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我为王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继往开来(29)(书号:13651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继往开来(29)

作者:枪手1号
    楚国,江东郡,钟离看着走进房来的明台,“他怎么样?”

    “回候爷 ,没多大起色,仍然不说话,不肯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候爷,我看这个人就是一个死硬分子,想从他嘴里掏出我们需要的东西,难度极大,不如上点手段才好.”

    “这样的人是不能来硬得的,知道吗,他一个人的价值抵得上一支军队!”钟离笑道:”死硬分子?倒也不见得,你们瞧,从最开始的时候不吃饭,绝食,到现在,他不是肯吃东西了吗?这说明了很多问题,不是么?这些天,我们已经放松了对他的很多限制,如果他想求死的话,多的是机会,但你瞧瞧,他不是好好的活着吗?”

    “那倒也是!”明台也笑了起来,”最开始的时候,全靠着我们强灌他吃些东西,现在倒是省事多了,我们在这小子身子可是花了不少银子,光是人参就买了好几支.”

    “这都是值得的,一点银子算得了什么.”钟离微笑道:”有时候,恐怖的手段不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但时间却能.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这个茅威是蓟城综合大学毕业的,并不是军人,也没有经过军队那种魔鬼般的训练,没有上级给他们灌输的那一套洗脑的东西,而且蓟城综合大学还是一个提倡学术自由的地方,有很多与高远不同的声音在哪里也存在着,这个茅威在哪里生活了许久,肯定也听过这方面的东西,所以,他的意志不会那么坚定的.”

    “说到这个,倒也真是奇怪,高远究意想干什么呢?候爷您说他搞的那个大议会,就是在培养一个反对他自己的地方,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明台不解地看着钟离.

    钟离站了起来,感慨地道:”这就是高远最高明的地方啊!明台,你说说,在我们大秦,有反对王上的人存在吗?”

    明台犹豫了一下,”候爷,当然是存在的,不然我们黑冰台就没有必要维持一个庞大的国内司了.”

    “说得是,我们大秦有,楚国有,汉国又怎么会例外,与其让反对者在暗中搞东搞西,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反倒不如给他们一个展现的舞台,让他们公开地出来蹦哒,明面上的,自然比暗地里的要更好控制,不是吗?那些反对高远的人,找到了一个他们自认为可以发挥自己的舞台,他们会尽一切能力来在这个舞台上展现自己的能力,殊不知,他们却是在高远划下的圈圈内跳舞,可以说,高远如此做法,将国内有可能的对他不利者,尽数地控制在了手中,减少了流血的危险,这是极高明的招数啊!”

    “可是也会造成政令不能有效的得到实施.”明台摇头道:”据我们的消息,高远已经有数次想要实施的政策,被他们的大议会否决了.”

    “这不是重点,关键的是,军队还在高远手中.”钟离摇摇头,”对于这个大议会,我也只是略略研究了一些皮毛出来,在国内,李大家可是组织了一大帮人在研究高远在汉国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回去之后,你或者可以去请教一下.”

    明台笑了起来,”我去找他们干什么?”

    “你错了,明台,作为黑冰台将来的继任者,你必须深谙政治上的那一套,一个不懂政治的黑冰台首脑,注定是不可能承担起大任的.”钟离道.

    “候爷怎么说这样的话,您春秋正盛,正是大好年华,明台还想在您手下多学习一些年呢!”明台道.

    钟离哈哈一笑,伸手拍拍明台的肩膀,”这一次离开咸阳之前,我便已经向王上提交了辞呈,王上在蜀郡赏了我一个庄园,上千亩土地,我准备去哪里养老啦.那是一个好地方,哈哈哈.”

    “候爷!”

    “那一天晚上的雨下得真大!”钟离看着明台,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

    明台脸色大变,先红再白,身体也一下子绷紧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我们这一次千辛万苦弄回来的宝贝.”钟离微笑着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明台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跟了上去.

    那一夜的雨真大,对于别人来说,的确是没头没脑,但对于明台来说,却有着其它的意味在里头,因为就是在那个瓢泼大雨的夜晚,新王上秘密将自己召进了宫去,询问了自己许多关于钟离候爷的事情,并且向自己承诺,自己将是新的黑冰台的继任者.

