从楚国的大地之上诞生,他们将被投入到战场之上,发挥他们的力量,我们大楚不缺钱,不差人,缺的就是心气儿,差的就是傲气,这一场大胜足以大大地振奋国人之心。”

    “大将军说得是,这一场大战的胜利,也证明了汉军并不是不可战胜,我们正在像他们这些年摧毁秦军一样,穷兵黩武者必将失败。汉国底蕴并不深厚,却连年征讨,不断地消耗他们本来就不雄厚的国力,只要我们大楚直起脊梁,拖也能拖死他们。”毕轩大声道。

    屈完眯起了眼睛,“此战过后,双方自土城到三川将不驻扎一兵一卒,那么彭城便成为我们的第一道防线,这里,将驻扎一支五万人的常备军,齐装满员,而且全部是上过战场的精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里将是我们对抗汉国的第一线,毕轩将军,你将成为这一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

    “多谢大将军的栽培。”毕轩感激地道,此前他只是彭城一地的镇守,所带的军队只不过万余人马,在大楚军将之中,根本就不显山露水,这一次他却是一步跨进了大将的行列之中。不仅管着彭城,势力范围将一直延伸到整个徐州,所有这些地方的卫军也当纳入到他的指挥之下,如此一来,他能指挥的兵马,可就超过了十万人。

    “我只是推荐了你,还是因为你这一次大战之中表现出来的才华让王上,首辅和屈太尉看重你了,我们与汉国的军事对抗将从现在开始,楚军之中再不需要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家伙,我们需要的是脚踏实地的有真本事的将领,否则将来与汉国开战,后果不堪设想。屈太尉正在裁汰庸员,整军备武,毕轩,接下来的这个时代,将是我们军人的时代,或者,我们将开创一个新的大楚。”

    “愿为大楚的兴旺鞠躬尽瘁!”毕轩正色道,看着脚下犹自带着暗黑色的泥土,心中不由有些黯然,如果喻平还活着,那该有多好啊!

    “大将军,毕将军,他们来了。”一人飞奔而来,却是柳安,这位出身绿柳庄的将领,现在已经是毕轩麾下左军将军,随着毕轩的高升,他的地位水涨船高也将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来了么?好,让我们一齐来好好欣赏汉军的军威吧!”屈完脸带笑意。一支打了大败仗,又饿了这么多天的士兵,还有军威吗?恐怕有的只是垂头丧气吧?能在这里看着这支曾将自己撵得鸡飞狗跳的军队以无比狼狈的姿态离开,将会是自己军事生涯之中一节华丽的乐章。

    自己会有危险么?当然不会,汉国人军纪极严,即便他们中有人恨自己恨得牙痒痒的,也不会作出威胁自己的举动。

    视野之中出现了一条黑线,愈来愈近,终于清晰地呈现在屈完的视野之中,走在最前面的,是汉国的黄龙旗。而在他们的身后,一队队的步兵正列队而来。

    “他们手里捧着的是什么?”屈完扭头问着身后的柳安。柳安是负责警戒的,这些东西,他应当都打探清楚了。

    “回大将军,他们手里捧着的都是骨灰盒,这一次战死在这里的汉军士兵,他们将其焚烧之后,将骨灰带回国内,其实这也是汉军的传统,不管在哪里作战,他们都会想法将袍泽的遗体带回去,如果因为天气,距离的原因,他们也会将骨灰带回去安葬。”柳安低头道:“汉军军中有一句口号,叫绝不放弃任何一个。末将认为,倒是可以极大地提振士气。”

    盯着柳安看了一眼,屈完突然笑了起来,回看身边的毕轩,“你手下倒是英才辈出,死了一个喻平,这不是又冒出一个来嘛,所以说,我们大楚人杰地灵,英才辈出,只有没有被发现的人才,而从来不愁没有人才.”

    柳安听丰屈完的夸奖,本来还挺欣喜的,但越听却越民心惊,不由自主地,背心里微微渗出一身冷汗.是的,人才很多,所以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就像喻平一样,需要牺牲的候,便会被毫不顾忌的抛弃.

    远处中军大旗招展,屈完急切地睁大眼睛,想要看看自己的手下败将,风水轮流转,一年多之前,自己被张鸿宇和白羽程的联军撵得像一条野狗一般地逃到了大巴山,今天,自己却可以好整以遐地站在这里,看着张鸿宇这条落水狗狼狈离去.

    中军大旗之下,没有张鸿宇,倒是有一具棺木.棺木的周围,是一批全副武装的士兵,与其它人不同的是,这些士兵的头盔之上,都系上了一块白布.(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