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继往来来(38)(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继往来来(38)

作者:枪手1号
    崔呈秀在大帐外见到了董壮,这是一个天生的战士,即便再败上一百次,他亦然会像刚刚踏上战场时那样信心百倍,觉得自己还是能击败对手,这种与生俱来的特质,注定了董壮当上师长已经是他这一生的巅峰,很难再进一步,可以为将,而不能为帅.但每一个为帅者都会喜欢这样的部下.

    因为他无惧.

    但这对于他的部下来说,可也并不是什么好事,董壮的第三师总是伤亡最大的.这一次的战斗,如果不是董壮的这种特质,第三师本来可以尽可能地减少一些伤亡的.

    董壮走得很急,很快,挺拔的身姿如同一棵苍遒的松树,看到崔呈秀,也是只冲他点了点头便擦肩而过.崔呈秀知道,董壮曾经向军长提交了一份突围的作战报告,或者他认为,这是军长有意启用他的作战计划才招唤他而来的吧.

    崔呈秀转过头来,匆匆离去,他有些不忍心去想接下来董壮的失望,或者是绝望,对于董壮这样一个人来说,投降是一件多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堪堪走出不到百步,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吼叫,悲愤,苍凉,绝望,各种情绪都夹杂在其中,那是董壮,崔呈秀的脚步稍稍顿了一下.

    从中军出发到第三师的驻扎地蔡家集,骑马的话,只有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但崔呈秀却足足走了近一个半时辰,因为现在除了他还有一匹马之外,他的卫兵们全都要靠一双腿来了,他们的战马,已经都成了战士们的食物.

    崔呈秀不得不多带上一些士兵来保证自己的安全,虽然行走的地方都在己军的控制之下,但并不是就没有敌人,双方虽然似乎在大的方面达成了默契,但并不妨碍他们做一些小动作,比方说派出一些小股特种作战部队穿插在彼此的控制区域内,伺机作出一些动作.崔呈秀自己就是这样做的,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一举改变目前的危局.

    当然这只是一种奢望,但奢望也是希望不是?崔呈秀自然也不想自己成为对手特战部队的猎物,双方在理论上还处于作战状态,这个时候死了,那都是白死,要是被俘,那就更丢人了.

    “师长,到了,前面就是蔡家集.”一名卫兵指着前方,大声道.

    崔呈秀眯起了眼睛,快要落山的太阳从蔡家集方向照射过来,一支旗杆高高的树立在军营的前方,大汉王朝的黄龙旗正在迎风飘扬,太阳从后方照过来,将长长的影子投在前方宽敞的土地之上.

    哨兵手持军号,正在吹响激昂的军号,从崔呈秀这里看过去,这个号兵此刻如同沐浴在一片金光之中,又如同一具凝固的雕塑.

    随着军号之声,一个个的士兵从军营之中奔出,在旗杆之下站成队形,在奔跑的士兵之后,是一些轻伤兵,他们相互扶持着从军营之中走了出来,并没有站到队列之中,而是彼此相倚,靠着大营的栅栏而立.

    队列很快就完成了,崔呈秀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三师一团的何东,另一个是三团的宋涛.二团的毛阿福在这一役之中受了重伤,只怕到现在还爬不起来.

    “师长,他们这是要操练么?”身边的卫兵惊讶地问道.因为缺乏粮食的问题,一师这样例行的训练早就取消了,因为训练便要消耗力气,最终消耗的是粮食,而现在,他们没有粮食.

    “什么样的将军带什么样的兵!”崔呈秀微微一笑,”三师的士兵,从上到下都带着董壮的味儿.”

    摧马缓缓移动,崔呈秀并不想去打断三师的例行操练.

    除开警戒的士兵之外,参与操练的士卒们没有披甲,也没有手持武器,应当是为了节省力气,所进行的也不过只是一些普通的队列训练.崔呈秀看得心中一动,也是暗自点头,董壮带兵还是很有一套的,至少这一点自己并没有想到,这样的训练,并没有耗费多少体力,但却极大地将士兵们凝聚在一起,让他们意识到自己仍然在一个集体当中.特别是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更能在相当大的程度之上保持士气的士气.

    三师是这一次受创最重的部队,但现在看起来,气象却比自己的一师还要好上一些.这一点自己一定要学习,崔呈秀在心中道.

    三师的哨兵看到了正在靠近这一支友军部队,一名军官迅速地迎了上来,一看来人,不由大大地吃了一惊.