    自己曾经认为这是极秘密的事情,但想不到一切都在钟离的掌控之中,自己的所有动作,从来都没有逃离过眼前这位老人的法眼,这让他有些战栗.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王上任,自然会将黑冰台这样的机构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中,而钟离虽然忠心,但他的底蕴太深,关系太复杂,便如同一棵百年老树,根系错综复杂,新王或者感受到自己根本无法彻底掌控钟离,这才有了换人的打算.

    但像钟离这样的人,却不是说换就能换得的,现在看起来,钟主早已经清楚了王上的想法,主动提出了离去的意思,这样也好,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去蜀郡么?谈不上好吧,明台可知道,那里现在暴动连连,驻扎在哪里的军队疲于奔命,按下葫芦起了瓢,昔日的天府之国,现在已经是风雨飘摇了.

    “我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背负着双手,慢悠悠走着的钟离似乎知道明台一定会跟在自己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

    “找到了,昨天便已经送过去了.”

    “他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没有,按候爷的吩咐,这个人能说茅威的家乡话,也没有任何的官方背景,当然,更不会是我们的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长得也只能算是端庄.我们费了不少劲儿才找到这个人选的,给了她家里五百两银子,将她买了过来.”

    “做得不错,这样的人,才会在有意无意之间拨动人的心弦.茅威求死之心既去,想要活下去的愿望便会越来越强烈,这个小女子或许能帮我们的大忙.”

    “候爷,其实属下觉得,在黑冰台之中找一个训练有素的女子去做这件事情会更有效果!”明台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既然钟离已经挑明了那一件事,作为黑冰台将来的掌门人,他倒不惮于发出自己的声音.

    “错了,如果是一般人,那也无妨,但像茅威这样对一个国家的力量会起到极大作用的人,我们不能采用这样的手段,自然,便是最好的,明台,你想过没有,如果茅威一旦愿意为我大秦所用,他将来在朝堂之上必然会占据一席之地,而且会拥有很高的名位,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连高远这样的人,都不惜封候来奖赏**的发明者,那我们大秦,会落后于人吗?为了刺激这个茅威,让他更有心地为我们效力,王上绝不会吝惜官位,爵位之赏.”

    转头看了明台一眼,”说直白了,像我们这样的人,王上随时可以换,但像茅威这样的人,却是稀缺的,你找一个我们内部的人去,以后露了馅,对我们黑冰台有什么好处?让这样注定要成为我们大秦重要人物的家伙恨上我们,于我们可是大不利的.黑冰台从来都是一个不讨喜的衙门,不是吗?就像汉国的监察院一样,每每他们的大议会都会嚷嚷着要削减他们的预算,哈哈哈!”

    “候爷说得是,我记下了.”

    茅威现在住在江东郡郡守府一个**的院子里,将他搬到哪里,是因为在前不久,茅威遭遇了汉国监察院行动队的一次亡命袭击.

    虽然两国处在合作阶段,但由于种种原因,秦人并不愿意将茅威完全交到楚人手中,在江东郡,茅威的所有事宜都是由秦国黑冰台负责.茅威被秘密关押在黑冰台在江东郡的一个据点之内,但汉国监察院的探子们神通广大,居然找到了这处地点,由监察院副院长易彬亲自带领的一支行动队突然袭击了这处据点.

    不过茅威是秦国势在必得的人物,防卫也自然是最为严密的,更何况还有钟离坐镇指挥,这一次的突然袭击,黑冰台虽然损失惨重,但却也让来袭的监察院行动队除开易彬少数几人脱逃之外,其余的也全都死在了那里,最近的时候,他们距离茅威只有一间屋子的距离.

    这一战过后,因为易彬的逃脱,钟离自忖如果监察院再来一次袭击的话,黑冰台的力量已经不足以保证茅威的安全,这才不得不将茅威转移到了江东郡的郡守府内.除开最内部由黑冰台人员值守之外,外勤全部交给了楚国人.

    “听!”钟离突然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着院子内隐约传来的歌声,”很好听,不是吗?”

    “这是茅威家乡的俚曲儿,是思念亲人的.”明台听了片刻,对钟离解释道.

    “听着着实不错,这便是最自然的,明台,如果你找一个训练有素的人来,即便她会唱,能唱出这种真情实感来吗?”钟离笑着回头看了明台一眼,推开院门,走了进去.(未完待续。)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