    “崔师长!”他啪地在崔呈秀面前立正,行了一个军礼.

    崔呈秀坐在马上,还了一个礼,”你认识我?”

    “崔师长,我也是积石城军事大学毕业的,比崔师长矮了二期,我进校的时候,正好是崔师长毕业的时候,崔师长可是我们军事大学的传奇人物.”军官兴奋地道.

    “原来是学弟!”崔呈秀呵呵的笑了起来,新编第一军当初便是由积石城军事大学的学员为骨架编练起来的,到现在为止,整个军队的军官,百分之八十也是由这个学校的毕业生充任,只可惜当初与他一起和后两届的学员都在历次的战斗之中损失太多,每一次战斗,基层军官总是伤亡最大的,现在的很多军官虽然也是来自积石城军事大学,但崔呈秀都不认得了.

    “你现在在三师担任何职?”崔呈秀问道.

    “现在我是三师二团三营的营长!”军官道.

    “不错!”崔呈秀点点头,矮自己两届,如果按部就班的话,也差不多就到营长,像三师的宋涛,毛阿福都是矮自己一届的学员,现在都是团长,三师三个团长之中也就是一团何东是从最基层一步一步地打上来的.

    “你们每天都这样训练么?”崔呈秀抬了抬下巴,问道.

    “是的,不过每天两练,改成了一练,早上的取消了,董师长让大家早上多睡一会儿,可以睡得饷午都行,晚上进行一些基本训练之后,才开晚饭.”

    “一天一顿!”

    “是的,一天一顿!吃了就睡!”军官回答道,”早上多睡一会儿,倒也不觉得怎么饿了.”

    崔呈秀呵呵地笑了起来,”以前想睡也睡不了,现在可以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这可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军官也是笑了起来,”一开始大家还是挺高兴的,但这人啊,可真是贱得很,以前不能睡的时候,大家都想睡一会,但现在可以没心没肺的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了,却没有人睡得着.但为了节省体力,却又不得不赖在床上,那滋味儿,可比每天一大早起来搞训练还要痛苦一些.”

    崔呈秀大笑起来,”哪是,因为我们是军人嘛.对了,现在三师还有多少人,我问得是总数.”

    听到这个话题,军官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刚刚脸上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三师这一次打得太惨了,现在算上轻重伤员,还余下三千八百余人,其中还能作战的有三千人刚出头,这是算上了轻伤员.”

    “先前不是说还有四千二百多人么?”崔呈秀脸色微变.

    “这大半个月来,很多伤员没有挺过来.”军官低声道,”就算是现在,每天还是有重伤员离我们而去,几乎每天,我们这里都会举行一次葬礼,送别那些离去的战友.”

    崔呈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看士兵们的士气还不错.”

    “那是,现在大家伙都憋着一口气呢,崔师长,什么时候反攻啊,我们都想着要复仇呢,我们三师的人可不能白死.”军官握紧了拳头,在空中挥了挥,”我们会十倍的讨回来.”

    崔呈秀嘴角咧了咧,不知是哭还是笑.

    “崔师长从哪里来?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三师来了?”军官问道:”我们董师长今天去军部了.”

    “我从军部来!”崔呈秀冲他点了点头,校场已经近在眼前,而站在队列之前的何东与宋涛双双迎了上来.

    崔呈秀翻身下马,冲两个施礼的团长道:”走,里边说话.”

    何东与宋涛两人有些惊疑不定的互看了一眼,严格来说,崔呈秀并不是他们的长官,这个时候突然到了三师驻地是个什么意思?

    “毛阿福情况怎么样?”边向内走,崔呈秀边问道.

    “还好,总算是挺过来了,虽然现在还不能怎么动,但养上一年半载,重上战场是没有问题的.”宋涛道,同是出身于积石城军事大学,宋涛对于这位学长还是一直非常崇敬的.

    “那好,我们就去毛阿福那里谈吧.”崔呈秀点头道.

    何东与宋涛再次对视了一眼,崔呈秀不是没事过来的而是带着目的过来的,要不然,也不必将他们三个团长汇齐了一齐谈,而且此时董师长正好去了军部.两人的眼中带上了一丝丝不安.

    “崔师长,我们师长……”何东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一会儿再说吧!”崔呈秀挥了挥手,道.

    两人带着不安,引着崔呈秀到了毛阿福养伤的地方.(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